第十九章 二中

    宋一扬还想继续这个话题,不过却被秦渊打断了。

    秦渊看了看时间,说道:“时候不早了,我看外面的观众应该走得差不多了,你们也可以走了。”

    坐在一旁的高玥听到这话,连忙附和道:“是啊,哥,我们走吧,回去晚了爸妈又要念叨了。”

    高玥其实很早就想走了,只不过看哥哥他们聊得那么欢,才忍着不说,现在秦渊都提出来了,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高寒一愣,原来不知不觉时间已经这么晚了,和秦渊一起聊天的时间居然过得如此之快。

    便也顺从的说道:“刚才这段时间真是打扰了,我们也该离开了。”

    “诶,这就走了?不再多呆一会吗?”宋一扬挽留到。

    高寒用微笑拒绝了宋一扬。

    “好了,老板,你这样让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是舍不得情郎呢,又不是生离死别,搞得那么依依不舍干什么?”秦渊无语的翻了个白眼。

    宋一扬哼道:“你懂什么,世界那么大,谁知道下一次碰面是什么时候?我是指现实中,不是在电视屏幕中,做人要珍惜当下,你还小,肯定不懂这些啦。”

    “……”秦渊无奈,“这么点小事,都能让你扯出个人生鸡汤,真是佩服你……”

    接着转过头对着高寒说:“别人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就凭我俩的缘分,下次见面一定不会太远。”

    宋一扬:“当然不会很远,我猜你们下次就是在职业比赛的赛场上相见了。”

    脸上刚才还隐约有着一丝不舍得高寒听到这话,眼里冒出一丝光芒,陡然露出了一抹笑容,对秦渊说道:“我等你!”

    这一幕仿佛和上辈子最后一次与高寒见面的时候重合了,年少的高寒与成年版的高寒都对秦渊说过这一句话。

    ‘我等你!’‘我会在下半年的华国公开赛上等你!’

    这两句话不停地在秦渊的脑海里重复着,秦渊心中溢满了感动,问高寒:“你就这么相信我吗?我们不过是第一次见面。”

    高寒重重的点头,肯定的说:“虽然我们才见过一面,但不知道为何,我总感觉我们很熟悉,像是已经认识了很久,直觉告诉我应该相信你。”

    然后高寒莞尔一笑,继续说道:“你会放我鸽子吗?”

    “当然不会!我怎么可能放你鸽子?”秦渊急忙否认到,似乎又觉得自己表现的太过迫切,便缓了缓语气,“我放谁的鸽子都不会放你的鸽子。”

    秦渊的话虽然让高寒觉得有些暧昧,但没深想,只以为是强调的说法,也没太在意。

    不过高寒不在意,不代表没人不在意。

    高玥皱起眉头,有些嫌恶的说:“你什么意思啊?什么叫放谁的鸽子都不会放你的鸽子?你把我哥当什么啦?”

    秦渊无辜的摊摊手,表示并没有什么别的意思。

    “好了,他可能是无心的,别闹了,打个招呼我们就走吧。”高寒拉了拉高玥,低声对她说。

    “哼,看在我哥的面子上,这次不跟你计较,下次你给我注意一点!走了!”高玥语气不善的对秦渊说。

    说完便大步的朝外走去,高寒的朋友们也都跟了出去,办公室只剩下秦渊、高寒和宋一扬三人。

    高寒抱歉的看向两人,说道:“真是不好意思,我替我妹妹向你们道歉。”

    “没事没事,你赶集去追你妹妹他们吧!”宋一扬回道。

    秦渊则说道:“我怎么会跟一个小丫头计较,你快走吧,免得你妹妹又生气了。”

    “那……再见。”

    “再见!”

    高寒说完就转身,离开了办公室。

    俱乐部这次举办的擂台赛称得上是十分成功的了,不仅推动了俱乐部经济的发展,又打响了俱乐部的名声。

    而且最后一天秦渊与高寒的那场比赛,迅速的传遍了W市整个台球圈子,现在只要是比较关注台球的人都知道出现了两个有天赋的少年,高寒他们都没有认出来是谁,但他们知道秦渊就是长缨俱乐部里的工作人员,于是擂台赛结束之后,有不少慕名而来的人。

    这些人中,有些是来挑战的,有些是来挖角的,还有一些则是和顾辉有着同样心思的所谓的台球经理。

    不过这都不是秦渊要操心的了,因为秦渊已经和宋一扬说好了,八月份过后就不来俱乐部上班了。

    宋一扬疑惑:“为什么不来?”

    秦渊笑道:“马上要开学了啊,我还怎么来兼职?”

    “对哦,都已经八月底了,我都没注意。”宋一扬恍然大悟,“我还以为你被哪个小妖精勾走了呢!”

    秦渊翻了个大大的白眼,说道:“我是那样的人吗?你未免也太小看我了吧!”

    “嘿嘿,我这不是担心嘛,那你不来我这,你以后在哪练球?台球这东西一段时间不练,手就会生,到时候你怎么办?”宋一扬关心到。

    “呃,我打算用这一两个月赚的钱买个球桌,然后在家附近找个地方练球。”

    宋一扬不赞同的说道:“你那点钱能买到什么好球桌?万一你在那种垃圾球桌上练习惯了,到比赛的时候发挥不好,看你怎么办?再说你找的地方条件能有我这儿好?”

    秦渊无奈:“那你说怎么办?这已经是我想得到的最好的解决方法了。”

    “哼~那我只好帮人帮到底,送佛送到西吧!”宋一扬笑着说:“你放学之后就是来俱乐部里练球,包间也给你留着,不用你陪练,也不收你钱,你就老老实实练球就行了。”

    “这怎么行!”秦渊又是摇头,又是摆手。

    宋一扬反驳:“怎么不行?我的俱乐部我说了算,再说你每天能打几个小时?我又不差那点钱!”

    “你不差钱,不代表我就可以不付钱,也不代表我可以心安理得的享受这么好的待遇。”秦渊继续说:“让我来你这练球可以,但必须收我的钱,不然我就随便找个地方练。”

    宋一扬欲言又止,一时找不出话来反驳秦渊。

    过了一会儿,宋一扬才叹气的说道:“好吧,你赢了,不过作为朋友和这家俱乐部的老板,我总有资格给你打个折吧?”

    秦渊顿时有些不好的预感:“可是可以,不过你想打几折?”

    “嘿嘿,一折?”

    宋一扬说完,秦渊立马就变了脸色,整张脸黑得像个碳。

    “好吧,那就……两折?”宋一扬小心翼翼的觑着秦渊,发现他的脸色并没有因为两折而有丝毫的改变。

    “三折!最少也得是三折,你要是不答应,呵呵,你今天就别想走出这间办公室。”宋一扬发狠的说道。

    这次该轮到秦渊无奈了,他只好点头同意到。

    “这就对了嘛!”宋一扬得意的看着秦渊。

    时间很快来到9月1号,这也是秦渊开学的日子。

    一大清早,秦渊就被秦奶奶给叫起来了。

    “奶奶,这才六点啊,时间还早得很呢!”秦渊躺在床上,生无可恋的嚎到。

    秦奶奶笑着说道:“哎呀,今天报名肯定有很多人,早点去免得一会儿排队!”

    说完秦奶奶便跑到客厅里去整理等会儿报名需要的东西了。

    秦渊躺在床上,准备再睡一小会儿,但他在床上翻来覆去好半天,愣是没有运量出一丝睡意,似乎被秦奶奶喜悦兴奋的心情给感染了,秦渊的心也慢慢的激动起来了,想到上辈子没上成的高中,他发誓会好好珍惜这高中三年,认真学习,争取考上好的大学,让奶奶高兴。

    于是秦渊起身去洗漱,准备提前去学校报到。

    “奶奶,真不用你去,我都这么大了,还办不了这点小事?”秦渊对秦奶奶说道:“况且报道的时候人又多,万一碰着摔着了怎么办?”

    “好吧……那你自己小心点,报完名就赶紧回家,奶奶今天给你做红烧肉!”秦奶奶虽然有点遗憾,不能亲自陪秦渊去报到,但她知道自己如今年纪大了,秦渊也是在担心她的安危,也就不坚持了。

    秦渊收拾好东西,很快就来到了他即将学习三年的地方,W市第二中学。

    W市第二中学,始建于1939年,现为W市重点中学。学校占地面积40余亩,已有50多个教学班,近3000名学生,教职工200余人,其中有省级特级教师17人、市级优秀青年教师10人。

    学校图书馆藏书6万余册,期刊杂志400余种,还有艺术体育馆一幢,天文台一座,足球场和健身场各一个。

    总的来说是一所规模非常大的,师资力量十分强的学校。

    而就在秦渊欣赏二中的大门时,遇见了前来报到的童鑫和吴斌两家人。

    ————————————

    小剧场:

    秦渊:耶?我们三居然都在二中,太好了!又可以继续吃饭睡觉打斌斌了!

    童鑫:嗯?嗯……吃饭睡觉打斌斌!

    高寒:吃饭睡觉打斌斌。

    吴斌:哈哈,又能一起玩耍了!吃饭睡觉打……??斌斌是谁?

    秦/高/童:你啊!

    吴斌:ヽ(`Д´)ノ︵┻━┻┻━┻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bbs.baby169.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