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这位拆弹专家 18年“扫雷”上万枚

对于排爆警察来说,每一次执行任务,都是与死神搏斗

刘成俊觉得,一次次面对危险,是警察的责任

河南商报记者高鹏/文 记者王春胜/图

身穿80多斤重的排爆服,接近一个个随时可能爆炸的装置,并将危险排除。这不是电影中的场景,而是一位排爆民警的日常工作状态。

郑州市公安局治安支队危爆大队负责人刘成俊是一位从业18年的排爆民警。这些年间,他排除并销毁各类炸弹11000余枚、爆炸装置600多个。从事着危险性极高的工作,刘成俊的背后有着怎样的故事?

【温情】

每次排爆前给爱人打电话

生怕是最后一次对话

作为一位排爆警察,刘成俊每天面对的是炸弹、炸药、雷管、爆炸装置……

刘成俊说,有些人称他们是“排爆专家”,但他却不认同,“说句老实话,排爆这活永远没有‘专家’,更多的还是担惊受怕,与死神搏斗。”

2005年7月的一天,郑州市郑汴路与英协路交叉口一空调外机内侧有一个带有引线的用塑料袋包裹的可疑物体。

刘成俊接到指令后赶到了现场,经过检查,这是自制的简易拉拔式爆炸装置,如果触动引线,就会发生爆炸。

怎么办?现场立即拆除。

他回忆道,自己剪线前做了几个深呼吸,用剪刀一刀一刀地剪,约5分钟后,黑火药被倒在地面的报纸上,炸弹被成功拆除。

“说不怕那是假话,排爆这职业,谁敢打保票一定不会有闪失?”刘成俊说,每完成一次排爆任务,他都感到后怕。

每次出发前,刘成俊都会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找个理由给爱人打个电话,他心里清楚,说不定这次就是他和爱人的最后一次对话。

【危险】

4个多小时连续作业

成功拆除34枚爆炸装置

当排爆民警的18年中,经历过多少次的惊心动魄,刘成俊自己也说不清。

2012年大年初二,南阳某地发生了连环爆炸案,现场有人死伤,这也是刘成俊印象最深的一次排爆。

刘成俊和战友驾驶排爆车赶到现场时,空气中到处弥漫着硝烟的味道,还有多枚爆炸装置,安置在临街群众房子的前后门和房顶,随时可能爆炸。

经过现场勘查,确定排爆方案后,刘成俊穿上80多斤重的排爆服,经过4个多小时连续作业,成功将17组共34枚自制电点火拉拔式爆炸装置安全解体。

剪线前他还让同事给自己照了张相,“我心里想着,搞不好这就是最后一张照片。”刘成俊说。

第二天上午,他和战友又在犯罪嫌疑人家中及周围搜出了制造爆炸物的原材料,拿到河边安全销毁后,他心里面的石头才落了地。

【辛苦】

将“炸弹”成功稀释分解后

因过度劳累晕倒在地

尽管有排爆服的外在保护,但每次执行排爆任务时,刘成俊的内心依然被紧张感、孤独感充斥。

2015年元月,郑州市某小区内一居民楼四楼发生自制爆炸物品爆炸事故。

刘成俊赶到现场了解到,当事人酷爱化学,爆炸物是自制的一种威力巨大、敏感性极强的高能起爆药,共分装成5袋,威力相当于10公斤TNT的当量,其破坏力能把方圆1公里范围内居民楼的窗户玻璃震碎、7层楼高的建筑物炸塌、运动中的坦克炸翻。

当事人由于操作不当,致使1袋自制爆炸物品发生爆炸,被严重炸伤,现场还留有4袋没有爆炸,小区居民害怕得不敢回家。

刘成俊来不及犹豫,穿上排爆服独自进入现场,双手抱着“炸弹”,一步一步将它转移到小区一安全开阔地带,历时4个半小时,成功将爆炸物品稀释分解。

当小区内群众的掌声响起时,刘成俊由于体力透支,连防爆服都没脱下,一头晕倒在地。

这些年来,刘成俊面对了一次次惊险的排爆场面和家人朋友对他安全的担心。“我也曾困惑过,我何尝不牵挂父母和妻儿。可是,每当出现警情,我还是会义无反顾地投入排爆战场,这是人民警察的职责所在。”刘成俊说。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bbs.baby169.nethttp://bbs.baby169.net/saoleiqun/21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