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失蔚蓝 第91佐山爱合作作品、风云忽变

    天不知不觉就黑了,宋家的车队在一条小河边停了下来,周远从车里下来,安排车队的人准备做饭。

    车上带了宿营的东西,帐篷、睡袋、露营灯以及户外炊具等等应有尽有。

    一些人开始搭建帐篷,陈玉敬则带人准备伙食。

    周远来到丁修的车旁,他看到车里的宋惜君仍带着头罩,嘴角微微上扬,笑了笑道:“小姐,我们已经出城半日了,在这里大可不用如此顾忌。”

    “嗯。”宋惜君点了点头,摘下头罩。

    她如墨般的黑发直泻腰际,眼眸如同山中的一泓清泉,身上那股空灵冷傲的气质把周远看呆了。

    往常的时候,周远是不敢这样直视宋家的这位大小姐,但如今不同了,他投靠了姚建攀,而且接下来还会在嘉平城中取宋嘉德而代之,所以胆子便大了起来。

    周远知道宋惜君是姚建攀要的人,他不敢打这个女人的主意,但看她几眼过过眼瘾还是没问题的。

    宋惜君注意到今天的周远和往常有些不一样,至于是什么地方不一样,她说不上来。

    不过周远是宋嘉德安排的人,宋惜君对他并没有生出什么疑虑。

    丁修将车子熄火,也跟着下了车。他看到周围的人已经在搭建营地,便走过去和顾北陌还有沈悠攀谈起来。

    三人都已经卸掉了面部和身上伪装,从车里出来之后,顿觉神清气爽。

    “你小子舒服啊,有个大美女陪着你一下午。”顾北陌一脸艳羡。

    “哼,只知道美女美女,臭老顾。”沈悠伸出小手在他腰上狠掐了一把。

    “哎哟哟哟哟,我就说说,你还酸起来了嘿。”顾北陌把腰一扭,躲开沈悠的连续进攻。

    “宋小姐其实挺可怜的。”丁修朝周围望了一眼,见大家都在忙碌,便压低声音说道:“宋先生似乎有大麻烦了,所以才送她出城。”

    “宋惜君跟你说的?”顾北陌惊道。

    “嗯。”丁修将宋家遇到的情况大致和顾北陌说了一下,沈悠也在旁边听着。

    周远在远处看到丁修三人正小声交谈着,便朝陈玉敬招了招手,把他喊过来。

    “这三个家伙什么来路,你知道不?”周远朝他问道。

    “宋爷没跟你说过?”陈玉敬愣了一下。

    “宋嘉德就说这三个人是宋家的客人,陪着小姐一起去鹤栖镇。”周远说着又瞟了一眼宋惜君,见女孩靠在车边,呆呆地望着来时的方向,又问道:“你说小姐知道宋嘉德送她去鹤栖镇的原因吗?”

    “宋爷应该会跟她讲吧。”陈玉敬想了想,“不过她知不知道又有什么关系,反正过了今晚……哼哼。”

    “不要大意,队伍里有三个外人,最好还是提前摸清他们的底细为好。”周远比较谨慎,他叮嘱着陈玉敬,心里也有些犯嘀咕:“宋嘉德他娘的,怎么突然来这么一手,临出发了才突然说加三个人到队伍里。”

    丁修三人说了会话,他见周远和陈玉敬没安排人去营地周围巡视,便有些不放心。

    出过远门的人都知道,如今国家的城镇之间都相隔甚远,基建设施和治安力量一般很难覆盖全面,所以在外面露营仍是一件存在着不小风险的事情。

    “我去周围转转,宋家的这支队伍好像对于安全问题不够重视。”丁修朝周围望了一眼,警惕性颇高。

    “要不要我跟你一起去?”顾北陌问道。

    “不用,你们照看好宋小姐。”丁修说着便回到车里拿上军刺和手枪。

    “你去哪?”宋惜君靠在车边,见丁修突然回车里拿武器,有些吃惊道。

    “他们在准备晚饭,趁着这会没事,我去巡逻一下。”丁修看到宋惜君双手抱在胸前,夜风撩起她的长发,让她的身影显得有些萧索,“夜里风变大了,你回车里待着吧,那里暖和一点。”

    宋惜君点了点头,朝丁修叮嘱道:“你要小心。”

    营地里冒起了炊烟,被车子围出来的空地上已经摆好了桌子,空地的四周各有几盏露营灯被挂在高处,将整个营地照得雪亮。

    “丁修的顾虑不无道理。你看这些人,出门东西备得很齐,但一点身处野外的安全意识都没有。”顾北陌小声地跟沈悠嘀咕道。

    “可能是仗着自己人多吧,所以有恃无恐。”沈悠想了半天,只找到这么一个解释的理由。

    “嘿,那就只能祈祷老天保佑咯。”顾北陌原本打算去提醒一下周远和陈玉敬,但因为跟他们都不熟,而且自己以一介外人的身份也不好对车队的安排指手画脚,所以只能作罢,放在心里腹诽两句。

    过了一会,有人来喊顾北陌和沈悠过去吃饭。

    “丁修还没回来,咋办?”沈悠问道。

    “我去找他吧。”顾北陌拍了拍沈悠的胳膊,“你去喊宋小姐吃饭。”

    “行。”沈悠点了点头,朝着宋惜君坐的那辆车子跑去。

    顾北陌找到丁修,“有情况吗?”

    “没。”丁修摇头道,“附近没看到人影,而且有变异生物的可能性也不大。”

    “饭好了,吃饭去。”顾北陌拍了拍他的肩膀,准备一起回营。

    “把宋小姐送到鹤栖镇我们就走吗?”丁修突然问道。

    “你怎么打算?”顾北陌见丁修这样,知道他心里一定有其它的打算。

    “我准备在鹤栖镇多待几天,因为宋惜君他父亲接下来要面对的事有些棘手,如果不能看着她安全返回嘉平城,我不放心。”丁修说着,又朝顾北陌望去,“你在南港的那桩买卖,赶不赶时间?”

    “在鹤栖镇留几天没问题,这个影响不大。你是打算帮宋家对吗?”顾北陌问道。

    “嗯。”丁修点了点头,“在力所能及的范围之内帮一下。”

    “我没意见。”顾北陌摊了摊手,“生意人就是要多交朋友,西部的这条线以后指不定还要常来,只要宋家在这里站得稳,我们也多条路子不是。”

    两人来到车队临时搭建的营地,发现大家都没开动,而是在等人齐了一起吃饭。

    “不好意思,害大家久等了。”丁修和顾北陌没想到所有人都在等自己吃饭,心里有些过意不去,“你们可以先吃,不用等我们的。”

    “周管事和陈队长说要等你们一起吃,我觉得这也是应该的。”宋惜君说道。

    “人齐了,开吃,开吃。”周远笑着拿起筷子,扒起了自己的那份伙食。

    大家的食物都是分配好的,每人一份。这些食物或许口味会略有不同,但在份量上,基本都是管饱的水平。

    有些人已经甩开腮帮子大快朵颐起来,少数人则在细嚼慢咽。

    丁修就是这少数人当中的一个。

    他吃得慢不代表食物不合口味,而是因为此刻正在想问题。

    丁修巡逻回来,周远就迫不及待地宣布开饭,而不是先询问下他附近的情况如何。

    “这个周远的心也太大了吧。”丁修的心里不禁嘀咕道。

    他摇了摇头,又觉得可能是自己想多了。

    毕竟周远只是个帮宋嘉德打理产业的管事,能出任车队的带队人或许是基于宋嘉德对他的信任,而不是说他在带队外出时有多么能干。

    丁修不再多想,放宽心继续吃着饭。桌上不一会就有人已经吃完了,那人拿着碗筷准备去一旁收拾,走着走着突然一头栽倒在地上。

    突然出现的情况惊到了还在桌上吃饭的其他人,就在大家都处于惊愕中时,这种迹象竞如同瘟疫般传染开来。

    宋惜君手里的碗筷掉在了地上,她朝后倒去,被丁修扑过去一把扶住。但丁修刚扶住她的瞬间,自己脚底下也突然脱力,整个人变得软绵绵地和她一起倒地,身体还压在了她的身上。

    大家接二连三地倒了下来,倾刻之间,仍稳坐桌旁的只剩下六个人。

    “怎么回事?!”丁修喊道,“大家怎么样了?”

    “饭里有问题,丁修!我身上完全使不出劲。”顾北陌反应最快,第一时间就判断出问题所在。

    “我也动不了了,丁修!”沈悠的声音带着哭腔。

    “身上都使不出劲。”“全身发软,手脚也动弹不得。”倒在地上的十多名车队成员纷纷喊道。

    “唔!你……压着我在。”宋惜君的声音细弱蚊吟,她也反应了过来,但突然发现自己正和丁修以一个非常暧昧的姿势躺在一起。

    丁修和她贴得很近,因为刚才是冲过去准备扶她,所以一只手不仅托在她腰下,另一只手还搭在她的小腹上,离高耸的胸部近在咫尺。

    “我动不了。”丁修小声地解释道。

    “我知道。”宋惜君很想点头以示理解,但她现在全身上下唯一能动的部位或许只剩下嘴巴和舌头。

    “嘿嘿,都倒了么。”陈玉敬笑嘻嘻地端起身前的饮料,和周远碰了一下,“远哥,小弟用饮料代酒,庆祝你这次行动旗开得胜。”

    “哈哈,干得漂亮啊,老弟。”周远哈哈大笑着将杯中的饮料一饮而尽。

    “周远!陈玉敬!你们……这是怎么回事?”宋惜君满脸都是惊愕之色,她望着安然无恙的那几个人,心里突然冒出了一丝不详的预感。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bbs.baby169.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