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失蔚蓝 第76佐山爱合作作品、高楼梁渐朽

    丁修帮温雅将温鹏展扶到旁边,并喊来了工作人员,做了这些之后,他便等在一旁。

    “他这是怎么了?”沈悠刚才还有些幸灾乐祸,不过看到温雅一脸担忧的模样,心里突然得意不起来。

    “感觉是气急攻心啊。”顾北陌将她拉到边上,默默地看着。

    温鹏展过了一会才缓过气来,他拿着温雅递来的手绢将嘴角上残留的鲜血擦拭干净,接着一声不吭的带着女儿离开了大厅。

    “父亲,好些了吗?刚刚吓到我了……”温雅说道。

    “我没事。”温鹏展铁青着脸摇了摇头,“还真是他们抢去了‘炎龙之手’。”

    “抢去了就抢去了吧,父亲你身体重要,可别因为着急这个而影响了健康。”温雅温言相劝,她帮温鹏展轻抚后背,想让自己父亲能更顺气一些。

    “你懂什么?”温鹏展丝毫没在意女儿的关心,而是脸上又浮起怒容,“下个月天阙城没希望了,没有‘炎龙之手’,咱们温家的生意想要再那里拓展真的一点戏都没有。而且……你也没机会到孟家子弟的面前去露露脸,这一切都怪丁修!”

    温鹏展说到这神色有些狰狞,他咬牙切齿,心里突然升腾起一股杀意。

    “丁修,你断我温鹏展财路,连累我女儿攀不上孟家的高枝,我不会饶了你的!”凶念在温鹏展的心中冒出之后便瞬间蔓延开来,他突然想到了一个人,接着又想到了一个恶毒的计划。

    “哼,天阙城,未必没有去的机会,孟家的门,我也一定要敲上一敲!”

    就在温鹏展心生恶念的同时,这边贵宾大厅中,丁修三人也等来了宋嘉德的人。

    “丁先生,谷先生,沈小姐,这边请。”来者十分客气,将他们引向另一条通道。

    “走。”丁修朝同伴招了招,跟在宋嘉德派来的人身后。

    从通道出去,竟是一处私人的停车库,三人上了车子,没多久就道了一栋豪华的别墅前。

    “三位里面请,家主在里面等你们。”

    “多谢!”丁修朝他客气地点了下头,接着拾阶而上,到了别墅的大门口之后,早有候在那里的佣人为他们开门。

    进到别墅的大厅中,这里的陈设十分考究,它不是那种张扬的豪华,而是不显山不露水,又叫人不容小觑。

    “老爷,客人到了。”

    顺着仆从的声音,丁修看到厅前正站着一名年近五十的男子。

    男子初时正背对着大门,听到声音之后他转过身来,朝丁修三人微微一笑。

    男子温文尔雅的笑容给了三人一种很自然的亲切感,这让顾北陌不由得对大家族的底蕴和气度心生感慨。

    “鄙人宋嘉德,此番相邀颇为唐突,还请多多见谅。”

    “宋先生客气了。”宋嘉德的话让顾北陌有些受宠若惊,站在身旁的沈悠也对这位嘉德拍卖行的老板心生好感。

    和温鹏展的刻薄势利相比,宋嘉德非常平易近人不说,而且身上散发出来的那股子和气一点都不像似作伪。

    “三位请坐。”宋嘉德朝大厅中的沙发示意道,又对佣人吩咐了一句:“上茶。”

    丁修三人入座,宋嘉德拍了拍巴掌,这时有人送上一张票据。

    “这是我们嘉德拍卖行的支票,不知道闫章有没有和三位说过,你们在拍卖大会上流拍的材料都由我个人买下?”

    “这怎么好意思呢……这。”顾北陌赶紧欠身道:“感谢感谢!”

    宋嘉德微笑着摆了摆手,“你们看下支票上的金额是否正确。”

    丁修三人扫了一眼上面的金额,发现宋嘉德给的就是拍卖大会上流拍的价格,而且他全价收下,不像那些卖出去的东西举办方还要抽成。

    这一下三人又白得了不少钱,沈悠喜上眉梢,从顾北陌手上接过支票收进怀里。

    “这张支票,三位可以在西部二十四城二百八十九镇任何一家银行兑取现金。”宋嘉德说道。

    “那辉煌城的银行呢?”丁修朝他问道。

    “辉煌城?”宋嘉德愣了一下,“当然可以,不过只有首都的总行可以兑换。你们接下来是打算去辉煌城吗?”

    丁修点了点头。

    “宋先生,这次我们的材料流拍,您出手全接了下来,无功不受禄,我们可不能白欠您这个人情。要是有什么差遣,请尽管开口,力所能及的事一定责无旁贷。”丁修之前就和同伴通过气,知道闫章说的那位贵人要收自己的材料,肯定是有事需要自己帮忙,他见宋嘉德为人亲和,说话又客气,便投桃报李,主动将事情说了出来。

    宋嘉德眼睛一亮,望向丁修的目光中顿时多了几分赞许。他虽然帮忙在前,但身份使然,要开口提要求地话还得费些口舌去聊会其他的事周转。现在丁修能细心地考虑到这一点,而且将心比心帮自己垫好了梯子,能做到这一点的年轻人,说实话他宋嘉德见得不多。

    “你们已经见过闫章了,他是我们拍卖行的生物科鉴定专家,同时也在帮我管理我们宋家的私人狩猎队。”宋嘉德说着顿了顿,“实不相瞒,你们去他那里鉴宝之后,他就将你们的情况告诉了我,并推荐我留下你们三人。三位的能力肯定毋庸置疑,而且闫章跟了我十几年,他看人看物很少有走眼的时候。我在狩猎队中给你们留了位置,本打算邀请你们过来听听你们的想法……不过刚才小丁说接下来你们会去辉煌城,我就冒昧多问一句,你们去那如果是想找份安身立命的活干,我这里虚位以待,待遇肯定会让三位满意。”

    “原来是准备招揽自己啊。”丁修恍然大悟,这才明白闫章和宋嘉德的打算。

    顾北陌却多了个心眼,问道:“宋先生,你花这大价钱买我们流拍的材料,难道就只为招揽我们?”

    “俗话说千金易得,人才难求,这个世界上最缺的就是人才。”宋嘉德笑了笑道:“我在嘉平城中的产业,每天都能赚上普通人一辈子都花不完的钱,可是这些产业日进斗金又如何,创业守业都要人才。我缺人,而且是很缺的那种。”

    “不可能吧。”沈悠有些吃惊道:“你有这么多钱,难不成还请不到人才吗?”

    宋嘉德的笑容中多了些无奈地神色,他摇了摇头,对面前这位小姑娘提出的问题没有做出回答。

    宋家家大业大,今时早已不比往日,但宋嘉德能有今天,却是离不开身后的大佬扶持。他身后的人是姚建攀——下议院的高级议员。

    在格瑞尔斯,姚建攀虽然不在最显赫的那一批人之列,但放眼国家的整个西部地区,权力比他还大的人可是寥寥无几。

    当初姚建攀扶持宋家,是因为宋嘉德是他的白手套。现在宋家的起势惊人,他为防宋家有二心,已经开始在做另一手准备。

    宋嘉德膝下无子,只有一个女儿宋惜君,嘉平城中许多人都说,娶到了宋惜君,就等于未来可以接下了宋家的家产。

    少数几个知晓宋家背景的人对于这种言论都是一笑,他们家世也十分显赫,家中适龄的子弟不少,却想都不敢想去打宋惜君主意的事情。

    原因无他,因为宋家的这个女儿,已经被姚建攀视作禁脔。

    普通人都能想到最接近宋家家产的办法,姚建攀怎么会忽视,他要彻底控制宋家,将宋嘉德在自己的帮助下赚来的财富全吞进肚子里,那最好的下手对象就是宋惜君。

    姚建攀要娶宋惜君,他已经私下里向宋嘉德有意无意地透漏过这方面的意思,不过都被宋嘉德用话给带过去了。

    宋嘉德就这一个女儿,他自己可以给姚建攀卖命,但却不希望自己的女儿嫁给那个权势滔天的男人。

    姚建攀都是有了孙子的人了,他儿子的年纪比宋惜君还大。

    有的人为了一世富贵可以出卖许多东西,甚至包括家人和良知,但宋嘉德不会。

    宋嘉德在为女儿以及宋家未来的路做准备,他知道在姚建攀的步步紧逼下,自己遮拦不了多久,而且家族中许多人都被姚建攀收买,或者直接就是姚建攀安插进来的人。

    宋嘉德想找一些能忠于自己的人。

    丁修他们来自外地,又是能单独击杀C级变异生物的好手,正是他梦寐以求的人才。

    花重金求才在宋嘉德看来已是势在必行,不然的话,这些钱不花出去迟早也会是替姚建攀做嫁衣。

    取自己的财,宋嘉德能忍,毕竟没有姚建攀的扶持,他宋嘉德就不可能有今天,只不过女儿是自己的底线,姚建攀妄图过线的话,他也只能反目。

    感觉到宋嘉德眼神似有隐情,顾北陌不好再问,他望向丁修,想看看丁修的反应。

    “宋先生,格瑞尔斯我必须要去。”丁修说道:“蒙您抬爱,但……我们无功不受禄,材料的钱您还是收回。”

    他又朝沈悠说道:“小悠,把支票还给宋先生吧,咱们确实不能收这个钱,材料以后再慢慢找机会卖。”

    “别呀,丁修。”小姑年脸垮了下来,声音都带着哭腔:“你也看到了,这些材料根本不好卖,过了这村……就……就没这店了。”

    她一边说着,一边捂住衣兜,对那张支票不肯撒手。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bbs.baby169.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