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抱琴而来 第八被民工玩的校花公车 意料之外

同福客栈,天字一号房。

    东方宇的面前站着一个着黑衣的人。

    “……南宫小姐跌进了自家的荷塘,性命无碍,只是失忆了……”

    “失忆?什么意思?”

    “听南宫世家的下人说,南宫小姐什么都不记得了,连爹娘都不认得了。”

    “深夜跌进荷塘?可知道是什么原因?”

    “属下还没有查到,不过第二天她的贴身丫鬟春香被逐出府卖到了西山做苦役……”

    “你去查清楚。”

    “是。”

    “南宫灵,你是真的失忆,还是在玩什么花样呢?”东方宇把玩着手中的酒杯,喃喃自语道。

    南宫灵和夏荷赶在晚饭前回了府,这趟出门神不知鬼不觉无人知晓。

    吃完晚饭,南宫灵一个人在房中,想着在街上遇到的那个姓段的男子,总觉得有种不好的预感。难得出一趟门,居然遇到这一档子破事。不知道这个大小姐留下了什么烂摊子,要让自己来背锅。从这个姓段的男子说的话来看,自己的前身跟他应该是情侣关系。

    这种私定终身的事,在古代可是很难被容忍的,尤其她还有个未婚夫。也不知道自己的大哥和父亲知不知道这件事。

    怎么办呢?南宫灵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她想起自己刚醒来的时候,南宫俊似乎和他提起过一个人的名字,好像叫段什么。

    如此说来,南宫俊一定知道南宫灵和这个姓段的男子的事情。也不知道南宫老爷知不知道这件事。

    唉!南宫灵叹了一口气,管他的,只能等以后见招拆招了。

    服侍南宫灵睡下后,夏荷去了大少爷的院子,把今天出门发生的一切都告诉了南宫俊。

    南宫俊思索了一会儿,说道:“你回去吧,此事不要声张,就当没有出过府。记住,在灵儿面前不许提起姓段的。”

    “是,大少爷!”夏荷答应着。

    “还有这段时间,小姐就不要出府了,有什么事情随时报给我。”南宫俊吩咐道。

    “是!”,夏荷退了下去。

    自己怎么会把这个姓段的给忘了。南宫俊暗自懊恼,应该早点解决他的。好在现在也不晚,只要在东方宇来之前解决掉,就行了。

    当夜,金陵城郊,段天舒正在仓皇逃命,身后黑衣人步步紧逼,刀锋凛冽。

    来得好快啊!段天舒有点狼狈,他料到南宫世家必定会对自己出手,但是没料到来得这么快。

    段天舒脚下一绊,扑倒在地,回头看时,刺眼的刀光已经逼到了眼前。

    “啊——”段天舒惨叫出声,鲜血从肩上的伤口喷溅而出,染红了身下的草地。

    就在段天舒即将身首异处的瞬间,凌冽的刀锋被阻挡了。

    “少主!”

    “进来!”

    “段天舒已经被属下救下安置到了城郊的院子里。”

    “好,三天后放他回金陵城。我要一切都在他们的意料之外。”

    “是。”

    黑衣人快步走出了房间,一名美丽的女子随即进了房。

    “怎么起来了?头还晕吗?”房中的东方宇上前来,拉女子入怀,把额头抵在她的额头上。

    “没事了。”女子柔顺地靠在他的怀里。

    “那,我们一起用饭吧!”东方宇温柔的问道。

    “好。”女子点点头。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bbs.baby169.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