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抱琴而来 第六被民工玩的校花公车 乘兴而出

南宫灵垂头丧气地走出了书房,想着刚刚听到的这个噩耗,一时间觉得天都要塌下来了。

    怎么办?怎么突然出现了一个未婚夫?虽然这个事情在古代是很常见的,但是让她这个现代人接受起来还是蛮困难的。而且,这个什么宇的是哪路神仙?万一是个泼皮无赖、纨绔子弟,那我这一辈子不就毁了吗?不行,我不能任由别人摆布,实在不行,只能……

    南宫灵昏头昏脑地回到自己的小院,叫来两个丫鬟询问东方宇的事情。

    原来,这个东方宇是东方世家的大少爷,也是东方世家的当家人。据说,南宫家和东方世家是世交,两家关系非常好,南宫灵还在娘胎里的时候,南宫钰和东方雷指腹为婚。七年前与魔教恶战的时候,东方雷不幸身亡,临终前将妻儿托付给了南宫钰,等他们长大成年,就完婚。

    这也太儿戏了吧。南宫灵郁闷的想,如果这个东方宇长残了或者是个傻子,难道我也要嫁?

    想来想去,最好是能想个办法,让那个东方宇自动退婚。打定了主意,南宫灵就来找大哥探口风了。

    “大哥,东方宇喜欢我吗?”南宫灵问。

    “这个……”南宫俊想了想,说,“阿宇性格稳重,和你相处都是以礼相待。我觉得他应该是喜欢的。”

    应该?这可说不定。“那他对这桩婚事有意见吗?”南宫灵又问。

    “父母之命,阿宇不会做出忤逆之事。”南宫俊说,“你不用担心婚事。”

    我去,南宫灵暗暗翻了个白眼,“大哥,你觉得他会不会退婚呢?”

    “不可能!”南宫俊一语否定,“阿宇最终信诺,不可能退婚的。”

    这可怎么办?南宫灵无精打采的说,“大哥,你帮我给爹说说,先别催着我们成亲,给我们点时间,让我们再相处相处,这总可以吧!”

    南宫俊想了想说,“亲肯定是要成的,但也不用那么着急,我帮你跟爹说,但你不许耍花招。”

    “OK,”南宫灵高兴地拉过南宫俊的手,击掌。

    南宫俊一头雾水地看着她,觉得妹妹这个样子着实不妥。

    想着素未谋面的未婚夫,南宫灵心情极其郁闷,为了散心,她决定出去逛街。自从穿越过来,她还没出过府呢?南宫灵向丫鬟询问出府的事情,得到的回答是否定的。丫鬟夏荷斩钉截铁地说,“小姐,老爷肯定不会答应您出府的。”南宫灵想了想,说:“咱们偷偷出去。”

    “偷偷……”夏荷想起之前南宫灵和春香偷偷出府生出事端来,吓得连忙阻止:“小姐,这可万万使不得,要是出一点差错,那奴婢,奴婢就完了。”

    “哪有那么严重!”南宫灵说:“出来事我顶着,绝不会让你受罚。”

    夏荷愁眉苦脸地领着南宫灵悄悄地从后门溜出了府。

    一到大街上,南宫灵就跟刘姥姥进大观园一样,看什么都稀奇。

    展现在南宫灵面前的是犹如“清明上河图”一般的景象。一条繁华的街道,人头攒动,摩肩接踵,川流不息,有做生意的商贾,有看街景的士绅,有骑马的官吏,有叫卖的小贩,有乘座轿子的大家眷属,有身负背篓的行脚僧人,有问路的外乡游客,有听说书的街巷小儿,有酒楼中狂饮的豪门子弟,有城边行乞的残疾老人,男女老幼,士农工商,三教九流,无所不备两边的屋宇鳞次栉比,有茶坊、酒肆、肉铺、药铺等等,店门外悬挂市招旗帜,招揽生意,好一派盛世繁华。

    南宫灵感叹道:原来,这就是古代的金陵城啊!

    “小姐!”夏荷小声问道:“咱们要去哪儿啊?”

    “去哪儿?”南宫灵摸着下巴想了一下说:“哪儿我都不认识啊,就逛街吧,逛到哪算哪儿!”

    “啊?”夏荷愣住了,看着南宫灵向前行去的背影,赶紧追了上去。

    南宫灵和夏荷逛了整整一个下午,脚都走酸了。

    于是,两人进了同福酒楼,要了一个二楼的雅间,点了些酒菜点心,吃了起来。

    吃完了饭,南宫灵坐在二楼栏杆边向外望去。

    远处有一座虹形的大桥,桥面上是一条熙熙攘攘的人流。薄暮的夕阳余晖淡淡地普洒在红砖绿瓦或者颜色鲜艳的楼阁飞檐之上,给眼前这一片繁盛晚景增添了几分朦胧和诗意。似乎有悠扬地琴声飘了过来,南宫灵闭上眼睛,静静地聆听起来。

    就在这难得的惬意中,突然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越来越近。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bbs.baby169.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