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窟档案 第十一平台出租网站制作 金蛇狂舞

    蛇头冲到洞口的时候张开大嘴露出獠牙,身子一缩之后迅雷不及掩耳向门口最近的老乔咬去。

    “我。操!”老乔完全是凭着从军多年锻炼出来的求生本能,抬手就是一枪,正中巨蛇的上颌。蛇头嘶的一声,毒牙擦着老乔的衣服掠过去,身体两侧巨大的棕黑色蝎螯伸出来,要把老乔夹住。

    苏岚手忙脚乱从老乔地上的背包里翻出一把猎枪,结果手一抖子弹失了准头直接打进地上。赵先生啧了一声,从苏岚手上抢过猎枪,砰砰两声,蛇怪的身子顿时蜷曲起来,大螯也失了准头,老乔借着机会想滚出蛇怪的攻击范围,结果被它带着蝎子形状毒针的尾巴勾住衣服,一甩砸到对面的墙上,挣扎了一下居然没爬起来。

    “你就别添乱了!”张绚一边放枪一边冲苏岚嚷嚷,“刚才逃出去的那个人我认得,是绑架你那伙人的集团里的,断了条胳膊应该跑不远,你把他追回来!”

    “好的!”苏岚攥紧蝴蝶刀跑出去,没跑几步果真看见踉跄跑远的女人。他的右胳膊断了半截,一路的沙地上血迹斑斑。苏岚冲上去直接把他扑倒,女人反应极快,左手一翻刀光闪过划向苏岚的喉管,终究是因为失血过多失了准头仅仅在苏岚锁骨上留下一道血痕。苏岚咬着牙,用力翻过她身子直接坐在她身上,蝴蝶刀卡着她的喉咙:“你可以继续挣扎,反正断了一条胳膊大出血的不是我。你这个样子我让你走沙漠中也是等死,跟我们回去还能捡一条命。我可以磨到你失血过多昏倒了再把你扛回去,或者再捅你几刀加快失血速度也是个不错的主意。”

    女人看了他几秒做了决定:“你起开。我和你回去。”

    苏岚起身的时候一直小心留意不露破绽,生怕女人使诈自己再被暗算。不过这次女人真的没打算耍什么花枪,回去的时候蛇怪已经不见了。苏岚看着周围一片狼藉,问靠在墙上不断喘气的老乔:“你没事吧?”

    “没事……他娘的……到底是什么妖怪,老子的命……差点就……报销在这鬼地方……”

    苏岚见他说话虽然断断续续,但有精神骂娘应该是没多大问题。苏岚向张绚递眼色询问情况。张绚说:“那蛇蝎吃了我们几个枪子儿逃走了。”

    “蛇蝎?”苏岚重复了一遍张绚的名词,眼镜蛇的身子蝎子的前肢和尾针,这个名字倒是生动形象。只不过,这个词听上去……“不是指张绚你这样的蛇蝎美人吗?”

    “滚蛋。”

    赵先生插嘴:“小苏,你不是学校红十字会小组的吗,帮这位女士处理一下伤口吧。”

    “你记性倒是好。”苏岚顶了一句,不过还是依言拿出急救包给女人缠纱布。她的断臂周围之前点过穴位,血流不是特别急。苏岚看着整整齐齐的断口,忽然冒出一个念头,问女人:“这条胳膊是不是你被蛇怪咬到自己砍下来的?”

    “是。”

    “真狠啊。要是我我肯定下不去手,然后就整个人给毒死了。我刚才就觉得你的声音有点熟悉,我们之前是不是见过……”看着女人唇角浮起的冷笑,苏岚一下子想起来:“你是那个把我弄晕抓起来的假张绚?!”

    张绚在旁边冷冷哼了一声:“现在才发现。”

    苏岚仔细端详女人的脸,脸型和眉目真的和张绚有几分神似,难怪伪装之后自己一时半会儿没认出来:“你们能够找到人来cos我队友,肯定是事先有很周密的布置。现在你可以告诉我们,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了吧?”

    苏岚问出这句话后,女人看他的目光就像看个****。张绚上前直接就是一个耳光:“这种人嘴巴都严密的紧,不吃点苦头是不会吐露东西的。”接着对准她的小腿就是一脚,女人被踹的直接跪在地上。

    “喂,人家胳膊都没了,没必要这么狠吧?”苏岚看女人被抽的嘴巴流血有点瞧不过去,问。

    张绚拽起女人的头发冲苏岚冷笑:“别忘了,她可是差点把你杀死的人。还是说你看她长得漂亮,心软了?”

    “这跟漂不漂亮有什么关系!再说她cos的是你,她漂亮不是说明你漂亮吗?”苏岚摸了摸锁骨新添的刀伤,一手的血,又想起被俘时女人用枪口对准他脑门的威胁,怜悯心登时所剩无几,“……我什么都没说,你继续,我没意见。”

    “哼,反正你们男人都是看脸的生物。”丢下女人的头发,张绚搜遍她的全身,却只发现匕首,手电,手枪,几发子弹,和一个身份簿。张绚翻开簿子:“SusanLee……受雇于外国公司的中国人?”

    “对。”

    “SusanLee小姐,你真的不肯老实交代?”张绚走到她面前蹲下,指着老乔,“那个家伙是个老兵,之前在审讯科呆过。要是必要,他有一百种方法让你后悔出生在这世上。”

    Susan闭上眼睛不打算理会。

    “你在害怕。”赵先生凑了过来,声音一如平常地温和,“你在发抖,如果你一时半会儿无法告诉我们全部实情的话,从简单的答起也可以哦。比如,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被蛇怪袭击?”

    Susan瞟了黑魆魆的洞口一眼:“你们进去看看不就清楚了。”

    “该不会是里面有什么古怪,你这个臭娘们儿想骗我们进去坑我们吧。”老乔憋了一肚子的火,看向女人的眼神满满的不信任和恶意,“要我说就听张小姐的,狠狠搞死她丫的,看她能撑到什么时候。”

    “你要真的失手把她搞死了,我们的线索就全断了。”赵先生说,“我几乎可以确定,小季的失联和这些人有关系,不管怎么样,咱们都得下去看看。Susan小姐,前面带路吧?”

    “刚才那位姓张的小姐脚劲太大,我左腿小腿骨已经折了。”

    苏岚倒吸口凉气,张绚眼睛都不眨一下:“我不把你左腿踩断,让你还有机会逃跑不成?你左腿折了,右腿不是好好的吗?就是单脚蹦,也能蹦的过去吧?”

    Susan咬着下唇,左手撑地摇摇晃晃地站起来,一瘸一拐在前面走。走进暗门入口时,她左手撑着墙壁一点点往下跳,用毫无起伏的声音解释道:“这里是埻端的祭祀场所,暗门与蛇洞相连,是神祗虢巴的居所,埻端每隔两个月都会通过暗门送活人献祭。”

    “所以那鸡。巴怪物叫锅巴?还他娘的是神祗天天供着吃人肉?”老乔一脸深恶痛绝。

    “埻端?”苏岚重复了一遍,问Susan,“就是那个‘国在流沙中者埻端’的埻端?”

    “是这两个字。”Susan说。

    “‘国在流沙中者,埻端玺唤,在昆仑墟东南’。”赵先生用他不知什么黑科技的设备迅速联网查到原文念出来。

    “这他娘的又是什么玩意儿?”

    “只是《山海经》里面提到的一个国家罢了。”苏岚回答,这时一行人已经进入洞口深处,老乔拿着Susan的手电筒在Susan后面照明,“我想起这个,是因为……我记得小时候,有一次父亲似乎和我说‘埻端并不在昆仑’。”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bbs.baby169.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