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窟档案 第十平台出租网站制作 蛇

    张绚站在建筑的后部,面前躺了一个白花花的东西。苏岚的城市人思维还没完全切换过来,乍一看还以为是一堆塑料袋:“你没事吧?”

    张绚摇摇头:“刚才我看见墙上有壁画,想凑过去看这东西就突然从房梁上掉下来砸我身上,吓我一跳。”

    “这里墙上有壁画?”苏岚顺着张绚目光的方向看去,在头顶石块缝隙洒落的光线照射下,墙壁上果真隐约有线条勾勒的痕迹,心中一动。

    “出了什么事?”端着枪的老乔和赵先生也随后赶了过来,张绚把经过解释了一遍之后,赵先生就抬起头看房梁。老乔盯着地上的东西,捡起来摸了摸,脸色一下就变了:“这……这他娘的是蛇蜕的皮啊。”

    “你确定?怕是胡猜的。”张绚问。

    “你他娘的才胡猜,”老乔怒道,“越南战争那会儿,老子战友被毒蛇咬死的不知有多少,蛇蜕了皮就这么挂在高处的树枝上。”

    “可是,这层皮也太大了吧,这直径都小一米了,得多大的蛇才能有这么大的蛇蜕啊。”张绚声音有点发虚。

    “这……他娘的鬼知道啊……”老乔攥住枪柄的掌心已然冒汗,四处打量生怕从哪里突然冒出一条巨蛇来。

    “老乔你能看得出这皮是多久之前蜕的吗?说不定是陈年老皮,跟唐三彩一个年代,蜕皮的蛇早死了我们还搁这儿杞人忧天。”这些人中赵先生最冷静,问老乔。

    “这我真不清楚。”

    “你们过来看。”一直站在墙前面看壁画的苏岚突然开口,招呼大家过去。

    老乔没动:“性命关天的节骨眼儿,谁还对破壁画提得起兴致。”

    “这你就不懂了,古文明的壁画能为我们提供很多线索,有些甚至能决定冒险者的生死。”赵先生说,和张绚一起走到苏岚旁边。赵先生的手随意搭在苏岚肩膀上:“小苏,你有什么发现?”

    我说赵先生你是搜集情报养成的职业病吗,为什么见了我总要肢体接触地套近乎。苏岚忍住把他的手从肩膀上甩下来的冲动,指着其中一张壁画说:“我们看见的那个蛇蜕应该就是它。”

    “这是他们臆想出来膜拜的图腾吧?”张绚失笑,“这个世界上怎么可能存在长着蛇的脑袋和蝎子的螯的怪物?”

    “不幸的是,我刚进城的时候遇到了一只。”

    张绚的笑声立马哑了。

    “你这身手,不像是能从蛇类攻击下生还的人啊。”赵先生打量着苏岚,按在肩膀上的手手劲加大,眸中有一闪而逝的精明,“小季救的你?”

    “……是。”

    难不成赵先生其实是个同?而且暗恋小季?要不然每次提到他这个男人的态度为什么都那么微妙?苏岚胡乱猜测着,道:“赵先生,你弄疼我了。”

    “抱歉。”赵先生松开手,苏岚揉了揉酸痛的肩膀,指着蛇怪周围匍匐的人说:“这蛇怪,不管是怎么出现的物种,总之在这里有相当崇高的地位,可能像张绚所说是这些人的图腾。看蛇和人的身体比例,这个蛇立起身子是人类的两倍高,排除神化放大体型的可能性,兴许就是蛇蜕的主人。”

    “沙漠里物质资源那么匮乏,这么巨大的蛇怪吃什么呢?”张绚问。

    苏岚苦笑:“体型大些的蟒蛇都能吞掉一整头牛,更何况这个?人牲的陋习全世界的古文明里屡见不鲜。你看这边的壁画,虽然我不认得上面奇怪的文字符号,但底下有两个人抬了一个人放到蛇面前的图示,估计就是活人献祭吧。”

    “活人献祭……这也太残忍了点。”张绚喃喃说。

    “是啊,要是毒蛇还好,一口咬下去毒液麻痹神经或者直接毒死,如果是蟒蛇那样的活着囫囵吞下去,在绝对清醒的意识下一点点闷死被消化,那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赵先生接口。

    “别说了!”

    赵先生耸耸肩:“这条蛇的尾巴上,似乎藏了一个暗门。”

    苏岚点头:“我也发现了,但是不知道会不会有机关什么的或者是不是通向什么墓穴,没敢乱碰。”

    “你爸好歹是个文物工作者,怎么这点常识都没有。中国墓穴自古讲究风水和隐秘,又不是埃及金字塔,哪有把祖坟埋在宗教祭祀场所底下的道理?”张绚对苏岚的说法嗤之以鼻。

    苏岚退开一步:“我不知道是不是宗教祭祀场所,反正我是没胆子开这个门,既然你这么肯定没有问题那你来啊?”

    “你……你好歹小时候还跟着你爸研究了几年文物,我爸爸在我三岁就过世了。再者叫我一个娇弱的女孩子来干这种活,你好意思吗?”

    “你杀人的数量比我岁数都多,训练我的时候下手比什么都狠,还娇弱的女孩子?要是真有个什么暗器的以你的身手还兴许能躲过,我这三脚猫功夫九成就挂了,你们也甭想利用我找我父亲了。”

    “你……”

    “够了,你们两个!”老乔忍无可忍打断他们两个的争吵,大踏步走到他们中间举起枪,“你们所有人都退后!我数到三就踹开这破门,要是有危险你们注意及时躲避!一,二,三――”

    老乔以特种兵反恐的标准姿势踹开暗门之后滚到一边,苏岚下意识护住头脸往回退,结果半天里面没有任何响动。老乔凑过来往里瞧了瞧,是个黑漆漆的洞口,找了块碎石丢进去,半天什么反应没有,看样子也没有重力机关。

    “真是的,屁点东西没有,瞧把你们吓得这怂样儿。出息。”老乔放低枪口,刚要走进去就听见脚步声由内及外,接着一个浑身是血的女人从里面冲出来往外面跑,一面跑一面凄厉地惨叫。老乔被他撞的一个踉跄,还没搞清楚什么情况。就听沙沙之声不绝于耳,迅速由远及近,众人定睛一看,一个巨大的蛇头,正从洞口深处往外冒出来!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bbs.baby169.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