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 六爷陈六

    “呵呵,想要我的命!”钱任冷然的看着五名汉子,“我怕等下你们连自己的命都保不了。”

    “小子,死到临头了还敢嚣张,大爷现在就让你看看等下死的到底我们还是你小子。”

    为首的汉子冷啸间,带着其他四名汉子一起就挥舞着手中的刀子冲向了钱任。

    钱任手中一枚拇指大的石子一扔。

    砰砰砰砰砰!

    石子如同连环镖一般接连击中在五名汉子的手腕上,随着五声巨响传来。

    五名汉子只觉得手腕处一痛,他们手中的刀子,也就应声而落的掉在了地上。

    五名汉子又惊又俱,钱任所展露出来的强大实力,已经超出了他们所认知的范畴。

    这他妈的简直就跟影视剧当中的武林高手一样。

    “你……你……”

    “我什么我!”钱任满脸的冷意。

    他刚才故意露出这一手,就是要震慑住这五名汉子。

    “说吧,我现在给你们两条路,第一条是死!至于第二条,则是告诉我,你们是收谁的钱,替谁办的事,我可以饶了你们一条命。”

    听到钱任说到‘死’字时,五名汉子浑身全都不由得打了一个寒颤。

    而且能活着,谁愿意去死!

    生怕说晚了,钱任会马上杀了他们。

    为首的汉子连忙就道:“收谁的钱,替谁办的事,我们五个真不知道,我们也只是听六爷说的而已,所以具体的,只怕只有六爷才知道。”

    “六爷是谁?”

    “是我们大哥,就是他接了别人的钱,然后派我们五个来杀你的。”

    “带我去找他,如果你们敢耍花招或者骗我,你们自己知道你们的下场是什么。”

    五名汉子连忙点头,随即便老老实实的带着钱任去了。

    这是在一家酒吧当中,当五名汉子带着钱任穿过热闹非凡的一楼大厅。

    乘着电梯来到顶楼的办公室见到六爷时,六爷的脸上顿时就不由冷冷的扫向了五名汉子。

    “怎么回事,我不是让你们就地解决吗,你们怎么还把这小子给我带回来了。”

    五名汉子支支吾吾,而钱任则是冷笑道:“你就是六爷,很不好意思,不是他们带我回来的,而是我让他们带我来找你的?”

    “找我,什么意思?”

    “很简单,告诉我是谁出钱让你派人来杀我的,我可以饶你不死,否则,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忌日。”

    六爷名叫陈六,来自农村,因为家里有七个兄弟姐妹,他排行第六,父母便也就给他取名陈六了。

    而且小时候,偶然的机会,他跟一名武道中人学过几年的功夫。

    他能在都海市的道上打出一片属于自己的天地,完全就是凭借他的一双拳头。

    他又怎么可能将钱任这样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放在眼里。

    一听钱任的话,他瞬间不屑大笑。

    “哈哈哈,我的忌日,就凭你。”

    说话间,陈六的双拳,顿时就如同雷霆之怒般的轰向了钱任。

    “不自量力!”钱任反手一掌的拍在陈六轰来的双拳之上。

    陈六只觉得一股势无可当的力量自钱任的手掌之上袭来,他就倒飞的将身后的茶几撞了个粉碎。

    “好……好强大的真元之力,你……你也是武道中人。”

    “你说呢!”钱任满脸冷意的一步步走向陈六,这让陈六的心一下子就提到了嗓子眼。

    “上,都他妈的给我上。”

    得到陈六的命令,陈六办公室里的好几名手下,就全部都掏出刀子的冲向了钱任。

    砰砰砰……

    钱任一脚连环腿狂扫,这几名手下顿时全都毫无招架之力的倒在了地上。

    随后钱任接住一名手下往地上掉落的刀子,对着正在向着办公桌抽屉奔去的陈六冷喝道:“六爷,你最好别动,要不然我保证你从抽屉当中拿出枪之前,你就已经是个死人了。”

    虽然钱任距离他有三四米的距离,而他距离办公桌的抽屉都不足半米了。

    可听到钱任的话,陈六的心底里却忍不住的一阵发寒。

    也没有勇气再去拿抽屉里的枪。

    足足凝视着钱任充满杀气的双眼看了好几秒之后,他彻底的败下了阵来。

    “好,小兄弟,你赢了,出钱让我派人来杀你的是血狼。”

    钱任根本就不认识血狼这么一号人,皱眉道:“谁是血狼,他为什么要出钱让你来杀我?”

    “小兄弟,血狼也是都海道上的人,他之所以要出钱请我杀你,是因为你找瘦坤帮忙打听关于小钱村惨案那些黑衣蒙面人的事情。”

    “好,很好,非常好!”一股股滔天的杀意从钱任的身上迸射而出。

    他让瘦坤帮忙打听那些黑衣人时,虽然早就做好了引蛇出洞的准备。

    可他无论如何也没想到,这才过了短短两三天,蛇这么快就出洞了。

    顷刻间,他双眼就杀意凛然的问陈六血狼在哪里。

    不过对于这个问题。

    陈六却摇了摇头的道:“小兄弟,血狼在哪里这件事情我还真不知道,虽然他也是都海道上的人,但他做的事情太不入流,我跟他并没有过多的交情,要不是他这次出的钱实在是多,我也不会派人去杀你。”

    钱任眉头一皱,陈六见了。

    又连忙道:“小兄弟,我说的是真的,血狼……”

    听陈六说完了,钱任才知道,血狼的手底下,竟然控制着一群乞丐。

    为了让这群乞丐能博得别人的同情,帮他多乞讨一些钱,他竟然将这群乞丐的手脚都给打断了。

    所以都海道上的很多人,都不屑与血狼为伍。

    而且说着,陈六好像是突然间想起了什么似的,将血狼的事情告诉完钱任之后。

    又对着钱任道:“对了小兄弟,如果你硬要找血狼的话,你去闹市区的广场或者步行街之类的地方,然后悄悄跟踪他手底下的人,你一定就能找到他,因为每天,他手底下的人都会带着那群乞丐到这些人流量秘籍的地方乞讨。”

    “好,希望你不要骗我,要不然下次我手中刀子插进的就是你的心脏里。”

    话落间,钱任大手一挥,随着锵的一声。

    他手中的刀子顿时就狠狠的射进了陈六身后的墙壁里。

    就连刀柄,也全部没入,没有一丝一毫留在外面。

    钱任的这一手,实在太过恐怖震撼。

    别说陈六的这些手下,就是陈六自己,也直接瘫软在了地上,浑身大汗淋漓。

    幸好他刚才做出了正确的选择,要不然他继续去拿抽屉里的枪。

    那么只怕他枪还没拿出来,钱任手中的刀子就先射进他的心脏里。

    要了他的命。

    所以,看着钱任,他连忙保证。

    他并没有骗钱任,他所知道的,他全都告诉钱任完了。

    钱任没再说话,只是满脸森冷的走了出去。

    而后打了一辆出租车直奔繁华的商业步行街。

    现在正是步行街最为热闹的时候。

    三五成群前来逛街购物的女孩子们一个个打扮得花枝招展。

    那一双双长长的大白美腿跟前凸后翘的曲线,真是让现场的男生大饱眼福。

    不过钱任却没有欣赏这些的心思,刚到步行街的他。

    一下子就注意到了好几名在步行街当中乞讨的乞丐。

    这些乞丐年龄有大有小,不是缺了胳膊就是没了腿,有的甚至没了双手或者没了双腿。

    而且个个衣衫褴褛,面黄肌瘦,就好像很久都没有吃过饭了似的。

    特别是这些乞丐相互之间看似都隔了不少的距离,互不相识。

    但如果注意观察的话,却会发现这些乞丐,竟然有着四五个满脸凶狠的男子在暗中监视。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bbs.baby169.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