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董小姐! 第46亚洲v天堂2018手机在线 一个人的孤独

    在无数个难眠的夜里,我对神明许下过一个又一个愿望。尽管它们从未理睬过我的祈祷,更从未实现过我的愿望。但我依旧不停的、机械的重复着,仿佛这是我唯一能做的事儿。

    我害怕这种感觉,我害怕一个人躺在一张床上,然后在一间寂寥的房间里,面对一片只有我的黑暗……

    我害怕的是孤独吗?

    我想是的,但我想更多的应该是害怕这寂静到令我发慌的夜晚。

    不知不觉中,天亮了。

    当一抹阳光透过窗户照射在房间里,又晒在满地的烟头与啤酒瓶上后,我从啤酒瓶绿色的玻璃的倒影中,看到了自己憔悴的面孔。

    这一夜,我吸了整整一包的烟,喝了七八瓶啤酒,将原本还算整洁的宿舍,糟蹋的像极了猪窝。

    不知过了多久,我在温暖的阳光中终于沉沉的睡去。

    只是这一觉睡得很短,仅仅过了不到四个小时,我便被宿舍门外一个操着安徽口音的保洁阿姨,用一阵好像外语一样的“有人吗”吵醒。

    我浑浑噩噩的打开房门,在保洁阿姨直勾勾的目光,与一声“腌喳哩,衣裳也不穿好!”的笑骂中,我又趴回了床上,想将被打断的睡眠继续下去。

    只可惜,那叮叮当当的酒瓶收集声,刺啦刺啦的擦地声,以及保洁阿姨对我暑假每周给她100块打扫房间的抱怨,让我又实在无法入眠。

    一番挣扎后,我重重的叹了口气,披着毯子坐在床边,默默的抽着烟盒里最后的一支烟。

    或许是我的样子太颓废,也可能是我烟灰儿掉在地上,让保洁阿姨不满。

    她白了我一眼,愤愤的说:

    “我滴乖嘞!好好一大学生,番生得跟我们村二癞子似的!搞哄黄子该?”

    我听不大懂她说什么,只能对她笑笑,然后多给她二十块钱,让她高高兴兴的离开。

    看了眼手机上的时间,已经是下午一点多了,我猛然间想起了今天下午要去俱乐部学拳赛的假动作。

    我赶忙给俱乐部打了个电话,换好衣服又洗了一把脸,便一路飞奔着跑到学校门口,然后上车走人。

    在俱乐部里,吴教练热络的给我介绍一个年轻人,说他是我明天表演赛的对手。

    那人叫大岛茂,日本福冈人,今年21岁,是帝都某科技大学的日籍留学生。

    大岛茂长得白白净净眉清目秀,但个子还挺高的,目测至少有1米85以上。要知道,这种身高在日本人中很少见。

    不过大岛茂个子虽然高,身材上却单薄的像个姑娘,看他的样子顶多能有120斤。

    我很意外,不知道黄永林他们在搞什么鬼,要让大岛茂这样一个文弱书生和我这肌肉男对战!

    难道他们是想上演一场伪娘与野兽间的巅峰对决吗?

    念及此处,我狐疑的问吴教练:“吴哥,怎么对手是个日本人?而其看他好像也没经过系统训练,这能行吗?”

    吴教练闻言,与大岛茂对视一笑,和我解释起了明天表演赛的细节……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bbs.baby169.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