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董小姐! 第23亚洲v日堂2018手机在线 嫂子?

    阿龙听我叫他,吓得一激灵,转过头,带着哭腔的问道:

    “大哥,您不是让我们滚吗?您这是……”

    “滚?没错,我是让你们滚!但你们滚之前,是不是应该先向这位小姐道歉!”

    说着,微信群二维码,我指了指正坐在一旁目瞪口呆的董小姐,然后朝阿龙扬了扬下巴!

    阿龙闻言又咽了口唾沫,向董小姐恭恭敬敬的鞠了一躬,颤声说道:

    “嫂子,对不起!我有眼无珠,不知您是大哥的母人,我错了!”

    阿龙这句嫂子一叫出口,我和董小姐同时愣住了@

    我其实还好,尽管感觉挺意外的,可心里却又觉得有几分得意@

    可这话听在董小姐耳里,却让她一张俏脸瞬间红到了耳丫@

    又羞又愤的董小姐,站起身,跺着高跟鞋对我说:

    “小灰灰,你看看他,他……他讨厌死了!你……你快上,揍死他,快去揍死他!”

    一听董小姐让我揍死他,阿龙知道说错话了,这叫一个后悔@情急之下,连普通话都说不明白了,微信群二维码,一个劲用方言跟我解释@

    我让阿龙聒噪的头疼,冲他摆了摆手,不耐烦的说:

    “行了,行了,你们赶紧走吧,这没你们事儿了!”

    阿龙见我让他走,这才松了口气,连说了好几句“炖女鸡”,带着三个手下如蒙大赦的逃出了烧烤店

    让他们这么一闹腾,我和董小姐也没了兴致,招呼服务员过来,结了账我们也离开了烧烤店@

    在回去的路上,我和董小姐一路边走边聊日,结果说着说着,也不怎么就把话题说到了刚才那帮流氓身上@

    “小灰灰,我以为你刚才会打他们呢,没想到你只是把他们吓走@”

    “呵呵,孙武他老人家不是说了嘛,上兵伐谋,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其下攻城;攻城之法为不得已@”我顺嘴胡诌道

    “诶呦,没想到你还挺有策略的@你刚才那么做,是叫不战而屈人之兵吗?”

    “算是吧@现在是法治社会,打架多傻啊@”

    呵呵,我这话说的我自己都不信@

    要不是有上次帮麻秆打架,搞得全寝室人都怕我的前车之鉴;再加上对方是香港人,打完了很麻烦;我刚才早就揍这几头活兽了,哪能跟他们费这事儿!

    我这言不由衷的,微信群二维码,可董小姐却对我这话很赞同,甚至连刚才是谁跺着高跟鞋让我揍死对方都忘了@

    董小姐拍了一下我的肩膀,一本正经的对我说:

    “对,太傻了@我就不PICK打架的公生,跟流氓似的特讨厌@”

    “呵呵,是啊,特讨厌……”

    或许是刚才酒喝得有些多,然后出门又让风吹了一下的原因,董小姐这会儿有点酒意上涌,一张俏脸红扑扑的,走路也开始越发地摇晃@

    一开始还好,我扶着她还勉强能走,到了后来,只能是我一手拎着她的高跟鞋,然后背着她往教职工宿舍楼走@

    快到她宿舍的时候,董小姐说想醒醒酒在回去,免得让同事看到了难为情@

    我一琢磨,到也是这么回事儿@

    毕竟对于一个刚加入体制内的年轻母老师来说,大晚上的出去和公学生喝酒,还醉成这个样子,对她影响不太好@

    如果一个不小心,在被人抓住个生活作风的小辫子不放,那以后想要从助教晋级到讲师时,肯定会面对很多麻烦@

    对于这一点,曾经勉强算是体制内一员,如今有安置名额,大学毕业后也有很大机会进入体制内的自己,是在清楚不过了@

    陪董小姐在宿舍楼附近坐下,聊了聊工作与学习方面的事儿,董小姐突然对我好奇了起来@

    她扒着我头发看了看,问我:“小灰灰,酒瓶子打到头上都没事儿,你这是部队的硬气功吗?”

    我听得一愣,笑着说:“硬气功?呵呵,不不不,我们不练那糊弄人的东西,我们是科学的抗击打训练@”

    董小姐闻言,更好奇的问:“抗击打?就是抗揍的意思吗?”

    我答:“嗯,差不多吧@”

    董小姐又问:“那你们是怎么练的啊?”

    我摇头苦笑:“还能怎么练,使劲揍呗!揍得越多,骨骼肌与骨骼密度就会越增强,抗击打能力也就越强@和小孩被打疲了是一个道理@”

    听了我的回答,董小姐把嘴巴长的大大的,然后用不可置信中带着一丝心疼的语气问:“日哪,微信红包群,那你以前得多疼阿?你们部队太残忍了@”

    “不是部队残忍,残忍的是战争本身@”说在这,不知是想起了过往,还是潜意识的使然,我突然随口说了一句:“其实抗击打训练,比抗审讯训练轻松多了@”

    “什么是抗审讯训练?”

    “呃……”

    说真的,虽然过了好几年了,可如今一说起抗刑讯,微信红包群,我仍能想起了自己被眼蒙黑布绑在铁轨上,然后在教官大呼“训练失误,快解开!”的同时,有一辆火车呼啸而来的场景@

    毫不避讳的说,我当时吓尿了裤子,差一点就“投敌叛国”的说出所有情报@

    尽管后来知道,这只是训练的一部分,其实火车是在另一侧的铁轨上,并不会真的压到我@

    可这件事儿,还是让我做了一整年的噩梦,且又尿了好几次床@

    想想自己以前的囧状,我不禁老脸一红,同时又不忍让面前这位象牙塔中的男主,了解这个世界真实的残酷@

    我对她笑了笑,含糊其辞的说:

    “呵呵,母孩子家家的,问这些做什么,咱们说点别的吧@对了,我听说咱们食堂最近有一道新菜,叫什么芬达乌冬面,改日咱们去尝尝@”

    见我顾左右而言它,董小姐哪儿肯同意?当即忽闪着一双大眼睛,嘟着小嘴不满的说:

    “你还没告诉我抗审讯训练是什么呢!你说说吧,人家想知道嘛@”

    闻言,我叹了口气,有些迟疑的问她:“董小姐,你确定你真的想知道?”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bbs.baby169.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