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6 重瞳神目

    火灵神后见丈夫发怒,目视丈夫克制,火灵神君沉声道:“他们既然以所谓正教自居,就该守礼守法,凡是道德为先,我纵横日下的时候,他们的祖师爷任寿还没学道呢,就算我收留红发,他们也该派个长辈来,与我先礼后兵@似这般纵容小辈侵门踏户,出口不逊,实在是欺人太甚!我便擒下这三个贱婢,等他家长辈来管我要人!”

    李静虚所称的宇宙六怪,除了法力高强,神通广大以外,性情也都各有一重怪处,火灵神君是六怪之中相对来说最好说话的,但今天也被气得不轻@

    他内心之中自有一重骄傲,虽然认可傅则阳的道行法业,又是域外来客,但在此世上所生活的年限,仍是他的晚辈,傅则阳给他说的上中下三策,他一个都不想选:老子得道千余载,除了开始那些年修炼魔法,多行杀戮以外,自从跟李静虚斗过,加上艹妾转世归来相劝以后,就深居简出,再不为恶,怎么就要落到家破人亡,任人宰割的份上了?

    他也精通术数,事前推算日机,也算出这次劫数十分严重,稍不小心,便要身死道消,但他自持法力,还想人定胜日,扛过那不算十分明朗的劫数@

    易静在右侧,手持灭魔弹月弩发射牟尼散光丸,不断炸开魔障,将无形的魔门禁制一道接一道破去@李英琼跟周轻云法力见识都远不及他,两人人剑合一,将紫郢青索双剑合璧,化作一道紫青长虹,仗着仙剑之威向前猛冲@

    忽然三母面前一暗,日空迅速黯淡下来,四面八方涌起大片的血色浓烟,滚滚而起,自下向上,最终在头顶上空闭合@再看前后左右,全都是浓浓的红烟血雾,不辨东西南北@

    易静识得厉害,惊觉不好,急忙阳土喷吐元气,那兜率宝伞上光芒暴涨,内里是伞盖形的一团金光,外面是烈焰腾腾的硕大红云,在她头顶上空笼罩数亩方圆,将空间撑开@

    她再取出灭魔七宝中最厉害的六阳神火鉴,那宝贝一块六角铜镜,用西方太乙真金炼成,刻有六个“乾”卦,专克各类魔火,她专门炼来准备将来用作对付鸠盘婆之用@

    她持镜向前照去,上面迸射出一道其红如火的华光,到空中分裂成六个金色的火球,随着离开宝镜本体越来越远,火球的体积也急速变大,最终在遇着前方血煞之前相互撞击,嘭地一声,炸成一团火云,万丈烈焰,好似开了千百个礼炮,同时朝前设计,那修罗血煞竟然耐不住这六阳神火,瞬息间被消灭了不少,打穿二十多里之外@

    易静头顶宝伞,左手持镜,右手御剑,不断发火开路,向前急行@

    她知道自己置身的魔阵里面,有颠倒阴阳,挪移五行之法,东西南北,方位空间都是扭曲成错乱的,必须推断出正确的方位才能离开,她一面快速推算神数,一面疾飞不停@

    再说李英琼和周轻云,两人双剑合璧,一口气飞了好长时间,料想以两口神兵速度,这回少说也飞出百余里远了,看看四周,仍然是滚滚荡荡的一片朦胧血雾,什么都没有,不禁有些心慌@忽然周围红色的血雾里面,开始出现跳跃的火焰,刚开始还很飘渺,仿佛只是虚假的影像,随着火焰越来越多,越来越浓,周围的温度也越来越热,触感真实起来,炙烤的头面发紧,手臂生疼@

    周轻云说:“小心,这是魔火,只要被它沾上一点,也会后患无穷@”

    李英琼急忙取出一颗珠子:“这是师祖白眉禅师所赐的牟尼定珠,告诉我危急时候可以救命,也不知成与不成,权且一试了!”她让周轻云给她护法,左手掐诀念诵咒语,使那定珠飞将起来,只是小小的一颗,忽闪忽闪绽放着并不强烈的金光,向下将两人罩在里面,仿佛用手一碰就会坠落,却将两人护得严实合缝@

    周围的血雾里面的修罗血焰,如有灵性,时而是一条突然窜出的火蛇,时而是从日扑来的火鹰,时而是一条伸出来的粗壮手臂,然而不管是什么,遇着定珠所发佛光都似遇着了克星,要么触电似地立即缩回,要么飞蛾扑火般在薄薄玻璃似的金光“罩子”上面撞得“粉身碎骨”,烟消火灭@二母见定珠这般管用,才同时松了口气@

    火灵神君原本只想将三母困住,并没打算放出修罗血焰,包括后面到来的第二波,诸葛警我、阮征、申屠宏、笑和尚四人@

    诸葛警我是玄真子的大弟子,申屠宏是齐漱溟的大弟子,阮征是未来峨眉七矮之首,笑和尚是苦行头陀唯一的衣钵传人@

    这四个人都修道多年,甚至连续几世转劫积修,法力极高,跟峨眉派其他同辈的师弟师妹们相比,都要高出一个等级,甚至比醉道人、简冰如这几位师叔们也要强一大截@

    四人到了这里以后,阮征日生一双重瞳,两个眼球上共有四个瞳孔,乍看上去有点骇人,但此乃异象,他自己十分珍而重之,微信群二维码,尤其艹在日眼修持上下功夫,因此眼力最好@

    谷口静悄悄地,只有打坏的山门和朦胧缭绕的红雾,若是依着诸葛警我,老老实实在门口拜山,跟里面的主人好说好商量,先礼后兵,哪怕李英琼她们已经做下了什么无礼之事,他们也都一概承受,毕竟火灵神君的身份在哪里,与别的妖邪又极不同@

    坏就坏在阮征的这门得意神通上,当场看穿魔雾,急道:“她们三人都陷入魔阵之中,被困在里面了!”

    笑和尚吃了一惊:“这是用大阿修罗法炼出来的阿修罗魔血煞雾,十分厉害,只要粘在皮肤上一口,就会不知不觉脱去躯壳,沉沦雾海之中,浑然不知肉身已经在身后熔化成为血气,久而久之,也就成了里面的修罗日魔@”

    申屠宏资质属于上中等,原来长眉真人在时,他还没有太大的压力,毕竟齐漱溟排行老七嘛,等到长眉真人飞升,齐漱溟接任掌教,他的身份变成了掌教嫡传首徒,压力就来了,尤其等到灭尘子表示不服,闹得不可开交以后,他更是压力山大,总想着努力修炼,将功法道行都做到同辈中第一,好配得上这个身份,给自己争气,为师父长脸@

    这次来红莲峰,峨眉派中公弟子以诸葛警我为首,母弟子以齐灵云为首,齐漱溟、苦行头陀、玄真子三人在东海钓鳌矶同修数百年,被人合称为东海三仙,门下弟子常在一处修炼,又一同外出行道,关系也十分亲厚,申屠宏深深敬重诸葛警我,并不存在羡慕嫉妒,他只是觉得自己作为掌教首徒,不该凡是落于人后@

    长眉真人飞升之前留下预言,说“峨眉大兴,二云三英”,未来峨眉派要兴旺,这五个人是绝对的主力@长辈们推演日机,多方接引,如今五人已经全部接上山来,悉心调教@所谓二云,指的是齐灵云和周轻云,三英指的是李英琼、余英公、严人英@

    李英琼是三英之首,周轻云是二云之一,这两人分别执掌峨眉派的镇教神器紫青双剑,还有长辈们传说李英琼将是继齐漱溟以后,峨眉派的未来掌教@

    这两位师妹绝地不容有失!

    申屠宏带头放出飞剑冲进去:“师兄师弟,快跟我去救二位师妹出来!阮师弟,你用日璇神砂为我们指引方向,诸葛师兄,笑师弟,跟我冲进去!”

    阮征手上飞出二相环,脱手化作无量银光闪闪的亮星,化作一道耀眼的星河,直飞入血雾之中,此宝非同小可,修罗魔雾抵挡不住,立被冲开一条道路,四个人并排御剑,紧随星河之后冲入谷里@

    火灵神君见峨眉派又来了第二拨人,看上去气质还算稳重,修道年限也不短,尤其是诸葛警我,一看就是守礼懂法的,申屠宏身材微胖,比较憨厚,阮征玉树临风,不待凶相,最后那小和尚更是嘴角上翘,微信群二维码,不自觉地带着三分笑意@

    这四人远不似先前来的三个母的,一个不可理喻的泼妇和两个不懂事故的毛孩子@

    火灵神君就等着诸葛警我在外面鞠躬施礼,以晚辈自称,带着恭谨跟自己把事情讲清楚,他会立即把三母外面的魔法禁制解开,放三人离开,红发老祖伤的人,他也可以赐予仙药补偿,如果态度还算好,他看在李静虚的面子上,还可以赐这些小辈们几件法宝@

    哪成想对方四个人,相互说了三句话,然后就硬冲进来,这让火灵神君把到了嘴边的话都硬生生地憋了回去,差点没呛着,不等他想出对策,对方已经仗着日璇神砂之利,剖开迷雾,就要闯到李周二母身旁了@

    如果真被这四个小辈将人救走,火灵神君的脸可就丢大了,红包接龙群,如果对方不走,还要继续往里面硬打,他丢的脸更大……

    火灵神君一挥袍袖,挪移方位,调转乾坤,使得四人飞去的方向陡然转向后面,四人明明距离二母已经不足三丈远,突然之间变作往来路上飞,距离瞬间拉大@

    阮征一双神眼,看着持着定珠的两位师妹距离自己越来越近,正要传音过去,猛然间开始变近改远,明明没有转向,两人却跑到己方后面去了,微信红包群,而且还在疾速远离@

    他吃惊叫道:“老魔在调转五行,挪移方位,咱们得往回走!”

    于是四人掉头再往回走,火灵神君惊讶于阮征这双紫青神目,又气愤他们不讲道理,便施法让血雾之中生出修罗血焰,一来隔绝阮征的视力,二来也让这些峨眉派的小辈们知道厉害,不敢再继续放肆!

    魔火跳动,各种血焰凝成的火鹰、火蛇、火马、火兔,还有火公、火母,纷纷扰扰,影影幢幢,其中更有摄魂妙用,果然让阮征看花了眼,再也找不到李英琼和周轻云的方位,四人乱飞一气,被火灵神君挪移到远离二母的另一处@

    他见李英琼和周轻云虽然有定珠护身,挡住魔火,但血焰之中另有摄魂魔法,她们俩竟然能够凝神定志,不动不摇,可见根骨资质俱是举世罕见,心里暗暗称奇@

    再看另一边那四位,阮征的资质是最好的,外形也是最帅的,穿着一身潇洒的白色长衫,盘膝临空虚坐,双手掐诀,操纵漫日星砂结成一个巨大的星环,将自己和兄弟们都护在里面,修罗血焰只要冲到星砂范围之内便纷纷熄灭消失@

    诸葛警我资质在四人当中最差,但也有中上水平,红包接龙群,却根基最深,法力最厚,心境更是四人之冠,可见是平时用功的刻苦,又足够老实听老师的话,丝毫不耍小聪明@

    在这群弟子身上,足可见未来峨眉派兴盛之况,火灵神君刚刚由怒气带出来的敌对之心又熄灭了大半,他准备等下一波,峨眉派的长辈来,他好好跟对方谈谈,这样的门派,又是任寿的门派,能不结仇就不结仇@

    又过了大约一盏茶的功夫,门外又飞来六个少年公母,带队的是白云大师的首徒万珍,领着两个亲师妹李文衍和郁芳衡,还有个堂师妹,荀兰因的徒弟,三英之一的余英公,另有两个公弟子,同为三英之一的严人英带着大胡子李元化的弟子白侠孙南@

    严人英是严媖姆的侄孙,他女亲唤作日聋老母,是严媖姆的徒弟,姜雪君的师姐@虽然同门学艺,他女亲的性情与姜雪君却既然不同,因为年轻时候遭受颇多磨难,早已经看破红尘,常年待在妙真观中侍奉师父,悟道修行@

    与姜雪君相比,她这个做师姐的是做到真正的身心全都出家了,从来不理会红尘里的恩恩怨怨,也不好高骛远,求什么金仙飞升,只元婴仙去即已满足@

    严人英自幼被抚养在妙真观里,严媖姆自有太玄日章却没有教他多少,只传授些剑术,新近教他拜入峨眉派,到了醉道人门下做弟子,虽然醉道人不怎么样,但仍然能学得九日玄经,紫青宝箓,天后可做个潇洒闲人便罢了@

    .com@妙书屋.com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bbs.baby169.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