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0章 回到寨子

    听着声音好像是个男孩!

    “恭喜啊,风居,生了!”

    “是啊,好像是个小子!哈哈!”

    我跟若溪连忙祝贺!

    风居很高兴,对着我们点点头,立马冲了进去!

    这时的小媚还没虚弱,躺在床上,满头大汗着,风居很心疼的看着床上的人:“小媚,你辛苦了!”

    小媚对着风居摇摇头,脸上洋溢着一股幸福的笑容,我和若溪看到小媚这副样子,也跟着高兴了起来!

    “小媚,恭喜你呢!”我对着小媚说!

    小媚听到我的声音后,抬起头看向我和若溪,见我和若溪站在一起后,她脸上的笑容更灿烂了说:“谢谢王,也谢谢王妃娘娘!”

    若溪笑了笑说:“你的赶紧养好身子哦,我和王君马上要成亲了呢!这可是需要你到现场来主持啊!”

    “啊!真的吗?太好了!”小媚很高兴!差点就要从床上起身了!

    风居见状立马按住小媚,一脸无奈的样子,我和若溪笑了起来,小媚这急性子真的是!

    这时,天女抱来了小媚的孩子。

    这是一个可爱的男孩子,他的皮肤非常的好,也非常的白,他的眼睛像极了小媚,五官之间确实像风居!

    “小媚,你看这是我们孩子,他真的很可爱呢!”风居从天女的手上抱起了孩子!

    当小媚看到这一幕时,脸上呈现出了一份慈母的模样。

    “是啊,她很可爱呢!”

    若溪动了动我,示意着我出去,我看见若溪那副羡慕的样子,跟着若溪走了出去。

    到了外面,若溪突然间亲上了我说:“王君,我们也生一个孩子好不好!”

    我楞了一下,瞬间明白了若溪的意思说了一个好字,我将若溪给抱了起来,回到了寝宫里,将若溪放到了大床上。

    “王君!”若溪的这一声非常的诱惑。

    我的身体里瞬间起了一股热感,亲上了若溪。

    若溪给我的回应也变得越来越热情了起来,接着,我脱掉了若溪身上的衣服,与若溪何为了一体。

    我们似乎在对方的身体里沉沦了好久,都不愿意离开对方。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们才精疲力尽的离开彼此!

    “王君,我爱你!”若溪深情的说。

    “我也爱你!”我亲上了若溪的额头。

    几日之后,小媚也恢复了原来的状态,而我对若溪的承诺也该实现了,在我和小媚的准备下,一个浪漫的婚礼就这样诞生了!

    当天,天上非常的热闹,因为这是正式的,所以各位仙家的脸上也是洋溢着各种各样的笑容。

    我有些着急,也有些紧张,一直在寝宫里走来走去。

    “我说王君,你在干什么?”风居疑惑的问着我。

    我有些无奈的说:“当然是在紧张啊!这可是我第一次成亲呢,我心里当然是很紧张了,难道你没有过吗?

    说完,我看着风居,风居摇摇头,一脸无奈的样子说:“当然是没有的啊,你会不会是太紧张了?”

    我摇摇头说:“不知道呢,你说,我待会是不是会出丑啊!”

    风居有些无奈的看着我说:“你可是天帝耶,天帝怎么会那么没自信呢!”

    我撇了撇嘴,这根本不是没自信的问题啊!

    “好啦,你就安心啦,不是有我跟小媚吗?”风居冲着递了一个眼神。

    我点点头,平复了一下自已的心情。

    风居很满意的看着我!

    这时候,小媚的声音传了过来:“王君,你们可以过来接王妃娘娘了!”

    风居一听,连忙动了动我说:“你看,我们走吧,时间到了呢!”

    我深吸了一口气,跟着风居出门,直接来到了若溪的居住的地方。

    这里已经被小媚打扮的非常的美,就像是一个童话世界一样,到处都是鲜花。

    “哇,看来,我的小媚还是很厉害的嘛!”风居忍不住的赞扬了起来!

    我点点头,跟着风居说:“是啊,小媚确实很厉害!”

    我走进了里面,这时候我的心一直在跳个不停,而若溪就坐在大床上,她的头上盖住东西,我看不清她此刻的模样,但我知道,今天的若溪一定很美!

    “若溪!”我神情的叫着若溪的名字!

    只见若溪的身子颤了一下,似乎是害羞了!这让我的心理更加激动了,我坐到了若溪的身边,风居给小媚使了个眼色,小媚便明白了起来,跟着风居悄悄的走了出去,将空间留给了我和若溪。

    “若溪!”我轻轻的呼唤者若溪的名字,然后将若溪头顶上的东西给慢慢的揭开。

    若溪出现在我的视线里,果然如我所想的那样,若溪真的很美。

    我抱住了若溪,就好像是抱住了整个世界,这一刻,我才感觉到自已是真的拥有了一切!

    “王君!”若溪的脸颊红了起来。

    “恩,从今天以后,你就是我的夫人了!”我温柔的对着若溪说。

    若溪害羞的笑了笑说:“好,以后的日子就摆脱先生了!”

    “好的!”我亲上了若溪,与若溪温存了一会,便准备出去,毕竟还是有很多的仙家在大殿里等着我们的!

    我牵着若溪出现在大殿上,那些仙家见我和若溪出现后,纷纷的看了后来,向我和若溪行礼:“恭喜天帝、天后!”

    在大家的祝福下,我跟若溪一步步的走向了主位上,我看着身旁的若溪,心里十分幸福,似乎这一切都圆满了!

    我跟若溪走到了主位上,众仙家见我们坐下后,也跟着坐下了!

    小媚站在一旁一脸笑意的看着我们说:“请天后,天帝相互的交换交杯酒!”

    我跟若溪拿起了交杯酒,深情的看着对方,慢慢的喝下了彼此手中的交杯酒,这一刻,我跟若溪之间才是相互捆绑在一起的!

    “利成,恭喜天帝、天后!”小媚说。

    那些人见状也纷纷的恭喜起我和若溪。

    我跟若溪看着坐下下面的仙家,心里一片甜蜜感,我等了这一刻等了很久,没想到来到的时候,心里竟然还很激动!

    若溪看向了我说:“王君,我有一件事情要跟你说!”

    我恩了声,若溪说:“我们为什么不乘着这个时候,宣布一件事情呢?”

    我疑惑的看着若溪问是什么事情!

    若溪有些无奈,笑了笑说:“难道你忘记了吗,吴队长已经跟着虎叔离开了,那么阴间是没有阎王的,这要是没有阎王可是会坏事的,所以,我想让王君,将这个位置许给风居,风君,一直对王君的事情非常上心,给他也是一个明智之选,更何况,他对我们的小媚那么好,而且呢,王君,还可以将小媚认作义妹,这样子,小媚的地位就会跟风居一样了!”

    我想了想,觉得小媚说的话很有道理便答应了!

    我便趁着各位仙家都在场,便将这件事情给说了出来,原本风居在救我的事情上就有着极大的功劳,所以我的话一说话,众仙家都答应了。

    风居倒是有些意外说:“王君,你真的要将阎王的位置给我?”

    我看着风居有些好笑的样子,很认真的点点头,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小媚会跟着风居一起回到了,但我知道他们一定是有什么难言之语。

    “谢谢王君,我一定不会辜负你的希望的!”风居一副认真的模样对着我说。

    我点点头,自然是很相信风居的话,我跟若溪的大婚结束后,我们便跟着风居他们一起回到阴间。

    “原来阴间就是这个样子的啊,看起来有些害怕呢!”风居做出了一副胆小的模样!

    我们都笑了!

    “郎君,你确定你害怕吗?”小媚一脸鄙视的看着他!

    风居尴尬的笑了笑说:“夫人莫要拆我的台啊!”

    看着风居和小媚这副打闹的样子,我跟若溪忍不住的笑了出来。

    这两个人可是一个活宝啊!

    “好啦,你们先不要说了,先进去看看,也不知道吴队长将这里给弄成了什么模样!”我说!

    在我们走进阴间处理事务的地方后,阴官走了出来,他们是牛头马面。

    “天帝!天后!”他们恭敬的对着我和若溪请安!.

    我淡淡的应了一声,跟着他们介绍风居:“这是你们新来的阎王,你们要好好的辅佐他知道吗?”

    牛头马面听到我的话后连忙点点头说:“知道了!”

    随后,牛头马面对着风居行了阎王之礼!

    “阎王!阎后!”

    “恩,你们都起来吧,现在,你们就该好好的跟我说说现在阴间里的情况!”风居立马摆出了一副阎王的模样!

    “是的!”

    牛头马面便开始跟峰风居汇报了起来,虽然吴队长之前是虎叔的人,但吴队长管理阴间还是可以的!

    我见没什么问题,便跟着若溪离开了,这里就全部的交代风居他们吧!

    我跟若溪出了阴间之后,若溪像是想起了什么事情说:“王君,我想去一个地方,不知道你能不能跟我一起!”

    我好奇的问着若溪是什么地方,若溪笑了笑说:“寨子!”

    我楞了下,立马明白了起来,跟着若溪一起回到了寨子。

    这时候,寨子已经变成了另一副样子了,似乎有些萧条,像是这里的人已经离开了!

    若溪看到这一幕后,脸上有些难过!

    我看着若溪这副样子,心里也跟着难过了起来:“若溪,我们可以进去看看呢,也许里面还有人呢!”

    若溪一听我的话,点了点头像是像起了什么,跟着我一起走了进去,若溪来到了最里面的一间房子,我们刚走进去时,便听到了一声咳嗽声!

    “好像是这个寨子的老大!”若溪直接推开了门!

    这时,我们看到了一位中年人脸色憔悴的躺在了大床上,他的周围都是一片狼藉!

    “义父!”若溪的心一下子狠狠的痛了起来,她连忙来到中年男人的身边。

    我见状也跟着若溪走了过来,若溪将中年男人给扶了起来,中年男人听到若溪的声音后,缓缓的睁开了眼睛说:“丫头,你终于回来了!义父以为等不到你了!呵呵!”

    若溪看到中年男人这副样子,脸上更加难受了:“义父,你怎么会变成这样子,大伯他们呢!”

    说完,若溪将中年男人给扶了起来,在他的身后输送着神力,不到一会,中年男人的脸色立马恢复了正常。

    中年男人顿时感觉到了惊奇,一脸惊讶的看着若溪:“丫头,你怎么会……”

    若溪吸了一下鼻子,将自已的情绪给调整好,说:“义父,你先告诉我,这里发生了什么,为什么才一会的功夫,这里就成了这样子?是不是发生了什么重大的事情!”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bbs.baby169.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