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0章 神婆面目

    这声让我浑身一颤,好熟悉,我抬起一头看,竟然是媒婆。

    我正要开口时,媒婆轻笑了几声,意味深长看了我几眼,我顿时睁大了眼睛,那一举一动竟然像极了纸扎老板。

    “你就是纸扎老板?”我顿时惊讶了起来。

    媒婆听到我的话后,脸色征了下,看了看周围,便将大门给关上,在我的眼前转了几圈,突然间,黑雾瞬间出现了,将我和媒婆包裹在其中。

    媒婆恢复了纸扎老板的模样说:“王牛,你可知道现在的人间和天间甚至阴间都成了什么样子了吗?”

    我征了下,想起了之前我在关键时刻下的那个毒咒说:“是不存在了吗?”

    我的声音刚落下,瞬间,我的身上便立马缠绕住了一团黑气,这些黑气就像是坚固的绳索似乎,紧紧的将我束缚住,让我无法挣脱,我惊讶的看向纸扎老板,这是什么意思?

    纸扎老板冷笑的看着我,那眼神里似乎带着很大的怨气,只见他伸出了手,我的整个人便悬浮在半空中,纸扎老板的眼中冒出了极大的火气说:“你可知道你做错了什么吗?”

    我征了下,心里顿时布满了心虚,不敢看着纸扎老板。

    纸扎老板猛的将手抬了起来,我瞬间重重的往地板上掉了下来,顿时,我的全身上下遍布着一阵痛感。

    我微皱眉头,有些生气,这纸扎老板太过分了。

    “你这是在干什么?”我说。

    纸扎老板冲着我冷笑着:“呵,你说我这是干什么?如果不是你的差错,怎么会让这么多的人痛苦着!你可是真的愚蠢至极!”

    我征了下,有些不明白纸扎老板的话是什么意思。

    纸扎老板大步的走了过来,一把将我提了起来说:“你知不知道,你的吴队长还在阴间,你利用地上的王这个身份对三界都下了毒咒,三界的所有人都遭了殃,你可知道,你自已犯下了多少的错误,原本三界在鬼门教主死后,一切都恢复了正常,可偏偏就是因为你,三界又再次沉睡在了一片混沌之中!你可知道你犯下的错误有多大吗?天界上的人是动不了你的,即使他们动了你,你还是有着地上的王这个身份保护着,你也可以和若溪恢复正常人的生活,可是这一切都被你的一举思念给毁了!”

    纸扎老板越说火气越大,我的脑袋变得一片空白,没想到,我竟然办了件坏事。

    “我,我该怎么办?”我顿时有种无力感,而我身上的黑雾也一下子没了,我没了束缚,跌落在地上。

    “呵,你现在知道问起怎么办来了吗?你知不知道,你的若溪现在在何处?你可是又知道,她现在的身子和魂魄不在一个世界?”纸扎老板的语气越来越冷。

    “什么?你说若溪的魂魄和身子不在同一个世界?那在哪里?”我直接站了起来,激动的走到了纸扎老板的面前。

    纸扎老板冷哼了声,将我推到了一旁,只见他的手一挥,我的面前出现了一副画面。

    “你好好看看!你便知若溪的魂和身在何处了!”纸扎老板说完之后,背对了我。

    我心里咯噔了下,看向了面前的画面。

    只见画面中一片黑暗根本看不到任何的东西,但我却听到了若溪的声音,慢慢的画面出现了点点的星光,我的心紧张了起来,我就要看见若溪了吗?

    我十分激动的紧紧的握住了自已的身,目光不离画面,只见画面上出现了一个岛屿,这个岛屿周围都是海,不仅如此,海面上还有四处飘浮的黑影子,看起来,显得有几分的诡异。

    “那是什么?”我问着纸扎老板。

    “那片海叫孤海,里面游荡的黑影子,叫摄魂鱼,是种非常凶猛的鱼类,属于半鬼半鱼,就跟那地狱里的恶鬼的性质差不多,如果要是遇到它们,便会被它们吃掉魂魄,没了魂魄的人,便如同一具行尸走肉了!也就如同死了!在孤海上有一种岛屿,在岛屿里面有一只被禁锢的魂魄,那就是若溪的魂魄,之前你有听道过若溪的声音吧?”纸扎老板说。

    我连忙点点头说:“是的,但仅仅是一会的功夫,若溪的声音便没了。”

    纸扎老板点点头说:“那就对了,因为孤海中有一股神秘的力量包围着那座岛屿,若溪的魂魄自然不能够长时间与你通灵。”

    “那该怎么办?还有这是一个什么世界!”我看着纸扎老板。

    纸扎老板走了出来,看向了天上,我顿时好奇了起来,也跟着纸扎老板走出了外面,看了一眼天上说:“还有之前你不是跟若溪在一起吗?若溪的魂怎么会在孤海里呢,还有,你没有告诉我若溪的身体在哪里?”

    纸扎老板猛地转过了身子说:“我们是在一起,但被你的一个举动全都改变了,我是不受三界的力量控制的,自然也不受你发下的那个毒咒,但若溪就不一样了,在三界要陷入一片混沌的时候,我正要将若溪带离这片混沌之中,可是若溪原本就是天上的人,自然会被三界给牵扯在其中,我只将她的其身带到了这里,而她的身上则是留在了三界中,你现在要做的就是去孤岛将若溪的魂魄给带出来,在利用这些部落的力量打开这个世界的通天大桥,这样,才能够回到三界之中,恢复你王的身份,而且我也能够回到我的世界里,你可别忘记了,之前,我们可是有过交易的!”

    这时,都敏郡主的声音传了过来,纸扎老板凌厉的看向了左边,又迅速的转过脑袋说:“你赶紧回到房里,记得我跟你说的话,不要告诉任何人,不然出现了变数,是你和我都不能承担的,我明天在来找你!”

    说完之后,纸扎老板便消失了。

    都敏郡主走到了我的跟前,看了眼纸扎老板消失的地方,奇怪的看着我,我被纸扎郡主这么一看,竟然心虚了起来。

    都敏郡主像是喝了很多的酒,整个身子开始跌跌撞装的,有种站不稳的感觉,我便付住了她,毕竟我们名义上还是夫妻,说不定,会有兽族的人在附近看着我们的一举一动,既然要坐戏就要做的逼真。

    我将都敏郡主给抱了起来,偷偷的看了周围,没想到真的看到了兽王和几位兽族里的大臣在暗处观察着我们。

    在我怀中的都敏郡主在这时候想了,看到自已身处在我的怀中,立马惊了,想要起身与我隔开距离,我立马对着都敏郡主说:“小心,周围可是有人呢,你想我们之间的交易暴露吗?”

    都敏郡主一听我这句话像是明白了什么,看了看周围说:“你的意思是,周围有人吗?”

    我点点头,将兽王和各位大臣说了出来,都敏郡主楞了下说:“我们进去吧!”

    我便将都敏郡主抱进了里面关上了门,都敏郡主生气的坐到了床上,看了眼窗外说:“没想到父王他们这么不信任我。”

    我噗呲一笑说:“不是很正常吗?好了,既然我们已经结为了夫妻,接下来该怎么做?你有没有打算?”

    都敏郡主正要开口时,像是想起了什么说:“不对,你怎么跟神婆一副很熟悉的模样呢?神婆是你什么人?”

    都敏郡主站了起来,样子十分清醒的走到了我的面前审视着我。

    “没有,你刚刚看错了,那确实是神婆不错,但他只是过来与我说一些事项而已,你不是知道我不是这个世界上的人吗?神婆可是你们兽族的人,我又怎么会与神婆认识呢!”我的内心十分的平稳,不想让都敏郡主看出我的不对劲。

    “真的吗?”都敏郡主的眼神里充满了审视。

    我立马点点头,都敏郡主才放过我,眼神看向了别处说:“当然是将火族和水族等其它的部落给一一的平定了!”

    “你说什么?这样评定到什么时候?”我瞬间有种被人耍了的感觉。

    都敏郡主并不以为然,站了起来说:“怕什么,神婆不是说你会得到一股神秘的力量吗?方才,我的人告诉我一件事情,他们说,其它部落里的神婆都在说你。”

    “什么意思?”我站到了都敏郡主的面前。

    都敏郡主站了起来,打量着我说:“我真的想不通,你到底有什么好的,为什么现在各个部落的人可是争着要你,从现在开始,你最好呆在我的身边,要是被其他的部落的人夺走了,可是小命会不保的!”

    我被都敏郡主的这一句话给弄的迷糊了起来,什么各个部落都在争着要我?这是什么意思?

    “你看你那傻样,好了,现睡觉吧,明天一早去找神婆,就知道了!”说着,都敏郡主立马飞到了床上,指着我说:“你可别上来,不然,我杀了你!”

    我征了下,看向了地板,难道要我睡地板?

    “我睡哪里?”

    都敏郡主不怀好意的看了下地板说:“你说呢,柜子里有床套,被子什么的,你自已打地铺!”

    说完之后,都敏郡主便睡觉了。

    我有些无奈,可真幸酸啊,好歹也是洞房花烛夜。

    我只好将床给铺好,躺在了地上也休息了,毕竟明天要面对的事情很多,光是兽族就让我感到头疼了。

    第二天一早,一阵敲门声便弄醒了我和都敏郡主。

    “完蛋了,赶紧起床!”都敏郡主立马从床上跳了下来,将我一把拉起。

    我被都敏郡主这么一弄给蒙住了:“怎么了?”

    “一定是父王来了,我们赶紧将这些给收起来,不要让父王看穿!”

    我看了眼门外,只见门外上出现了几个人的身影,其中有一个身影的模样就很像兽王,要是被兽王看穿我和都敏郡主之间的秘密,有可能就会坏事,到时候说不定要去孤海将若溪的魂给救出来都很难。

    我立马将地上的床铺给收了起来,又照着都敏郡主的话,将身上的衣服全都脱了下来,与都敏郡主一同躺到床上。

    刚弄好,兽王就走了进来看到了我们“衣不遮体”的模样,虽然兽王的神情有些惊讶,但还是对着我们皱了皱眉头说:“你们怎么还在睡呢,知不知道,一会该去神婆哪里了!什么时候不能洞房!”

    兽王的这句话,一下子让我脸红起来,而都敏郡主更是脸红了,周围的那些大臣也因为兽王的这句话,看向我和都敏郡主的眼神也变得十分的暧昧。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bbs.baby169.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