叩道长生 第七十女人露整个奶头的gif.初露峥嵘

    宁小乙击败了位列麒麟榜第三十三名的陈峰,倒是在一些外门弟子之间,引起了轩然大波。

    陈峰也算是外门弟子当中小有名气的一个人物,被誉为“小巨人”,同境界内几乎罕逢敌手,曾经得到过许多奇遇,其中最大的机缘便是误吞了一枚蓝色果实,不仅没有中毒身亡,反而从此脱胎换骨,资修为大进,肉身气血的浑厚程度更不是一般修士能够比拟。

    后来他才知道,原来那枚蓝色果实根本就不是什么寻常野果,而是价值连城的蛟蟒果,珍贵程度几乎和上品丹药相当,蕴含着一丝蛟蟒血脉,能够洗髓经脉,改善肉身根基,大大提高天赋资质。

    正因如此,陈峰虽然只是练力大圆满境界,但是实力非同小可,曾经更是击败过不少通灵境界弟子,闯出赫赫威名。

    可就是这样的天骄俊杰,竟然在第二场比试当中就被淘汰,这着实让不少外门弟子感到惊讶,纷纷打听起了宁小乙的名号。

    “怎么可能?峰儿那小子竟然一招就被击败了!”

    与此同时,这场比试正好被最高看台上的一名内门长老看见,当即心里产生极大震荡,脸上逐渐浮现出不可思议的神情,忍不住出声惊呼道。

    这名内门长老正是陈峰的师傅,柳山。

    “柳长老,发生了什么事情?”

    听到柳山的惊呼声,一时之间,最高看台上所有长老都将目光朝柳山投去,显然不清楚到底怎么回事,秩序长老更是眉头微皱,缓缓开口问道。

    “回禀秩序大长老!”

    意识到自己失态,柳山连忙回过神来,面露恭敬地作揖道:“刚刚有位外门弟子,仅仅使出一招就击败了我那徒儿,所以我才会忍不住心境震荡,要知道我那徒儿可是将肉身极限力量凝练到了足足三万斤巨力,虽然不算极为出众,倒也不至于被人给一招击败啊!”

    “哦?”

    秩序长老微微惊讶,有些好奇地双手结印,将方才战斗时的激烈画面给回溯了出来,能够一招击败肉身突破至阳境界弟子的人,足以引起他的注意。

    随后,宁小乙刚才击败陈峰的画面,再次出现在了最高看台上诸多长老的面前。

    只见宁小乙骤然爆发,也不见有任何动作,恐怖的滔天巨力就将陈峰身后的气血巨人彻底瓦解,紧接着,更是把他整个人都轰飞了出去,倒在地上,失魂落魄,而正是这一幕,让不少长老都为之动容,心中震撼。

    “咦?居然是这个小子!”

    风绝尘最为惊讶,因为当时正是他规劝宁小乙不要盲目修炼《十方王拳》残本,但没想到宁小乙却执迷不悟,根本不听劝阻,这倒让他颇为失望,可现在宁小乙竟然仅凭一招就击败了至阳境界弟子,这实在有些超乎他的意料,一时间心里既是复杂又是震撼。

    “看风太上的样子,好像是认识这个小家伙?”

    刑罚长老眼睛一亮,不动声色地询问道。

    不管怎么说,秦宝乐都是他的嫡孙,对于秦宝乐身边发生的事,他或多或少都还是会去了解,因此当下只是一眼就认出了宁小乙,知道对方和自家孙子关系匪浅,这才会忍不住出言询问。

    “不错,曾经有过一面之缘,这小子倒是颇为有趣,给老夫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风绝尘摸着胡子,笑呵呵地对着刑罚长老说道:“怎么,难道秦长老也认识这个小子不成?”

    “实不相瞒,这小家伙和我家那不成器的混蛋小子有点关系,所以我对他还算是有几分了解”

    刑罚长老微微颔首,目光闪烁道:“这小家伙的名字好像是叫宁小乙,听我家那混蛋小子的口气,此子的天赋貌似颇为不俗,想来在这次的外门大比中应该会大放异彩,成为一匹意想不到的潜力黑马!”

    “呵呵,能和秦宝乐那偷鸡摸狗的小子沾上关系,这小子的品行也定然不会好到哪里去,倘若资质平平也就算了,否则只怕又是一个宗门祸害,就是不知道当年的事情会不会再次重蹈覆辙?”

    造化长老面露冷笑,阴阳怪气地嘲讽道。

    当初秦宝乐正是在他的眼皮底下盗走了宗门仅剩的五枚伏虎丹中的一枚,事后掌门首座虽然没有责罚造化长老,但堂堂合一境巅峰高手竟然会被区区一个炼脏境小子蒙骗,甚至还轻而易举偷走了弥足珍贵的上等王品丹药,这一切的一切都让他备受嘲讽,颜面尽失。

    正是由于这个缘故,造化长老对于秦宝乐简直是深恶痛绝,甚至连带着也将刑罚长老给恨上了,所以才会在刑法长老说出宁小乙和秦宝乐之间关系匪浅后,直接毫不犹豫出言嘲讽,句句诛心。

    “造化老头,你这是什么意思?”

    刑法长老面色阴沉,目光当中满是冷意,愠怒道:“当年的事,宝乐已经得到了足够的惩罚,老夫也已经做出了相应的赔偿,倒是你这老瞎子竟然会被一个炼脏境小子耍得团团转,看来真是白瞎了一身合一境巅峰修为,难道还想怨别人不成?”

    当年秦宝乐的事在刑法长老心里几乎已经变成一种禁忌般的存在,如今造化长老却丝毫不顾同门情谊,强行在他伤口上撒盐,这让他如何不震怒,当下说起话来也是毫不客气,字字戳心。

    “你!”

    造化长老面色涨红,直接拍桌而起,指着刑法长老怒目而视,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显然是被气得不轻。

    刑法长老心里有不可提及的禁忌,他的心里自然也有不可触碰的逆鳞,而这块逆鳞不是别的,正是“老瞎子”这个称呼,堂堂合一境巅峰强者竟然会被区区一个炼脏境小子耍得团团转,这不是老瞎子又是什么?

    “哼!”

    好半晌,造化长老才拂袖而坐,只不过面色依旧阴晴不定,随后像是突然想到什么,表情逐渐缓和下来,露出了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眼神阴险地说道:“刑法老头,你刚才说那小子天赋异禀?”

    “是又如何!”

    刑法长老眉头紧皱,不明所以。

    “好!”

    造化长老当即叫好,面色逐渐变得狰狞起来,冷笑道:“既然如此,我们就来赌一把!我就赌这小子最多只能走上十多场比试,肯定无法走到最后!”

    看到刑法长老半天没说话,造化长老继续阴阳怪气道:“怎么,堂堂刑法长老竟然连和一个老瞎子打赌的胆子都没有?还是说,你已经承认了那小子终究和你孙子是一路货色,烂泥扶不上墙?”

    “哈哈哈,既然要赌,那自然就要赌大一点!”

    沉默半晌,刑法长老突然怒极反笑起来,眼神当中满是凶光,语出惊人道:“我就赌这个宁小乙,起码能够进入外门大比的前三名,成为麒麟第三子!”

    “什么?刑法老头,你不会是被气成老糊涂了吧?暂且不提外门当中那些隐忍不出世的天骄俊杰,光是将肉身极限力量凝练到四万斤巨力,突破力破万法境界的天骄都有不下五十人,其中更是有许多弟子觉醒了威能不俗的诸神血脉,同境界内几乎罕逢敌手!”

    造化长老嗤之以鼻道:“而且还有不少弟子是强行将修为压制在练力大圆满境界,随时随地都能够晋升成为通灵境界,就算他们和内门弟子战斗也未必会被击败,这宁小乙不过是击败了一个肉身至阳境界的弟子,就能够和其他顶尖的天骄俊杰抗衡?简直笑话!”

    秩序长老也连连摇头,其他的长老也纷纷开口劝言,希望刑法长老不要被怒火冲昏头脑,千万深思熟虑再作决定。

    “刑法老头,那宁小乙不过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外门弟子罢了,就算是隐藏实力,也难以和真正顶尖的天骄俊杰抗衡,其他隐忍不发的天之骄子暂且不说,光是拓跋休、梦云冰和孔若为这三个小家伙,那宁小乙也定然不是对手,造化老头这混蛋分明是在故意激怒你啊!”

    秩序长老对着刑法长老神魂传音道,七大长老虽然明面上是巨魔宗不可或缺的七根顶梁神柱,但却也不是铁板一心,都拥有各自的人际关系,而秩序长老则是与刑法长老交好,属于同一个小团体。

    “有点意思!”

    任务长老朝造化长老点点头,会意说道:“桀桀桀,刑法老头,既然是你亲口说要赌大点,敢问这赌注是什么?若是足够让人动心,说不定老夫也得来参上一脚,好好玩儿上两把!”

    “算了算了,大家都消消气,和气为贵,和气为贵……”

    一旁,战争长老不断劝解道,他基本属于一个独立的人际关系,和其他六大长老既不交好也不结怨,因此当下自然起着和事佬的作用。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bbs.baby169.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