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神女有个约定 第16黄色网站 小树林闹误会

    夜晚降临,苏城,游龙山庄之外有一处小河流,河流蜿蜒,连接苏城最大的一条河。

    月光之下,小河流里突然冒出几个人,拼命的呼吸喘息着。

    “咳咳.......呵呼呵呼........”

    这几人正是从游龙山庄逃出来的白小七、破衣、刘彪、李凃四人。

    而就在四人急促呼吸的时候,河流里又冒出一个人来,师茹妃。

    “谁?”

    破衣十分紧张,当即开口,当转头看到人是师茹妃时,这才松了一口气。

    “吓死我了。”破衣摸着胸口,安抚自己,而此时他身上的伤口已经开始发炎,疼痛让他眉头紧皱,呲牙咧嘴。

    “小七,我们现在该去哪儿?”李凃问道。

    李凃这么问,自然是相信白小七既然知道鱼池下有暗道,那必定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

    白小七也在喘息着,他虽是农户,水性也不错,可当下正是紧张生死时刻,他自然不容从前一般在水下从容不迫。

    白小七平复好气息后,他看了看在这里的人,最后目光定在师茹妃身上。

    师茹妃当即绣眉一皱,语气不善的问:“你看什么?”

    “姑娘别激动,我没有恶意,只是我要去的地方可能不是你要去的地方,所以我们后会无期,刘彪大哥、破衣、李大哥我们走。”白小七直接开口与师茹妃撇开。

    不是白小七无情,而是他觉得师茹妃身为雨河斋弟子,自然是不需要跟着他的,而他也不知道兰花谷究竟是什么地方,那里是不是有危险,他也不能提别人做安排。

    所以,最好还是两部相关比较好。

    李凃、刘彪都第一时间点头,然后从河边开始往岸上走。

    只有破衣开口道:“大哥,你不能这样,人家一个女孩子,你总不能让她一个人留在这里吧?”

    师茹妃道:“不需要,本姑娘还不需要你们相助,顾好你们自己吧。”

    师茹妃语气带着不悦,但她本来也没有想要与他们同行的意思。

    白小七看着破衣道:“你看,人家不需要,别自作多情了,我们快走吧,不然让人追上来我们肯定没命,你也不想好不容易逃出来了,又被追上杀了吧。”

    破衣无奈,叹息一声,他也只好听大哥的话了。

    “师姑娘,我们后会有期,一个人要小心呐!”破衣走时还不忘套近乎,惹的白小七拧着破衣的耳朵直接拽走了。

    师茹妃微微笑了笑,那四个人武功平平,与他们同行那是给自己找累赘,她肩负师父的嘱托,她不会给自己找麻烦,她一定要活下去一定要报仇。

    “不知道师父是否安然无恙?”师茹妃担忧着自语。

    拖着湿了的衣裳,师茹妃警惕着离开了小河流。

    苏城中,现在城门未关,但是有守兵,更重要的是白小七他们发现居然有净世教的人在城门不远处躲着。

    “小七,你倒是告诉我们,我们现在去哪儿?”李凃问道。

    白小七之前没有回答李凃的问题,李凃又一次忍不住的问道,白小七让三人躲好,他小声的说:“商老之前跟我说,我们如果逃出来了,就去兰花谷找兰花婆婆,接下来兰花婆婆会告诉我们该怎么做。”

    “兰花婆婆,小七这恐怕难了。”李凃说道。

    “难了?为何?”白小七问道。

    “兰花谷生人勿进,而且兰花谷只有女人才能进,男子想要进去,除非是死人。”李凃回答道。

    “不会吧,这么凶残。”破衣惊声道。

    “啪。”

    “你小点声。”

    白小七拍了一下破衣的肩膀,这一下正好打中破衣的伤口,破衣直接张大了嘴巴,刘彪此时非常有眼力,大手直接捂住破衣的嘴巴。

    “唔唔唔!”

    “呼,师兄你想闷死我啊。”破衣不爽的说道。

    “安分一点,现在我们十分危险。”白小七说道。

    破衣这才安静下来。

    “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我们得想办法出城。”白小七道。

    刘彪、破衣、李凃相互看了看,最后破衣露出微笑说:“简单,我们可以装乞丐呀。”

    “嗯,好主意,乞丐不惹人注意,我们分开走。”白小七立即下决定,不容刘彪、李凃反对。

    而他们也没有更好的主意,所以就采用这个办法了。

    一刻钟后,破衣、刘彪率先出城,李凃随后,白小七最后一个。

    四个人分批出城,期间相隔时间总共有一个时辰。

    “大爷大爷........咳咳咳........行行好吧,三天没吃饭了,我们兄弟二人实在是饿的不行了,咳咳咳........”

    这可是破衣的拿手绝活,加上他和刘彪两人本就受伤,脸色不太好,虚弱的样子不容易让人怀疑。

    那边守城的士兵,忽然看到两个乞丐向他们乞讨,他们本能的喝骂:“滚开,滚远点,臭要饭的,还不走,信不信老子杀了你。”

    “我呸,真是晦气,大晚上的都能碰到要饭的。”

    “行了行了,别抱怨了,如今这个世道看到要饭的那不是很正常,要是看不到那才不正常呢。”

    “说的倒是对,只是不知道我们又能快活几时?”

    刘彪、破衣依旧在叫喊着,脚步慢慢的向着城门而去,不一会两人已经出了城门,没有引起怀疑。

    而后李凃也用这个办法离开了苏城。

    半个时辰后,白小七也准备开始相同的把戏,但就在这时前方一个粗布女子,手拿剑便是直接想要出城,然而就在这时净世教的人冲了出来,直接围住粗布女子。

    守城的士兵显然被吓了一跳,他们一看是江湖中人,连忙躲了起来。

    这年头官府不怕山贼,不怕强盗,不怕悍匪,就怕江湖中人,还是有门有派的江湖中人。

    “师茹妃,等你多时了,还不束手就擒,你师父已经被擒,你难道不想见你师父吗?”

    “你找死。”

    师茹妃怒了,右手一甩,剑已出鞘,血直接飙起。

    那说话的净世教之人已经横尸当场,吓得其余净世教教众纷纷后退。

    不远处,白小七暗骂,这个女人是不是蠢?

    明明知道净世教肯定会追杀他们,居然只是换了一身衣服就像大摇大摆的离开苏城,真是找死。

    可你找死也就罢了,等我出城了随你怎么找死。

    白小七无奈,他现在肯定是走不了了,只能静待时机了。

    “上,护法有令,抓住师茹妃者赏千金。”

    此话一出,振奋人心,纷纷涌向师茹妃。

    师茹妃也不含糊,拔剑直接开杀。

    也就在此时,城门楼上传来号角之声。

    白小七诧异,可下一刻他却着急了,原来那号角声是提示关城门的。

    此时,城门已经被最靠近的四个士兵缓缓推动着,城门关闭近在眼前。

    白小七也顾不得了,他可不能在苏城之中过夜,否则性命堪忧。

    他只能赌一把了。

    于是他瞬间冲出去,飞快的奔向城门。

    可就在这时,白小七身后传来一声厉喝:“小子,你逃不掉了。”

    不好,白小七心中感觉危险降临,他奋力加速,身体“唰”的一下眨眼间就穿过了城门。

    而那身后之人,也同样快速穿过城门。

    吓得那四个士兵都停下了,师茹妃此时也乘机逃出了城门,可就在刚刚穿越城门的那一刻,师茹妃身后涌来一股强大的掌力。

    “砰!”

    “噗........”

    师茹妃被打中,一口鲜血喷出来,她眼前一黑,差点倒下。

    但她依然坚持住了,擦掉嘴唇下的鲜血,匆匆向后一瞥,然后奋力逃走。

    “净世教,我一定将你们铲除,咳咳咳........”

    这一掌让师茹妃伤的不轻,师茹妃此时不停的奔走,她自知伤势很重随时可能晕倒,她不能走大路,只能走树林小道。

    所以师茹妃走进不远处树林当中,想找个地方先疗伤过一夜再说。

    “沙沙沙.........”

    “谁?出来。”

    忽然草丛有所动静,师茹妃一声厉喝,可下一刻她被一只大手捂住嘴巴,身体也被压下,她的身上压着一个男人。

    “嘘,别说话,有人。”

    白小七小声的在师茹妃耳边提醒着,而他也低头,耳朵仔细的听着动静。

    师茹妃此时心跳的厉害,被一个男人压在身下,如此的靠近轻薄,她不是心动,而是愤怒的心跳加速,她恨不得杀了这个压着她的男人。

    但是师茹妃感觉这人的手力道奇大,她居然无力反抗,那一瞬间让她误以为碰到高手了。

    “人呢?去哪儿了?”

    追杀白小七的人是钟佑年,只是他没想到白小七居然逃得如此之快。

    “可恶,念心老尼没抓到,商柯嵘又死了,今天真是白费一场。”钟佑年骂了一句。

    在净世教的计划里,他们本可以一举多得。

    不仅可以消灭江南武林的中流砥柱门派,也可以杀了念心师太,还能得到惊天门的神功秘籍,如此江南武林尽在掌握,只剩一个兰花谷,那到时候还不是任由宰割。

    而得了神功秘籍,那到时候一统武林更是有把握了。

    可现在,念心师太逃了,商柯嵘死了,神功没有得到。

    除了灭了江南武林的中流砥柱门派,江南武林也大半尽在手中,可这不是他们最初想要的。

    “血迹?”

    钟佑年此时忽然发现地上有血,惊疑一声。

    这一声,吓得白小七心跳快了几分,身子又向下压了一下,师茹妃明显感觉两个人已经紧紧的贴在一起了。

    她感受到白小七的心跳,跳的很快,而她自己的也跳的很快,这一刻她也十分紧张。

    难道要被发现了?

    该怎么办?

    “沙沙沙........”

    忽然树林草丛传出沙响,钟佑年立即看向身后,厉喝一声:“站住。”

    钟佑年闪身离开了,师茹妃此时便想推开白小七,好教训教训这个轻薄她的小子。

    但白小七又一次压住她,手掌放在她的心口处,白小七道:“别说话,他又回来了。”

    果然,钟佑年很快返回来。

    “看来是我多心了。”钟佑年追过去没有发现,他自然怀疑是不是中计了,所以立即返回来看看。

    不多一会儿,钟佑年离开了这里。

    “呼........安全了。”

    白小七呼出一口气,整个人趴在师茹妃身上,那是安全之后的轻松,十分放松。

    “嗯?”

    白小七此时感觉不妙,立即站起来鞠躬道歉:“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对不起,对不起.........”

    师茹妃此时面红耳赤,不知道是害羞,还是气得。

    “你........给我等着,这一次我们互不相欠,以后我会好好跟你算一算今天你轻薄我的账。”师茹妃撂下这么一句话后,甩手离开,可刚一转身人就摊到在地,晕了过去。

    白小七本想开口解释,哪曾想到这突然的变化,他立即蹲下查看,还有气息,只是晕了过去。

    白小七无奈,只好背上师茹妃离开这里,找个安全的地方先躲一夜再说。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bbs.baby169.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