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往事

    此时清远县作为国家试点县城之一,积极响应国家号召‘要想富先修路’,迅速召集齐一批人,重修清远县门面:车站和直达海市的高速公路。

    但是全国各地,在这个阶段需要大兴土木的地方太多,根本召集不齐专业的人才,一个地方能有几个或者一个工程师,就已经很了不得了。

    清远县政府部门虽有详细规划,但是具体工程实施方案,从项目图纸到施工方案等一系列工程建设全生命周期来说,根本是一团浆糊。

    也向上级汇报过困难局面,请求人才支援,但上级更头疼,各个下级区域都大量申请支援,他们也恨不得变出无数个工程师,立即补上人才缺口。

    所以经过商讨,上级觉得高手都在民间,于是给各个下级区域回话,发布‘招贤令’。

    这个贤,不拘泥于一方面,只要是与建设工程相关的人才,都可以来参加。

    并且给予了各个方面的补助,一时间轰动各地,很多人都来报名,当然这些人鱼龙混杂,大多数都是因为高额福利来滥竽充数。

    清远县到是各方面人才都有点,但是关于车站建筑图纸一直敲不定,关于这方面投图纸的人太少。

    毕竟这是需要真本事,真技术的,建设图纸是专业人士画的图,给施工方看的,用图纸传递信息,才能进行施工。

    所以十年动荡,失去了很多高级人才,能绘出较好的图纸的人几乎没有。

    清远县为此急得不行,施工人员,工程款都到位了,就差施工图纸,前几天收到一份看起来不错的图纸。

    但是一给召集的老牌施工队看,指出其中很多不足,清远县只得失望放弃。

    只能不断加大筹码,征集清远县车站建设图纸,重酬之下必有勇夫,不拘泥于清远县内部投稿了,其他周边也纷纷来稿。

    一时间参与征集的材料暴增,参与评判的人员都聚集在一个办公室,挑选了几天了,还是没有看到很惊艳的著作。

    张泽天跟秦暖暖吃完饭后,哥俩好的约着去废品站看看李叔,路途中经过政府信息公告栏。

    可热闹了,一群人围在那里,指着公告栏说着什么,小胖子是个喜欢凑热闹的,拉着秦暖暖挤进人群。

    “让一让,让一让,注意脚下,注意脚下。”

    小胖子贼精贼精了,一说注意脚下,围观的群众下意识地看着自己的脚下,有啥东西。

    这一看,人群就不会这么拥挤,隔开很多孔隙,小胖子虽然圆滚滚的,一拉着秦暖暖就灵活地从缝隙里面钻进去了。

    看到公告栏显目的征集令,小胖子念了念,秦暖暖也很着默看。

    两人均注意到奖项‘现金一万’的时候,同时扭头看着对方,俩个财迷星眼里同时闪着光芒。

    “臭丫头,是时候展现真正的技术了!”

    “好的,老哥稳,走起,买图纸和工具去!”

    秦暖暖小时候,小胖子爸爸张叔叔就经常带着他,去王家村看望秦爷爷。

    可能因为在城里没有宽广的场地,没有一群到处疯玩的小孩,小胖子的能力施展不开。

    自从来了王家村,秦爷爷很喜欢胖嘟嘟的小胖子,极其纵容他在家里玩。

    说是玩,就有点夸奖小胖子了,其实就是到处搞破坏,今天上房明天揭瓦。

    本来秦暖暖不跟小胖子玩的,每次他来,暖暖就安静坐在一边,静静地看他作。

    作完了,张叔叔必定会收拾他一顿,当时认错很快,不过等张叔气消了。

    小胖子该做上房上房,该揭瓦揭瓦,根本记不得上次因为什么被收拾的。

    有一次小胖子,看小小的暖暖这么安静,他极其看不惯,于是趁大家都不休息溜进秦暖暖房间。

    看了半天,没有动静,在思考什么,手里比划着什么,一会儿功夫。

    他将秦暖暖床上的被子,小心翼翼抱起来,放在一旁书桌上,然后就地取材找了半天。

    秦暖暖一直在窗子外面看着小胖子行动,她觉得这个小胖子特别有意思,她想看下他要做什么。

    猜了一百种可能也没有猜中结局,他居然拿起手里临时组装的工具,开始拆秦暖暖的木床。

    暖暖当时在窗外一脸懵逼,惊讶得不得了,而且那个时候的小胖子只有10岁。

    她决定继续观望,于是在那儿看着,不到半个小时,小胖子用他可怕的动手能力,将秦爸爸专门让村里木匠订做的木床拆得一干二净。

    秦暖暖这时敲了敲窗子,正处于忘我境界的小胖子,被这轻微地‘咚咚’声,吓得一震。

    抬头望声音传播之地望去,更加一脸懵逼地看着窗外的秦暖暖给他竖着大拇指,一脸佩服样。

    小胖子那时心里在想,我是谁,我在哪里,我在做什么,我的天。

    张叔叔跟秦爷爷聊了半天,发现自家的熊孩子不知道哪儿去了,好一会儿没在眼前,看到秦暖暖也不在。

    心里一阵紧张,就怕熊孩子惹事,可别欺负暖暖啊。

    过了半小时实在坐不住,就到处晃悠找小胖子,结果在秦暖暖房间门口看到忙忙碌碌小胖子背影。

    三步并作两步地跑过去,看到房间里已经被‘五马分尸’的木床,一巴掌拍在小胖子的大脑袋上。

    圆滚滚地小胖子埋着头,被他老爸一巴掌的冲击,头一下撞到正在不断活动的手上,肉嘟嘟的屁股朝天。

    张爸爸又气又笑,感觉他可能上辈子作孽,老天给了他个活宝,谁家熊孩子去别人家把主人的床给拆了。

    张爸爸武警出生,长得人高马大,一只手抓起小胖子的后衣领子,将他提起来,提出已经惨不忍睹的房间,准备带着小胖子去请罪。

    秦爷爷看着张泽天他爸怒气冲冲,提着小胖子就出来,小胖子当然被他拎得不舒服,双脚踩空一瞪一瞪的。

    看起来特别像某种萌萌的动物,秦爷爷笑得可开心了。

    小胖子看到自己这么惨,就觉得一向最疼自己的秦爷爷不爱他了,特别委屈。

    当张爸爸给秦爷爷赔罪并说明来龙去脉,秦爷爷先是一愣,瞬间怀大笑,觉得小胖子简直就是活宝。

    想着就把秦暖暖找过来,正准备问什么,小胖子这下不依了,怎么都说我错了,急着证明自己是对的,一下把心中称呼秦暖暖的外号吼出来了

    “臭丫头,刚才还说了我做的好?”

    暖暖同志笑咪咪不说话,张叔以为五岁的暖暖还不懂他们在说什么,以为小胖子找的借口,

    “臭小子,你怎么叫暖暖的?暖暖这么小懂什么,你拆别人床,别人说你做得好,你小子还说谎啊?”

    “不是,你问她,她给我竖了大拇指的。”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bbs.baby169.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