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有个人

    “挖靠!哥,你这也太虐了吧!”

    陆小明同志看懂了自家营长的意思后,感觉营长太闷骚了。

    闷骚的营长同志,明显是,把这狗尾巴戒指,从自己的一个手指换到另一个手指,是在模拟娶到他的小娇娇的时候,交换戒指的过程。

    太心痛了,营长同志太虐了,搞得他本来没有娶媳妇的愿望,都有点开始期待了。

    季时阳当然明白陆小明说的,‘太虐了’指的是什么,白了他一眼,继续将手里的狗尾巴草,换过去换过来地戴。

    在夕阳暖暖的余晖中,又小心地取下狗尾巴草戒指,举起来看戒指毛绒绒的头,泛着暖光,咧开嘴开心地笑了,眼里透着山间泉水的澄澈感。

    这个画面美得惊心动魄,一小山坡,一休憩军人,一轮夕阳,一个幸福的微笑,好一个铁血柔情。

    陆小明同志这会儿,不知怎么的,胆儿特别肥,可能刚刚受到了刺激,一开口就说,

    “哥,小嫂子家里人接受你了吗?”

    “应该快了吧,这次休假回家探亲,你哥我应该就能搞定他们。”

    “那还行,对了,小嫂子呢,小嫂子算算年龄,也不小了,这方面也开始懂了吧。”

    陆小明同志听着自家营长,回答第一个问题,一点儿不为难,反而相当有自信,瞬间胆儿更肥了,想趁着这次机会。

    代表八卦的兄弟们问问,继续说,丝毫没注意自家营长越来越黑的脸色。

    “哥,你跟小嫂子表白过吗?应该表白过了,小嫂子应该很喜欢你吧,哥这么优秀的,这队里赶着追哥的文艺兵、医务兵都不少。”

    被踩到尾巴的某人,很不开心,好了,我一不开心,大家都别想好过。

    “一队集合”

    季同志黑着脸,结束了,本应该还有点时间的休息。

    “啪~啪~”

    小明同志,两大巴掌地拍在自己额头上,拿来之后,可以明显看出红痕。对自己下手一点儿不留情。

    他心里面想,完了,触到痛脚了,一会儿不好过了。

    感觉到周围不断传来怨气,小明同志瞪了他们一眼,现在好意思说我了,刚刚我壮着胆子问的,一个二个都龟缩着,一声不出,就怕出了声音,没听到营长的八卦。

    没良心的家伙些,被瞪的大兄弟们,讪讪地扭头,的确觉得自己这样的做派不对。

    这一顿加训不得了,本来临近饭点,营长心中憋气,那大家都得陪着发泄。

    这一次,有一年半没有回去了,当时以为还有一个月,回去刚好赶上农忙,可以帮忙。

    可是上面下紧急训练任务,集训6个月。这一去就远了,算起来有一年半没看到暖暖了,暖暖这个年龄,正好忘性大。

    暖暖呢,又特别聪明,每次提到一些话题,总能特别机智地转移。

    所以季时阳同志到现在,一点多余的行为,都没做成功,不是不想做,每次想戳破那层纸,(那层纸也是他认为的,可能是块钢板)总会有各种情况打断。

    这一年半的时间,怕暖丫头已经把我忘了。每次寄东西回去,暖丫头回信总是谢谢他,之后絮絮叨叨他家里人情况,最后一句,季大哥安!

    关于暖暖自己的事,想法信里面什么也不透露,搞得自己每次都像,有了一个传信人,传季家信的人。

    不是没有提过,让暖暖多说说自己的,这丫头贼精了,当着面,你说什么,都是好,可以。一幅什么都好说的样子。

    转身绝对阴奉阳违,你问起她,她就问睁着那双无辜的大眼睛问,

    “季大哥,有说过吗?暖暖记性不好忘了。”

    说完后,又是一幅很懊恼的样子,让季时阳每次都蛋疼,这丫头是什么软都不吃,硬呢,他又舍不得给她吃。

    暖暖在他心中就是只滑不溜秋的小狐狸,抓不住的。但是没有办法,这辈子就栽在暖暖身上了,扶都扶不起来。

    季时阳在对手下的兵加训的时候,把戴在手上的狗尾巴草戒,轻轻地收好,放在上衣的左胸包里。

    第二天,季时阳去镇上,把狗尾巴草戒寄给了秦暖暖,当时负责的工作人员,十分吃惊,毕竟居然有人用邮差寄,这种不值钱的东西。

    工作人员看了看他的军装,才没把,“同志,你傻了,说出口。”

    只是很难以置信地问了三遍,

    “同志,确定只寄这个?”

    “确定吗?这不是随处可见的狗尾巴草吗?”

    “你真的确定吗?”

    季时阳开朗地笑了笑,

    “是的,你没听错”

    “可是这个寄过去,可能早就已经枯萎了。”

    工作人员仍然十分不理解,希望再劝一句,能打消这个在他看来很蠢的行为。

    季时阳仍然笑了笑,

    “是的,你放心吧,我很确定。”

    “那,行吧。”

    工作人员是个上了年纪的大爷,看起来应该跟季时阳父母年龄差不多。

    在那位大爷快装好的时候,季时阳考虑了一下,

    “等一下,我写个便签吧,能给我一张吗?”

    “可以呀!”说着就把白色便签递给了季时阳。

    季时阳下笔犹豫了会儿,写到,暖暖,替我向秦爷爷、秦叔叔问好。最后落款处,顿了一会儿,用拼音写到,‘xiang ni’,季时阳。

    那位寄东西的大爷,看了他写的东西,又联想到,季时阳寄的狗尾巴草,再次确认了一下,季时阳肩膀上的星星。

    十分感慨地看了眼他,心里想着,谁家闺女这么幸福。

    而幸福的闺女是秦家的,这个闺女此时正咬着下嘴唇,跟秦爸爸讨论一道题,一道高考题。

    虽然暖暖读书的时候是个学霸,但毕竟隔了这么多年了,幸好有个全能的学霸爸爸,可以辅导自己,迅速把以前的知识捡起来。

    这个时候的暖暖对男女之情,一直都抵触着,心里有道防线,拒绝着人进来,所以季时阳大兄弟,如果真的要获得秦暖暖的认可还有很久,很久。

    秦爷爷也大概知道,自己乖孙女的情况,虽然很看好季时阳,也希望两个能成事,把暖暖交给季时阳很放心。

    很早之前,私下给季时阳透了气,等暖暖再大点,开始懂男女之情时,如果暖暖同意,爷爷这关不会多为难,甚至秦爸爸那儿这个帮忙搞定。

    当时季时阳稍微松了一口气,随之更加紧张,因为把秦暖暖放在心上,她的一举一动都会研究下。

    他可以明显发现暖丫头,虽然人如其名,对亲人、朋友真的很暖,很善解人意,对人情事故十分通透,通透到不像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

    但是要说暖暖不懂,男女感情之事呢,也不对,因为她会说亲人、朋友,但是唯独不会提及任何与之相关之事。

    每次他稍微想告诉暖暖,对她是男女之间的喜欢,暖暖都会极其敏感地转移话题。

    很忌讳也很逃避,他知道也感觉得到,暖暖心里有个人,季时阳刚猜透这个事时,十分难过,但是据他推测,暖暖心里的这个人应该很伤她。

    他知道会有机会,肯定会有,更有一次他发现不对劲,偷偷跟着暖暖出门,看了她做的事后,心很疼,也更坚信自己一定会跟暖暖在一起。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bbs.baby169.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