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水雾

    “对,你说的没错,我妈肯定在来的路上了,不说了,我先走。”

    张晓梅话还没有说完,就赶紧着走了,边走边给秦暖暖再见。

    在院子里的秦爷爷,一直在门内等着外面的声音,调侃暖暖的事情,关起门来可以慢慢说。

    但是有外人在,就不好瞎嚷嚷,听了会儿,听到张晓梅那丫头走了。

    猛地一下把小院的木门拉开,

    “暖丫头,进来,给你看个好东西。”

    看着秦爷爷手里隐隐约约是个信封模样,暖暖想着谁给爷爷寄信了?

    还是好东西,难道是票据或者是钱?掉钱眼里的秦丫头,当然只会往这方面想。

    “爷爷,是什么呀,这么晚了,看您老挺激动的。”

    暖暖虽然好奇,仍然不紧不慢地进院子,转身将门关了。

    本来想继续问秦爷爷那东西是什么的,但是看着秦爷爷一幅傲娇的模样,整个神态就写着,一句话,‘问我吧,问了就给你说’。

    她就不想开口如他愿,好了,俩爷孙日常互逗,

    “爷爷,我爸回来了吗?你们都吃过了吗?”

    “回来了,回来了,这个点还不回来,会跑哪儿去?”

    “哼,你怎么每次都问你爸,都不关心下你爷爷我。”

    好了,秦爷爷的毛又竖起来了,顺毛捋一捋。转移话题,为上计,

    “爷爷,我真的好好奇这个信封呀?英明神武地爷爷,可以给我看看吗?”

    以为我不知道你个臭丫头转移话题,要是平时,秦爷爷还会跟暖暖再斗几个回合。

    但是这会儿心里想着,相比这一次胜利,更想看下秦暖暖看到这个信封后,是什么感觉。

    于是,心想,我是爷爷,大人有大量,不跟你这个臭丫头计较。

    “嗯~可以给你看,但是你必须得答应爷爷,明天我还要吃一次红烧肉。”

    秦暖暖头上一串乌鸦飞过…

    “爷爷,这个月的红烧肉你已经吃了,要不这样,我那天新发现,空间里有种白酒,味道真的很醇厚。”

    “别说了,臭丫头,就知道抓住你爷爷的死穴。那成交啦!”

    “给你,给你,你季时阳哥哥给我寄的。收件人写的是我,但是季小子肯定给你写的。拿着!”

    季时阳?想着,想着,秦暖暖就乱了,不知道怎么说心里的感觉。

    但是想了想,季时阳平时就跟大哥一样,对她很好,对爷爷和爸爸也好,经常给她寄东西,这就没多想。

    好吧,秦大美女从现代过来,在建筑行业呆多了,经常跟男性打交道,不乏很多男性给她送东西。

    一般来说,她都会正常回礼,当成正常朋友,公事公办。

    她也不是不知道,这些给她礼物的男性多数是想追求她,极少数是真的想跟她做朋友。

    但是她始终记得她是有男朋我的人,从一而终,以她的聪明才智,不可能不能分析对比出,前男友的不称职。

    但是感情这个东西谁说得准,再理性的女人都会烦糊涂。

    于是她对待这些事情,才用极其公事公办行为,打消了很多男性的念头。

    从而有个在业界有个名称,‘冰山女人’。

    有一句话‘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所以一直以来她对季时阳这个哥哥,大自己十岁的哥哥,都是这样的态度,不是刻意,是习惯了。

    若不是一直有在乎的亲人,秦爷爷在旁边再三提起季时阳的存在,秦大美人绝对更加忽略得彻底。

    远在南方军区的季时阳,绝对没有想到,他在暖暖心中的地位,目前看来比他想的还差。

    可怜了一直以来,随时都牵挂着秦暖暖,甚至第一次春梦主角都是她的季兵王了,追妻之路太长,‘路漫漫其修远兮~’

    季时阳这会儿,若是知道了,肯定闷骚地回答,“吾将上下而求索”。

    秦暖暖在秦爷爷期待的目光中,拆开信封,里面是薄薄的一层纸,还有个干焉焉的东西。

    抽出那张纸,不知道为什么,映入眼帘的是那行‘xiangni’的拼音。

    嘴角抽了抽。

    差点以为这位写信的大哥来自21世纪,也是实力韩饭,追了韩剧‘想你’。

    “这小子大老远寄信,就写了这几句,傻了吧。”

    秦爷爷没有仔细去想那排拼音,以为就只有很常见的‘问好’,心里十分失望。

    觉得这小子忒不上道了,本来就老大不小了,暖丫头也没把他往心里放,这傻小子还跟傻了样,不知道讨好女孩子,需要说点甜言蜜语。

    教了他这么多招,招招都不得自己真传,想当初自己追老伴的时候,分分钟钟搞定,第二天就拜堂。

    暖暖要是听到秦爷爷心声,肯定送他几个大白眼。

    秦爷爷那哪是追老伴,完全妥妥地土匪作风,直接把穿着嫁衣,坐在新娘轿子里的秦奶奶抢走。

    当时秦奶奶出生本地名门之家,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哪儿知道时间竟有如此无赖之人。

    被吓得直接换了新郎,跟秦爷爷拜了堂,秦奶奶也是个心大的。

    想着都已经这样了,反正没看过准新郎,都是家里安排的,跟谁在一起不是一起。

    就这样就从了秦爷爷,幸好婚后秦爷爷虽是个莽撞汉子,但是对自己媳妇绝对宠,宠得没边。

    在他所在的山寨里,他给他手下的匪子们下了一条规定,山寨里秦奶奶最大,其次是他,啥事只要是秦奶奶同意的都可以。

    秦暖暖瞅到秦爷爷表情,没说啥,继续将信封侧着,拿最里面的东西。

    想着这么远让寄信过来,不可能只有张纸片,应该里面的这个东西更重要。

    用她纤细的手指夹出来那个干焉焉的东西,还没看清楚是什么。

    有个人比她激动,秦爷爷想着怎么着,季时阳这个臭小子也不会这么差吧?这个应该是大招,心急地抢了先看。

    秦爷爷拿到后,感觉材质容易损坏,于是轻轻地举起来,在月光的衬托下看到这个东西的整个全貌。

    是个早已经干了的狗尾巴草,圈成了一个戒指形状。

    同时秦暖暖也看到了这个已经干了的戒指,一脸震惊。

    秦爷爷眯了眯眼,抓起暖暖的左手,试着比了比大小尺寸,发现正好合适,慢慢戴入了暖暖手指。

    秦大美人这下已经完全不知道说什么了,彻底懵了。

    等秦爷爷抬头起来正想戏谑暖暖几句,突然发现暖暖的眼睛红了一圈,平时灵动的双眼也蒙上了层淡淡的水雾。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bbs.baby169.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