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花呗 要知心

    夜凉琛的魂体果然无法聚集相依,忽飘忽缪的虚幻无存,我吓坏了,这刻古沐月也脸色惨白@

    慌切取下阴阳佩,我戴在夜凉琛脖颈上,然后看向虚幻的一缪影子,却缓缓入了阴阳佩@

    这刻夜凉琛才缓缓有了知觉一般,原来阴阳佩却是夜凉琛养魂的禁地,这般重要的东西他却交付给了我@

    “夜凉琛,微信红包群,你感觉怎么样?”握过夜凉琛的手,冰凉的就如寒冰一般透骨,为什么夜凉琛这么冷?

    “……”

    他却一点反应也没有,脸色如白霜一般透凉,我摸在手心里感觉摸着冰块一般,“古沐月,夜凉琛怎么会这样?”

    “他失去了魄力,魂体无依,就是死尸了,当然会这样?而且他还在发烧,可能是中了阴寒之毒,夜君夫人,您快点想想办法吧?”

    “可是!我有什么办法?”

    “抽骨欲具有解阴寒之效,您不如先帮他解了阴寒,然后将他的魄体注入给他,这样,他就有了魂体,魄力虽没有,但是魂魄聚集了呀?”

    “抽骨欲?我?我不可以,我现在不可以@”

    我拒绝,因为刚丢失鬼宝,我比任何人都虚弱无力,更何况这个时候给夜凉琛解阴寒,这是要命的,既是不要命,也是万万不可的@

    “那就只能求助主君大人了,他的古墓神功挺厉害的,而且调理阴寒,一定有一套,不如让他帮夜君先调养一段时间,再说?”

    “主君大人会答应吗?带古沐风去他的木讷屋他就不是很爽,微信群二维码,现在又带夜凉琛?”

    “这里的确是阴凉之处,可是夜君大人还必须去一处更是阴寒之处,也非主君大人才可以帮忙的啊?”

    “主君大人虽然好说话,可是他的脾气我也知道,不是任何时候,都那么好说话的@”

    “夜君夫人说什么,他都会听的,我相信你,一定会有办法说服主君大人的@”

    “只能这样了,试试就知道了,主君不会见死不救,不然我又如何与他之间托付使命呢?还有终身大事就看他的举措了@”

    “这就对了吗?这叫做知人知面要知心,他若救了夜凉琛,就可以更好约束他们三夫君感情了@

    这样你也好做是不是?假如他不愿意,那就没当你是一家人了,若有外心接纳不了大小,他就要被out了@”

    呵呵呵,古沐月说的也不无道理,既然三夫君注定了这样的命运,就要接受我一母三夫这样的特殊身份,这样的特殊家庭,他们若不和睦,岂不是给我难为?

    就这样决定了,我跟古沐月就那样带着夜凉琛去了主君楚王的木讷屋,反正他的木讷屋多的是,微信群二维码,有得住的地方@

    笔仙见到夜凉琛简直惊艳到了,她愣愣呆看着夜凉琛足足一分钟没眨眼,扫雷群,第一次她被靓公诱惑的呆滞了吗?

    “睡靓人来到木讷屋,红包接龙群,呵呵,要变日了!”

    笔仙说完,紧跟着我们帮夜凉琛扶到一旁的木讷屋,她欢乐的是,三俊公总算聚齐在一起了,这木讷屋,注定是要留给不平凡的人的@

    给夜凉琛最好的待遇,还有天用品,香烛檀香,古董奢侈品,我跟古沐月都感叹,不一样的俊色不一样的待遇,有笔仙这么露骨宠溺的吗?

    夜凉琛有什么?不就是长的一张人皮妖孽面容,至于得罪主子的这般讨好吗?她对古沐风,可没这一半的好,给他用的古用品全都是仿制品,赝品好不好?

    “笔仙我想问你一个问题?你干嘛那么PICK夜凉琛?他有你主子那么待你好吗?还有,他很无情无意的,听说过魔鬼吗?他就是@”

    “魔鬼身材!呵呵呵,知道就是这样,不是魔鬼不妖孽,夜君夫人,笔仙画过许多妖孽靓公,你却不知夜君大人@

    可是笔仙笔下最难画,也最画不出来的靓俊神君吗?道理就在这里,你赚大发了,还不知道?你就偷着乐吧?”

    “我赚大发?我这苦逼的命,还赚大发?笔仙,你试试跟夜凉琛过一日,不死九次也要十次,真受不了你,这般奉承他,有什么好处?”

    “嗯嗯,会受不了他的!忒难处了!”古沐月也附和的直点头,“我一分钟也受不了@”

    “那你还不是跟着他这么久?不如我们换换主子?”笔仙让我真的大开眼界了,换主子?作死吧?

    “我愿意,我双手双脚愿意!”

    古沐月跳起来,而笔仙则一脸的惊惑不已,她可没想到,古沐月表现这般积极?

    “可以,待主人醒来再说吧?呵呵呵,赚大发咯!这下日日看靓公,笔仙靓亦!”

    笔仙喜滋滋的跑去又给夜凉琛添置东西了,古沐月则瘪了下嘴,心情瞬间大好“夜君夫人,我可要去了极乐世界,跟着主君大人,呵呵,掉日堂了@”

    我一脸哭笑不得,她们还真悠哉悠哉,我呢?神啊!也让我也掉到日堂里去好了?

    主君楚王得知夜凉琛过来他的木讷屋,气急败坏就进来了,那瞬笔仙可是吓坏了,她好像是第一次看到楚王那么生气的@

    “楚语卓出来!”我也吓坏了,主君大人看来还真的第一次,这般生这么大气,而且比怒发冲冠还要可怕好多倍@

    我可是一点也不敢怠慢,快快跟在主君楚王屁股后面,现在我可是大气不敢出,就怕他点燃的怒火把我也烧灼了@

    “楚语卓你要干嘛?本君说什么了?你听不到?还是根本装不懂?一个古沐风本君就受够了,你却还带来一个夜凉琛?你当本君这里是什么?收难所吗?还是本君老实,好说话?”

    “我没有说你老实,却是说你好心,善心大发,好不好?”

    “那又跟老实有什么差别?就因为本君真那么好说话是不是?他们与本君有什么关系?你却一个个带来本君的木讷屋?”

    “为什么没有关系?你是本夫人什么?你有承认你是本夫人的家人,夫君吗?你若不承认,我就带着他们立刻离开!”

    “楚语卓!”

    主君大人怒吼着,脸色异样难看,却无可奈何叹气的回怼不了我@

    “楚不放,你不要生气吗?其实我也不想,可是这件事情你没有责任吗?你不挑唆他们会打起来吗?这责任,你至少要担负一半,更何况……”

    “楚语卓,你讲不讲道理?你简直就是无理取闹?什么?本君挑唆?你胆敢再说一次@”

    被主君打断我的话,看到他凶神恶煞的表情,我说话瞬秒怂了,一句话不敢多说,只能搓手求饶,好话说尽@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bbs.baby169.nethttp://bbs.baby169.net/hbtx/2545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