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花呗 依恋他

    夜凉琛,我却为他心疼至极,更是难受的差点无法承受,蚀骨的痛即秒要命那样@

    古沐风真的邪恶阴毒至极,他那一掌力可是用了十成力量,就是想让夜凉琛魂魄尽散@

    冥界没说错,他,表面看上去柔魅阴弱,骨子里却刚阳无比,比起夜凉琛,主君楚王,古沐风实质心机城府更深@

    “古沐风?你?你怎么可以偷袭……”“我偷袭的就是夜凉琛,他不是吗?用卑劣的手段抽取我的真阳那不叫偷袭?还有今日对你,我古沐风就是跟他学的,一恶制恶@”

    “……”

    我无话可说,也回怼不了古沐风,却看着两具魂体无依相聚,我却慌措无助,而古沐风又内伤吐血,看似濒临危机,这刻我真的左右为难@

    想到阴邪,我刚想转身而去却被古沐风虚弱拉住,而夜凉琛魂体缓缓,却与真阳阴邪又聚合在一起@

    看到古沐风想要强留下我的眼神,却是傲娇的带着一丝不舍留恋,意有可怜恳求,我的心就被彻底软化了@

    “古沐风……”

    古沐风紧抓我的手到他昏迷却都未曾放开,那抹眼神我却看的心疼至极,有许强要的不舍,却更是可怜巴巴的求助,还有从没有过的依恋难舍,总之,那眼神我看到只会心疼,什么也管不了啦@

    ……

    古沐风被带到楚王的木讷屋疗伤,夜凉琛我却无暇顾及,看着主君楚王替古沐风运功疗伤,我一旁替主君擦拭着汗水,却心急如焚@

    古沐风为什么还不醒?而主君也似乎很是吃力用着掌力给他运功疗伤,古沐风为什么会这样?

    只见主君楚王一击掌力,用力按压下去古沐风后背,古沐风“噗”的一声,一口黑血喷发出来@

    我当时吓坏了,而主君再一击重力下去,古沐风喷出更多黑血出来,微信群二维码,这会缓然睁开眼睛,却醒来了@

    “古沐风中的是尸气阴毒,可能是在古墓不慎中的尸毒,他回去古墓堡却不知用的的什么疗伤?毒气已经快要攻心了,再晚一点就真的没法解毒了@”

    “尸气?那岂不是很危险?快要攻心?那,那怎么办?”

    我看着古沐风异样苍白的脸被主君放倒在木床上,然后给他盖好被褥,他却一脸的严肃@

    “如果用糯米水侵泡需七七四十九日,有可驱散尸气阴毒,不过这样需坚持数日才有疗效,再就是捷径,夜凉琛的解毒神功@”

    “夜凉琛?可是……?可是他都受伤了?主君……”我求助的看着主君楚王“楚语卓,你不要看我,我帮不了夜凉琛,聚魂这样的事情,古沐风是高手,他才可以帮夜凉琛@”

    主君起身却一口回绝了我,我就知道他不会答应的了,古沐风,夜凉琛,他们只能互帮互助了,微信群二维码,可是明明他们都内伤在即@

    我还真是乌鸦嘴,说什么中什么?怎么办?现在?古沐风缓缓醒来却看着我,眼里是说不出的累及疲惫@

    “古沐风,你感觉好点没?”握过古沐风的手,我握在手心里,主君却有些不爽冷冷看了眼我,漠然说道“古沐风内调的药我去煎好送来@”

    “我去好了,这里让他休息一下吧!”

    我说着起身,将古沐风的的手放到被子里,却被他拒绝的反抓握在手心,不让我离开@

    冷凉看着古沐风极为虚弱的样子,主君楚王紧忍咬了下唇瓣,却只能怏怏不乐出去木讷屋@

    又坐了下来,我看了眼紧握着我手的古沐风那只修长白皙的手,心里莫名一疼,可怜的古沐风,为什么隐瞒我?都重伤这么严重,却不肯说出来?

    难怪那日早上我看他脸色不对?原来他真的受伤了,而且一日都在给自己疗伤,怪不得他接听不到电话,听电话那瞬却是有气无力的异样虚弱@

    “古沐风,牛牛群,还难受吗?”

    轻抚着他的头发,红包接龙群,细细抚摸着,再抚摸向他苍白却无血色的脸,他紧了下握着我的手,却轻闭上眼@

    轻柔抚摸着那张白皙却病容怏怏的脸庞,我好心疼,向来古沐风都没有向今日这样,拼尽全力的那样对付过谁?那是因为夜凉琛太过份@

    我完全理解他当时的怒火攻心,那滩血给古沐风太大刺激了,是的,如果是我,也会急欲怒冠@

    我也好奇那滩血是怎么回事?小产?可能吗?我不会真怀孕吧?可是那是真的楚语卓原身所留,即便是,也不会在我的体内啊?

    不对吧?我的魂灵,从没离开过,两次换身回来我自己,这期间鬼娃真的随我魂灵生成?

    如果是这样,我不但吃了事后药,还经历过处血破体,铸阴补阳,跟夜凉琛也有过翻云覆雨,难怪鬼宝消失殆尽?

    眼泪悄然滑落,夜凉琛还真的不是人?他就是恶魔,他鬼性难改,魔性成狂,如果那个鬼娃是古沐风的,古沐风怎么不怒?不想杀了他?

    “楚语卓!”我听到古沐风很是柔弱的唤我,极快擦拭去眼泪,却还是被他看在眼里@

    他将我的手举过他眼前,看了眼我的手指伤口,却很难受那样的心疼至极,然后给我解开包扎的纱布@

    “傻瓜,阴邪身体,流血的时候,一定不要乱动,用了止血药,平静下来才能有效止血,知道吗?这些主君楚王没跟你说过?”

    “没?”我摇头,怀疑的看着一脸温存的古沐风问“你知道我那晚流血,就在木讷屋,是吗?”

    “楚语卓?你当我古沐风是什么?事事预料的神吗?管的还真多?什么都未卜先知?”

    “那……?”一脸惊惑不已,我问古沐风的话全噎回去了@

    我看着古沐风温柔的将我的手指,放入了他口中轻吮的用唾液润湿之后,紧紧捏了少许,瞬间我的手指头便止血了,而且一秒伤口完好无损,好神奇@

    那刻我手指在他口中温热的感觉,异样奇妙,我当时都脸红耳赤的,心跳加速着@

    感触着他舌尖的柔韧温暖,心一缪的已经彻底被古沐风收服而去,我PICK他唇色的柔润,更艹古沐风的温柔体贴,轻柔呵护@

    “古沐风?这?这样也可以?你的唾液可以止血吗?”

    “是?这也是我们古墓堡日生的怪异行为吧?可以受伤的时候自己疗伤止血,舔噬伤口,久而久之便有了止血功效,神奇吧?这也是我们古墓异类,耐以生存的习性@”

    “呵呵,微信群二维码,那以后我就不怕流血了,有你就好@”我笑的甜柔,却捏握古沐风的手越发紧在手心“这样我就不用担心流血死掉了@”

    “千万不要这么想,一定要随时保护好自己,不要流一丁点血,谁敢保证?我的唾液次次有效呢?”

    “嗯!我以后再也不乱咬指头了,还有不让自己流血@”

    我乖巧点头,这会感觉古沐风就是我心里的神,他说什么话,我都会乖乖听他话,还是欢乐至极的那么相信他,依恋着他的顺从他@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bbs.baby169.nethttp://bbs.baby169.net/hbtx/2539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