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沙盘操手

    来自凡间观众的议论声虽然无足轻重,但也会影响参演嘉宾的心情,太多的骂声会让徐飞心情更烦躁不安。

    但是也有一些中肯的留言,令徐飞感觉心里暖暖乎乎。

    “徐博士,你作为凡间的代表,切不可气馁,一定要挺住哦!”

    “徐哥哥,要切记,你是个人,莫要忘了初衷,不要给二十一世纪的人类丢脸。”

    “所有的妖魔鬼怪都可以爱你,但你要记住你只能选择爱一个,否则,污秽的人生必然走入歧途。”

    “……”

    忠言逆耳利于行的道理,徐飞自然是清楚明白得很,所以好的建议他都会谨记。

    每个人存活于天地之间,最难掌控的不是顺境和逆境,而是能否约束得了自己。

    徐飞不再继续关注互动留言,把注意力集中,逐渐进入了空冥状态,通过神识他突然感受到桥灵有些躁动不安。

    于是徐飞试着与桥灵建立联系。

    “桥灵兄弟,可在?”徐飞意识到情况有些不妙,和桥灵之间沟通起来不太顺畅,就跟凡间的无线网一样信号时好时坏。

    “嗯,在……城主……。”桥灵的回声有些断断续续。

    “桥灵兄弟,究竟发生了什么?”徐飞试着继续跟桥灵沟通。

    “城主,天书禁地沙海上空有异常,应该是大凶之兆。”总算是听清楚了桥灵的回声。

    通天桥应该算是天书世界孕育而生,而整个世界就像是载体,一旦这个世界出现了凶兆异象,通天桥会有一丝丝的感应,这也是超级神器异于一般神器的优点之一。

    “桥灵兄弟,究竟什么情况,能否描述一下?”徐飞很是好奇的追问道。

    通天桥灵应声道:“我感受到沙海深处有强大的异动,好像要把沙海倾覆一般,这股力量实在是太可怕。”

    此时此刻,沙海上空。

    一朵乌黑的云彩悬于半空,把整个沙海完全罩住,乌云下面飓风肆意,搅动起来的沙尘如混沌一般,整个沙海变得昏天暗地。

    在乌云的最深处出现了一座宫殿,整个宫殿被云雾缭绕得若隐若现。

    宫殿门楼外的台阶两边,站着一排排高大威武的神将,一个个面目狰狞凶神恶煞,多看一眼都能让人对生命感到绝望。

    在宫殿的最深处的大殿内,摆放着几个巨大的沙盘,其中有一个沙盘的整个布局,和下面的沙海完全一样,里面有风将诡城的模型,还有海子的分布也都一般无二。

    一个拼装脸的男人围着沙盘慢悠悠溜达,他的脸看上去很恐怖,一半是个俊美的青年,另一半脸是一个苍老的脸,就跟殡仪馆里随便拼凑出来的尸体一样。

    半脸男人时而疾步,时而驻足,目光不曾移开过沙盘。半脸男子突然一伸手,从沙盘里抓出一只蟑螂。

    “你个没用的东西,看你还往哪儿逃!”半脸男子气急败坏的斥责道。

    蟑螂一个劲的挣扎的,却始终逃不掉,还发出滋滋的声响,似是在哀嚎又似在抗议。

    半脸男子将蟑螂狠狠往沙盘里揉,好像要发狂似的,另外一只手还不停拍打沙盘,他每拍打一下,云端下面的沙海也跟着震动。

    眼看蟑螂就快要被蹂躏致死,一个约莫十岁的小女孩冲进了大殿,一跃跳上沙盘,狠狠一脚将半脸男子的手踢开。

    半脸男子退了几步,面无表情的看着小女孩,厉声道:“本殿主的事情还轮不到你来插手,再敢放肆,本殿主必将整个沙盘毁灭。”

    小女孩看上去很可爱清纯,但是她的双眼却深谙无比,如同两个黑洞一般深邃可怕。

    她伸出粉嫩的小手指着半脸男人就斥责道:“这沙盘是本公主的地盘,你这老东西不经过容许就动本公主的东西,实在是可恶至极,本公主给你面子你就是个东西,不给你面子你什么都不是。”

    看这二人的架势,似乎是势均力敌,谁也不惧怕谁。

    半脸男人很是愤怒,但却有所收敛,似乎是有些忌惮眼前的小女孩:“你也不要拿着鸡毛当令箭,真动起手来,本殿主也不会把你放在眼里。”

    小女孩不甘示弱的吼道:“本公主是这沙海之灵的化身,这沙海属于本公主的地盘,你这半成品的臭虫,凭什么指手画脚,你若是再敢动本公主的沙盘,保证让你这个老不死的蟑螂灰飞烟灭。”

    小女孩继续愤斥道:“等主人回到天书遗宫,本公主一定告你一状,就凭守护通天桥的失职之罪,足够你这个蟑螂死一万次,我要是你的话,最好从现在开始老实一点。”

    小女孩就是天书世界里,人人都想找的灵泉,而这个半脸男人就是当初在基地,抢夺通天桥的蟑螂巨虫。

    别看一个是粉嘟嘟的小姑娘,另外一个是丑陋无比的男子,他们一直都是这个世界至高无上的存在,平时就呆在这天书遗宫里虚度年华,偶尔会心血来潮搅动风云。

    半脸男子咬牙切齿的反驳道:“你这沙盘里的蟑螂是本殿主的族类,也是当初本殿主亲手置放进去的,本殿主有权利对他进行惩戒。”虽然他语气很强硬,但中气不足,明显他已经没有了底气。

    小女孩冷笑道:“即便如此,这沙盘不是你随便可以触碰,你要玩就去玩自己的一亩三分地。”边说边指着一旁的另外一个沙盘。

    另外一个沙盘里面有山有水,和徐州交界处的山貌地形一样,也有望尊山和通天桥基地,只不过这沙盘已经破败不堪,很多地方已经变得异常模糊。

    这个破败不堪的沙盘,就是半脸男子的地盘,由于上一次一战势利,通天桥被徐飞抢走,他还身受重伤,以至于他渐渐丧失了,对这个沙盘的掌控权。

    半脸男人自己失职无能,就看不惯别人的好,于是就起歹心,想要把灵泉的沙海给毁掉,就算到时候上面问责下来,他好拉上一个垫背的。

    谁料这灵泉也不是省油的灯,岂能轻易就让半脸男人得逞?

    半脸男人信誓旦旦的说道:“就算本殿主要死,也要让他们陪葬!”

    小女孩笑了笑,极度嘲讽的问:“就凭你也想报仇?”

    “哼,那个徐飞必须得死,还有那个妖皇,也一样休想苟活。”徐飞夺走了通天桥,妖皇杀了他的同类,所以他绝对不会罢休。

    小女孩提醒着说道:“以后不要自命不凡,你要真有本事,也不会让人抢走了通天桥,还有就是要提醒你一下,主人一旦回来后,切莫再以殿主自称,否则,你应该知道后果的严重性。”

    小女孩又补充了一句:“妖皇不能动,不信你试试!”

    这天书遗宫的的真正主人是二位的上司,俗话说得好,老虎不在山猴子也要称霸王,就是说的这二位主。

    一个整天把自己当成这里至高无上的殿主,另外一个也不甘示弱自称自己为公主,其实只不过是在自欺欺人,当然,就目前来说他们的确有这个实力和资本。

    半脸男人也反过来提醒道:“据说那个徐飞已经找你找到了风将诡城,听本殿主一句劝,以后没事的时候少出去溜达,小心那个混蛋徐飞把你裤子都给扒了。”

    “你这个死蟑螂,说话注意点分寸,本公主才不惧这卑微的人类,若有缘见他,必定让他有来无回。”牛逼的人说起来自然也是牛气哄哄,当然别看她身板小,她毕竟是神出鬼没的沙海之灵,自然有她的强大之处。

    小女孩说着就随手一挥,给自己的沙盘布下一道结界,乌云下的整个沙海也突然风熄沙止,好像之前什么都不曾发生过。

    小小的沙盘其实就是沙海的缩影,而且是一脉相通,沙盘若是被人毁掉,整个沙海也将不复存在。

    小女孩警告道:“打今天起,不要在妄想动本公主的沙盘,如果再有下次,本公主保证不打死你才怪。”

    半脸男子不屑的回应道:“谁稀罕你这鸟不拉屎的破地盘,本殿主的地盘才是风水宝地,有山又有水,还地杰人灵,等本殿主伤势痊愈,一定会再将其尽收囊中。”

    小女孩打趣的说道:“小心你这脸再被通天桥砸成四块,到时候一定很好看,本公主好期待。”

    半脸男人摸了摸自己的脸,眼里布满了浓浓的杀气。

    他的脸变成如今这模样,其实是拜徐飞所赐,当初在基地抢夺战中,徐飞用浓缩化学喷雾剂,喷了蟑螂一身,虽然说不足以致命,无奈这药剂太过霸道,将蟑螂虫的半个身子给腐蚀了,以至于他现在一半的身子如此苍老,另外一半还算很完整。

    半脸男子认为假以时日,只要好好调养,他还会变成一个完美的美男子,具体需要多久,恐怕只有才鬼知道。

    如果说徐飞的化学药剂腐蚀性超强,也可能对蟑螂的身体造成不可估量的伤害,那么他永远都不会再回到从前的样子。

    如此毁灭性的打击,任谁都无法忍受。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bbs.baby169.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