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求生指南 第64贷款软件 弓箭首战

    一转眼,又是一个月过去,冬天说到就到,纵然刘青现在所在的地方处于长江南岸,且是海边,虽不至于像东北那样到处结冰凝霜,可冬季的气温也同样很低,大约是在零到十度的样子。刘青身上穿的是部队的春秋装作训服,不算很厚,凭着他的身体素质,这样的冬季倒也能挨过去,要是在长江以北,动辄零下十来度,那他恐怕还真受不了。

    小五倒是没什么感觉,一身厚实的皮毛,足以让它在冬天也不会觉得冷。山洞里面还是比较暖和的,既是因为洞口处恰好有巨石挡住寒风,也因为洞口那边燃着火堆,尽管也会有烟气熏人,可烧出来的热气同样温暖着洞里。唯一比较难受的就是晚上睡觉了,哪怕多费些柴禾,把火堆烧得旺旺的,也还是会觉得冷。所以每到夜里,刘青总是觉得辗转反侧,难以入眠。

    况且,刘青很清楚,现在还不是最冷的时候,以前节气里就有一九二九不出手,三九四九冰上走,五九六九沿河看柳的歌谣,现在估计才到了三九的时节。

    在洞里猫了近一个月,除了外出取些姜豆和鱼,就再没有外出过。不过刘青现在忽然有了一个想法,因为晚上睡觉实在是太难受了,每每睡觉,总要抱着小五一起睡,小家伙现在已经变成了十足的大老虎了,虎躯挺拔强健,加上伙食也不错,从来没挨过饿,长得样子看起来比当初它的妈妈还要强壮。

    抱着小五睡觉的时候,刘青就想起一件事挺让他后悔的事,当时也杀过不少土狼,可为什么就没想到把皮毛留下来?看看现在,要是那么多皮毛留下来,起码也能做一个狼皮大衣什么的,晚上睡觉盖上,那得有多舒服啊!

    所以他现在又有了一个想法,再去猎杀土狼,把它们的皮毛留下,做成一件皮大衣,不光白天能穿,晚上还能当被子盖。所谓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刘青自认箭法已经有所进步,不说是百步穿杨,但至少也能做到三十米之内指哪儿打哪儿。当然,他还做不到每次都能命中靶心,却每箭都可以上靶,这也是他有信心猎杀土狼的凭仗之一。

    另外,刘青在这段时间里,对这里动物们的习性也有所了解。这是非常有必要的,一个老猎手,必须要对捕猎目标的生活习性了如指掌,否则连它们的影子都找不到,还打个毛线的猎。

    根据刘青的观察总结,土狼们总是夜间行动,白天应该是躲在某处休息,但有时也见过白天出来猎食的土狼,只不过这么长时间里,也只见过三次而已。他见过土狼们在夜间捕食,对象大都是小型食草动物,其中以象鼻猪居多。这里的象鼻猪数量确实不少,而且象鼻猪们大多是十来只一群,估计是以小家族形态聚居的。

    象鼻猪们一般都是白天进食,夜间休息,而土狼们夜间视力比象鼻猪强,所以在夜间捕食的话,会更容易一些。当然,这些都是刘青的推断,以他一个现代人的思维模式,很容易就总结出这些规律。

    但要想捕杀到土狼,那肯定就得花费一番功夫。就像是守株待兔,捕猎也是需要运气的,即使你知道这些动物的习性,却不一定能在恰好需要的时候碰上。

    但是现在,刘青有一个更有利的条件,动物们都是需要喝水的。刘青并不知道这些动物们之前喝水的地方在哪里,可是自从他在山洞外面搞了一个小水坑后,这里就形成了一条小小的溪流,很多时候,那些动物们会在他洞外的小溪里喝水。

    白天以食草动物居多,他甚至在洞里见过有几头迅猛龙在小水坑里喝水。迅猛龙的巢穴里有个大水坑,他是知道的,在这里喝水,应该是追捕猎物的时候见到有水,就俯下身子喝上几口。晚上来这里喝水的动物更多,不仅有食草动物,还有食肉动物,除了土狼,还有其它食肉动物。

    刘青就见过七八只体型比小五要小许多的,但样子有些类似,借助月光,能看出来,它们身上的皮毛颜色绝对和小五不一样,但却同样有着一对长长的獠牙,从上颚延伸出。要是白天,只要没外出,或者没在洞里休息,小五一般都会看守自己的水坑,不让动物们靠近,但晚上小五要睡觉,来水坑喝水的动物要比白天时候更多。

    刘青也恰好借助这个机会,观察过许多动物们。当然,这种观察也不是每晚都有机会,需要在月光条件极好的情况下才行,要知道,有时候月亮明亮的夜晚,你甚至能走在路上看清地面的一颗小石子。

    之所以把目标定在土狼身上,也是因为刘青宰杀过土狼,知道它们的皮毛极为柔软,且体型也不小,有个两三头,足以为他自己做上一件皮大衣。现在,万事具备,只欠土狼了。

    原本刘青试想,能不能借助迷藤(这也是刘青为那种可以致人昏迷的毒藤起的名字)的威力,让那些土狼们昏迷,既省时又省力,可他测试过,这种迷藤只有燃烧出的烟雾能有效,直接把刮下来的粉末吃到肚子里是没有任何效果的。还有一晚,他想到用迷藤,就趁着几只动物喝水的空当,从洞穴上方的空隙往水坑边坑了一个发烟罐,然而这些动物们一听到动静就立马四散而逃,等到发烟罐烧完了,也不回来。所以,刘青这次只能借助武器,凭自己的本事去猎杀土狼了。

    为了捕杀土狼,刘青可算是下足了本钱,先是在白天的时候,烤了几只姜豆放在水坑附近的林子里当作诱饵。他和小五则躲在一片低矮灌木丛后,等到有几只象鼻猪过来取食的时候,不等刘青放箭,小五就已经箭步飞出,直接扑倒了一只。其它象鼻猪见已经有一只同伴遭了难,也不管它,嘴里叼了姜豆抢食着离开了。

    刘青和小五一起把这头象鼻猪带回山洞,洗剥干净,烤成肉干挂上,只留了一张猪皮、一些白花花肥腻腻的猪油和一条猪腿。当天傍晚,小五已经先睡下了,刘青把这些东西丢到水坑边,等待着猎物们上钩。

    一直等到深夜,刘青自己都数不清打了多少个哈欠,却不见有任何动静。最后,刘青不知不觉的竟睡着了,可能他守在洞口,离火堆比较近,也没觉得太冷,等他醒来,月亮还高高挂在天上,可是水坑边的诱饵却已经不见了!只剩下一张带血的猪皮,看的刘青是唉声叹气,实在是不该睡着啊!大好机会就这么丢了。

    第二晚天气不好,月亮时隐时现的,根本看不清任何东西,只有水坑那里一小片亮亮的,时不时反射出月亮的光华。

    又等了一天,月光挺好,刘青白天已经睡了一会儿,攒足了劲,弓箭也抄在手里,几十支箭矢上全涂了毒液。手枪也随身带着,万一有紧急情况,可以随时使用。

    他为什么不用手枪作为猎杀的武器?这个自然是有他的道理的,首先,刘青用手枪和土狼们干过架,别的不说,只要没有命中要害,那土狼们的战斗力几乎不会受到太大影响,一旦它们群起而攻之,这一道栅栏门根本扛不住;再者,手枪子弹数量有限,原本他有将近两百发子弹,现在却只剩下一百多一点点,不可再生的资源,他必须要在合适的时机拿来保命使用;

    而弓箭就不同了,箭矢的数量几乎可以说是无限的,哪怕没有了天然的刺当箭矢,他也可以用树枝之类的制作出来;另外就是毒液,有了毒液的加持,他只需要用弓箭命中目标,就可以坐等收尸,方便又安全,哪怕有十来头土狼一起围攻栅栏门,他甚至可以在这期间,分别射中它们,就看它们怕不怕死了。

    又是深夜,小五居然在睡觉的时候打起了鼾,既像是醉汉的梦呓,又类似猫儿舒服的呼噜声,听得刘青不禁失笑。这次他没有直接用猪肉当诱饵,而是把那一块带着干涸血迹的猪皮丢到外面,里面装着一条剁得稀碎的鱼。他相信这些动物们,对于血腥味,应该没有太大抵抗能力。

    打了个哈欠,再次趴在栅栏门上看了看,不远处有几道影子正走过来,目标不是水坑,正是他丢在那里的诱饵。有猎物过来了!刘青惊喜的同时,也清醒不少,立马站到石堆上,上半身从巨石和山洞的缝隙间钻出来。长弓和二十来支箭矢就摆放在巨石上。

    等到这些动物接近了诱饵,刘青看清了,不是土狼,是另一种动物。有一头是类似小五的动物,还有几只则又不一样,借着月光看去,它们居然有六条腿。

    刘青也不管它是什么东西,直接搭弓放箭,第一道箭矢“嗖”的一声就飞了出去。距离不到二十米,月光下,这一道箭矢稳稳的插进类似小五的那动物的腹部。它一遭受攻击,吃痛之下,猛然腾的跳起老高,接着便开始狂奔想要逃跑。与此同时,另外几头六腿动物似乎也受到了惊吓,转身就要逃开。

    好容易等到的猎物,刘青哪能让它们就这么跑了,迅速拈起一根长刺,拉满弓弦,“嗖”的一声,再次射出一箭。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bbs.baby169.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