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麻豆传媒在线观看视频 犯罪精通度+1

        白仓阳给不出符合条件的照片。

        大学毕业后,他整过容,和现在的长相差别很大。

        如果把整容前的照片发过去,就等于自己把黑料送到了外界手中。这肯定会吓跑一些颜粉,另外还会触怒一些追求自然美,反对整容的群体。

        不舍得放过机会的他冥思苦想,突然记起来,大学时代的某一次活动里,他曾经穿过一次女装。

        女装时,白仓阳戴着刘海厚重的假发,妆容也非常浓,极大限度的模糊了长相的差异,既符合杂志社“三年前”的投稿要求,又符合他自己“看不清脸”的标准。

        只是大学时白仓阳没有相机,也不注意保存合影,自己手头没有那张照片。

        还好,女装时,他曾经和广田正巳合过影,广田教授一向爱保存照片,白仓阳于是写明缘由,想借用那张女装照。

        谁知几天后,随信回过来的却是另一张合影,这张合影上的白仓阳还没有整容,他顶着一张过于普通的脸,脸颊上的麻子清晰可见。

        除了合影,广田教授的来信中,还附有一封短笺:

        我觉得这张照片才是你最真实的样子。

        这一句话,只从字面上理解,没有什么问题。

        但如果套上阴阳怪气的语调,那对一个整过容的人来说,这就是莫大的嘲讽。

        白仓阳气的脸都青了,他完全没有想到,原本顺利的计划,居然卡在了广田教授这一步。

        可他又不能放弃这一次机会,最终决定亲自来拜访。

        今天,南阳大学没有课,广田正巳的妻子也不在家。

        虽然一会儿还有预约,但广田教授还是没忍住喝了不少酒,没一会儿就喝得醉醺醺的。

        面对找上门的白仓阳,他想了好一阵,才记起这个学生的事,挠挠后脑勺乐呵呵的说:

        “我不记得女装照存在哪张磁盘里了。如果是之前寄给你的那张素颜照,我倒是马上就能找出来,你要用吗?还是我直接把它寄给编辑部?”

        广田教授年纪不小了,理解不了年轻人的潮流,更不晓得一张帅脸,对小鲜肉模特究竟有多少助力。

        他觉得,白仓阳要的是“三年前的合照”,要合照的目的,是为了投稿一个“重要栏目”。

        既然如此,他找出的那一张正经规矩的合照,难道不比女装照要好?

        可惜这话,听在为过去容貌感到自卑的白仓阳耳中,就完全不是那个意思了。

        再加上一个口齿不清的老醉鬼,本来就会让人印象分狂跌,白仓阳惊怒于教授居然这么践踏他的尊严,还用素颜照来威胁他……这怎么能忍!

        看着广田教授转身去找磁盘的背影,白仓阳愤怒之下抄起一件摆设,狠狠向他的后脑抡去。

        但没等击中目标,手腕倏的一紧,一卷钢丝悄无声息的从背后袭来,牢牢卡在他手腕上,把他整个人向后一拽。

        白仓阳踉跄着跌坐在地。

        他慌张的仰起头,正看到一柄手枪居高临下的指着他脑门——门口不知何时又进来一个人,那人一副黑色口罩把脸遮的严严实实,同色兜帽垂下来遮住半边眼,怎么看都是一副打家劫舍的大盗装扮。

        白仓阳脸色惨白,看见大盗竖起手指,比了一个噤声的手势,他连连点头,生怕点慢了,那把枪会走火。

        他哆嗦着看到持枪歹徒走到迟钝的教授背后,不知道干了什么,教授啪叽倒地,扑在地毯上,好像死了一样。

        白石扎完麻醉针,回头看了一眼白仓阳,一指旁边的袋子:“去把所有磁盘都装好。”

        进到黑衣组织以后,他别的没学会多少,唯独狠话放的越来越熟练。

        见白仓阳还瘫软在地上不动,白石学着琴酒的样子,冷哼一声:“给你120秒,超出一秒,我让你的血溅满这间书房。”

        “我,我去收!你冷静一点。”白仓阳努力从地上爬起来。

        他完全不知道自己只是来要个照片,怎么就会突然碰上持枪劫匪入室抢劫。

        面对醉鬼老教授,白仓阳敢横眉怒目。

        但遇上一个持枪的青年,他立刻比谁都听话。

        他拿过袋子,按照白石的要求,把磁盘一一装进去。

        趁临时抓来的苦力还在书柜前忙活,白石把半指手套撸下来一点,垫着手套启动电脑,又擦了擦磁盘,把磁盘插进去。

        结合安室透“尽量不惊动任何人”的要求,白石觉得这枚磁盘,或许不需要当场启动,而是要等广田教授想起来要用电脑时,让它自然触发。

        不过现在,为了完成系统给出来的正经任务,“不惊动任何人”已经成了奢望。

        又难得遇到了白仓阳这么一个背锅侠……为了避免横生枝节,还是一次收工吧。

        而且今天有一篇小论文正好截止,狐狸还没写完。把电脑里的资料都毁掉以后,教授就只能让他们重发一遍,这样就能打个时间差……公私两用,秒啊。

        白石启动电脑,随便读取了一份文件,暗藏的病毒被触发。

        销毁资料后,他又重新收好磁片。

        这时,白仓阳也终于把所有磁盘都收拢到了袋子里。

        白石看了一眼表,还没到八点四十,他继续拿枪指着白仓阳,让他拿着装有磁盘的袋子,从正门离开。

        广田教授的儿子比较注重防范,在门口给老头老太太装了摄像头。

        进来的时候,白石就发现了,所以他是变成猫溜进来的。

        现在要离开时,他也和白仓阳隔了一段距离,威胁白仓出门后左转,不准回头。

        自己则把枪收进背包,叼着磁片从院墙翻出去,离开被监控的区域后无缝接回人形,还好这周围住的都是老头老奶奶,民风淳朴,晚上没人往街道上张望。

        白仓阳听话的像个提线木偶,完全没发现身后的异常。他按照白石的指令,走到了停车场附近的阴暗角落。

        白石想了一下,让白仓扯下自己的围巾,把眼蒙住。

        之后白石上前,取过他手里的袋子:“站在这不准动,也不准摘下眼前的遮挡,五分钟以后我放你离开,但如果你动了……”

        白石拎着手枪,往他身上不轻不重的一戳:“就试试是你跑的快,还是子弹飞的快。”

        “……我不动!”白仓阳头冒冷汗,立正站好。

        白石让他蒙眼,是不想被白仓看到他一会儿会上哪辆车。

        至于为什么大费周章的把人胁迫到这,白石有他自己的想法。

        白仓看起来是那种一冲动就爱犯浑的类型,让他站这吹一会儿冷风,八成就没那胆量再去杀人了。

        而且现在,磁盘已经不在广田教授手中,他不会再被广田教授用素颜照威胁,更没有了杀人的理由。

        另外就是……

        白石顶着安室透复杂的视线,小跑进车中。

        安室透的观察力很强,而且他本身就在留意周围,想看看能不能找到乱跑的松田黑叶,因此白石刚到附近,他就发现了。

        同时他也注意到了被白石压过来的白仓:“那个人看到了磁盘里的内容?”

        白石摇了摇头,简单讲了讲白仓和广田教授的冲突,他随口解释自己是听墙角听到的这些,但没说为什么突然跑去听墙角,估计安室透也不会问。

        安室透面露谴责,心里却还有点欣慰——松田黑叶为了救人,竟然不惜打乱了原本安全妥善的计划。如果他没进入那个神秘又奇怪的组织,而是来当警察,绝对会是国家的助力。

        ……不过现在,说这些也已经晚了。

        还是应该更关注当下:“抓他干什么?我们又不是警察,管不到这种事。”

        其实还有“灭口”这个选项,但安室透没提,他本身就不爱杀人,他知道松田黑叶也不想。

        “我不是要把他送警。”毕竟白仓杀人未遂,还没证据,送去也不顶事,白石又不可能披着马甲去当人证。

        他有其他打算。

        白石晃了晃满满一袋子磁片:“这个人很在意的那一张素颜照,现在已经在我们手上了,当红模特应该也有一些存款,不如……”

        “……”

        安室透立刻领略到了他未尽的话,眼神一瞬间变得无比复杂。

        ……你小子不去跟着琴酒混,还真有点屈才。

        勒索的罪名也不算轻,万一松田黑叶哪天被警察抓到,他身上的罪名越多,也就会越危险。

        更何况刚走红的模特,存款都不一定够买半辆车……

        问了问白石,得知他没留下指纹,白仓也没看到他的脸后,安室透按下旁边的按钮,把车门全都锁死。

        然后他放下手刹,直接把车开走。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bbs.baby169.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