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败家子 第595D站新地址 烧燃的河水

    李愔微微一笑,然后说道:“点火当然是能的,绝对是大火,至少会让他们部落,三分之一的地方起火。”

    听到李愔的话,段公明不由大喜过望,连忙说道:“如果真的能做到这一点的话,浪穹诏必破!”

    李愔微微一笑说道:“不过,我需要大量的桐油。”

    段公明马上拍着胸脯保证道:“殿下尽管放心,三天之内,我必然会准备大量的桐油。”

    李愔点了点头,接下来,李愔带领大唐步兵,做了一件事情。

    哪就是在浪穹诏的城外,直接将流经他们城内的那条河给断流了。

    他在上游建起一座高高的堤坝,将河水完全截断。

    云南一代,河流很多,有五条流量很大的大河。

    但是因为地形的原因,这五条大河极难通航,河流,并没有带给云南人民便利的运输。

    如果不是这样的话,云南的发展,绝对不会是这个样子。

    但就算是这样,其实云南境内的水资源,是非常丰富的。

    浪穹诏的城内,就引入了一条河流,正从城正中穿行。

    有了这条河,城内的族众,无论是洗衣用水,都非常方便。

    但是现在,唐军直接将这条河给断流了。

    这让城内的百姓,一下子非常不习惯。

    而浪穹诏的统领,得知这个消息之后,不由纵声长笑。

    传言都说大唐蜀王如何厉害,上知天文下知地理,无所不知无所不晓。

    简直被传成了神仙般的人物。

    但是今日一看,其实不过是绣花枕头,银样蜡枪头,中看不中用啊。

    这个蜀王,简直就太天真了。

    难道他天真的认为,只要截断了这条河,我们整座城池的百姓,就会缺水吗?

    我们部落里面,多的是水井。

    哪怕你将这条河断流三年五年,我们部落里都不会缺水。

    ……

    此时,李愔正命令士兵,将通往浪穹诏城内的那段河道给加高。

    很快,这个消息再次传递到浪穹诏的王面前。

    听到这个消息,浪穹诏的王不由捧腹大笑,连眼泪都笑出来了。

    “哈哈,笑死本王了,真是太搞笑了吧?”

    “他难道准备消防关羽,来个水淹七军?”

    “可是,我们这部落,水道四通八达,你需要多少水,才能将我们的部落给淹没啊?”

    “这位大唐的蜀王,难道是来搞笑的吗?他难道是想笑死本王吗?哈哈哈哈!”

    在浪穹诏的王来看,这真的是一件极为搞笑的事情。

    就凭一条河,你拦截多长时间,才能将城池淹掉啊?

    最关键的问题是,这条河,上下游的落差并不大。

    你要修多大的堤坝,才能长期蓄水?

    浪穹诏的王断定,他们蓄水,最多三天的时间,堤坝就会被冲垮掉。

    而三天的蓄水量,对他们整个城池来说,根本就造成不了多大的影响。

    殊不知,此时李愔也正在微笑。

    三天的蓄水量,对他来说,已经足够了啊!

    在第三天之前,段公明给李愔送来了大量的桐油。

    这些桐油,全部都被秘密搬运到了拦截河水的河堤的地方。

    然后,在第三天的夜里,段公明点齐一万兵马,静静等待李愔放火。

    现在是万事俱备,只欠大火啊!

    对于大唐蜀王如何放火,段公明隐隐间有所猜测,但是并不明确。

    因为他感觉,用这个办法,只怕没办法放起火来吧?

    不过,如果是大唐蜀王来用的话,说不定能行也未可知。

    毕竟,大唐蜀王,可不是一般人!

    第三天晚上,李愔命人掘开堤坝。

    这条河,尽管不算太大,但是三天的蓄水量,也相当可观。

    当堤坝被掘开的瞬间,蓄了三天的水,顿时轰然而下。

    如果没有加固过的河堤的话,大水势必会蔓延到河堤之外。

    但是加固过后,河水就只能老老实实地沿着河道,注入浪穹诏的主城之中。

    而主城里面的河道,并没有被加固啊,因此河水瞬间冲出堤坝,蔓延到了城中。

    当然了,城池很大,河水虽然蔓延,但是势头远远不足。

    充其量是给城内的百姓带来一定的困扰,但是远远达不到冲毁任何建筑物的地步。

    然而,李愔的目的,本来就不是要用河水来冲毁整座城池。

    “加油!”

    随着李愔的命令,哪些被运送过来的桐油,被士兵迅速的,一桶桶的,全部都倒入河水之中。

    水重而油轻,桐油倒入水中之后,在水面漂浮,很快就沿着河道进入城中。

    然后跟着蔓延的河水,在城内四处飘荡。

    而此时,在城中巡逻的浪穹诏士兵,因为天黑的缘故,对此一无所知。

    将桐油倒掉大半之后,李愔发现,水流已经不是那么湍急了。

    李愔当机立断的命令道:“点火!”

    下一刻,数百只火把被点燃,全部被丢到水里。

    这些火把,自然有被河水瞬间熄灭的火把。

    但是仍然有火把,引燃了河里的桐油。

    轰!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更何况,这么多火把呢!

    大火瞬间熊熊燃烧。

    然后顺着河道呼啸而下。

    河流的速度,本来就很快。

    而火焰燃烧的速度,似乎比河水流淌的速度更快了一些。

    远远望去,只看到河水迅速燃烧,奔腾而下。

    这条河,直接成为一条燃烧的流动的火龙。

    远处,正在整装待发的蒙巂诏士兵看到这一幕,顿时就被震惊住了。

    天呢!

    太神奇了?

    河水居然会燃烧?

    这怎么可能?

    但是现在,他们终于明白,大唐蜀王为什么会将河水断流,又准备桐油了。

    原来,这就是他要准备的放火办法啊。

    此时,最为震惊的,其实还是城内的巡逻的浪穹诏士兵。

    他们眼睁睁地看着,河水突然间燃烧。

    眼睁睁地看着,大火从河道蔓延出来,城内大半的地方,都燃烧着熊熊火焰。

    而他们城内的建筑,更是以木材居多。

    并且,城内还有大量的柴禾堆积。

    这可不是后世,能烧煤气、天然气、液化气。

    现在可都是烧柴禾。

    这些柴禾遇到火,迅速就被点燃。

    城内四处起火,浓烟滚滚而起,散发出呛人的气息。

    而这些柴火,在风势的助力之下,迅速点燃附近的民舍。

    只是短短一刻钟的时间,整座城池,就陷入火海之中。

    哪些巡逻的浪穹诏士兵,不由看傻眼了。

    他们急忙准备救火,但是却无奈地发现,竟然根本无从救起啊。

    他们拿什么救火呢?

    用水?

    现在满城之中,几乎遍地都是水。

    但是这些水,现在还燃烧着熊熊火焰呢,怎么救?

    无数的浪穹诏族众被大火惊醒,还好,火势并不是一开始就有这么大,这么快。

    这算是不幸中的万幸,绝大多数的人,都惊慌失措的从房屋内逃了出来。

    当然了,也有少部分人,被浓烟所呛,永远都出不来了,只能葬身火海。

    刹那间,几乎整座城池,都陷入火海之中。

    就连李愔,都没想到居然会有这么大的火势。

    城内,根本没办法待了。

    浪穹诏的族众,迅速打开城门,四散逃出城去。

    这一幕,让段公明都有些发呆。

    他原本的设计是,城内起大火,他可以趁机冲入城中,一阵屠杀,趁机占领城池。

    但是现在,居然根本不用他们进城。

    城内的浪穹诏族众,自己就逃了出来。

    段公明哪里会放过这个机会,迅速指挥大军,冲杀过去。

    此时,李愔也没有闲着。

    指挥两万大军,将剩下的三个门,统统包围起来。

    逃出来的人,缴械不杀,胆敢反抗者,格杀勿论。

    城内七万族众,被大唐和段公明联军,斩杀了一万多人。

    剩下的,全部投降。

    当然了,因为李愔带领的军队更多,足足有两万大军。

    并且他可是占领了三个大门,所以俘虏的人口,要远远超过了段公明。

    李愔俘虏了大概四万多人,而段公明只俘虏了不足两万人。

    看到李愔俘虏了这么人口,段公明非常眼馋。

    现在,浪穹诏也被打了下来。

    这些人,以后统统都是他的子民啊!

    南诏之地,动荡不安,本来就缺少人口。

    最好是能够将这四万人,从大唐蜀王手中要过来啊。

    蜀王本来就是来帮助他的。

    再说了,他和自己的小女儿眉来眼去的,估计也是迟早的事儿。

    大不了,这四万俘虏,就当作是他的聘礼好了。

    想到这里,段公明正准备开口讨要这四万俘虏。

    只见李愔似笑非笑地看着他,然后问道:“大王,现在浪穹诏整座城池都将被烧掉,六万多人的俘虏,你养的活吗?”

    额——

    这倒是个问题。

    他们部落,也没有多少余粮啊。

    现在直接给他六万人,他还真的养不了。

    早知如此的话,不放这把大火就好了。

    整座城池的财富啊,就这么毁于一旦了!

    当然了,话又说回来了,如果没有这把大火的话,他又怎么可能如此轻松的拿下浪穹诏呢?

    唉,看起来,这四万俘虏,只能白白送给大唐了。

    旁边,李愔马上命薛仁贵安排人手,将这四万俘虏送回大唐去。

    有了这四万多人口,安排到吐谷浑之后,吐谷浑的发展,又能更进一步。

    这一次,真的是美滋滋哒。

    不过,蒙巂诏的推进脚步,只怕要缓一缓了。

    毕竟,他的整个部族才一万士兵。

    而现在南诏,还剩下三个部族。

    他们每个部族的兵力,至少都在两万以上。

    如果没有李愔的帮助的话,蒙巂诏别说是拿下剩下的三个部族了,就连自保,都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

    但是李愔帮助蒙巂诏,也不可能是无条件的帮助他们的。

    另外三个部族,道路情况很差,绝大多数的地方,蒸汽战车根本就开不进去。

    只能依靠骑兵作战。

    而这里的地形,有些地方甚至骑兵都过不去。

    而益州军,并没有在这种地形下作战的经验。

    一旦战斗起来,益州军必然会有不小的损失。

    在这种情况下,李愔当然不可能牺牲自己的军队,为蒙巂诏谋福利了。

    尽管帮助蒙巂诏,其实就是在帮助自己,哪也不行。

    必须要再蒙巂诏有一定的实力,他们打头阵,打硬仗,益州军只是在旁边辅助的情况下,李愔才有可能为他们出头。

    其实,在拿下两个部落之后,段公明手中掌握的人手已经不少了。

    他可以在短时间内,再拉出两万人的兵马。

    训练一段时间之后,有了战斗力,到时候就可以再征战其他三个部落。

    段公明自己,又何尝不明白这个道理?

    他们吃下这两个部落,已经是极限了。

    甚至如果没有大唐的帮助,他根本就守不住。

    必然会被其他三个部落给吞掉。

    因此,在段公明和李愔合计了一番之后,决定先固守现在的成果,逐步消化。

    等彻底消化完之后,再来夺取剩下的三个部落不迟。

    为了让蒙巂诏有自保的能力,李愔留下一千俩蒸汽战车,一万唐军,帮他们镇守。

    只要不是剩下的三大部族同时进攻,防守不成问题。

    当然了,如果剩下的三大部族一同进攻的话,李愔自然不会坐视不管。

    大唐大军,很快就会抵达。

    决定好之后,李愔带着剩下的兵马,开始撤军。

    段公明带领蒙巂诏的重要将领,一直出城送出十里路。

    双方拱手为礼,依依惜别。

    而就在此时,一个少女忽然纵马出列,俏生生地看着李愔,略显娇羞地说道:“阿哥,我想单独给你说几句话。”

    这个少女,自然就是语彤公主。

    在几万人面前,做出如此举动,几乎可以说是大胆示爱了。

    不过,在南诏地区,这些民族的女孩子对爱情方面,一向是比较开放而大胆的。

    如果是在中原地区的话,就算是风气开放的大唐,也很少有女子能够做出如此举动。

    大唐的大军,顿时喝起彩来。

    送别的蒙巂诏部落等人,也是面带微笑。

    对他们来说,如果公主能够嫁给大唐蜀王的话,对他们来说,有百利而无一害啊!

    在他们看来,公主不就是用来和亲的吗?

    现在大唐蜀王,只是在利用他们。

    当然了,其实他们同时也在利用大唐蜀王。

    双方只是在相互利用罢了。

    但是如果公主能够嫁给大唐蜀王的话,相信双方的友谊,将会更加牢固。

    并且,他们也能够获得更多的帮助。

    额,众人里面,只有段公明心里颇为不是滋味。

    但是为了蒙巂诏,他非但不能有意见,还必须要支持语彤这么做。

    为了给他们两人一个私人空间,段公明带领蒙巂诏诸将,直接离开。

    而薛仁贵也是带领大军开拔。

    这一下,现场只剩下他们两人。

    段语彤左右看了看,发现人都已经远去,终于鼓足勇气,上前抱住了李愔。

    “阿哥,回去之后,你会想我吗?”

    “不想!”

    听到李愔的话,段语彤张开秀气的小嘴,惊讶地看向李愔。

    眼睛里很快就蓄满了雾气。

    看到小姑娘要哭,李愔连忙哈哈一笑说道:“语彤,给你开个玩笑。你这么聪明可爱,怎么会不想你呢?”

    听到李愔的话,段语彤这才破涕为笑,不过脸上却是有一丝黯然之色,一闪而逝。

    其实这时候李愔也挺矛盾的。

    段语彤就像是深山里的百合鸟,不但明艳动人,更是活泼可爱,敢爱敢恨。

    这样的女孩子,怕是没有几个男人不喜欢吧?

    但是李愔现在身边的女人已经不少了。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李愔感觉,段语彤只是为了她的部族,才来接近自己,并不是真心喜欢自己。

    所以,刚才段语彤问他会想她吗?

    李愔才会直接说不想。

    但是看到段语彤就要流泪,李愔却是不忍让她伤心。

    鬼使神差的,李愔忽然问道:“语彤,你到底喜欢我什么?”

    问过之后,李愔就后悔了。

    不是打定主意,不招惹她的么?

    这话,难道不是在调戏?

    而段语彤深深地看了李愔一眼,忽然开口吟哦道:

    “梅雪争春未肯降,骚人停笔费思量。

    梅须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

    有梅无雪不精神,

    有雪无梅俗了人。

    日暮诗成天又雪,

    与梅并作十分春。”

    咦?

    这两首诗,不就是自己写过的梅雪吗?

    她是怎么知道这两首诗的?

    “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度。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接下来,一首一首又一首。

    段语彤,竟然将李愔的所有作品,都吟哦了一遍。

    甚至就连卖炭翁和悯农,都在期内。

    而李愔,已经听呆了。

    吟哦完毕之后,段语彤痴痴地看着李愔,幽幽地说道:“阿哥,你已经很久没有新作了呢!”

    这几年,李愔的名声已经够高的了。

    实在不需要用诗词歌赋再为自己做点缀。

    并且,这几年李愔已经尽可能的在低调。

    在这种情况下,当然就不会有什么新作品问世了。

    李愔不由诧异地问道:“语彤,你在哪里看过我的诗文?”

    段语彤微笑着说道:“阿哥,语彤可是益州大学的毕业生噢!语彤最喜欢的,就是阿哥的诗文,以前总幻想着有一天能够看到殿下的真人。没想到现在真的看到了,比语彤想象中的,要更加完美呢!”

    原来这小丫头,还是自己的粉丝啊!

    能够将自己所有的诗文,全部都牢记在心。

    这绝对是真爱粉啊!

    这时候,段语彤忽然踮起脚来,在李愔唇上轻轻亲了一下。

    然后羞涩的转身就跑。

    跑到段公明给他留下的那匹战马前,跳上马去,向李愔说道:“阿哥,你一定要记得想语彤哦!”

    说完,抖动缰绳,一骑绝尘,不曾回首。

    李愔唇边,还有一种馨香和温软存留。

    看着远去的小姑娘的背影,轻轻叹了口气。

    回过头来,李愔忽然有些发呆。

    “卧槽!”

    原来大唐的骑兵,早就走了。

    李愔是跟着蒸汽战车走的。

    但是先前,薛仁贵直接带着大军出发,一辆车都没留下来。

    现在,难道让他走着回大唐不成?

    这荒郊野外的,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啊!

    实在不行的话,只有先去蒙巂诏哪里,要一匹马上路了。

    不过要真去的话,估计丢人丢大发了。

    可是,哪也比步行走回去强啊!

    步行的话,估计需要走十天半月的吧?

    就在李愔转身的时候,却是听到了轰鸣声。

    前方,一辆蒸汽汽车轰鸣而来。

    薛仁贵就在车上,是专门来接他来了。

    上车之后,李愔盯着薛仁贵看。

    薛仁贵只觉得浑身不自在,尴尬一笑,问道:“殿下,你瞅啥?”

    “瞅你咋地?”

    “没事,没事,就是随便问问。”

    李愔黑着脸问道:“你怎么来的那么巧?”

    “嘿嘿,猜的!”

    “你猜我信不信?”

    “信!”

    李愔继续黑着脸问道:“你身上鼓鼓囊囊的装的什么?”

    薛仁贵脸色一变,连忙去藏。

    一边嘿嘿笑着说道:“没,没什么。”

    李愔直接伸手,从薛仁贵身上拽出一个望远镜。

    合着这货刚才一直在偷窥他们呢!

    ……

    时隔近一月的时间,李愔带兵返回。

    王妃秦梦心,带着其他几位夫人,在门口迎接。

    她们身边,还跟着三位小家伙。

    李愔兴高采烈地走过来,要抱李蓉。

    没想到,这小家伙竟然怕生起来,畏畏缩缩的往后退。

    嚯,这才一个月的时间,就快不认识老爸了?

    李愔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不过孩子就是这样,如果再过几个月,说不定根本就给忘记了。

    李愔向前走了一小步,强行将李蓉抱了起来。

    被抱起来之后,小家伙有点紧张,不由回头向武媚娘看去。

    武媚娘上来笑着说道:“蓉儿,你不是一直都想爸爸的吗?现在爸爸回来了,你怎么不叫爸爸啊?”

    “爸爸!”

    “哎!”

    听到一声爸爸,可把李愔给乐坏了。

    然后,没过多久,李愔就再次和三个小家伙玩到了一起。

    李愔也真是宠孩子,甚至和三个小家伙一起捏泥巴玩,弄了一身泥。

    这在其他贵族哪里,简直就是难以想象的。

    他们都是有身份地位的人,别说让他们亲自陪着孩子玩泥巴了。

    就算是孩子自己玩都不成啊!

    哪可是贱民才玩的东西,他们这么金贵,怎么可能玩哪玩意儿呢?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bbs.baby169.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