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败家子 第574D站新地址 一封家书

    先后用了七天的时间,魏王李泰和侯君集,才将三千士兵全部聚拢起来。

    不过,虽然时间上慢了一些,但是他们能够确保,他们的行踪,绝对没有泄露。

    接下来,他们命令三千士兵,迅速换上军装,直接杀向益州新城。

    因为李泰和侯君集都非常清楚,现在他们已经到了蜀王李愔的地盘了。

    三千兵马,根本不可能逃得过蜀王的耳目。

    现在他们能做的,就是用最快的速度杀到节度使府,在蜀王来不及转移崔十娘的情况下,把她搜查出来。

    只要搜出人来,一切事情就都好解决了。

    有圣旨在,有侯君集带来的三千兵马,相信蜀王翻不起多大的浪花来。

    至不济,也能全身而退。

    而蜀王,只要敢反抗,谋反的罪名,那就坐实了。

    现在他们最需要的,就是时间。

    三千大军,在侯君集的带领之下,飞快地杀向益州新城。

    一路上,无数的游客见到这三千士兵,竟然并不感觉到害怕。

    反而在一边指指点点。

    额,也只能怪益州新城的治安实在是太好。

    在益州新城,别说是人命案等大案了,就算想找个小偷小摸都不好好。

    看到这些士兵,又是穿着大唐士兵的军装,根本就没人害怕。

    在进城的时候,李泰和侯君集,还害怕遭到拦截。

    一旦他们的军队遭到拦截,蜀王李愔那边有了准备,就能够将人及时转移走。

    到时候,他们了就竹篮打水一场空了。

    结果,令他们惊喜的是,并没有。

    这一路上,他们一路长驱直入,直接将节度使府团团包围起来,都没遭到任何抵抗。

    这让李泰和侯君集,在欣喜的同时,对蜀王李愔也不由的升起轻视之心。

    蜀王之名,只怕有八成是被吹嘘出来的啊。

    要不然的话,他们三千兵马哪能如此轻易的长驱直入?

    现在他们已经成功的包围了节度使府,蜀王肯定来不及转移崔十娘。

    一切事情都好办了。

    节度使府居然被围困,作为节度使府的管家柳山不能忍了。

    柳山是薛仁贵的老丈人,薛仁贵现在已经是将军。

    按照李愔的意思,是想让柳山养老。

    让这位老人家继续当管家,传出去也不好听不是?

    但是柳山当管家当习惯了,已经迷恋上管理一整个府的那种感觉,执意不退。

    就连薛仁贵都劝不了他,也只能随他去了。

    现在李愔成为整个剑南道的节度使,作为节度使府的管家,柳山的地位也随着水涨船高。

    在整个剑南道,不管多大的官儿,见到柳山都得客客气气的。

    而现在,柳山发现,节度使府竟然被人给围住了?

    柳山顿时就怒了,忍不住拿着拐杖走出府来,怒冲冲地呵斥道:

    “你们是什么人?竟然胆敢围困我节度使府?你们是没死过吗?到底谁给你们的胆子啊?”

    李泰和侯君集,都被这老头给骂楞了。

    这个节度使府不得了啊,一个管家都这么横的吗?

    李泰脸色铁青,并没有说话。

    他可是堂堂的王爷,亲自出面和一个管家对话,实在太过掉价。

    李泰不开口,侯君集只好开口了。

    “我们是钦差,马上命蜀王前来接旨。”

    什么?

    这帮人竟然是钦差?

    还带了这么多兵马来?他们到底想干什么?

    这时候,柳山也不敢继续横了,连忙退到一边,派人去叫蜀王去了。

    不多时,李愔便从府里走了出来。

    看到李泰和侯君集,李愔不由哈哈大笑着走了出来。

    “哟,是什么风把四哥和候将军给吹来了啊?怪不得今天早晨乌鸦直叫呢,额,是喜鹊,喜鹊!”

    李泰和侯君集脸色都不怎么好看,侯君集先上前说道:“末将见过蜀王殿下!”

    李愔淡淡一笑说道:“四哥,候将军,你们带着兵马,围困我节度使府,到底想干什么?”

    这时候,李泰紧紧盯着李愔的脸,想从他脸上看出一些什么来。

    不过结果却是让李泰失望了。

    因为从自己这位六弟脸上,他没有看出丝毫的惊慌失措,没有丝毫的不安。

    李泰相信,自己得到的消息,一定是没错的。

    那么,自己的这位六弟,现在为什么会这么镇定呢?

    其实早在行动之前,李泰就在节度使府外,安插了暗探。

    每日盯着节度使府,他能确信,崔十娘并没有被转移走。

    既然如此,他的脸色为什么还能保持如此镇定呢?

    难道是已经准备好在这里翻脸了嘛?

    李泰不由的紧张起来。

    李泰深吸一口气,然后对李愔说道:“六弟,是这样的,皇宫里面有一位宫女逃出宫来,据说跑来了益州,并且藏到了你的节度使府内。”

    “我这次来,就是我了找出这个宫女,既能在父皇面前交差,也能洗刷六弟你的清白。这里有父皇的旨意,你可以看一下。”

    李愔从李泰手里接过旨意。

    这道旨意,其实并不是下给李愔的。

    而是给李泰的,旨意上写着,李泰奉命办一件案子,任何官员,不得阻拦。

    看完圣旨之后,李愔微微一笑说道:“四哥,既然是父皇交给你的差事,我一定会全力配合,请!”

    嗯?

    自己的这位好六弟,居然这么配合的吗?

    李泰不由暗中倒吸了一口凉气,心里升起一种不好的预感。

    不过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他们自然是没有退缩的可能。

    接下来,由侯君集带领士兵,进入节度使府进行搜查。

    而这里可是蜀王的大本营,在没有搜查到崔十娘之前,侯君集也不敢贸然惹怒蜀王。

    因此,在搜查之前,就严令士兵不得破坏府内的财物,不得扰乱府内任何人。

    李愔也命令柳山,传令下去,所有人都配合官兵搜查。

    李泰和侯君集,带领士兵,直奔紫竹园而去。

    因为他们得到的情报,人就住在紫竹林内。

    看到他们的行动,李愔眼睛里不由露出一丝寒芒。

    很快,一行人就来到紫竹园,叫开门后,发现紫竹园内有一主一仆两个女子。

    作为主人的那个女子,娉娉婷婷,十三四岁年纪。

    眉蹙春山,眼颦秋水,生的美丽异常。

    看清此女的面貌,李泰和侯君集不由对视了一眼,都从彼此眼睛里看到了惊喜。

    没想到,竟然直接就找到了正主。

    这一下,看他还如何狡辩!

    侯君集马上命令道:“来人,把她们拿下!”

    “慢着!”

    这时候,跟在几人身后的李愔忽然站了出来。

    “候将军,请问她犯了什么罪?你凭什么拿人?”

    那个女孩和丫鬟,都被眼前的这一幕给吓到了,躲在李愔身后,瑟瑟发抖。

    侯君集冷笑道:“蜀王殿下,本将军还要问你呢?此女正是皇宫内的宫女,你窝藏宫女,是何居心?难道想造反不成?”

    李愔哈哈大笑:“笑话,此女乃是我军中校尉崔山之妹,崔山在上次和大食国一役中,不幸丧生。”

    “而最近,崔山的父母也因病去世。于是本王在前段时间将莺莺接进了我节度使府。”

    “莺莺分明是烈士家属,你侯君集竟然敢在本王面前颠倒黑白,跑到我节度使府里拿人?是谁给你的胆量?”

    “侯君集,本王不管你在搞什么把戏,如果你今天胆敢拿人的话,休怪本王对你不客气!”

    听到李愔的话,李泰和侯君集不由倒吸一口凉气。

    两人对视了一眼,都从彼此的眼神之中,看到了不安。

    他们其实并不认识崔十娘,但是住在紫竹园中,又是如此年轻漂亮,各方面都对的上。

    于是下意识地就认为,这个姑娘一定是崔十娘。

    但是现在听到蜀王的话之后,他们马上意识到,眼前这个女子,只怕真的不是崔十娘。

    人家蜀王,只怕早就把真人给掉包了。

    怪不得在府门口的时候,人家会如此镇定呢!

    可笑他们还傻乎乎地一头撞了进来。

    侯君集被训斥了一顿,脸色很难看,不由对李愔抱拳说道:“末将拿人心切,殿下勿恼。我这里有人认识那位宫女,一看便知。老幺,你过来,看看这位姑娘到底是不是那位跑掉的宫女啊?”

    不多时,从军中走出一人来。

    李愔断定,此人必定是崔家之人,并且还是崔家有些身份的人,必然是认识崔十娘无疑的。

    此人走上前来,看了李愔身后的少女两眼,不由对侯君集摇头说道:“将军,不是。”

    果然!

    侯君集倒吸一口凉气,连忙向李愔请罪道:“刚才是末将孟浪了,得罪之处,还请蜀王殿下海涵!”

    李愔冷哼了一声说道:“你奉旨而来,本王也不和你计较。你们不是要搜查我节度使府吗?搜吧,本王今天要让你们看看,是不是本王窝藏了罪犯,也好洗刷本王的污名!”

    侯君集和李泰对视了一眼,侯君集赶紧说道:“蜀王殿下,我们已经搜查过了,不用再搜查了,我们这就退出去。”

    李愔冷笑道:“那可不行,你们如果不搜查的话,回头再说是本王不让你们搜查,那本王可真的说不清呢!”

    侯君集陪笑道:“怎么会呢?蜀王殿下多心了,我们已经搜查过了!皇命在身,我们也不得不走个过场,如有得罪之处,还望殿下海涵!”

    李愔阴沉着脸问道:“真的都搜查过了?如果事后本王听到是本王阻拦你们搜查的话,本王可唯你是问!”

    侯君集连连保证道:“蜀王殿下请放心,绝对不会出现这种情况!所有人听令,全部退出节度使府!”

    全部退出节度使府之后,侯君集苦着脸,看向身边的魏王李泰,询问道:“殿下,现在我们应该怎么办?”

    李泰黑着脸说道:“我怎么知道?”

    “哼!看起来,我这六弟是早有准备啊!早早就将人给调换了,只等着看我们笑话呢!”

    事出之后,他们的确是派有暗探监视节度使府。

    但是如果蜀王早有提防的话,有太多办法神不知鬼不觉的掉包一个人了。

    他们的人,根本就不可能完全监视的住。

    但是就这样回去,也没办法向皇上交差啊!

    最终,李泰和侯君集只能装模作样的在益州新城这边搜查了几天,然后全员撤回。

    ……

    等大军走后,王妃秦梦心还有薛小小,都紧张地过来询问李愔。

    “夫君,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会有大军搜查呢?”

    李愔不由安慰道:“放心吧,没事儿,你们就不用担心了。这件事情,我会处理好的。”

    等秦梦心和薛小小走后,上官仪也赶了过来。

    “殿下,他们来势汹汹,这件事情,只怕不会就此善罢甘休啊!”

    李愔救下崔十娘一事,上官仪并不知情。

    但是今天发生了大军搜查王府的事情,上官仪又如何猜不出事情的始末呢?

    并且,上官仪猜测,崔十娘应该就是王爷救下来的。

    甚至之前,就藏在王府之中。

    当然了,凭王爷的能力,自然是不可能被他们搜出人来的。

    但是这件事情,很明显的惹怒了皇上。

    不然的话,就不会有大军搜府的事情发生了。

    虽然他们并没有搜出人来,但是这件事情,只怕不会这么容易就过去的。

    而李愔则是淡淡地对上官仪说道:“上官长吏,这件事情,本王自有解决办法,你就不用插手了。”

    上官仪深深地看了李愔一眼,然后说道:“是,那属下告退。”

    其实,早在侯君集带领三千大军在长安出发的时候,李愔就知道了。

    织梦也不是吃醋的,皇宫里面的消息,可能一时间他们还渗透不进去。

    但是这么大的兵马调动,如果他们还一无所觉的话,那也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既然知道了侯君集调集兵马,目标是益州新城。

    李愔怎么会猜不出他们的目标,就是崔十娘呢?

    所以,李愔早早地就将崔十娘转移了出去,并且将崔莺莺接了过来。

    那个崔莺莺真的是叫这个名字,家世什么都是真的,不怕调查。

    当然,这个崔莺莺和五姓七望的崔家,没有半文钱的关系。

    不过,这件事情虽然暂时解决掉了,但是依然有后患。

    这件事情如果不彻底解决的话,就会被父皇给盯上,以后会很被动。

    所以,早在侯君集大军前往益州的时候,李愔就派出去五百虎牙特战队的队员,让他们去做一件事情。

    算算时间,他们也差不多快有消息了。

    而就在此时,李淳风前来求见。

    李淳风刚来益州的时候,益州大学刚刚成立,那时候教师奇缺。

    于是,李淳风被李愔拉着去当老师去了。

    后来有毕业生了,教师也够了,李淳风便辞去教师的工作,专门著书。

    只不过,因为有过科学研究,李淳风所著的书,也和他原本的写书套路,偏离了很多。

    这李淳风简直比他还忙,一年也见不到几面。

    这一次,李愔倒是奇怪,这个李淳风怎么会来求见自己了?

    李愔将李淳风请了进来,他倒是想听听,这个李淳风来找自己,到底有什么事情。

    很快,李淳风便走了进来。

    进来之后,李淳风不由对李愔说道:“殿下,我最近观天象,发现半月之内,洛阳方向必有大雨,有可能会酿成水灾。还是及早防范的好。”

    嗯?

    最近洛阳有大雨?

    听到李淳风的话,李愔不由用系统搜索了一下,发现在原本的历史轨迹中,还真的有这么回事儿。

    大雨,谷、洛水溢入洛阳宫,坏官署民居,死六千余人。

    这是七月发生的事儿,水灾造成六千多人死亡。

    李愔不敢怠慢,连忙写奏折,上书此事。

    ……

    却说李泰和侯君集回去复命。

    李世民听到,并没有找到崔十娘的时候,李世民脸色不怎么好看。

    因为在李世民心里,已经基本认准了,这件事情就是李愔所做。

    没有找到人,并不代表李愔就没干这事儿。

    最大的可能,就是他提前把人给藏了起来。

    李泰看到李世民的脸色,心里顿时就有数了。

    于是不由漫不经心地说道:“父皇,儿臣派人在益州新城到处搜索,不过并没有找人到。倒是有一个消息,让儿臣极为疑惑。”

    “听说在崔十娘出事的那两天,都没有人看到蜀王露面呢!也不知道我这六弟,这两天到底去了哪里!”

    听到李泰的话,李世民心里越发的不自在。

    他现在很想治李愔的罪,但是他又没有证据。

    正是:忍一时越想越气,退一步越想越亏。

    李世民心里憋的难受,终于忍不住提笔给李愔写了一封书信。

    在信里,李世民询问李愔,那两日时间,他究竟在干什么。

    写罢书信,李世民命人送往益州,当面交给蜀王。

    而就在此时,蜀王的奏折却是被送到了李世民的案前。

    嗯?

    朕的信还没送过去,倒是他的奏折先到了。

    李世民倒是想看看,蜀王的奏折里到底写些什么?

    是伸冤?还是分辨?

    结果,打开奏折之后,李世民才发现,原来是自己猜错了。

    结果是都不是,李愔的奏折,是提醒李世民,最近洛阳有可能要发大水,及早做好防范。

    看完奏折之后,李世民心里不由一紧。

    所谓水火无情,这发大水可不是闹着玩的。

    旁边,李泰看到李世民的表情,忍不住好奇地问道:“父皇,不知六弟奏折里,到底写些什么?”

    李世民皱着眉头说道:“他在奏折里写道,最近洛阳有可能发水,提醒朕及早做防范。”

    闻听此言,李泰不由哈哈大笑道:“父皇,儿臣断定,六弟是在危言耸听!”

    “儿臣猜测,六弟只怕是为了转移父皇的视线,才故意危言耸听的吧?”

    “到时候就算洛阳不发水,六弟也大可说,这只是猜测而已!因为他说的是有可能,而不是一定!六弟真是打的好盘算啊!”

    听了李泰的话,李世民的脸上也是阴晴不定。

    不过,最终李世民还是说道:“青雀,君为舟,民为水,水可载舟亦可覆舟。所以,这件事情,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朕必须要好好嘱咐洛阳的官员,让他们做好防水准备。”

    “不过,万一他们阴奉阳违的话,到时候受难的,还是那些百姓啊!”

    “对了,青雀,干脆你就跑这一趟吧!你去洛阳,督促哪里的官员,做好防水工作。提前预防,千万不要让百姓受灾。”

    李泰起身说道:“是,父皇!父皇请放心,儿臣必定会完成父皇交代的任务!”

    “父皇没什么吩咐的话,儿臣先行告退,回家准备一下,儿臣准备马上就前往洛阳!”

    听到李泰的话,李世民欣慰地说道:“如此甚好,洛阳的事情,朕就交给你了。”

    从御书房里走出来的时候,李泰脸上不由露出不屑之色。

    哼!

    这摆明了就是自己的好六弟,为了转移视线,而故意抛出来吸引人眼球的。

    虽然在李世民面前,很痛快地接下这个任务。

    但是只不过是做表面文章罢了。

    其实在李泰心目中,根本就没把这件事情当回事儿。

    不过,李泰的表面文章,的确是做的很足。

    回到魏王府之后,李泰简单收拾了一下,带上侍卫,火速出发。

    而李泰这边还没出城,李世民那边就接到了消息。

    这不由让李世民对李泰,越发的满意起来。

    在自己众多儿子之中,还是青雀办事,朕最为放心啊。

    ……

    第二日,李愔收到了李世民寄来的一封家书。

    看过这封信之后,李愔不由冷笑起来。

    看起来,自己的好父皇,根本就没有相信他啊!

    额,好在自己也没辜负他的不信任。

    因为人的确是被他给救走的!

    但是那八百多人,真的不是他杀的!

    当初,他可是就带了李元芳一个人前往。

    当然了,路上还有几个虎牙特战队的士兵在接应。

    但是一共也没有超过十个人,怎么可能杀的了那么多人?

    对于那八百护卫的死亡,李愔并没有证据。

    而他现在做的事情,就是在寻找证据。

    只要将证据找出来,就可以洗刷掉他身上的污名。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bbs.baby169.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