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败家子 第351D站新地址 看到铁路修到我家乡

    听到蜀王李愔居然答应的如此痛快,催知机居然有种不太适应的感觉。

    在他的想象之中,蜀王一定会百般推诿,甚至根本不会答应下来。

    因为在催知机看来,蜀王李愔,必然还准备了种种后手。

    甚至,就算五姓七望不再做镜子的生意。

    这蜀王,也不愁找不到下家。

    而五姓七望,也不可能真的舍弃镜子生意不做。

    但是令催知机没想到的是,蜀王居然这么痛快便答应了。

    以至于,催知机极为不习惯,面对蜀王请求他们五姓七望帮忙的要求,他几乎没有多想就答应下来。

    其他几家的代表,也都是如此。

    在他们看来,修路,原本就应该是两家的事情。

    甚至,修路之后,最大的受益者,还是他们五姓七望等世家。

    所以,在修路上,两家出力,实在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而接下来,李愔就提出,要修一条从益州通往长安的铁路。

    听到铁路这个词,催知机和五姓七望的几家代表,脸上无不露出茫然之色。

    蜀王所说的铁路,到底是什么东西?

    这路,难道是用铁铺成的不成?

    这简直就是匪夷所思。

    反正,他们是不敢相信的,这完全超出了他们的认知范围之外。

    或许,这就是蜀王的一个比喻吧。

    接下来,几家之人,就修建铁路,进行了分工。

    如何修建,如何规划的事情,自然交给蜀王李愔来解决。

    原材料,也是由蜀王自行解决。

    而五姓七望等世家,负责出人手,还有一部分钱财。

    每家大概需要出到几百万钱。

    至于人手,每家需要负责出的人手,也高达上万人之多。

    这样的付出,就算对五姓七望来说,也是一笔不菲的投资。

    但是这个代价对他们来说,完全值得。

    他们相信,有点道路修建完毕之后,镜子可以给他们带来至少上百倍得回报。

    回报如此之大,那么这次的投资,就完全值得。

    而他们做出如此之大的投资,相信到时候蜀王更没有了反悔的理由。

    而对李愔来说,五姓七望如此大方,也有些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有了五姓七望的这些人力和财力,可以大大缩短这条铁路的工期啊。

    五姓七望,真的是好人啊!

    计议已定之后,铁路的修建,也提上了日程。

    而接下来,太原王氏,提出要和蜀王,就盐业展开合作。

    太原王氏,原本就掌控着大唐的盐业。

    而现在,蜀王掌握了新的提炼方法。

    能够提炼出更加精纯的食盐出来。

    这些实验的纯度,比他们王家煮出来的盐,不知好了多少。

    好在蜀王的盐矿,规模并不大。

    目前仅仅在益州还有附近的几个州销售,对太原王氏来说,形成不太多大的冲击。

    但是,这盐业可是太原王氏的经济支柱之一。

    盐业,绝对不允许出任何问题。

    他们必须要将这新技术,掌握在自己手里。

    而第一步,王家准备先以合作的名义,看能不能暗中将食盐提纯的方法,掌握在他们手中。

    不过,这食盐,可是以后李愔对付五姓七望得一大利器。

    李愔又怎么可能,会将食盐的提纯之法交给太原王家呢?

    更何况,王家要的,一定是食盐的独家代理权。

    王家得到这些精盐之后,必定会以高价卖出。

    而李愔,根本就没准备用食盐来谋取暴利。

    所以,李愔以益州的食盐生产,只能满足益州周围的需求为理由,拒绝了和王家的合作。

    而太原王家,只能作罢。

    其实,太原王家原本的计划,是自己出资购买蜀王的提纯技术。

    不过现在,太原王家的联络人,并没有提出这个要求。

    因为他发现,蜀王根本就不可能将食盐提纯技术卖给他们。

    如果现在他们提出来这个要求的话,恐怕会将以后的路都给堵死了。

    既然如此的话,那还不如不提。

    来日方长,将来,总有机会得到食盐的提纯技术的。

    ……

    几大世家的人手,居然很快就到位了。

    铁路的修建工作,再次提到了日程。

    而修建铁路,前期工作,就只能由李愔亲自主持。

    因为,在这个世界上,也只有李愔见过铁路,知道铁路如何修建。

    首先,是图路线得选择。

    这个,不需要怎么勘探。

    直接借鉴后世从益州到长安的铁路干线就足够了。

    光是一个勘探,就能节省下一两年得功夫。

    而接下来,就是先将需要铺设铁路的路段清理出来,前期的一些准备工作都要做好。

    铁路的铺设,只要路段好,其实不需要清理多宽的地方。

    先清理出路段,然后再上面铺设小石子,压平之后,在上面铺设枕木和铁轨。

    大体的流程,就是这样子。

    不过,先期的工作,因为大家从来都没做过这项工作,先期的进展十分缓慢。

    不过随着时间的进展,这项工作的进展,逐步的加快。

    尤其是铺设石子的过程,随着业务的熟练,速度十分迅捷。

    至于钢轨,都是在炼钢厂里面,用平炉和转炉炼钢法炼制出来的。

    为了加快铺设铁轨的速度,李愔又特意在铁路毕竟的道路旁,专门建设了几座炼钢厂。

    这样的话,铁轨的运送距离,就大大缩短,效率也能一下子提高好多。

    不过,当一段铁轨被铺设出来之后。

    无论是那些工人,还是五姓七望的代表,还是其他人。

    几乎所有看到铺设成功的铁轨路段的人,都会傻眼。

    这,就是蜀王要铺设的铁路吗?

    就这么窄窄的一条道,到底要怎么走人?

    就算是过车,也根本就过不去啊?

    这修建起来的铁路,既不能过车,又不能过人,又有什么用啊?

    五姓七望的代表,看到这铁路修建成这样,作为出资方之一,当时就不能忍了。

    他们忍不住找到蜀王李愔,责问他,为何将道路修建成这般模样?

    修成这样,还怎么行走?

    他们的玻璃,到时候又将如何运送?

    面对五姓七望的责问,李愔只觉得很难对他们解释清楚如此深奥的问题。

    只能向他们保证,等铁路修好之后,他担保能够将玻璃,全部都运送出去。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bbs.baby169.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