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败家子 第189D站新地址 背后捅刀

    崔知机从卢国公府离开的时候,脸色阴晴不定。

    程处亮的一番话——或者应该说是梁王殿下的一番话,不由让崔知机遍体生寒。

    这是一个可怕的对手。

    如果梁王殿下当真要出手对付世家的话,世家真的能抵挡的住吗?

    梁王殿下的话,又有几分可信度?

    不过,如果从情理上讲的话,他的话倒是合情合理。

    一边想着心事,崔知机一边向王家走去。

    他要将这个消息告诉王家,然后大家坐在一起,共同商议对策。

    不过走到半道上的时候,崔知机却是忽然停下身来,许久之后,转身打道回府。

    刚刚回到府中,就得到回报,说是天一书铺今天只生产了两千多本书,近期可能会停产几日,恢复生产的日期待定。

    听到汇报之后,崔知机脸上露出若有所思之色。

    只怕是这些书,已经生产的够多了,他们暂时收手,同时也是避免他们狗急跳墙啊。

    崔知机马上命人将这个消息传递给其他各大世家。

    其他世家的人,得到这个消息之后,无不欢欣鼓舞,认为他们在和皇上的斗争中,取得重大胜利。

    而这一次的胜利,势必会让皇上重新掂量一下世家的底蕴,从而有所忌惮。

    只有崔知机知道内情,思量半晌之后,先是写了一封书信,寄回清河崔氏老宅。

    与此同时,崔知机命人连夜将最近购买的五万多本书籍,悄悄装车送走。

    在从程处亮哪里得到消息之后,崔知机就确定,他们这些世家,这些购买的三十万本书籍,只能砸在他们手里了。

    就算长孙无忌从此不再印刷一本,光是这些书,都很难全部卖出去。

    而凭借崔知机的感觉,只怕过不几天,长孙家的书店里面,这批书的价格,就会再次恢复到五十文一本的价格。

    到时候,他们几家还要持续购买吗?

    问题是,就算人家只卖五十文一本,都是有的赚的。

    整整五万多本书啊!

    绝对不能全部都砸在手里贱价销售。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崔知机原本是想到王家,将这个消息告诉全部世家。

    而最终,却是在半道返回。

    因为一旦这个消息泄露出去,那么这五万多本书,就真的要砸在手里了。

    现在崔知机要做的就是,在其他几家还没反应过来之前,赶紧把这批书卖出去,能卖多少算多少。

    相信五百文一本的价格卖的话,就算五万多本不能全部都卖出去,但是至少能卖出去一多半吧!

    这样的话,他们就能把这次的损失减少到最低程度。

    五姓七宗同气连枝是不假,但是在关乎自身利益的时候,崔知机也不介意在背后捅他们一刀。

    ……

    印刷暂时停了下来,因为目前已经印制的足够多了。

    至于天一书铺之内,大概在留个一千本左右就足够了。

    当然了,除了这些书籍之外,其实他们还可以刻印其他书籍。

    仍然可以以五百文一本的价格出售。

    虽然销量必然不会那么夸张,但是绝对有的赚。

    至少在那些世家真正掌握新型造纸术和印刷术之前,都形成不了战斗力。

    而此时,前往上官仪家乡接他家人的护卫军,成功将上官仪的家人接了过来。

    现在,上官仪在李愔心目中的地位,已经上升到几乎是不可或缺的地步。

    不得不说,这帮子文人,真的是一肚子坏水——额,似乎说智珠在握更好听一些。

    如果没有上官仪的话,这一次印书事件,绝对不会处理的如此完美。

    所以,对上官仪,李愔极为重视。

    这一次,上官仪的家属被接到长安城,李愔和上官仪一起,亲自迎接到长安城外,可以说是给足了上官仪面子。

    上官仪的夫人和儿子,听到梁王居然亲自迎接出城的时候,都惶恐到几乎失态的地步。

    而上官仪对李愔的感激之情,更是达到无以复加的地步。

    上官仪为双方引荐完毕,上官夫人含羞上前拜见李愔,李愔虚扶。

    见过礼之后,上官夫人就避让到了一边。

    接下来,上官仪就领着一个眉清目秀的小男孩,对李愔说道:“殿下,这是犬子庭芝。”

    然后俯首对上官庭芝说道:“庭芝,还不拜见王爷?”

    上官庭芝赶紧行礼道:“草民拜见王爷!”

    嗯?

    上官庭芝?

    这不就是上官婉儿的父亲吗?

    就是不知,在自己来到大唐之后,历史已经悄悄偏离了原本的轨道,到时候,还会有上官婉儿问世吗?

    李愔拉起上官庭芝,高兴地说道:“好,一看就知是聪明伶俐,知书达理,长大必然是国之栋梁啊!来,这个玉佩是本王送给你的见面礼。”

    说罢,李愔掏出一个玉佩,塞到上官庭芝手中。

    上官庭芝不由偷偷看向父亲,见父亲点头,这才收下玉佩说道:“多谢王爷赏赐。”

    听到上官庭芝的话,李愔不由对他说道:“庭芝啊,本王和令尊乃是平生知己,以后你就称呼本王为叔父吧!”

    上官仪连忙说道:“王爷,这万万使不得!”

    李愔一板脸说道:“你可是看不起本王?”

    上官仪连忙解释道:“属下岂有看不起殿下之礼?”

    李愔哈哈笑道:“那就是了,就这么定了!”

    上官庭芝也是个聪慧的,连忙喊道:“庭芝拜见叔父!叔父,小侄还会背殿下的诗作呢!”

    哦?

    短短几月的功夫,本王的诗作,居然已经传播的这么远了吗?

    李愔不由高兴地问道:“那你背给本王听听?”

    上官庭芝不慌不忙地背道:“卖炭翁,伐薪烧炭南山中,满面灰尘烟火色……;梅雪争春未肯降,骚人搁笔费评章。……”

    小家伙居然将卖炭翁、梅雪,都极为熟练的背诵下来,引的李愔啧啧称奇,连连夸赞。

    回到梁王府之后,李愔直接给上官庭芝放了三天假。

    额,其实此时的梁王府,上官仪本身也没多少事情可做。

    回到住处之后,李愔不由微笑着摇头不语,暗道上官仪真是个老狐狸。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bbs.baby169.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