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败家子 第188D站新地址 崔知机的震撼

    最近一段时间,这几大世家没少了暗中刺探,但是一直没得到有用的信息。

    而这一日,崔知机又跑到卢国公府做客了。

    崔知机在长安城坐镇三年,此前的三年时间到卢国公府的次数,怕都没这几天多。

    崔知机和卢国公府有亲戚,因为卢国公的夫人就出自崔氏,乃是崔知机的姑姑。

    这么算起来的话,崔知机和程处亮是一辈的。

    不过崔知机在卢国公府上,并没有得到什么有用的消息。

    因为这件事情,整个卢国公府上,就只有程处亮知道实情。

    其他人,就连程知节和程夫人,都不知道这里面的详情。

    当然了,崔知机并不傻,他能够隐隐感觉到,这里面似乎有梁王殿下的影子。

    而程处亮和梁王走的很近,所以每次到卢国公府上来,崔知机都会找程处亮。

    不过,以前因为时机不到,而程处亮又知道崔知机诡计多端,一肚子坏水。

    搞不好就会被他把话给套走,因此,程处亮根本就不和崔知机说话,这让崔知机也无计可施。

    不料,这一次崔知机来到卢国公府上,这一次程处亮居然把他请进了自己的书房,说是有宝贝请他欣赏。

    这一次,说不定有机会!

    崔知机不动声色地跟着程处亮来到他的书房之内,发现这货的书房里面的确有很多书,但是这些书都很新,根本就没有翻动过的痕迹。

    来到书房之后,程处亮鬼鬼祟祟地拿出一柄折扇来,对崔知机说道:“表哥,这把折扇上的这幅春宫,可是请名家画的,你瞧瞧这画工!”

    此时,崔知机的目光已经被书桌上的一沓纸张所吸引。

    这些纸张洁白而又匀称,根本就不是市面上卖的那种货色,而和天一书铺里卖的那些书的纸张,基本上一模一样。

    崔知机的心脏,不由狠狠跳动几下。

    然后,漫不经心地点评了几下春宫图,不动声色地向程处亮问道:“表弟,你这些纸张是在哪里买的?这质地比市面上卖的纸张要好的多,价格一定很贵吧?”

    程处亮不由哈哈笑道:“表哥,这你可看错了!这些纸张啊,都是长孙家生产的,因为改良过工艺,所以价格很便宜。这些纸张的成本,最多只有市面上纸张的十分之一!”

    什么?

    崔知机猛然被这个消息震撼到了!

    这纸张的造价,只有市面上的十分之一!

    也就是说,他们那些书籍的成本,根本就没有他们所猜测的那么多,根本就没有一千五百钱,充其量不过才一百五十钱而已!

    怪不得他们敢卖五百钱,每天还生产那么多!

    刚想到这里,就听程处亮漫不经心地说道:“表哥,我还听说啊,长孙家就连印刷的技术都改进了。听说改成什么活字印刷术,他们雕刻出一个字一个字的模板,拼凑起来印刷,可以反复使用。”

    “这样一来,就大大节省了模板的成本。印刷速度也很快,听他们说,印刷成一本书的成本价格,大概降低到传统印刷的十分之一的地步吧!”

    轰!

    这一句话,如同一道炸雷般劈到崔知机身上。

    这!

    他们的成本,居然连一百五十文都没有,只有区区十五六钱,顶破天不会超过三十文!

    怪不的,怪不得他们一开始有底气卖五十文钱啊。

    而之后提价到五百文,其实就是在坑他们几大世家啊。

    现在,他们每一家手里,都分到大概五六万本书。

    这些书,可是实实在在地砸到手里去了。

    想到这,崔知机不由一阵心寒。

    原来,皇上把一切都算计到了。

    这一次,皇上是铁了心的要整治他们世家了吧?

    这一刻,崔知机的脸色格外难看。

    看到崔知机脸色不对,程处亮不由关心地问道:“表哥,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崔知机深吸了一口气,忽然之间,却是突然做了一个决定。

    下一刻,崔知机站起身来,弯腰向程处亮深深一揖,说道:“表弟,这一次,你一定要救我啊!”

    程处亮连忙将崔知机扶起来,大声说道:“表哥,你说,有谁想害你?俺老程要是打不出他的屎来,都算他拉的干净!”

    崔知机深深地看了程处亮一眼,然后将几大世家所做的事情,和现在所处的危机都向程处亮讲述了一番。

    崔知机当然知道,向程处亮问这些问题,简直就是问道于盲。

    但是,今天程处亮向自己吐露出这么多消息,必定是有人故意让程处亮来透露给自己的。

    而这个人,很有可能,就是当今皇上!

    崔知机想听听,这件事情,到底还有没有转机。

    听了崔知机的话,程处亮不由哈哈大笑道:“表哥多虑了,你真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啊!”

    崔知机眼睛一亮,连忙问道:“表弟,不知这话何解?”

    程处亮哈哈笑道:“这很简单啊,就那帮泥腿子,就算买到书又怎么样?他们的底蕴,能和你们传承千年的世家相比吗?更何况,现在科举录取,可都是掌控在你们世家手中的啊。你们还不是想录取谁就录取谁吗?”

    咦?

    似乎也是这么个道理!

    可是,这话断然不会是皇上讲给自己听的,而程处亮,又怎么可能会想到这一点呢?

    于是,崔知机不由好奇地问道:“表弟,这番道理,都是你自己想出来的?”

    程处亮微微笑道:“当然不是,这些道理啊,都是梁王殿下的分析。”

    崔知机神色古怪地说道:“那梁王殿下没有在皇上面前提起过?”

    程处亮微笑着摇头说道:“梁王殿下说,他和世家乃是唇亡齿寒,所以,殿下是绝对不会将这番道理讲给皇上听的。”

    听到程处亮的话之后,崔知机的第一反应就是荒谬。

    你一个皇子,居然会和世家唇亡齿寒?

    “此话何解呢?”

    “梁王殿下说过,如果太子登基为帝的话,要对付的,大概就是世家和他们这些兄弟了。如果解决掉世家之后,到时候太子的目标就只剩下他们!而有世家在,那么太子的目标首先要集中在世家!”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bbs.baby169.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