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败家子 第14D站新地址 夫子孔颖达

    唐朝的小学,其实和后世的小学功能差不多,都是担负着孩子的启蒙教育的职责。

    唐朝的小学,隶属于秘书省,最早是由高祖李渊建立。

    里面的学生,主要是皇室宗族还有功臣子弟,学生也就几十个,通常不会超过五十人。

    从七岁入学,十四岁就转入弘文馆或者崇文馆去接受中高级教育。

    李愔在这里,已经上了三年学了,属于最不受先生欢迎的学生之一。

    其实,这里的学生都不太好教。

    除了皇子之外,如果是那文臣家里的子弟也就罢了。

    像那些武将家里的子弟,诸如程处亮、尉迟宝琪之流,各个都是惫懒家伙。

    讲课不听,挨打不怕,让先生们十分无奈。

    而李愔就要加个更字了,这家伙不仅仅是不听课啊,他还经常捉弄那些先生。

    不是偷偷将墨汁涂到先生的凳子上,就是往先生身上偷偷放懒蛤蟆等物。

    上一次更是将一条活蛇放到先生身上,将那个先生差点吓死。

    也正是那次,犯错之后挨打关禁闭,他才偷偷爬上假山,然后摔下来,被李愔鸠占鹊巢。

    李愔被摔伤,小学里的先生其实是非常高兴的,这个瘟神总算是离开了。

    这家伙最好是卧床不起,永远都不要再来上学。

    但是令他们极度无奈的是,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

    这才过了没几天,这个祸害居然又来上课了。

    因为学生数量不多,所以尽管每个人的进度都不太一样,但是也没有分班,而是大家都在一起上课。

    进入学堂之后,李愔学堂里面的学生,分成了三个小团体。

    第一个小团体是程处亮、尉迟宝琪、秦怀玉,还有一个李景仁、李崇真,这些都是武将团体。

    第二个小团体以四皇子李泰为首,身边围绕着房遗爱、柴令武等人。

    第三个团体,是另外的文官子弟团体。

    当然了,也有不属于这几个团体,独来独往的独行侠,比方说李愔的五哥李佑。

    在一个小小的学堂里面,李愔就看到了三个将来要造反的狠人,房遗爱、柴令武和李佑。

    李愔觉得要珍爱生命,远离这几人。

    李愔眼珠一转,就来到程处亮身边坐下。

    然后,李愔就吃惊地发现,程处亮眼角乌青,脸颊浮肿,很显然昨天他又挨揍了。

    李愔不由纳闷地问道:“程处亮,你难道没把天下第一面孝敬你爹?你爹怎么又打你了?”

    程处亮瓮声瓮气地说道:“就是因为用天下第一面孝敬老头子,我才挨的打啊?”

    嗯?

    这是什么逻辑?

    孝敬居然还要挨打?

    李愔古怪地问道:“这是为什么呢?”

    程处亮无限忧伤地说道:“因为老头子嫌我拿出来的晚了,说有这样的美食,干嘛不早拿出来给他吃?还有,量也忒少了。殿下,今天你说什么也要给我十包天下第一面呢!要不然的话,老头子非活活打死我不可!”

    李愔顿时深表同情地点了点头。

    李愔正要说话的时候,旁边的尉迟宝琪忽然低声说道:“先生来了,不要说话了。”

    果然,教授他们经义的孔颖达从外面走了进来。

    孔颖达走进来之后,手里拿着戒尺,神色严厉地向李愔这边走来。

    看到这一幕,程处亮嘴角一咧,忍不住偷笑起来。

    等着吧,几天前,李愔这小子捉弄学堂里面的先生,这一次,孔颖达肯定是报仇来了。

    这一次,要不把他的手掌心打肿,算他长得结实。

    不多时,孔颖达就走到李愔身边,黑着脸问道:“殿下,不知本夫子布置的作业,你做完了吗?”

    李愔瞅了瞅孔颖达,疑惑地问道:“夫子,你安排了什么作业?”

    李愔的话音刚落,学堂里的学子们顿时爆发出一阵哄笑声。

    孔颖达顿时黑着脸说道:“都给本夫子闭嘴!李愔,站起来背诵论语为政篇!”

    孔颖达一手拿着戒尺的一端,一上一下的在另外一只手掌心上拍打,发出啪啪啪的声音。

    原来是背诵论语啊,可是,本殿下不会啊。

    看孔颖达的样子,要是今天自己背不出来论语的话,这老头子非得把本殿下的手掌心给打肿了不可。

    无奈之下,李愔一边慢吞吞地站起身来,一边迅速在脑海中调出商场,在商城里找到论语一书。

    然后以一个时辰一个败家值的代价,选择了在线观看功能。

    当李愔站起身之后,学堂里的所有人,都准备看李愔的笑话。

    六皇子殿下,今天挨打是挨定了!

    哈哈,真的太好了,又有好戏看了。

    然而下一刻,他们听到了郎朗的背诵声。

    “子曰:“为政以德,譬如北辰,居其所而众星共之。”子曰:“《诗》三百,一言以蔽之,曰:‘思无邪’。”子曰:“道之以政,齐之以刑,民免而无耻。道之以德,齐之以礼,有耻且格。”

    嗯?

    什么?

    六皇子殿下竟然真的在背书?

    竟然还背的一丝不差?

    我没有看错吧?

    见鬼,这怎么可能?

    但是,不管他们如何不信,李愔就是完完本本地将整个为政篇都背诵了下来。

    背完之后,李愔看到,孔颖达满脸失望地让他坐下。

    李愔心里暗暗恼怒,这老家伙是一心想打我啊!

    哼!老家伙,咱们走着瞧,早晚让你好看!

    接下来,孔颖达简单提问了一下,就因材施教,开始上课。

    因为各自的进度不一样,只能每个人,或者几个人分开单上。

    不多久,孔颖达就讲解到李愔这边,为李愔讲解了新的内容,并且仔细讲解了经意。

    别看孔颖达极为看不起李愔,甚至一直想寻由头打他,但是在讲课的时候,孔颖达并没有丝毫的敷衍,而是极为认真和负责。

    传授完新的课程之后,又给李愔布置了作业。

    然后,等孔颖达上完一圈课之后,一个上午的时间就过去了。

    中午学堂里面管饭,饭菜标准不差,四菜一汤,有荤有素。

    不过对大唐的食物,李愔没什么感觉。

    食物除了煮就是蒸,或者是烤,反正是没有植物油,没有炒菜,没有各种调料。

    那种清汤寡水的味道,让人实在是难以下咽。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bbs.baby169.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