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煜传 卷一 再世为人 第七十调教女友小静 第5部分 视频 宁煜

    第七十章 宁煜入府见虎侯,风扬重赏赐虎牌

    当飞虎卫出现在自己面前时,宁煜微感诧异。

    飞虎卫是风扬亲随卫队,就算郿坞在侯府中有所谓的“熟人”,也应该无法指使飞虎卫出马。宁煜对郿坞的真实身份越发好奇起来。

    宁煜直接驾起马车,跟随前来的飞虎卫出发。

    一行人跨马驾车,拐拐绕绕,来到一条胡同里。

    前面一道院门大开,明显是侯府的后门,左右各有两名飞虎卫把守。带路的飞虎卫未曾停步,驱马直入,宁煜也紧跟其后,驾着马车进了大门。

    侯府面积巨大,便如一座城中之城,粗略一看,房屋不下百间,不过所有建筑却略显朴素,并不奢华,反而隐隐有种中规中矩的军旅气息。

    一进院子,队伍便停了下来,后门关闭,飞虎卫纷纷下马,隐约间将马车围在中间。

    带头传召的飞虎卫吩咐留下两名飞虎卫看守马车,转头对着宁煜道:“把车和人留下,你跟我们去见侯爷!”

    宁煜应声是,转身取出车中的包裹,跳下马车。

    飞虎卫首领看着包裹,目含询问。

    宁煜道:“这是属下侥幸所得的宝物,想要敬献给侯爷。”说着将包裹打开,露出里面花花绿绿的蛇鳞和蛇皮。

    一名飞虎卫好奇问道:“这是什么?”

    宁煜微微一笑,扯起那块蛇皮道:“麻烦这位兄台用刀砍一下试试。”

    这名飞虎卫看向一旁的首领,对方微微点头。

    这名飞虎卫当下抽刀在手,扬手一刀劈在蛇皮之上,随即只觉一股弹力袭来,腰刀弹起老高,再看蛇皮却是丝毫无损。

    在场几位飞虎卫目露奇光,再看宁煜的眼神便热情不少。飞虎卫是风扬亲随,以保护风扬安全为己任,这件蛇皮的价值,几人自然明白。可以说有了这件蛇皮,风扬的安全便多了几分保障。宁煜献此宝物,对飞虎卫来说意义非凡。

    首领难得的冲着宁煜笑了一下,头前带路,领宁煜去见风扬。

    宁煜重新打好包裹,跟着几名飞虎卫步行入内。

    来到后园,远远便听到前面传来一阵说笑声。前面几名飞虎卫停下脚步。那名头领伸手止住宁煜,道:“侯爷就在前面,你自去觐见。不过你身上不能带武器。”

    宁煜点点头,取下黑蚺交给他,对方伸手一接,面色微微一变。

    接着自有人上前搜身,宁煜放下包裹,举手配合。

    搜身的人对着头领点点头,示意宁煜身上并无其他武器,头领这才闪在一旁,让宁煜入园。

    待宁煜一走,首领提起黑蚺剑仔细观瞧起来。一名飞虎卫好奇的问道:“头,怎么了?”

    那首领笑笑,也不说话,把剑递给他。

    这名黑护卫不明所以,伸手接过,只觉手上一沉,连忙运起内力这才没有当众出丑。

    他惊讶道:“好家伙!这把剑不得有个几十斤?”

    首领笑笑:“最起码也有六十斤左右,我刚才看过,这把剑里加入了大量乌金,所以才会这般沉重。”

    那名飞虎卫惊讶道:“看他样子年纪不大,修为这般精深吗?”

    首领摇摇头,道:“我一直跟在侯爷左右,之前也见过他几次。据我所知他当时的修为顶多也就在下清境上品,就算修炼有成,现在最多不过中清境上品。使这么重的剑,应该是天生神力吧!”

    提剑的飞虎卫道:“真是人不可貌相,看他斯斯文文的样子,没想到却有这么大的力气。嘿嘿,头,这把剑还是你提着吧,老费劲了。”

    首领笑笑,接过黑蚺,看了一眼园中,静立不语。

    *****************************

    宁煜放慢步子,双手捧着包裹,沿着花园小径往凉亭中走去。

    转出花丛,已经能看清凉亭中的情景。风扬此刻正在和一名白发老者谈笑,郿坞则侍立在一旁,一副巧笑嫣兮的样子。这和宁煜印象中的郿坞差别很大,不过却也证实了宁煜心中所想:郿坞果然是另有身份,而且看她和风扬之间的关系,郿坞的身份绝不一般。

    收敛心神,宁煜快走几步,屈膝半跪,高声道:“土部丙字房蚁垤,参见侯爷!”说完将手中包裹一举,接着道:“侯爷,属下之前侥幸宰杀一头巨蟒,发现此獠鳞皮坚韧,凡兵难伤,以为甲胄,可防刀矢,特敬献侯爷!”

    威虎侯风扬扭头看着宁煜,脸上面无表情,足足半刻一言不发。

    宁煜心中微感诧异。可是风扬不发话,他便不能轻动,只能保持着高举双臂的跪姿一动不动。

    风扬和宁煜都没觉得怎样,一旁的风清影却看不下去了。风扬此举分明是在为难自己的心上人,她伸手轻推了风扬一把,凑到风扬耳边埋怨道:“大伯,差不过得了!他只是个小小的金牌密探,你这么吓唬他,还不把他吓死了!”

    风扬心中一阵苦笑:我的傻侄女啊,就是这一个你口中的“小小的”金牌密探,最近可是一连办了好几件惊天大事。因为他,现如今整个大陆的局势即将发生变化。回想几个月前,眼前这人,当初也只不过是一名黑虎军的小小队正,可是如今却连番立下大功,整个风家都因此受益,甚至大陆三国的命运都有可能会因此变得不同。现如今,这个“小小的”金牌密探更是让自己这个眼高于顶的侄女倾心于他,这一番操作猛如虎,自己现如今都有点吃惊了。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冥冥之中,连风扬自己都有点相信这种神鬼传说了。

    被风清影一催促,风扬不好再故作威严,轻咳一声道:“起来吧。”

    宁煜叩头谢恩,刚一站起,风清影立刻上去接过包裹递给风扬。

    风扬没好气地接过来,放到一边。

    “听清影说,你们在回来的路上抓到一名犬谍,还缴获一封犬阁阁领柴犬的亲笔密信?”风扬沉稳下心神问道。

    宁煜看了一眼郿坞,心道:“原来她真名叫做清影。”

    随即抱拳道:“是的,他化装成一名乞丐,被属下看出了破绽,一直跟到天琮城外才寻机将他擒获。从他身上,属下缴获了一封密信,落款便是柴犬。”

    说着,宁煜已经将那封密信自怀中取出,双手呈上。

    风扬示意风清影将密信拿给自己。密信非常褶皱,上面还隐隐有些血迹。

    宁煜解释道:“那名犬谍被属下击伤后想要吞信毁去,被属下及时抢下,但是密信已经让他揉作一团,被他手上的血污沾染。”

    风扬点点头,将密信展开,仔细观瞧,面色渐渐变得沉重。

    他将密信转交给大先生,道:“先生看看,这其中可是将学生最近的布置写的一清二楚,而且还让皇帝做好准备,看意思,皇帝似乎暗中留了一手!”

    大先生眼神不好,信纸几乎是贴在脸上,他看的十分仔细,看完后对着风扬道:“嗯,这封密信算是我们第一次缴获的柴犬亲笔,意义非凡。不过一时半会儿,老夫还看不出太多,我们待会再仔细研究一下。”说完他对着风扬一使眼色,嘴角撇了撇一旁的风清影。

    风扬立刻会意,将密信放入袖中。看着“蚁垤”,微微沉吟。

    他之前虽然已经答应风清影要重重嘉奖“蚁垤”,可是他这几次的功劳每桩都可称得上不赏之功,数功相加,风扬一时也不知道如何奖赏才好。

    关键时刻还是大先生提醒道:“侯爷,可赏虎牌!”

    风扬当下反应过来,心中暗赞一声:“还是大先生急智,此法甚妥。”

    这虎牌是风家至高无上的荣耀,只有为风家立下不世之功的人才能奖赏。有虎牌在手便可受西南百官万民的敬仰,见官不跪,入关不拦,家中三族徭役尽免,赋税不收,最重要的是,手持虎牌还能免死抵命!只要不是参与反叛,任何死罪都能凭此牌抵罪,得获赦免。

    虎牌是初代威虎侯风行烈设立,风家历经三代,已近百年,总共也不过发出去四块,今天如果再发给“蚁垤”,便是第五块。拥有虎牌,便相当于拥有了风家的庇护,在西南可畅行无阻。而且,身配虎牌,地位便等同于风家嫡族,这也正好合了风清影的意,将“蚁垤”拔升到与她门当户对的地位。这样做既能符合“蚁垤”建立的功绩,又能让风清影满意,真可谓一举两得。

    风扬当下吩咐一旁的飞虎卫去请虎牌。

    虎牌的荣耀早已深入人心,风家三代百年,加上今天也不过只有五块虎牌颁发出去,这样的荣宠可谓万中无一,尊贵无比。

    此言一出,风清影顿时笑逐颜开,而在场的飞虎卫无不露出羡慕的眼神。

    宁煜自从一进侯府便散开神魂,小心的戒备四周。现在园中各人的神情气机自然尽在掌握。风扬一提“虎牌”二字便能引发众人这么大的变化,虽然不知道这个“虎牌”是什么,可宁煜已经认定此物绝非寻常,心中也不由有了几分期待。

    他现在在风家的地位不高,权柄尚弱,许多布局和谋划都要拐弯抹角,几经周折才能做到。如果这块“虎牌”能提升自己的地位和权力,那么他接下来的路无疑会好走许多。现如今,大陆风雨将至,自己迫切需要更强的实力和更大的权力,这样才能在道凡两界捞取足够的资本,成就大事。

    不多时,离去的飞虎卫去而复返,宁煜暗中望去,他双手捧着一副紫檀托盘,神色间满是恭敬。托盘上红绸盖面,其下隐有一物,应该就是风扬口中的“虎牌”了。

    风扬正襟危坐,目视“蚁垤”,高声道:“土部丙字房金牌密谍蚁垤,勇武多智,机巧多谋,为我风家出生入死,屡立奇功,忠心耿耿,苍天可表,日月可鉴,今例数其绩,赐封虎牌,以彰其功!”

    宁煜叩首谢恩:“谢侯爷!属下必竭尽全力,报效侯爷赐牌之恩!”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bbs.baby169.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