签收一只小龙女 第66第九影院 哭泣的城堡

    周围的气氛显得很是诡异。

    在费迪南发出邀请之后,在场的修者们并没有兴奋地冲进去,而是站在地上互相打量着身边人,他们想先看看情况。

    无论是那巨大的天门还是从里面冒出来的怪物,都太可怕了。

    现场高手虽然有不少,可谁也不愿意主动去找麻烦,那样只会害了自己,方便别人。

    当然也有异类,覃天就是。如果不是小龙女需要照顾,他早就迫不及待地冲了进去。

    对于覃天来说,越是邪门的气息,他的身体就越喜欢。

    觉察到龙女仆脸上的痛苦之色,覃天很贴心地把手按在小龙女短裙下的伤患处,并且还用非常专业的手法进行推拿。说实在的,小龙女的身材是极好的,体脂率很是正常,真的摸起来手感也非常不错。所以每晚的治疗在覃天看来,也是一种放松和享受。

    “好些了吗?”

    小龙女很是尴尬,紧张地望了望四周,好在大家的注意力全都在天空中的那道天门上,她羞耻无比地点点头。

    “嗯~~好多了。主人辛苦了呀,娇娇一定会尽快恢复健康的。”小龙女有些自责,主人这么贴心且绅士,每次都只是给她的伤患处按摩,从来不把手伸向其他区域,但每一次这种舒爽的感觉体验之后,她都想让主人再做些什么……

    “我不能这么龌龊,我可是龙界公主呀!作为女孩子一定要矜持,不要给主人添麻烦!”小龙女心中暗想。

    一本正经地覃天并肩和小龙女站在一起,望着那天上的天门,道:“不知道那里面是否危险。”

    弗兰茨可真是三观破碎,众人之中也只有他注意到了覃天王爵手上的动作,那可以化作巨龙的少女无论是身材还是相貌都是极品,这小子竟然可以在大庭广众之下用手去盘女神的……

    “覃天王爵真的是好雅致啊,竟然能在禁地天门打开以后依旧这么淡定的把玩女仆。”弗兰茨走到覃天身边,羡慕无比地道。

    “弗兰茨殿下说笑了,我只是比较关心身边侍女的健康罢了,所以多照顾照顾。”覃天解释。

    “我懂,我都懂的!”弗兰茨的笑容渐渐绅士起来,“我也经常照顾身边漂亮的女人的。”

    茉莉公主握住剑柄的手在发抖,听着右边两个混蛋男子的谈话,可真是让她气急。

    “这两个家伙都不是好人!”茉莉的心中已经给覃天和弗兰茨贴上了标签。

    “我也是在皇家典籍内读到的相关资料,等下王爵大人你进去后,千万不要去安全区以外的地方,魔法禁地那里非常的邪门的。”弗兰茨好心提醒。

    覃天点头:“谢谢殿下的提醒,这次去禁地参加解锁大会也只是抱着参与的态度,至于说能不能获得城堡和宝藏都不重要的。”

    …………

    最终大家决定同时朝着那天门进发,乌压压的人群飞上高空,足足有上千人。

    费迪南没有做任何阻拦,只是站在门边冷笑。

    覃天和小龙女站在人群中间,感受着从门内吹出的阴森森寒风,不由得神清气爽起来。

    “又是你,戳人怪!”奇妙的缘分再次让张清风遇到了覃天,他的眼睛瞪得很大,停留在戳人怪的咸猪手上,羡慕嫉妒恨:“这么严肃正经的场合,你竟然还能做出如此龌龊的事情,实在可耻!”

    “哦,原来是张大少爷呀!才来到魔法世界吗?你表姑妈呢?”覃天笑着问。

    裴霈似乎有了预感,从人群中探出头来,美目流转着光华,微微蹙眉,见到了覃天。只是那小子手上的动手让她有些难为情。

    “哼,无名师兄你快看呀!这个放荡的女人就是你的未婚妻!”张清风一副不怕事情闹大的样子,呼喊着。

    皇甫无名可真是觉得丢脸呐,心中暗道:这张清风是傻子吗?如此戴绿帽的事情你还能当着上千人的面吼出来?不怕丢剑阁的脸面?你不要脸,我还要呢!

    所以皇甫无名装作没有听到的样子,径直往人群深处走去。

    裴霈也带着剑阁的其他高手跟了上去。只留下张清风在较真。

    “喂,我说剑阁的诸位你们怎么都不理睬我啊!这……”

    话还未说完,小龙女直接一巴掌扇在了张清风脸上。

    “你说谁放荡?!知道其中缘由吗?随便的就给人贴标签!?”

    张清风捂着脸蛋,委屈的很。想动手却又不敢造次,只得露出求救的眼神看向表姑妈裴霈,然而对方根本不睬他。

    “呜呜呜……世风日下,世风日下啊!你小子给我等着!”说完,张清风也随着众人进入了天门之中。

    这巨大的禁地之门是由神秘的冥石打造而成,上面有着各种恶魔的浮雕。站在门边拐角处观察,这扇门芯就像是通天巨墙般很有压迫感。

    进入了禁地之后,出现在众人面前的则是一面看不到边际的石墙,在墙体之上有着密密麻麻多达上百条洞窟通道,每一条通道都非常的幽深,墙壁上挂着的骷髅头骨内燃烧着绿色微光火焰,引导着众人向深处前进。

    在通道和空地的上方,是暗红色的天空,不时地有各种行尸走肉或者怪物试图扑向众人,都是被神秘的阵法屏障给阻拦在外,怪物们触及到上方若隐若现的保护罩时,即刻化为灰烬,被禁地猛烈的风吹散。

    上千名修者各自组成了小组,分别挑选洞窟进入。

    有了城堡钥匙的可以根据感应进入,覃天体内的那贤者勋章也发出了微弱的白光,在他的身体朝向从下往上数第二排其中一个洞窟时,光芒大涨。

    想来,那属于它的城堡就在通道内。

    只是往那条通道而去的,目测有好几十人。全部都是外界的高手大佬们。

    没办法了,硬着头皮也得上。

    覃天和小龙女互相对视一眼,一起飞向了洞窟之中。

    微弱的幽绿火光照射下,狭小的洞窟空间显得极为的恐怖,不时地还有阵阵哭声传来。

    所有人不由得放慢了脚步,伴随着深入,那哭声越来越清晰,也越来越凄惨。

    “这里面还有个女人在哭吗?到底是怎么回事?”有人警惕地质问,他的身上已是被元力缭绕。

    修者们全都紧张起来。

    “嘤嘤嘤嘤……”哭泣声也在快速靠近众人。

    覃天站在队伍最后,踩地雷这种事还是交给冤大头来做比较好啊。

    但他却看见,队伍前方的人正在逐一消失。伴随着他们往前迈步,身形消失在了昏暗的火光下。

    “前面什么情况?那些人呢?都被隐藏在暗处的怪物给吞了吗?”

    还未消失的修者们却步了,不敢再往前行进。

    心脏被击中的感觉再一次传来,覃天开启了贤者状态,他的双眼看透了前方的魔法幻术,见到了消失的众人身影。

    前方并非是有什么吃人的怪物,而是有座宽阔的院落,在那院落之中矗立着一栋巨石堆砌起来的城堡。

    而哭泣声就是从那座城堡内传出来的,建筑物本身有着许多的窗口,几乎每个窗口前都站着人形黑影,那些黑影都在拿手帕擦拭着眼泪。

    远远观之,整栋城堡就像是一张……哭泣女人的脸!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bbs.baby169.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