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煜传 卷一 再世为人 六十六调教女友小静 第5部分 视频 擒灵

    第六十六章 擒灵犬截获密信,喜宁煜再立新功

    看着宁煜缓缓逼近,灵犬一步步后退。这片密林不大,在这里纠缠起来,短时间对自己虽有好处,可以借着树木减弱对方的攻势。可是一旦陷入缠斗,自己便再难脱身。

    灵犬一边防备宁煜,一边用眼角的余光观察四周的地形,伺机找出能够逃离的最佳路径。

    宁煜现在完全不担心对方逃走。他的真实实力远胜对方,此刻不过是想从他口中套出点有用的信息。不过几次开口试探,对方都避而不答,宁煜便失去耐心。他出来跟踪这假乞丐,并没有知会郿坞,此刻最好是速战速决。就算对方不肯开口,可只要活捉了他,便还有希望。

    修真者虽然不能直接窥探别人的思想,可是却有手段能击垮他人的意志,而且有神魂在,这便相当于一台精密的测谎仪器。所以,只要将对方擒获,宁煜便可以慢慢从他口中得到有用的讯息。

    宁煜想到这里不再犹豫,黑蚺剑再度出手。

    黑蚺剑剑锋黝黑,在林中划起一道乌芒,向着假乞丐劈砍而下。黑蚺剑本就沉重,这一击势大力沉,灵犬赤手空拳不敢硬接,只能像刚才一般闪避。不过后退的瞬间,灵犬右脚在地上一挑,一捧黄土砂石奔着宁煜面门而去。

    黄沙漫天,尘土飞扬,借着这道掩护,灵犬快速的躲在一棵树后,可接下来的一幕便让灵犬大吃了一惊。

    只听身前咔嚓一声脆响,水桶粗的大树竟被拦腰砍断,所幸黑蚺剑剑锋较短,灵犬只觉一道寒风自鼻尖刮过,刹那间惊出一身冷汗。

    灵犬足尖一点,身形爆退,半空中宁煜已经合身从满天飞撒的砂石中冲出,灵犬这才发现,对方竟然紧闭了双目,丝毫未被砂石迷到。

    灵犬一咬牙,借力在树上一蹬,趁着宁煜闭眼,斜侧里朝着宁煜扑去。与此同时,双手弯钩如爪,掏向宁煜右肋。他已经发现,宁煜手中的兵刃绝非凡品,再任他这么打下去,自己早晚会伤在他手中,到时候插翅也难逃。为今之计,只有冒险一试,若能伤到对方,自己便能抽身逃走,他有伤在身,也就无法追上自己。

    不得不说灵犬的思路很对,这冒险一击也出人意料,在灵犬视线中,宁煜尚未睁眼,自己这破釜沉舟的一招很可能得手。

    可是灵犬很快就发现自己错了,就在双方距离急速拉近的同时,宁煜已经做出了闪避的动作,手中的黑蚺剑更是侧过剑锋,照着灵犬的腰眼狠狠拍下。仿佛早已经将自己的行动看在眼里。

    灵犬心中震惊万分,可是身在空中,已经难以回避,他勉力揉身避过要害,只觉后背一股大力袭来,五脏剧震,一口鲜血已经随着剧痛喷了出来。

    灵犬的身子被宁煜以剑为锤狠狠砸下,重重砸在地上,暴起一阵落叶尘土。灵犬挣扎起身,后背登时一阵剧痛,又是一口鲜血涌上喉头。他强忍咽下,靠坐在之前被砍断的树桩上,一双眼睛里透出绝望的光芒。就刚下这一下,他的五脏六腑都被震伤,后背的骨头也有断裂,体内的内力此刻更是涣散全身无法汇集,他已经毫无还手之力。

    看着宁煜,灵犬眼中忽然生出一丝戏谑的笑意,奋起全身余力,自袖中掏出一封密信就往口中塞去。

    宁煜一声冷笑,纵身落在灵犬身前,挥手间一枚银针射入灵犬头顶,一股真元渡入,灵犬只觉全身一震,抬起的手瞬间气力全无,不由自主的跌落下去,灵犬大惊,没想到最后的努力也白费,顿时面如死灰。犬谍都是皇家死士,任务中失手被擒,便会毁去身上的密信,然后自杀。可是现如今,也不知道对方施了什么手段,自己全身无力,就连咬碎牙齿中的毒药都做不到。

    宁煜早就听闻过各方密探的手段,又怎会没有防备这手。手中黑蚺剑点在对方咽喉之上,此刻他只需轻轻一松,便能要了这假乞丐的命。可是宁煜自然不会这么做,他笑笑,收剑入鞘。在灵犬充满仇恨的目光中,捡起被揉作一团的密信。

    灵犬冷冷一笑,牙齿间满是鲜血:“技不如人,无话可说,动手吧。”他虽然全身无力,可是说话还是能办到的,只不过声音软绵绵的,听不出丝毫气势,倒像是在软语相求。

    宁煜无视灵犬,而是将密信打开,细读之下,脸上升起一丝玩味:“犬阁的人!还是大名鼎鼎的西南犬阁阁领亲笔所书的密信!”

    身在五行密探,宁煜对各方的密碟组织都有所了解,密信底部的落款和那枚爪状印记,宁煜可都是耳熟能详。

    在宁煜看来,这些密碟便如闻腥而动的孤狼,在黑暗中行走,指不定便会碰到一起。密碟之间的争斗绝称不上波澜壮阔,可是却无比血腥惨烈,据宁煜所指,五行密探每年都会有上百名吏员失去联络,而这些人中大部分便是被同行干掉。五行密探如此强大的谍报组织尚且如此,其他弱小的谍报组织其损失情况无疑会更加严重。

    西南设有犬阁之事早已通过正阳之口传的天下皆知。可是很少有人知道,五行密探和犬谍之间的争斗已经如火如荼。两方都是见不得光的组织,彼此的厮杀更是无声无息无人知晓,风家要保住忠贞不二的名声,皇室要展现光明正大的胸怀,谁也不会将这黑暗中的较量摆到台面上来。

    五行密探这么久以来,一直未能查到西南犬阁阁领柴犬的身份和下落,宁煜今天的收获无疑是给五行密探提供了一样重要的物证。而且还有一名活着的犬谍密探,而两者之间,后者无疑更具价值。

    宁煜收起手中的密信,看着灵犬冷冷一笑,右掌猛然切下,灵犬一下子便昏了过去。

    **************************

    天色已黑,守门的兵丁已经点上了火把。兵士长此刻就如同热锅上的蚂蚁,时不时看看漆黑的城外,焦急的等待着密探大人回来。虽然有密探大人的命令,可是城门关闭毕竟已经逾时,真要有巡逻的上官发现,兵士长心说,恐怕一顿质疑是少不了的。那名密探大人能回来给自己作证还好说,万一那名密探大人要是回不来,自己就得先被停职审查,查明真相才能官复原职。他有心先把城门关上,可是思前想后还是决定再等一等。

    事后证明,这个决定无疑是正确的。

    当宁煜提着昏迷的灵犬出现在城门口时,兵士长不由得大吃了一惊。他又不是傻子,前脚这帮乞丐刚刚出城,这位大人便尾随而去,此刻更是带着一名不知生死的乞丐回来。这一切只能说明一点,这帮乞丐里面有奸细混了进去,而且就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混出了城!刚才他们对那群乞丐根本没有做任何检查,而这一切眼前这位大人无疑已经尽收眼底。

    兵士长刹那间吓出了一身冷汗,他忐忑不安的看着宁煜,不知道这位大人会怎么责罚自己。他只是一名天琮城的小小门官,对方的身份对他来说,无疑就如同一把悬在脑门的利剑,一言便可定自己生死!

    不过出乎兵士长意料,这位大人看了一眼未曾关闭的大门,冲自己微微一笑,便提着手里的奸细消失在昏黑的街道之上。回过神的兵士长暗自庆幸,很明显那位大人对自己一直开门相侯的举动非常满意,他长长吐出口气,抬手擦了擦脑门的冷汗,大声喝道:“关闭城门!”

    郿坞的客房临着街道,此刻她正静坐在房中。

    晚饭时分,宁煜下楼去安排晚饭,就此一去不回。郿坞虽然不知何故,不过也没有太过大惊小怪。而且,现如今两人已经身处西南境内,她也不会担心宁煜会遇到意外。她已经认定宁煜对风家忠心耿耿,一颗芳心都系在宁煜身上,早就将地鴻监视宁煜的任务抛在了脑后。

    正想到这里,郿坞秀眉一挑,忽然抓起一旁的佩剑,扭身对着窗口,凝神戒备。她之前的剑被隐狼用真元击断,这把佩剑是在枳棘那里重新打造。虽然比不上之前的那把,可也是品质不凡的上品。此刻宝剑出鞘,郿坞一双眸子里寒光四射,冷气逼人,又恢复了之前冰霜美人的模样。

    在灯火的映照下,窗纸前映出一道身影,紧接着便传来宁煜的声音:“师姐,开下窗。”

    只这一声,刹那间冰雪消融,大地回春。郿坞冰冷的表情立时便化作柔情笑靥,她收起长剑,整了整衣裙,便将窗户轻轻打开。

    郿坞惊讶的看着宁煜扛在肩上的乞丐,闪身让开,宁煜纵身进了房间。

    宁煜将灵犬放在地上,看着郿坞疑惑的眼神笑道:“今下午看到了这名乞丐,我看他行踪可疑,便尾随跟踪。结果在城外被他发现,只能动手。没成想打完之后才发现抓了条大鱼,是…”

    宁煜没有出声,而是用了口型,郿坞读懂后一愣,随后便是欣喜。本来自己正愁他身份卑微,可不成想,才一会功夫他又立下大功,这次去神川,自己一定要让侯爷重重封赏他。想想也是,自从自己认识蚁垤以来,听闻所见之中,他先是在彩翎山查获银矿案,又在白泽诛杀恶蟒得获蛇鳞蛇皮,紧接着主导侦破双陀城奇案,莫名渊舍身救了自己,东山之行缴获南齐密信,现如今又擒获了犬谍密探,一桩桩一件件,不知不觉中,他已经立下这么多功劳。照此下去,自己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郿坞看着宁煜俊美的容貌,心中泛起一阵甜蜜。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bbs.baby169.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