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煜传 卷一 再世为人 六十五调教女友小静 第5部分 视频 灵犬

    第六十五章 灵犬乔装出天琮,宁煜亮剑战密林

    “大爷,行行好吧,给点吃的。”天琮城的云来客栈门前,一名年轻的乞丐拿着个破碗在那里苦苦哀求。

    “去去去!”客栈的伙计不耐烦地挥挥手:“别在这里要饭,搅扰了客人雅兴!”

    “行行好,我都好几天没吃饭了。”乞丐还不放弃。

    伙计见他不依不饶,一撸袖子,就要上前打人,那名乞丐这才落荒而逃。

    这一幕正好被刚刚下楼的宁煜看到。

    宁煜眼神中透出一丝笑意,看着乞丐的背影颇为玩味。中清境上品修为的乞丐,可不多见!

    那名伙计回过身看到宁煜的目光,一哈腰陪笑道:“客官见笑了。也不知哪里来的乞丐,趁着饭点在门口聒噪不休,打扰您的雅致了吧?您下楼是要用餐?”

    宁煜点点头,吩咐道:“做几样清淡小菜送到二楼天乙号房中。”

    伙计吆喝一声“好来”,自去忙活。宁煜则抬脚出了客栈,远远缀在乞丐后面。有神魂锁定对方,根本不怕跟丢。

    乞丐这类人,天下各处都有,西南虽然安定富足,可是也不可能没有乞丐,但是西南各城镇都有规矩,白天乞丐可以入城乞讨,但是晚上不得留宿城中。乞丐一穷二白,往往便会从事偷盗,是治安的一大隐患,故而西南才制定了这么一条看似不近人情的规定。西南有此规定以来,城中的治安好了一大截,此举也算是卓有成效。

    是以每当清早城门开启时,露宿城外的乞丐们便会蜂拥入城,每到傍晚时分,城门要关闭时,这些乞丐又一窝蜂的往外跑。兵丁们见得多了,也大多懒得搭理他们。

    乞丐每走一段就要到两边的店铺门口讨要几声,可做生意的都嫌乞丐晦气,大多都是连骂带吼的将他轰走。

    宁煜也不着急,慢慢跟着。

    乞丐渐渐离着天琮城的北门越来越近,逛逛悠悠,一副垂头丧气的样子,似乎是没有要到饭食,有些心灰意冷。

    那乞丐临近城门便寻了处隐秘的地方倚墙而坐,耷拉着脑袋,眯着眼睛,似乎想睡上一觉。看乞丐的样子明显是要等到天黑,然后出城了。可是宁煜看得仔细,对方的眼睛其实一直暗中盯着城门处,似乎在等待什么。

    宁煜抬头看看天色,他和郿坞入城时已经接近傍晚,此刻更是落日西斜,离着城门关闭已经不远。宁煜索性找了处茶棚,就坐在茶棚里喝茶等候。

    一名中清境上品的武者,修为虽然不算太高,可是已经能够在富贵人家寻觅一个不错的差事,可他却甘愿当一名落魄的乞丐,其中必有缘由。宁煜的神魂对于凡人来说便是令人无所遁形的照妖镜一般,哪怕你隐藏的再好,也难以逃脱他的探查。

    天色更暗,城门口的街道上嘈杂起来,在城里乞讨了一天的乞丐们,不管收获如何,都开始三三两两的汇聚到城门附近,等候出城。

    这时候,那名乞丐动了,他慢慢悠悠的混迹到了乞丐群中。乞丐虽然低贱,可是在丐圈里还有有门户之争的,这边隐隐便能看出,这一大群乞丐大体分成了三帮,而他就巧妙的站在三帮乞丐中间。几次似乎不经意的游走,对三帮人都若即若离,让三帮乞丐都以为他是对方一帮的成员。

    看到这里,宁煜更加确定此人身上存在问题,他明显是想要借助这几帮乞丐混出城去。

    城门口的守卫早已经看到这些乞丐,不过他们早已习惯。那几个乞丐头甚至和守门兵士都混得熟了。所以哪怕戒严期间,守门兵丁对这些脏兮兮的乞丐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谁会不嫌脏的去他们身上搜查摸索?

    等着入城的民众差不多了,守门的军士长冲着这帮乞丐招呼一声,他们立刻自觉的排起了长队,嘻嘻哈哈的叫着军爷,往大门走。

    军士长看着领头的乞丐头碗里放着个大白馒头,取笑道:“二狗,今天运气不错啊,这白馒头舍得吃吗?回去不得供起来,一天三炷香?”

    “哈哈哈。”守门的兵丁顿时发出一阵哄笑。

    乞丐头天天被人呼来喝去,对这早就不在乎了,相反能被军士长取笑,他还感觉挺光荣的,脸上笑嘻嘻的道:“大人说笑了,就我这家当,连根香也买不起,拿啥供馒头?”

    “哈哈哈。”听他说的有趣,军士长发出一阵大笑,挥挥手道:“行了行了,别贫嘴了,时辰快到了,抓紧出城!”

    “是,大人!”乞丐头点头哈腰的应道,回头对着自己的手下一扭头,一帮人赶紧跟上,接下来的另外两拨人也是如此。

    宁煜的目光中,那名扮作乞丐的青年也趁乱通过了城门,渐渐消失在傍晚的昏暗中。

    宁煜取出几枚铜钱放在茶桌上,不紧不慢的起身,朝着城门走去。

    兵士长刚刚吩咐手下兵丁关闭城门,一扭头便看到一名年轻男子朝着城门径直走来,当即眉头一皱,手按刀柄,厉声喝道:“站住!城门已关,闲杂人等不得靠近。”

    身后的士兵听到兵士长呼喊,立刻停下手头的动作,拔刀握枪围拢过来。

    宁煜嘴角微弯,看着关到一半的城门笑道:“不是还没关吗?”

    兵士长面色阴沉,看着宁煜一语不发,左手拇指轻推,腰刀已经拔出一分。

    宁煜摇摇头,这帮兵丁真是够可以的,对自己还不如对帮乞丐态度好。

    城门已经半闭,再用普通的身份肯定无法通行,就算是那个公门身份也没有这个权力。神魂中,那假乞丐的距离已经越来越远,宁煜不再耽搁,伸手入怀。

    兵士长被宁煜的动作一激,刷的一声拔刀在手,身后的兵丁纷纷刀刃出鞘,虎视眈眈的看着宁煜。

    兵士长的目光中,宁煜伸手自怀中掏出一物亮在自己面前。他定睛一看,面色立刻一变,扑通一声便跪在地上,其余的兵丁面面相觑,可随机便反应过来,跟着兵士长跪在地上。

    “大人。”兵士长的话音中充满惶恐:“属下不知大人身份,拔刀相向,还望大人恕罪!”

    宁煜收起令牌道:“不知者不罪。我现在出城有要事要办,你们把守城门,等我回来!”

    不等兵士长回话,宁煜已经纵身穿过众人,自半开的城门一闪而出。

    兵士长和兵士们陆陆续续的站起身,望着城门外渐渐消失的身影,半晌才回过神来。

    “大人,他是什么人啊?咱们...”一旁的几名士兵凑到兵士长身边,低声问道。他们刚才离着较远,宁煜的令牌又瞬闪即逝,所以众人都未看清。但是看到兵士长都跪下了,他们自然只能跟着跪下。

    兵士长看了他们几个一眼,没有出声,而是悄悄做了个口型,几个人顿时瞪大双眼,扭头看向城外,哪怕那里早已看不到宁煜的影子。

    **************************************

    灵犬趁着那帮乞丐不注意,悄无声息的躲进了旁边的密林。他受上司派遣,要去往京师传送一封极其重要的密信。

    灵犬的修为虽然不高,可是却精通易容之术,而且为人机警,忠心不二,是西南犬阁最得力的精英之一。

    现如今西南戒严,任何人通过城镇都要接受严格的检查,可是灵犬敏锐的察觉到乞丐这类人并不在此列。所以他及时赶到天琮城外,化妆成乞丐,随着人流混入城中。如今,又顺利的出了城。

    离开天琮城,便相当于已经脱离了风家的直接掌控,接下来的路途无疑要好走许多。他便可以沿着官道直通中南,然后借道双陀直赴京师。

    那帮乞丐出了城便分做三拨,他们在城外各有固定的据点,彼此互不相干。灵犬潜伏许久,直到三帮乞丐离开,才慢慢的走出密林。

    回头望了望天琮城依稀可见的城墙轮廓,灵犬不屑一笑,便欲转身离去。

    可是灵犬回头的霎那,面色突然一变。他眼角的余光中一抹修长的身影出现在自己后方,灵犬心中一震,随即压下心中的波动,故作不知的想要离去。

    来人自然便是宁煜,他看着假乞丐惺惺作态的样子,心中好笑。手中黑蚺剑瞬间出鞘,毫不犹豫的照着假乞丐刺去。

    灵犬大吃一惊,他不知道自己哪里露了破绽,竟被对方识破。可是此刻已经不是想这些的时候,灵犬身子一矮,十分惊险的躲过宁煜一击。他为了隐藏身份,身上并无携带武器,此刻被宁煜偷袭,仓皇之间只能闪避,瞬间便落在下风。

    宁煜的世俗修为和灵犬相同,都是中清境上品,不过他有武器在手,又是先发制人,一时间逼得灵犬只能闪躲。两个人边战边退,渐渐退入密林之中。

    灵犬再次狼狈躲过宁煜的攻击,借着一颗树木的遮挡,连退数步拉开和宁煜的距离,口中低喝道:“你究竟是谁?”

    宁煜仗剑缓缓逼近,笑道:“这句话应该是我问你才对。”

    灵犬忽然面色一变:“你这句话的口吻倒像是这里的主人,看来你是风家的五行密探了!”

    宁煜不做回答,算是默认了,他反问道:“那么你呢?天德隐狼,还是南齐六大魁首的爪牙?”

    灵犬一言不发,眼神不住的四下打量。他有要务在身,手中又无兵器,此刻和对方交手只能被动挨打,为今之计还是想法脱身为妙。

    经过这么长时间的交手,灵犬已经看出宁煜的修为其实和自己不相上下,现如今他仗着兵器之利稍占上风,可是如果自己一心逃走,他也未必能耐自己如何。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bbs.baby169.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