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煜传 卷一 再世为人 五十九调教女友小静 第5部分 视频 云旭

    五十九章 云旭城主仆分道,宝泉斋郿坞思情

    秋夜微冷,凉风习习,宁煜在榻上盘膝而坐,他抬头看看窗外,明月当空,繁星满天。此刻下定决心闯丹,宁煜心头的郁结之气立刻一扫而空,灵台刹那清明,气贯中宫。

    太阴当空,神清气爽,如此良夜,正好修炼!

    宁煜挥手间,布下聚灵阵法,五心向天,灵根运转,空中的灵气滚滚而来。

    一夜无话。

    第二天,红日初升,霞光万道,深秋的风中已经多了一丝凉意。此刻,路上的行人已经不少,许多需要赶远路的客商已经召集起车队上路,小窗外清晰地传来阵阵呼喝和马蹄声。

    床上打坐的宁煜慢慢睁开眼睛,随手收起布阵的灵石。

    这阵子,宁煜修炼更勤,每次修炼之后,布阵灵石中的灵力已经所剩不多。

    所幸,纤羽门开采灵矿所得的下品灵石,经过常年消耗后还剩余不少,这其中近一半的量全都落在了宁煜手中,就算分给祝旷许多,剩下的也足以让宁煜修炼到真意境界。

    起床梳洗一番,宁煜出门敲了敲邱鹰的门框,里面传来一阵脚步,门被从里面打开。

    邱鹰显然早已经起身,常年在军中,作息都已经变得十分规律,哪怕近日来连连奔波,邱鹰还是按时醒来。

    他开门,先是让进宁煜,关上门后才躬身行礼。哪怕走廊里并没有外人,邱鹰还是选择这样做。这一点细节,再次说明了邱鹰的谨小慎微。

    宁煜含笑点点头,坐在一旁的椅子上,邱鹰叉手而立,神态恭敬。

    宁煜伸手入怀,取出一本秘籍,放在桌上。

    “这是一本上品内功心法,名曰《洞藏经》,你留在身上。”这是一本抄本,原本是宁煜自丙字房总部借出,自然不能送人。宁煜把秘籍往前一推,道:“你的修为太弱,需要尽快提升,不然很多事情办起来都会很麻烦。”

    “是,主上。”邱鹰心神微震,上品的内功心法可不多见,在江湖中,只有名门大派或者武林名宿手中才会有,这对练武之人来说可是可遇而不可求的。自己在南齐军中虽然也有教头传授内功心法,可是那不过是大路货色,自己的资质不算差的,修炼多年也不过中清境而已。如今这道门妖人随手就是一本上品心法,看来跟着他倒也不是一点好处没有。

    邱鹰现在对宁煜还谈不上忠诚,不过是迫于无奈才上了贼船。所以虽然嘴上面上恭敬有加,可内心深处还是非常抵触的,在心中依然称呼宁煜是道门妖人。

    宁煜洞察人心,也知道邱鹰并未完全臣服,不过对于邱鹰这种人,你不能指望他一下子便服服帖帖,而要慢慢的熬练他。邱鹰这种人,不服则已,等到他真正心服口服,他将会是自己最忠心的奴仆。

    宁煜又自身上取出一包银两和几张银票,道:“你在大魏没有身份文牒,行事恐怕会有麻烦。这些钱足够你买到一张,但这件事我不能出面,你自己能不能办到?”

    邱鹰想了一下,道:“应该没有问题,不过不能在丰州城。这里有军队驻扎,太过严格,我现在是个黑户,行动受限,不好操作。我需要主上将我带到其他地方,最好是管理比较松散,治安有点混乱的城镇。”

    邱鹰以前在程佑年身边,作为亲信,没少干过蝇营狗苟的事情,所以对官场还算了解。治安混乱的城镇一般鱼龙混杂,官匪勾结,在这种地方,只要打通了黑道的门路便能做成白道的生意,只是买一份假身份而已,没什么难度。

    宁煜点点头,道:“我来时经过离这里不远的云旭城,那里符合你说的条件。我会把你带到那里,你尽快把身份搞定,然后去京城!”

    邱鹰眉头微皱。

    宁煜没有理会他,接着道:“京师乃天子脚下,庙堂之侧,风云汇聚之地,八方闻达之所,消息灵通,我要你潜伏下来,将京中闻听的要事大事秘密汇报给我。”

    宁煜说着将一叠写满字符的宣纸交给邱鹰:“尽快背熟学会上面的符号,我在每个符号下面都写了相应的文字,以后你就用上面的符号寄信给我,地址在反面。”

    宁煜留的地址是位于秦川城的一座小院,是用祝旷的名义买下,算是两人固定的联络地点。由于两个人不能在那里长住,所以便买了个不识字的哑仆人打理,这哑仆人是祝旷自街面上挑选的乞丐,虽然没有什么本事,可是忠厚老实,别的干不了,收收信件还是能够胜任的。

    宁煜看着祝旷将这一应物事放入怀中,接着道:“我还有事在身,不能在路上耽搁太久,我们先去吃饭,之后立刻启程。将你送到云旭城后,我们就分手,其余的事情都要靠你自己去处理了。”

    自始至终,宁煜都没将自己的名字和身份告诉邱鹰,其实祝旷也是一样。这样做,除了能保持自己的神秘,让邱鹰和祝旷对自己心存敬畏,另外便是,如果两人落入他人手中,便无法将自己的根底全部透露出去。他现在根基尚若,所谋又步步惊险,哪怕再小心几分也不为过。

    事情交代清楚,宁煜便径自回房。

    匆匆吃过早饭,两人双骑离开客栈,出了丰州城西门,一路疾驰,当天中午便到了云旭城。将邱鹰送入城中,两个人相互别过,这对露水主仆就此分道扬镳,各奔前程。

    邱鹰自在城中走街串巷,打探消息,寻求门路办理自己的身份文牒,宁煜则跨马出了云旭城直奔双陀而去。

    路上无事耽搁,宁煜的速度相比之前快了许多,几日急行,已经距离双佗城不远。

    宁煜这几日一直抽空推算手中药材的搭配。现在他手中最主要的便是蛇胆,蛇睛和松血草,其中蛇胆和蛇睛是这次闯丹的主材。巨蟒百年修炼,一身精血修为都融入其中,能否炼制出提升修为的灵丹,就取决于这次闯丹能否成功提取出蛇胆或者蛇睛中的精华。

    宁煜只有三次机会,所以不得不慎而又慎,闯丹的每一个步骤,每一株药材,都要详细反复的推算数次,以期能够提升闯丹成功的概率。

    数十种药材的药理特性在宁煜脑海中融会贯通,他不时剔除那些和蛇胆蛇睛药性犯冲的灵药,然后又费神费力的寻找其他能够替代的材料,然后再剔除,再替换,终于大体制定出两套理论上可行的丹方。可是各种药材具体的用量、投放时机、火候等等细节问题还需要更精密的计算和推演,这就不是短时间内能完成得了,需要宁煜静下心来,慢慢的完善。

    一路秋风相随,胯下的骏马四蹄奔踏如雷,远远地,双陀城高高的城墙已经出现在视线之中。这里离着城门已经不远,路上行人渐多,为了避免伤人,宁煜轻拍马背,骏马速度渐渐慢了下来。

    ***************************************************************************************

    泉宝斋中,二楼的卧房之内。

    郿坞坐在牙床之上,对着铜镜梳着头发,一头青丝如瀑布般垂下,佳人青丝勾云鬓,朱唇凝脂淡淡妆,娇媚的容颜与镜中丽容相映,美不可言。

    经过这几日的将养,郿坞的伤口已经结痂,可以下床走路,除了留下几道疤痕,再无大碍。

    宁煜离开这几天,郿坞没有向地鸿报告,枳棘隶属木部,对两人之间的事情并不了解,自然不会多管闲事。所以郿坞这般做法实际上是帮宁煜做了遮掩。

    算上白泽莫名渊那次,这已经不是第一次。郿坞知道,自己的所作所为实际上已经违反了五行密探的多项规定,这无疑是渎职。可是她已经认定宁煜对风家并无二心,又肯舍命救下自己,一颗芳心系于他身,又怎么会给宁煜招惹麻烦?郿坞私下里觉得,自己的行为虽有徇私之嫌,可是并没有损害风家的利益,就算有几分不妥,又有什么打紧?

    地鸿估计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深思熟虑才做出的选择,竟然出了这么大的纰漏。他之所以选择郿坞,就是因为郿坞高傲的眼光和冰冷的性格,以及身为风家人对风家绝对的忠诚。可是他没想到,郿坞冰冷高傲的表面下是深深的孤独,更没想到宁煜的真正身份是修真者,他的身上无形之中散发着神秘、不凡的气质,这对于感情上一片空白的郿坞有着难以言喻的吸引力。

    郿坞可能自己都没有察觉到,从她第一次见到宁煜开始,宁煜就给她一种与众不同的感觉,刚开始她以为是因为宁煜是自己监视的目标,可随着两人相处日久,郿坞发觉宁煜和自己往常见到的男人大不相同。面对自己,宁煜从无一丝一毫的波动,这让郿坞对宁煜充满好奇。

    随着两人相处日久,郿坞渐渐发现宁煜的许多优点,处变不惊,足智多谋,细心体贴,智勇双全,面临生死险境更是挺身而出舍命救了自己。

    自古情关难过,郿坞不过是个未经红尘情欲的女子,冰封的心瞬间化作水的柔情。

    情窗半掩传春语,心扉乍开恋意浓。

    郿坞看着镜中人,不由得有些痴了。

    恍惚中,一阵嘚嘚的马蹄声传入耳中,郿坞起身来到窗前,循着小窗往外看去,大街上,一道熟悉的身影映入眼帘。

    木梳自郿坞手间滑落,一股热流蒸腾而上,瞬间模糊了她的双眼。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bbs.baby169.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