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煜传 卷一 再世为人 五十六调教女友小静 第5部分 视频 萍水

    第五十六章 萍水山邱鹰获救,施援手宁煜收奴

    宁煜看着眼前的血人,随手将最后一株松血草放进玉匣。

    眼前的这人身穿南齐的军服,显然是个当兵的。他躺在地上,背后露出一角红色,宁煜伸手一扯,却是一面小旗。

    “原来是南齐军中的信使!”宁煜自语道。他虽然加入五行密探不久,可是对于各国朝堂和军中的一些信息还是知道的,五行密部里面有专人培训这些。这面旗子叫宣命旗,是南齐军中信使的标志。

    知晓了对方的身份,原本准备见死不救的宁煜改变了主意。

    他蹲下身查看了一下对方的伤势。前胸有两刀深可见骨,小腹上的枪眼已经伤及内脏,除了这几处要命的伤势,这人周身上下还有十数道深浅不一的伤痕。能撑到现在还没咽气,算是命硬了。

    这种伤势放在世俗,基本上已经可以放弃治疗,不过对于宁煜来说,要救活他却不过是举手之劳。

    自己在纤羽门秘境中刚刚炼制了不少丹药,虽然只是低品丹药,可是用在凡人身上已经绰绰有余。而且高品级的丹药凡人也用不了,没有坚固的道体,灵丹内蕴含的大量灵力会让凡人爆体而亡。

    宁煜的手在饕餮珏上抹过,指间已经多出一枚淡绿色的药丸,这是枚春归丸,可以治疗修真者的伤势,修复道体。对于凡人来说,效用更佳,说是能活死人肉白骨,可能稍稍有些夸张,不过再重的伤势只要还有口气在,服下之后,用不了多久就能复原个七七八八。

    宁煜捏开这人嘴巴,右指将春归丸弹入他口中。春归丸入口即化,化作一股绿色的液体顺着他喉咙流入。半刻之后,只见这人身上的伤口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结痂。

    宁煜等他伤势好得差不多了,右手食指点在对方灵台之上,一股真元渡入,对方身子一震,已经悠悠醒来。

    邱鹰张开眼睛的刹那,手已经如同鹰爪般抓向宁煜的脖颈。他的修为已经达到中清境上品,在普通军卒中已经算是佼佼者,而且久历战阵,攻击异常凌厉。这么短的距离,他对自己的这一击很有信心。

    然而十拿九稳的攻击却意料之外的落空了。邱鹰不愧是久经厮杀的老卒,一击不中,立刻一个鲤鱼打挺翻身而起,紧接着双足一蹬,人已经落后数步,和宁煜拉开了距离。

    宁煜双手抱着短剑玩味的看着对方,脸上挂着一丝笑意。

    邱鹰戒备的看着宁煜,忽然脸色一变,他惊诧莫名的低头看了看身上,又不相信的用手摸了摸,在看宁煜,脸上已经流露出震惊的神色。

    “我的伤!”邱鹰惊叫一声:“这怎么可能?”

    他抬头看了眼宁煜,试探着问道:“是你?”

    宁煜轻描淡写的点点头。

    邱鹰沉默片刻,脸上的惊诧慢慢淡去。

    宁煜上下打量了对方一眼道:“你很不错。”

    “什么?”邱鹰不明白的问道,

    宁煜微微一笑,道:“你很机警,能从重伤状态立刻适应过来做出反击,一般人做不到。而且你好像已经接受了自己伤势痊愈这种怪异之事,这也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所以说,你很不错。你愿不愿意跟着我?”

    邱鹰没有回答,反道:“你为什么救我?”

    宁煜更加满意了。这人的表现非常的冷静和理智,没有任何惊慌失措。他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接受这么离奇的事情,而且思路清晰,主次分明,首先探询自己救他的目的,这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这些反应足以说明他是一个心思缜密,善于思考的人。这人虽然没有灵根,不能修真,可是却也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

    宁煜的谋划事关道凡两界,自然不能只凭借修真者成事。他虽然不知道对方身上发生了什么,可是在气机上,他感受到了一股深深的仇恨和不甘。像这种明显身负血仇,身份特殊的世俗人才,正是自己需要招揽的。

    邱鹰沉默了许久,开口道:“跟着你,我有什么好处?”

    宁煜一笑:“以后不好说,现在,起码能活下去。”

    邱鹰眼神一冷,道:“这么说如果我不同意,你就要杀了我?”

    “不错!”

    邱鹰好笑道:“那你又何必救我?”

    宁煜不在意的道:“救你不过举手之劳,就像掸了掸身上的灰尘,不费吹灰之力,所以在杀了你,我也没什么损失。”

    邱鹰仔细看着宁煜的眼睛,宁煜坦然和他对视。

    邱鹰叹了口气,他现在完全相信对方的话。从对方的眼神中,他看不到一丝感情,自己在对方的眼中完全就是无足轻重的角色。

    邱鹰本来以为自己会死,可是他并不想死。现在他在南齐已经无法立足,程佑年这种人,狡诈虚伪,阴毒狠辣,如果知道自己没死,是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自己现在只有逃亡,可是凭他的身份,自己一个人势单力薄,根本逃不了多久。

    眼前的神秘人身上处处透着玄奥,邱鹰心中其实已经有了猜测,对方很有可能便是最近在世俗传的沸沸扬扬的道门妖人。道门妖人的手段自己也曾耳闻,可以说是神乎其技,自己现在反正也无处可去,投靠他说不定还有一线生机。更重要的是,他知道自己绝对不是对方的对手。如果自己不同意,自己马上就会死在这里。

    好不容易死里逃生,邱鹰自然不愿意就这么放弃自己的生命。

    “主上!”邱鹰跪的干脆,叫的利落,几乎没有丝毫犹豫。

    宁煜满意地点点头,得逢大事,当断则断,此人果决如斯,自己果然没有看错人。

    宁煜一撩袍服,坐在一块凸起的岩石上,伸手示意邱鹰起身,开口道:“你的事,说说吧。”

    邱鹰谢恩起身,整理了下思绪,开口道:“属下邱鹰,本是南齐兆武营卫帅兼果毅将军程佑年麾下,几天前……”

    邱鹰将自己的身份和被派送密信,之后无故被兆武营袭击的事情详详细细的讲说了一遍。

    宁煜听完后,微一沉吟道:“密信何在?”

    邱鹰伸手入怀,取出一封染血的信封,看着上面的鲜血,邱鹰眼中透出一丝恨意。他双手将密信举过头顶递给宁煜。

    “你有没有想过,你是他的亲信,他为什么突然要杀你?”

    邱鹰道:“我也不知道。不过我猜测,可能和这封密信有关。”

    宁煜接过来问道:“你可曾看过密信的内容?”

    邱鹰摇摇头,他之前还对程佑年忠心耿耿,怎么可能私自拆开如此重要的信件。

    宁煜看了一眼信封,果然未曾打开过,他伸手将信封撕开,抽出里面的密信抖开观瞧。

    “只是一封发往边关将领手中的帅令,上面说天德、大魏一虎一狼,恐欲叩边犯境,让收信之人整顿兵马,严密戒备。”宁煜眉头皱起,道:“我看不出他为此杀你的理由。”

    宁煜最近这段时间一直忙着自己的事情,和世俗隔绝日久,消息有些闭塞,一时也想不明白其中缘由,更看不透有什么蹊跷。

    邱鹰听宁煜这么说,一时也不明白程佑年究竟是为了什么,突然就要致自己于死地。洪辉的死,事涉机密,程佑年这么谨慎小心的人,自然不会告诉旁人,所以邱鹰也不知道。他只是以为,这是洪辉病重期间发出的军事部署。可这道命令看上去平常的很,并没有什么不可告人的隐秘,程佑年为何突然就要下令将所有身怀密信的信使杀死呢?难道是为了阻止密信发出?

    可是就算要阻止密信发出,只要飞鸽传书让关隘的官兵传话给自己返程便是,为何要杀死包括自己在内的6名信使呢?

    他自然想不到这封密信的猫腻和重要性。以程佑年多疑谨慎的性格,只有确保接触密信的人死掉,才能解除他心中的多疑。至于关隘的兵丁,命令中说的明白,密信事涉南齐机密,一旦搜出便要立刻焚毁,违令者诛灭九族。几处关隘之中,耳目众多,众目睽睽之下,绝不会有人敢私拆密信观看。因此,密信落在关隘兵丁手中,相比几个单独接触密信的信使来说,反而安全得多。

    宁煜和邱鹰都参不透其中的蹊跷,宁煜索性便不再费功夫。他看了看天色,估摸着那个女人快要找到这里了,起身拍拍衣袍道:“你先随我下山,我们再做计较。”

    “是。”

    宁煜起身在前,邱鹰在后,两个人寻了一条小路,绕道往山下去了。

    “主上,这是去大魏?”看着路途方向,邱鹰问道。

    宁煜点点头:“我如今身在大魏,其他事,日后你自然会慢慢知晓。”

    他是个聪明人,不然也不会得到程佑年的重用。对方既然这么说,邱鹰便不再问。

    一路跟着宁煜行走,山势变得陡峭,几处都是宁煜帮手,邱鹰才能通过,这也是为什么萍水山上未设关卡的原由。因为大队人马在此处根本无法通行,设立关卡的意义不大,再说外围还有萍水河阻隔,河两面不远便是大魏和南齐的城池,也不怕少数人翻山袭扰。

    越过几道险关,路途终于好走许多,邱鹰看看四周,此处已经是大魏境内。

    宁煜带着邱鹰到了一片密林,找到马匹所在。他自马身上的包袱里翻出一套衣物抛给邱鹰。邱鹰身上穿着南齐的军服,而且血污满身,如果贸然进入大魏,走不了多远就会被当做奸细抓起来。

    邱鹰拿了衣服躲进一旁的树丛中,不多时已经换好出来,两人体型相差不大,衣服恰好合身。邱鹰脸上的血污也已经擦过,只是发髻稍显凌乱,不过这倒没什么。

    宁煜点点头,牵上马,便要带着邱鹰离开。刚转过身,山谷中突然传来一声低沉的兽吼,宁煜心神一震,骇然望向那处无名深渊的方向。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bbs.baby169.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