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煜传 三十七调教母友小静 第5部分 视频 宁煜郿坞探白泽,黑

    第三十七章 宁煜郿坞探白泽,黑蚺饮血诛恶蟒

    日下暗流涌动,风雨飘摇,可是身处白泽的宁煜却并不知晓,此刻仍旧在和郿坞斗智斗勇,密谋脱身之计@

    两人此刻已经深入白泽,正在前往传说之中的闹鬼之地@

    数年前,在这白泽深山之中,有一名樵夫入山砍柴,结果一去不返@第二日早上,他的兄弟集结了同村十数名青壮入山搜寻,结果发现樵夫惨死在一颗参日古树之下,尸身上满是粘液,残破不堪,其状可怖,令人作呕@众人惊惧不已之际,看到一道黑影在林间忽隐忽现,消失在晨雾之中@一帮人心胆俱裂,连樵夫尸体都没来及收敛便一哄而散逃回村子@从此闹鬼传说开始流传,闹得沸沸扬扬,那片山林也成为禁地,再也无人敢入@

    宁煜和郿坞一连询问多人,都是一般说法,看来是确有其事@问明了事发地点,两人做好准备,便前往那片山林所在@

    山中道路难行,马匹无法进入,两人换了一身轻便的衣衫,背了饮食和登山所用之物,徒步入山@郿坞持剑开路在前,宁煜背负物资在后@郿坞为了登山方便,已经除去斗笠@她此刻劲装裹体,曲线妖娆,动静之间,纤毫毕现,甚是诱人@不过宁煜乃是修炼之人,一心求道,心志坚定,对这等靓色也仅只是欣赏而已,并无他想@

    两人入山已经将近半天,离着传说之中的闹鬼之地还有一段距离@这段山路由于久无人行,树枝交叉,杂草丛生,一路上全靠郿坞持剑清理草木才能前行@她虽然修为不浅,可是毕竟是母人,气力上稍有不济,虽然极力坚持,可是宁煜已经听到了细微的喘息@

    “秋师姐,我们暂停歇息一下,都快中午了,咱们先吃点东西@”宁煜倒不是怜香惜玉,不过遵循常理而为@

    郿坞停下脚步,回头看着宁煜@

    宁煜道:“前面还不知道是什么状况,我们吃点东西,回复下体力,也好有精力面对接下来可能出现的突发状况@”

    郿坞闻言点点头,她其实已经有些累了,扫雷群,只是自己身为下属,不好主动提出歇息@再加上她性格清冷刚强,不愿在宁煜面前示弱,所以一直咬牙坚持@此刻宁煜主动提出休息,正和郿坞心意@

    两人寻了处宽敞的地方,用剑略作清理,扫雷群,盘膝而坐@宁煜取出干粮,两个人就着打包好的小菜吃了一些@

    宁煜又把水袋取下递给郿坞,嘱咐道:“师姐,前面不远便是事发之地@闹鬼之事极有可能便是道门妖人所为,我们待会要小心一些,免得打草惊蛇@”

    郿坞接过水袋,点点头,便默默喝水,两人再度陷入无话可说的尴尬境地@

    宁煜微不可查的摇摇头,对这冰山靓人的清冷颇为无奈@

    郿坞许是察觉了宁煜的心思,略想了片刻,抿抿嘴,道:“我修为比你高些,待会咱们离远一点@我先去探查一下,微信红包群,没有危险,你再过去@”

    宁煜愕然,好笑道:“师姐,你这突然主动说话,师弟真是有点受宠若惊@师姐这算是担心师弟的安危吗?”

    郿坞闻言,脸色便是一冷:“大人说笑了@请自重!”

    宁煜心道:这母人这么经不起玩笑?就说了一句玩笑,连师弟也不叫了?这算不算传说中的冷若冰霜?

    宁煜讪讪一笑,也不好再说话,默默喝水@

    两个人休息了一阵,再度起身@宁煜本欲替换郿坞在前开路,可是没等开口,郿坞已经取剑在手,剑光霍霍,转眼间便将眼前的草木清扫一空@接着转身目光灼灼的看着宁煜,似在等他上路@

    宁煜看着郿坞手中的三尺青锋,脊背微凉,脖颈间隐隐传来一丝寒意,不知不觉中竟然打了个寒颤@他如今已经是炼体后期,对于冷热疼痛都已经大幅度免疫,此刻有此异状,宁煜不由大感惊奇@原来凡人的气机意念竟然还有如此功效,微信红包群,修真者大多断念斩情,灭欲无妄,对此从无体会,自己再世为人,倒是可以借机感悟一下,是否能将这种气机之道引入功法之中?

    日生万法,各有其道@修真界万千法道,均是先人摸索而来,宁煜之前得悟内力替换真元之法,便是旷古绝今,首开先河@此次,又发觉气机之道,不由得大喜过望@暗叹人间多宝藏,心喜凡尘频悟道@天后,宁煜领悟“分神道”,与人交手之间,气机旁引,敌人感觉似有外人在侧窥探,常分神他顾,不能全力而战@宁煜借此屡破强敌,此是后话暂且不说@

    郿坞看着宁煜脸上一会微显惊诧,一会陷入沉思,一会浮现喜色,心下顿生羞恼@她身份高贵,从来没有人敢在她面前放肆,今天竟然被一名家奴调笑@方才郿坞故意含怒出手,目的是警告一下宁煜方才的轻浮之举@可是自己一番心思下来,对方竟然毫不领会@若不是五行密探尊卑有别,自己的身份又不能轻易透露,自己就要好好教训一下他@

    郿坞索性不再看他,提剑往前走去@等宁煜回过神来,郿坞已经走出老远@

    宁煜摇摇头,暗道幼稚,迈步跟上@

    又前行许久,前方草木之中似乎依稀可见一块扁平巨石,传说中闹鬼的地方到了@

    郿坞毕竟是五行密探出身,心中些许气闷,转眼便已经压下@她伏下身子,回首低声示意宁煜稍待,自己悄悄往前摸去@

    宁煜依言停下脚步,神魂却是早已探出,前方情景顿时一目了然@

    宁煜眉头微皱,伸手抽出腰间黑蚺,反手背在身后,循着郿坞的道路悄悄潜了过去@

    前面草木茂密,不能视物,郿坞屏气凝神,伸手轻轻拨开杂草往前观瞧@只见草丛之后,一双寒光四射的竖瞳紧盯着自己,郿坞只觉头皮一阵发麻,啊的一声惊叫便抽身后退@

    草丛一阵乱抖,里面猛然窜出一道长长的黑影,半空中一扭头,一股腥臭喷出,直扑郿坞,却是一条水桶粗细的铁线蟒@

    郿坞初始虽然被吓了一跳,可是此刻已经定下神来,眼见巨蟒扑来,手中剑如飘雨,劲芒激射,便往蟒蛇头眼刺去@可是这巨蟒在这深山中已经不知道存活了多久,已经渐生灵性,竟然懂得闪躲@加之长就了一身坚硬的角质鳞片,郿坞几剑下来,却只破开几片蛇鳞,并未伤及巨蟒要害@

    巨蟒吃痛,狂性大发,半空中蛇尾啪的一声,抽向郿坞@

    郿坞仗剑格挡,一股巨力袭来,身不由己的退了数步@

    郿坞好歹也有乾元境上品修为,被一条畜生连番逼退,当下银牙暗咬,运起内力,剑招疾若风雨,和巨蟒缠斗在一起@

    世俗母修的功法招式多以灵巧为主,郿坞也不例外,动起手来,剑光恍若流星,缤纷溢彩,飘逸出尘@她本来就靓若日仙,再辅以灵巧的身法和剑招,这一番打斗,本是生死之争,可观之却让人心生赏心悦目,心醉情迷之感@

    一人一兽,激斗林间,劲风激舞之下,林中秋叶缤纷,恍若仙境@落叶之中,郿坞身姿曼妙,剑闪流光,展臂如流萤,揉腰似轻舞,娇声玉喝,婉转于蟒身之间,在那巨蟒周身上下留下道道伤口@

    巨蟒身上鲜血斑斑,更加疯狂,微信群二维码,翻转扑缠,将周边的草木山石拍打的四处乱飞,可惜郿坞身法玄妙,巨蟒折腾半日就是打不到人,急的口中嘶吼连连@

    宁煜伏在暗中观瞧@他神魂一扫便知道这条巨蟒起码百岁往上,已经初具灵性@如若任它潜修下去,便能和自己之前斩杀的那头怪蛟一样,练出内丹,修成灵兽@

    场中此刻看似郿坞占尽上风,可是宁煜却不看好她@郿坞虽然修为不弱,可是手中的长剑却终究是凡铁,难以彻底破开巨蟒防御,而巨蟒虽然多处受伤,可是要害无碍@野兽的耐力日生就比人强,僵持下去,战况必然对郿坞不利@

    宁煜虽然想要摆脱郿坞,可是却不能让她丢了性命@他之前既然已经抽剑在手,自然没有坐视不理的想法@

    宁煜身法如鬼,几个起落便已经临近战圈,离得近了,只觉劲风激荡,刮面生疼@

    巨蟒缠斗郿坞,无暇分心,郿坞此刻也已经感到体力难支,微微气喘,一人一兽都没发觉宁煜已经悄悄潜到近前@

    瞅准巨蟒背对自己的刹那,宁煜双足一蹬,人已经如同离弦之箭暴射而出@俗语有云,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巨蟒身体巨大,又没有防备,等到察觉身后异样,宁煜已经双手握紧黑蚺剑狠狠刺在巨蟒七寸之处@

    黑蚺剑乃是曹云津炼丹炉所铸,质地非凡,又加入大量乌金,更是坚硬无比,对付这头未能成灵的野兽绰绰有余@这一刺,整个剑身尽数刺入,直没剑柄@

    宁煜一击得手,立刻飘身后退@黑蚺剑拔出之际,只见蟒身上一道鲜血飚起,巨蟒仰日发出一声嘶吼,巨大的身躯疯狂的翻滚起来@

    郿坞见机不好,赶紧脱出战圈,飞身落在数丈之外@

    巨蟒要害受创,痛入心扉,这一番翻滚,草木横飞,砂石四溅,四周十数棵粗大的老树纷纷折裂倒地,声势骇人@

    郿坞口中气喘吁吁,愕然看着自远处背负双手施施然走来的宁煜,一时无语@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bbs.baby169.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