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煜传 二十六调教女友小静 第5部分 视频 童辉铁掌擒燕风,众

    第二十六章 童辉铁掌擒燕风,众人会审斩妖人

    “你们退下。”童辉挥挥手道:“让老夫来会一会这道门妖人。”

    “这道门妖人手段诡异,童前辈多加小心。”

    周围的世家供奉都认识童辉,闻言纷纷御舟退下,会同赶来援手的众人守在外围掠阵。

    燕风玉剪横胸,目光凶狠的盯着童辉。突然一声厉喝,射向童辉。半空中,手中玉剪一挥,便是一道剑芒。

    童辉大袖飘摇,纵身而起,迎向燕风,内力激荡,劲气四扫。

    剑芒与劲气相撞,发出一阵金铁交鸣之声,眼见两人便要撞在一起。燕风真元涌动,周身五行灵阵闪烁,化作无形之剑。童辉虽然看不到,可是六识敏锐,下意识便侧身闪过。只听身后刺啦一声,一块渔船碎片被斩作数段。

    童辉辉心神微凛,回转身来,大袖一挥,扫向燕风。

    燕风心高气傲,方才被童辉背后偷袭,连人带船被一掌震退,心中愤恨。他当然也听说过师门长辈提及过凡俗的武道高手并不弱于低阶的修真者,可是毕竟从没遇到过。是以虽然知道童辉修为不凡,可是却并未将对方放在眼中。方才数十人围攻自己,尚且不是自己对手,何况只是一个凡俗老叟。此刻眼见童辉扫来一袖,也不闪躲,玉剪开合,便迎了上去。

    他不知道的是,童辉此前偷袭燕风只是为了替那几名世家供奉解围,并未使出全力。而此刻这一袖却是童辉毕生所学的精髓所在,名曰崩山袖。

    燕风玉剪碰上童辉衣袖,脸色便是一变。他只觉一股巨力袭来,再想闪躲已经不及。这一袖将他的玉剪磕的飞起,结结实实的抽在了燕风胸口。

    噗,燕风仰天喷出一口鲜血,身不由己的倒飞出去。

    童辉脚尖一点,身形飞起,紧追其后,须臾之间便扑到燕风上方。

    燕风满面惊骇,仓皇间将玉剪刺向童辉,可是却为时已晚。

    只听一连啪啪两声,童辉左右开弓,便是两掌。燕风一声惨叫,被重重的打入湖中。

    不等燕风喘口气,童辉已经头下脚上投入水中,一把抓住燕风发髻,扬手抛出,紧接着腾空而起,双掌连挥,重重击打在燕风身上。

    周围众人只听的啪啪一阵爆响,那道门妖人口中鲜血狂喷,惨叫之声不绝于耳。

    “好!”

    不知是谁带头一声高喊,人群中立刻响起一阵山呼海啸般的喝彩。

    足足十八掌,童辉这才收手,任由早已昏厥的燕风重重砸在水上。早有眼尖手快的世家供奉操舟而来,一把捞起燕风,提起来重重的扔在船里。

    两旁的人立刻上前,将燕风手中的玉剪取走,取出早就准备好的绳索将他捆的如同粽子一般。

    一名供奉看了看四周湖水中沉浮的残肢碎尸,忽然对着燕风抬脚便踢,一旁的同伴赶忙阻止。各个世家的主事人还在岸上,说不定还有话要问这道门妖人,任由同伴这么踢下去,弄不好便踢死了。

    那踢人的供奉被拉着,又狠狠地踢踹数脚方才作罢,最后一口浓痰吐在了燕风脸上。

    童辉此刻已经跳上船来,几个世家供奉纷纷见礼。这一次若不是童辉出山相助,且不说几个世家的颜面尽失,就连这些供奉的性命也要不保。

    经过一番恶战,童辉也有些疲惫,对几个供奉点点头,盘膝坐在船上闭目调息。

    几个供奉将渔船掉头,慢慢划向岸边。沿途将泡在水里的渔夫一个个搭救上来。

    临近岸边,人群一阵沸腾。

    童辉睁开眼,便看到岸上几个世家的当家人,正含笑看着自己,满是恭敬。四周的百姓也如同欢迎英雄般的看着自己。

    童辉起身,船上的供奉纷纷让在两侧。童辉抬脚走上河岸。

    身后宋钟岳等武馆、镖局众人虽然未曾出手,可也受到岸上百姓的阵阵喝彩。自此振威武馆和行远镖局声名远播,两拨人算是因事得福。

    “童老英雄辛苦了。”几位世家主事人纷纷拱手,态度十分热情。童辉这次出手,挽回了几家的颜面,大家心里都很感激。

    童辉不善言辞,拱手为礼。大家对童辉也都略有所知,知道他乃武林隐士,性格孤傲一些,也不在意。

    “此次全赖童老英雄仗义出手,我们才能擒获这道门妖人。一会我们便要公开审问这妖人,然后公开正法,以慰受害者亡魂。请童老英雄务必列席。”说话的是秀波城中第一世家吴家的当代家主吴洪鹏。

    “我就不参加了吧。”童辉摇摇头,他这次也是恰逢其会。他向来不喜欢俗事应酬,下意识的便要推掉。

    吴洪鹏拱手道:“童老英雄千万不要推辞。这次妖人落网,全赖老英雄虎威,您不参加,我等深感不安啊。再者说,这妖人手段非凡,若是醒来挣脱枷锁,没有老英雄坐镇,恐怕会伤及无辜啊。”

    吴洪鹏这么说,童辉便不好再推辞,想了一下,点点头算是应下了。

    吴洪鹏大喜,赶紧吩咐手下带童辉下去休息,一边命人张罗准备。

    这时候,船上的供奉们已经将燕风拖了下来,人群纷纷往前挤来,想要一睹道门妖人的模样。另有些家人遭燕风毒手的百姓,更是怒意勃勃,想要上前打他泄愤。

    吴洪鹏连忙让人拦住,高声道:“大家不要急,等一会儿,我们便会公开审讯这道门妖人,到时候必定给大家一个满意的交代。家人有死伤的,我们也会酌情予以补偿。大家稍安勿躁!”

    吴家在秀波城家大势大,吴洪鹏也素有威望,百姓经他一劝便安静下来,只剩下那些被害者家属凄凄惨惨的哭声。

    众人合力,事半功倍,不多时,一切便都准备停当。吴洪佩会同其他世家家主前去请童辉。

    童辉到时,河岸上已经扎起一座木质高台。吴洪鹏请童辉上座,随即坐上主位,其余家主分坐两侧。

    “带妖人上台!”吴鸿鹏高声喝道。

    “是。”

    两名供奉一左一右提着如死猪般的燕风过来,离着老远便将他高高抛起,往台上丢来。

    “碰”燕风重重的砸在木板上,一声闷哼,燕风自昏迷中清醒过来。

    刚醒来的燕风只觉周身上下疼痛异常,随机便发现自己被捆了起来,他吃力的抬起头,入目的是几张陌生的脸。直到看到童辉,燕风才挣扎起来,下意识便要调动真元挣开身上的绳索。可惜他一连遭受童辉十几掌,体内经脉早已被震碎,此刻强行调动真元,内府之中如遭雷击,一口鲜血喷出,全身一阵剧痛。燕风何曾遭受过这种痛苦,立刻便惨叫起来。

    看到刚刚凶狂的妖人此刻痛不欲生,周围的百姓只觉大快人心,纷纷叫好。

    燕风自认是玉剪门不世出的修真天才,在宗门中被当做天之骄子,此刻竟然被捆成一团,不光形象尽毁,还被当做马猴一般被这些卑微的蝼蚁围观嘲笑,一股无比屈辱的羞耻感顿时涌上心头。急火攻心之下,燕风又是一口鲜血喷出,脑袋一歪,竟然再次昏了过去。

    吴洪鹏等人面面相视,随机叫人提来一桶湖水,把他泼醒。

    燕风慢慢还转过来,看着在场众人的嘲讽表情,恨不得一头撞死。

    吴洪鹏示意手下将燕风扶起来,摆成跪地的姿势。燕风勃然大怒,使劲挣扎,口中破口大骂:“你们这些蝼蚁,竟然敢如此羞辱本尊。等我恢复伤势,一定要把你们全部杀死!你们这些蝼蚁!你们怎么敢…”

    “啪”一旁的吴家供奉甩手就是一耳光,将燕风的话堵在嘴里,照着他膝弯就是一脚。燕风此刻真元无法调动,除了身体比凡人抗揍,再无一丝力气,扑通一声便跪在地上。

    他周身捆绑了十几道绳索,根本无法使力,再加上左右各有一人死死将他按住,只能屈辱的跪在地上。燕风怒火中烧,只能喝骂,可修行中人,不善言辞,口中翻来覆去,来来回回也就只有那几句蝼蚁、该死之类,骂的烦了,两边的供奉连掌嘴的兴趣都欠缺了,任由他在哪里聒噪。

    吴洪鹏拍拍桌子,高声问道:“台下妖人姓字名谁?报上名来!”

    燕风哪里会理会吴洪鹏一个凡人,只是在那里喝骂。

    吴洪鹏面上有点挂不住,一个眼神过去。自家的供奉立刻走过去,对着燕风左右开弓便是七八个耳光。没有真元护体,哪怕身体再强韧,也遭不住这般狂扇。待那供奉闪开,燕风已经鼻青脸肿,嘴角也挂上血丝。燕风又不傻,好汉不吃眼前亏,当下也不再叫骂,只是愤愤的看着吴洪鹏。

    吴洪鹏被盯得心里发毛,看了童辉一眼才略微安心。他轻咳一声,有点的色厉内荏的喝到:“老夫再问你一次,你叫什么名字?从何处而来?为何潜伏湖中伤我秀波城百姓?”

    燕风一声冷笑:“你们这些蝼蚁,竟然敢伤你燕风道爷!待我回归宗门,告知我师傅,他老人家必然领人踏平你们这座小城!你们死到临头了!”

    吴洪鹏面上一紧,被燕风的猖狂气极,不由恼羞成怒,他也懒得再审,站起身喝到:“大胆妖人!竟然敢威胁老夫!你潜于湖中,累次以妖法伤我秀波城百姓,今日又杀戮我部属及百姓数十人,血债累累,天道难容!今日老夫就替天行道,斩了你这妖人,以慰亡魂!来人,将这道门妖人拖到湖边,斩首示众!脑袋挑杆悬于城门之上,以告天下!”

    两旁的供奉抱拳道:“是。”说着便将燕风提起来往湖边走去。

    燕风万万没想到,这老头完全不安套路出牌,话都没问几句,便要杀自己。一想到死,一股恐惧感顿时袭向心头,燕风死命挣扎起来,可是他被捆的如同粽子一般,再使劲,也不过如同条虫子般扭动而已,根本无济于事。

    “我乃玉剪门弟子,你们不能杀我!我师父是筑宫期高手,你们若是伤我一根汗毛,我师父必屠你满城!放开我!你们这群蝼蚁,我乃天选之人,你们不能杀我,不能......”

    吴家供奉一脚将他踢到,手中的宝刀挥下,燕风的声音戛然而止。

    刹那间,湖面上鲜血弥漫,一片殷红的颜色随着水波缓缓散开。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bbs.baby169.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