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3章 终结

    当莫尘说完那句话,顿时感觉苍穹上传来一阵无法抵挡的强大吸引力,直接将他从那副身躯中抽离了出来。他宛若一个旁观者,只能选择默默注视下方的场景。

    “哈哈,本将军生是大周的人,死是大周的鬼。区区叛军也想招安本将军,真是可笑至极。”寇天恩昂头大笑,声音充满了决绝与坚定。

    “杀,给本王杀!”灰岩巨人王满脸怒色,咆哮不已。

    这一次,反军再也没有任何留手,除了数以百万计的大军以上古军阵冲击皇城的城墙,更是出动了反军中绝大多数的强者。

    一时间,天崩地裂,虚空动荡。

    刀芒撕裂苍穹,残月之下尸横遍野。

    只是寇天恩哪怕是虚仙强者,又有强大的帝兵加持,但面对数位同级强者,以及数以百万计精锐大军构成的上古军阵,还要守护已经残破的皇城,又怎么可能抵挡的住?

    不过短短时间,寇天恩的战甲就已经彻底破碎,上身鲜血淋漓遍布狰狞的伤痕。甚至连他手中的帝兵都已经锋芒不再,因为反军自杀式的攻击出现了细微的裂纹。

    他单膝跪地,将井中月插在地上支撑着身体不倒,持刀的右手已经开始颤抖。

    这并非恐怖,而是因为消耗太多,透支了自身的潜力。

    城墙上。

    女帝凝视着下方发生的一切,长袍下的双手紧握成拳,尖锐的指甲深深地刺破了掌心都未曾察觉。

    “寇将军,真男儿!”大相国寺主持双手合十,神色复杂地颂了声佛号。

    以寇天恩的实力,再加上帝兵的绝世锋芒,若非要顾及皇城,这些人纵然再多十倍也不可能留下他。可世上没有如果,寇天恩现在的弱点太明显,在战斗还未开始的时候,就已经注定了结局。

    他能够感觉到,寇天恩已经到了极限!

    与此同时,皇城中喊杀震天,显然是其他几路城门已经彻底失手。

    硝烟、杀戮、疯狂,彻底席卷了这座象征大周数十万年无上荣耀的古老皇城。

    大相国寺主持倾听着皇城中的喧闹与杀戮,侧首看向神色淡然的女帝,神色悲戚却也没有恐惧,显然早已经料到了今日。他躬身对女帝拜倒,沉声道:“微臣,先行一步。”

    他说完,纵身向皇城而去,身影萧瑟而又无畏。

    女帝深吸了口气,眼角划过淡淡的湿润。她撤去了身上的屏障,缓缓走出了破碎的城门。寇天恩感受到身后熟悉的气息,脸上露出明显的紧张。他侧首看向已经出现在身旁的女帝,嘴巴微动想要说些什么。

    但当他看到女帝冰冷的神色,所有想要说的话又不由咽了下去。

    “是暴君!”

    “大周暴君!”

    女帝的出现,在反军中引起了巨大的反响。无数人望着城门下出现的人影,发出阵阵惊呼。

    灰岩巨人王见状也是愣了一下,几秒才回过神来。

    他眼中闪烁着异色,冷笑道:“哼,皇城已破,你如果识相的话,本王倒是可以可以考虑保你一世平安。”

    “何为识相?”女帝淡然道。

    灰岩巨人王玩味地笑道:“杀了寇天恩,展现你的诚意。然后向本王献出大周天庭的印玺,成为本王的妾氏!”

    灰岩巨人王能从众多反王脱颖而出,自然不是没有脑子的人。

    他深知大周皇城虽破,但大周的各路诸侯实力依然强大非常。若是能够挟持女帝,必然远胜获得千万大军。当然,灰岩巨人王也没指望女帝会答应自己的要求,他在等待对方谈判,开出自己的条件。

    “好。”女帝淡然道。

    “哈哈,女帝可要.....”

    灰岩巨人王得意大笑,正想要说些狠话,突然又反应过来。

    好?

    他满脸呆滞,惊愕地看向神色淡然的女帝,脸上写满了疑惑与不解,就好像在问是不是自己听错了。

    女帝没有理会惊愕的灰岩巨人王,翻掌间手中多出了一柄尺许长的青锋。玉手探出,诡异无痕,速度之快,超越了时间。

    嗤!

    长剑入体,轻易贯穿了寇天恩的天灵!

    寇天恩满脸惊愕,不敢置信的看向女帝,就好像在询问她为什么。

    “想要印玺与本帝,就来凌霄宝殿自己取。”女帝随手将寇天恩的尸身扔在不远处的尸骸山内,踏步间从城门消失,只剩下冰冷的声音在广场上回荡。

    这,到底什么个情况?

    灰岩巨人王直到女帝消失,都没有回过神来。

    他满脸呆滞,完全搞不懂对方到底想要做什么。不过灰岩巨人王很快反应过来,眼下最大的障碍已经清除,通往皇城的道路再也没有阻碍。

    听到皇城内传出的喊杀之声,灰岩巨人王也顾不得理会女帝在玩什么花样,急声道:“杀,冲入皇城!”

    “杀啊!”

    伴随着惊天动地的欢呼声,大周皇城的最后一道城门轰然破碎。

    凌霄宝殿。

    苍生望着玉手沾染着鲜血,从大殿外孤身走来的女帝,略显焦急地问道:“天帝,寇将军他。”

    “朕,杀了他。”女帝走上高台,声音带着几分颤抖。

    什么!

    苍生满脸震惊,又带着些许的茫然,完全不能理解女帝到底是什么意思。

    杀了他,寇将军不是?

    女帝并未理会苍生的震惊,从龙椅后方取出一副精致的画卷。

    她端坐龙椅,缓缓打开画卷。

    苍生立在旁边,依稀能够看到其上描绘着一位俊朗的男子。那人面容菱角分明,眼眸盼兮充满了睥睨天下的霸气。

    “先祖,若是您看到今日的一切,也会做出如此选择吧。”

    女帝轻抚着精致的画卷,声音多了几分自嘲与惆怅。她说着,侧首看向身旁尚未回过神来的苍生,淡然道:“你该走了,将来若是还有机会遇到他。告诉他,朕从来没有后悔过。”

    苍生还未理解女帝的意思,就感觉眼前的场景突然发生了变化,却是已经出现在了长安城外。

    不待他从场景的突然变化中清醒过来,就看到了永生难忘的一幕。

    苍穹,睁开了眼睛!

    不,那就是太阳!

    一颗眼睛,一颗太阳般的眼睛!

    无穷无尽的赤金色烈焰从眼睛中喷射而出,眨眼间就已经将偌大皇城与其周边的城池覆盖。赤金色的烈焰附着在所有能够附着的东西上,好似要焚尽世间的一切污秽。

    哀嚎,恐慌!

    苍生透过虚空,依稀能够看到反军在烈焰中挣扎,而后化作漫天飞灰。也有强者想要脱离烈焰,但却被皇城的守护大阵阻挡。仅仅是那么一息的功夫,却已经决定了他们的结局。

    死亡!

    火焰烧了足足三天,当苍生再次回到皇城的时候,这里早已经空无一物,再也没有任何生灵存在,甚至连花草树木都已经消失无踪。至于那些攻入皇城的反军,更是一个不剩,即便是未曾被太阳烈焰席卷的反军,也早已经仓惶逃离了这片死域。

    而就在苍生以为皇城的所有生机都已经焚毁殆尽的时候,却在残破的城门处看到了一道熟悉的人影。

    寇天恩!

    他手中拿着一柄晶莹剔透的匕首,其上散发着淡淡的青色神芒,将之笼罩其中。

    或许,这就是他未曾身陨的原因。

    苍生心中疑惑,疾步走了上去。

    却见寇天恩无神地望着空寂的皇城,声音嘶哑空寂:“她曾经说过,最喜欢雪河树花开花落的样子,就好似大雪纷飞一样唯美。我也曾经答应过她,有一天要为她种上一大片最喜欢的雪河树,一大片。”

    寇天恩说着,两行清泪自眼角滑落。

    “如果不是我,她不会死,不会死的。”寇天恩紧握匕首,锋利的宝兵割裂了手掌,让鲜血肆意的流淌。可是他宛若毫无所觉,只是不断的呢喃着:“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

    苍生不知到底发生了何事,也不知该如何劝解。

    他双手合十,神情哀伤地低声道:“天帝生前曾让小僧给将军带话,‘朕从来没有后悔过’。”

    从没有后悔过?

    寇天恩愣了一下,随后摇头道:“不,是我的错,全是我的错。”

    苍生闻言,沉默不语。

    他在寇天恩身前守护了一个月,直到对方伤势痊愈才默默离去。

    二十年后,当他再次回到长安,曾经的皇城早已经因为太阳之火的原因成为禁区。虽然大部分的太阳之火都已经消失,但不时冒出的火焰依旧足以让虚仙陨落。

    在这死寂的土地上,只剩下一个人,曾经风光无限的大周禁卫军统领寇天恩。

    他在种树,想要在这片死寂的土地种出雪河树。只是太阳之火肆虐过的土地连强大的虚仙都不敢轻易踏足,又怎么可能种出雪河树?

    苍生劝了三天,无奈离去。

    一百二十年后,他再次归来,寇天恩依旧一无所获。

    两千三百年后,曾经的小和尚苍生已经改名屠苍生,成为让天下九州颤栗的一代魔僧。而寇天恩,仍旧在做无用功。

    五千八百年后,屠苍生已经威震天下庇护一方,成为佛门鼎鼎有名的存在。

    这一年,他惊讶的发现,寇天恩竟然真的在太阳之火肆虐的土地上,成功地种出了一株雪河树!

    而他后来才发现,寇天恩成功的方法,竟是以自身适应了太阳之火的鲜血浇灌!

    两万三千年后,当屠苍生再次回到皇城,这里已经遍布盛开的雪河树。风儿呼啸,鲜花飘落,宛若大雪纷飞。

    而寇天恩,再也没有了踪迹。

    唯有一方孤寂的土丘立在凌霄宝殿外,坟前插着断裂的井中月。而残破的凌霄宝殿内,只剩下一柄熟悉的匕首,以及一副画卷孤零零地躺在那里。

    这一次,屠苍生在皇城外站了一个月,观花开花落大雪纷飞。

    走前,他带走了画卷与匕首。

    从那之后,屠苍生再也没有去过曾经的大周皇城。而这片废墟也只剩下花开花落,大雪纷飞的景象。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bbs.baby169.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