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23章 分道扬镳

    “你注定一无所有,一旦你拥有,就要凄惨结局。@樂@文@小@说|若你看不清这一点。你必然要悲剧。”北雪公主的目中射出冰寒的光芒。

    “你……简直就是得势不饶人的小人。”

    银屏公主愤怒地说。

    “别吵了。”张斌冷冷地说,“北雪公主,如今你的势力即使不是第一,但也可以在前三。我能做的也就这么多。若你今后能竞争成皇储,登上仙帝之位。最好不要忘记昔日的承诺。”

    说完,他大手一挥,“银屏,凤凰,我们走。”

    “铁一,你干什么?”

    北雪公主慌了手脚,拦在张斌面前,紧张地说。

    “现在你已经有了强大的实力和势力,我的作用不大了。”张斌说,“所以,我就告辞了。不过,你放心,若是你竞争成皇储,银屏是不会和你竞争的。若是你失败了,那或许会考虑。”

    “你就为了这么点事,要离开我?”

    北雪公主的眼睛都瞪大了,脸上写满了不敢置信之色。

    她浑然不能明白,张斌怎么会有这么大的胆子?明明他知道东极妖帝对他不怀好意,明明知道辅助她北雪公主就是最好的生路,但是,他竟然偏要往死路上走?要离开她?

    “这不是小事。”张斌说,“我看到了你的嚣张跋扈,看到了你的得意忘形,也看到了你的残酷无情。我还是带着银屏走。免得发生更多不愉快的事情。”

    说完,他还真就拉着凤凰和银屏出了福地。

    带着他的属下和银屏公主的25个属下,还有凤凰的150多个属下,扬长而去。

    “混账……”

    北雪公主气得簌簌发抖,愤怒之极。

    她是高贵的公主,而且是天资最好的公主。

    修炼到如今这样的地步,她感觉自己强大了很多很多。

    现在的张斌已经不放在她的眼中了,她认为自己可以轻松地打败张斌。

    所以,她很想收回兵权。

    但不好向张斌下手,就向银屏公主下手。

    没有想到,张斌竟然为了银屏公主区区25个属下,直接就和她分道扬镳了。

    这是多么的桀骜不驯?

    这样的属下,再聪明,用着也不放心。

    她进入了空间容器,把发生的事情对图远程说了一遍。

    图远程微微地愣了一下,然后就说:“公主,张斌的作用到如今已经不大了,因为他天赋不足的毛病体现出来了。他最近的表现不再出彩。公主现在你完全可以碾压他了,连银屏也可以打败他。他还有一个独断专行的毛病,加上又桀骜不驯。是很难驾驭的。走了就走了,公主现在你努力经营手中的势力,培育228个属下。你还有帝符,四张仙王符。还得到了五皇子的空间容器和他的身躯,定然可以更快强大起来……”

    “我不担心自己的安危。我也不担心自己的势力不能快速强大起来。我担心的是,张斌他辅助银屏公主,竞争皇储。银屏已经是他的女人,他全力辅助,银屏公主的势力和实力会膨胀很快。担心今后多出一个强大的敌人。”北雪公主说。

    “张斌是聪明人,他不会做这样的傻事。”图远程说,“陛下不看好银屏公主,他智慧再高,也是没有用处的。而且,银屏公主做了张斌的女人,也在陛下心中大为失分,那是更加不可能了。所以,我看张斌不会辅助银屏公主竞争皇储。他还是会暗暗地支持你,因为他迟早会想明白,你才是那个决定银屏公主和张斌生死的人。”

    “咯咯咯……我也感觉到,他迟早会回来。”

    北雪公主的脸上写满了浓浓的自信,嘴里也是发出了如同银铃一样的娇笑声。

    “斌哥,我们就这样和北雪姐分道扬镳了?”

    走了很长一段路,银屏公主也还有做梦的感觉,她有点不敢相信,张斌怎么就会做出这么轻率的决定。

    “我就是找个借口离开她,同时也是敲打一下她,让她不要太过分,”张斌说,“放心吧,我不是轻率的决定。而是深思熟虑的。”

    “为什么要离开她?”

    银屏公主愕然,“合在一起,实力无比强大,可以横扫一切。她要竞争成皇储就很容易了。现在一走,北雪姐要斩杀别的帝子,就没有那么容易了。皇储到底被谁得到,就是一个未知数,这就超出你的控制了啊?”

    “你不生气北雪公主的行径?”

    张斌笑吟吟的问。

    “若我是她,迟早也会这么做。所以,我生气归生气,还是理解她的。”银屏说,“不过,我看他主要你是冲你来的,她要收你的兵权。难道,你才因此离开她?”

    “也有这方面的原因吧,若我没有了指挥权,怎么才能保护你?”

    张斌笑吟吟地说。

    银屏公主很感动,但她却是更加忧虑,“现在你知道了吗?不竞争皇储,要保命有多难?会活得多么的憋屈?”

    “放心吧,我不会让你过得憋屈,我会让你快快乐乐。”张斌说,“即使你没做我的女人,我也是这样期待的。也会这样做的。”

    “夫君,今后我就只有你了,别的一无所有。”

    银屏公主扑进张斌的怀抱,发出了哀怨的声音。

    “主人,银花美女就在前面等你,望眼欲穿呢。”

    探路的翠翠从前面飞了过来,娇媚地大喊。

    “噗……”

    三个逗比笑喷了,田广进和李太清的脸上也是写满了古怪表情。

    连蛙女和凤凰公主也是笑得弯腰捧腹。

    这一只仙灵,现在越来越调皮了。

    张斌加快了脚步,走过了一个山岗。

    然后他就看到了魔银花。

    魔银花穿着银色披风,乌发飘洒,高挑美艳,迷人之极。

    她带着一股醉人的香风迎了上来。

    直接就投入了张斌怀抱。

    “两年了,你强大了很多,属下也多了很多,不错,不错,没让我失望。”张斌搂住她的那凹凸有致的身躯,深深地呼吸着醉人的幽香,赞叹着说。

    “你快告诉我,刚才到底是怎么回事?”

    魔银花却是顾不上和张斌闲聊,迫不及待地传音说,“北凌天到底是怎么死的?我大哥可没有这么神奇的暗器。我大哥是被你坑了吧?他的宝物呢?是不是全部在你手中?”

    “你注定一无所有,一旦你拥有,就要凄惨结局。@樂@文@小@说|若你看不清这一点。你必然要悲剧。”北雪公主的目中射出冰寒的光芒。

    “你……简直就是得势不饶人的小人。”

    银屏公主愤怒地说。

    “别吵了。”张斌冷冷地说,“北雪公主,如今你的势力即使不是第一,但也可以在前三。我能做的也就这么多。若你今后能竞争成皇储,登上仙帝之位。最好不要忘记昔日的承诺。”

    说完,他大手一挥,“银屏,凤凰,我们走。”

    “铁一,你干什么?”

    北雪公主慌了手脚,拦在张斌面前,紧张地说。

    “现在你已经有了强大的实力和势力,我的作用不大了。”张斌说,“所以,我就告辞了。不过,你放心,若是你竞争成皇储,银屏是不会和你竞争的。若是你失败了,那或许会考虑。”

    “你就为了这么点事,要离开我?”

    北雪公主的眼睛都瞪大了,脸上写满了不敢置信之色。

    她浑然不能明白,张斌怎么会有这么大的胆子?明明他知道东极妖帝对他不怀好意,明明知道辅助她北雪公主就是最好的生路,但是,他竟然偏要往死路上走?要离开她?

    “这不是小事。”张斌说,“我看到了你的嚣张跋扈,看到了你的得意忘形,也看到了你的残酷无情。我还是带着银屏走。免得发生更多不愉快的事情。”

    说完,他还真就拉着凤凰和银屏出了福地。

    带着他的属下和银屏公主的25个属下,还有凤凰的150多个属下,扬长而去。

    “混账……”

    北雪公主气得簌簌发抖,愤怒之极。

    她是高贵的公主,而且是天资最好的公主。

    修炼到如今这样的地步,她感觉自己强大了很多很多。

    现在的张斌已经不放在她的眼中了,她认为自己可以轻松地打败张斌。

    所以,她很想收回兵权。

    但不好向张斌下手,就向银屏公主下手。

    没有想到,张斌竟然为了银屏公主区区25个属下,直接就和她分道扬镳了。

    这是多么的桀骜不驯?

    这样的属下,再聪明,用着也不放心。

    她进入了空间容器,把发生的事情对图远程说了一遍。

    图远程微微地愣了一下,然后就说:“公主,张斌的作用到如今已经不大了,因为他天赋不足的毛病体现出来了。他最近的表现不再出彩。公主现在你完全可以碾压他了,连银屏也可以打败他。他还有一个独断专行的毛病,加上又桀骜不驯。是很难驾驭的。走了就走了,公主现在你努力经营手中的势力,培育228个属下。你还有帝符,四张仙王符。还得到了五皇子的空间容器和他的身躯,定然可以更快强大起来……”

    “我不担心自己的安危。我也不担心自己的势力不能快速强大起来。我担心的是,张斌他辅助银屏公主,竞争皇储。银屏已经是他的女人,他全力辅助,银屏公主的势力和实力会膨胀很快。担心今后多出一个强大的敌人。”北雪公主说。

    “张斌是聪明人,他不会做这样的傻事。”图远程说,“陛下不看好银屏公主,他智慧再高,也是没有用处的。而且,银屏公主做了张斌的女人,也在陛下心中大为失分,那是更加不可能了。所以,我看张斌不会辅助银屏公主竞争皇储。他还是会暗暗地支持你,因为他迟早会想明白,你才是那个决定银屏公主和张斌生死的人。”

    “咯咯咯……我也感觉到,他迟早会回来。”

    北雪公主的脸上写满了浓浓的自信,嘴里也是发出了如同银铃一样的娇笑声。

    “斌哥,我们就这样和北雪姐分道扬镳了?”

    走了很长一段路,银屏公主也还有做梦的感觉,她有点不敢相信,张斌怎么就会做出这么轻率的决定。

    “我就是找个借口离开她,同时也是敲打一下她,让她不要太过分,”张斌说,“放心吧,我不是轻率的决定。而是深思熟虑的。”

    “为什么要离开她?”

    银屏公主愕然,“合在一起,实力无比强大,可以横扫一切。她要竞争成皇储就很容易了。现在一走,北雪姐要斩杀别的帝子,就没有那么容易了。皇储到底被谁得到,就是一个未知数,这就超出你的控制了啊?”

    “你不生气北雪公主的行径?”

    张斌笑吟吟的问。

    “若我是她,迟早也会这么做。所以,我生气归生气,还是理解她的。”银屏说,“不过,我看他主要你是冲你来的,她要收你的兵权。难道,你才因此离开她?”

    “也有这方面的原因吧,若我没有了指挥权,怎么才能保护你?”

    张斌笑吟吟地说。

    银屏公主很感动,但她却是更加忧虑,“现在你知道了吗?不竞争皇储,要保命有多难?会活得多么的憋屈?”

    “放心吧,我不会让你过得憋屈,我会让你快快乐乐。”张斌说,“即使你没做我的女人,我也是这样期待的。也会这样做的。”

    “夫君,今后我就只有你了,别的一无所有。”

    银屏公主扑进张斌的怀抱,发出了哀怨的声音。

    “主人,银花美女就在前面等你,望眼欲穿呢。”

    探路的翠翠从前面飞了过来,娇媚地大喊。

    “噗……”

    三个逗比笑喷了,田广进和李太清的脸上也是写满了古怪表情。

    连蛙女和凤凰公主也是笑得弯腰捧腹。

    这一只仙灵,现在越来越调皮了。

    张斌加快了脚步,走过了一个山岗。

    然后他就看到了魔银花。

    魔银花穿着银色披风,乌发飘洒,高挑美艳,迷人之极。

    她带着一股醉人的香风迎了上来。

    直接就投入了张斌怀抱。

    “两年了,你强大了很多,属下也多了很多,不错,不错,没让我失望。”张斌搂住她的那凹凸有致的身躯,深深地呼吸着醉人的幽香,赞叹着说。

    “你快告诉我,刚才到底是怎么回事?”

    魔银花却是顾不上和张斌闲聊,迫不及待地传音说,“北凌天到底是怎么死的?我大哥可没有这么神奇的暗器。我大哥是被你坑了吧?他的宝物呢?是不是全部在你手中?”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bbs.baby169.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