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做门阀

第一章 穿越

浑浑噩噩之间,张越感觉到自己的思维重新活跃了起来,指间也传来了一丝丝冰凉的触感。 “我还活着吗?”张越在心里暗想。 脑子里记忆的最后画面,是一辆疾驰而来重卡。 满载着渣土的卡...

我要做门阀

第十一章 神秘老人(4)

直到张越说完,整个凉亭内外,都是一片寂静。 所有人都张大了嘴巴,目瞪口呆。 这是他们第一次听到这样的直指战争本质与政治本质的分析。 “后生说,自己的老师是黄恢?”良久老人才问...

我要做门阀

第二十一章 乡中毒妇

夕阳渐渐西垂,晚霞映照着长水河的碧波,宛如一面镜子上抹了几道彩色。 远方的田野之中,农妇牵着孩子,走在道路之中。 邻村的屋舍烟囱炊烟袅袅。 赵柔娘抱膝坐在家门口的门槛上,一双...

我要做门阀

第二章 变色龙

张越再次醒转的时候,是一阵喧哗声所吵醒的。 “张夫人,奉上官之令,某家特来晓瑜贵府:贵府今岁的刍稾之税该交啦!”一个刺耳的沙哑男声传入张越耳中:“若是逾期不缴,误了上面的...

我要做门阀

第十二章 遇挫而归

骊山,在新丰南。 本是秦岭山脉的一个支脉。 它出名的莫过于,秦始皇选择将自己的死后王国建立于此。 据说,秦王朝鼎盛之时,仅仅是骊山之上,就有着宫闱无数,台谢以百计。 更有着数...

我要做门阀

第二十二章 亲人

“呜呜呜……小叔叔……”一个小小的身子,扑进张越怀中:“小叔叔……” “柔娘乖……”张越搂着赵柔娘的身子,安慰着她:“小叔叔回来了,以后没有人可以再欺负柔娘了!” “嗯!”...

我要做门阀

第三章 随身空间

过了大约半个多时辰后,张越感觉自己有了些力气,经过稍稍努力后,他便睁开了眼睛。 屋顶没有天花板,有的只是几根硕大的梁木,窗户也不是玻璃的,而是木雕的,上面刷了一层红漆,看...

我要做门阀

第十三章 纨绔二世祖

靠山山倒,靠人人倒! 骊山之行,让张越深深的了解和明白了这句话的意思。 失去了师门的庇护后,他最初有些彷徨。 但很快,他就振作了起来。 失去黄老学派的支持,并不是世界末日。 “...

我要做门阀

第二十三章 余波 (1)

夜渐深,但太学的官邸之中,依旧灯火通明。 自元朔六年始建以来,太学已经走过了三十一个春秋。 五经博士们,也换了好几批了。 但太学的严肃、庄严与神圣,始终不曾褪色。 能进入这里...

我要做门阀

第四章 神奇的空间(1)

西元前的夜晚,明月高悬,星汉灿烂。 山陵田野之中,无数的萤火虫闪耀。 坐在窗前,捧着一卷竹简,张越到现在都还有一种不真实感。 两千一百年的时光,就这么跨越了? 但眼前的一切,...

我要做门阀

第十四章 夫复何求

凝视着江寄和他的狗腿子们远去,整个甲亭的百姓都欢呼出声。 能够吓跑一个长安来的纨绔子,这已经足够吹好几年了。 至于这人的报复? 南陵的群众,根本不放在心上。 有种这人把手伸进...

我要做门阀

第二十四章 余波(2)

蓝田谷的星空,如往常一般的美丽。 宫阙的帷幕,轻轻摇曳着,在烛光中好似有着人影走动。 身穿着华贵冕服的老人,静静的看着自己眼前空无一人的坐席,笑着举着酒樽,对着没有人影的位...

我要做门阀

第五章 神奇的空间(2)

“先探索一下此地吧……”张越在心里想着,于是起身朝着那座小山走去。 空间不大,可能也就一里宽。 张越没费什么功夫,就走到了那座矗立在空间中央的小山脚下。 小山丘不高,可能也就...

我要做门阀

第十五章 留候之后?

夜渐深了,圆月高悬,坐在窗台前,张越沉思着,自己的出路。 别看他现在,看似四面楚歌。 但实则,一直有生机。 而且这生路还不止一条。 这第一条,有空间之助,他可以扮神棍。 如今天...

我要做门阀

第二十五章 再入空间

第二天,天还没有亮,张越就已经像发条一样从床榻上弹了起来。 穿上衣服,拿起火折子,将油灯点亮。 满室的书简,让他心里畅快无比。 “现在,我得试试,这些儒生的书简,是否也能让瑾...

我要做门阀

第六章 瑾瑜木

这样想着,张越便跑回了小山丘下,找到了那株已然重新变回了幼苗的奇特植物。 离开这么一会儿的功夫,它却悄然又长大了许多,还抽出了新枝。 让张越啧啧称奇。 “看样子,这种植物,有...

我要做门阀

第一十六章 大闹天宫(1)

翌日,张越起了一个大早,洗漱完毕,整理好自己的衣冠,在腰间别上佩剑。 经过昨夜整整一夜的深思。 他已经做出一个重要的决定:寇可往,我亦可往! 不能被动挨打了! 一定要主动出击...

我要做门阀

第二十六章 变异玉果

将竹简放到瑾瑜木身下,张越就盯着瑾瑜木,提心吊胆的看着,生怕这货挑食。 好在,瑾瑜木似乎并不挑食——至少它不介意吃儒家的东西。 它的花朵在竹简放下的瞬间就对准了过去。 刺啦一...

我要做门阀

第七章 我非蝼蚁!

骊山,在新丰县南,秦代是骊邑,在西周之时,名为‘骊戎国’。 著名的烽火戏诸侯的故事,据说就发生在骊山。 从南陵前往骊山,还是有些远的。 若是徒步跋涉,起码需要走两天。 所以,...

我要做门阀

第一十七章 大闹天宫(2)

太学门口,张越喝了口水,清了清嗓门,再次大声念道:“余本躬耕于南陵,旅鱼虾而友麋鹿……奈何儒生于长杨宫外,辱我所学……余素尝读《春秋》曰:八月庚申,及齐师战于乾时,我师败...

我要做门阀

第八章 神秘老人(1)

一直向前,足足走了百余步,张越紧绷的心,方才松懈下来,一直握在腰间的手,才敢放下来。 仔细一看,手心已经满是汗水。 刚刚他已经做好了拔剑的准备。 他回过头去,看到那辆马车缓缓...

我要做门阀

第十八章 冰火两重天

太学内,与诸生如丧妣考,沮丧不已不同。 董先生,已经是满面春光,如同遇到了心爱的人儿一样,满眼兴奋的看着张越。 “他是谁?谁的弟子?快给给吾查!马上查!”他随手抓来一个官吏...

我要做门阀

第二十八章 睚眦必报张子重

睁开眼睛,外面的世界已是红日初升之时。 将手里拿着的两卷竹简放回书架上,吹熄了油灯,张越整理了一下衣冠,推开房门,走到院子中。 晨间的露水,打湿了他脚上的布鞋。 拴在院子里的...

我要做门阀

第九章 神秘老人 (2)

策马前行,不过一刻钟,张越便跟金赏来到了长水河岸边的一处渡口的凉亭前。 “我家主上,正在凉亭之内敬候君来……”金赏下马,笑着道。 “让长者久候,此毅之罪也……”张越连忙跟着...

我要做门阀

第十九章 交易

张越正考虑着怎么给对方一个台阶下的时候,自太学之中走出一个儒生,先对张越作揖拱手,然后走到吕温身边,耳语了几句。 只见吕温先是脸色一变,然后却又不得不低头对那人说了一句什...

我要做门阀

第二十九章 乡党

“二郎……” “二郎……” “开开门,让叔父跟你好好说说……” 门外,王大的声音绝望而让人充满怜悯。 但张越却已是铁石心肠,连理会都再懒得理会。 种瓜得瓜种豆得豆,这是他和他的...

我要做门阀

第十章 神秘老人(3)

“不敢……”张越再大胆,再嘴炮,也不敢说自己可与大司马冠军侯骠骑将军霍去病相提并论。 甚至,他还是霍去病的脑残粉。 史上名将千千万,最让张越五体投地,甚至甘愿效死的人,除岳...

我要做门阀

第二十章 皆大欢喜

吕温就站在张越身边,神色古怪的看着张越书写。 一开始,他还有些不以为意,但越看越心惊,越看越胆颤。 他甚至觉得,自己这二十几年的《公羊春秋》白读了! 因为,他在这个黄老士子笔...

我要做门阀

第三十章 秀才(1)

咔擦! 一株竹子倒塌下来。 李苗擦了擦脸上的汗水,然后就将这株竹子拖到山脚下。 两个弟弟立刻上前,接过这株竹子,麻利的用斧头砍削起来,不多时就将这株足足有三四丈长的竹子砍成了...

我要做门阀

第三十一章 秀才(2)

汉室官僚集团,一旦认真起来,那效率,简直突破天际! 商丘成上午刚刚将张越的名字列入秀才名单,到中午的时候,命令直接下达到了太常礼官大夫的手里。 礼官大夫袁德臣是商丘成的亲信...

我要做门阀

第四十一章 嘴炮无双

“这些都是真的吗?”王进喃喃自语着,有些不敢相信。 “是真的……”吕温长声叹道。 他的父辈,就是出生在匈奴骑兵的威胁与恐吓的时代。 小时候,他常常听到自己的父亲讲起那些曾经屈...

我要做门阀

第三十二章 共享书籍

带着田家三兄弟和李氏四昆仲,回到家里,嫂嫂已经将饭菜做好了。 满满一桌子的饭食,让田家兄弟和李氏昆仲不断的咽着口水。 没办法,在这个时代,佃农子弟,几个曾吃饱过? 便是地主人...

我要做门阀

第四十二章 皇长孙

王进的家,在一片金碧辉煌的宫阙深处。 这里,以兰木为棼撩,文杏做梁柱,金铺玉户,雕槛玉磶,重轩镂槛,青锁丹樨,可谓是集天下珍宝于一身,富丽堂皇,纵然是秦始皇的阿房宫,在这...

我要做门阀

第三十三章 有朋自远方来(1)

一辆马车缓步行驶在驰道上,吕温驾着车,非常平稳,堪称老司机! 君子六艺,礼、乐、射、御、书、术全面发展,是当年董子和胡子对自己的门徒的基本要求。 是故公羊学派的战斗力,在儒...

我要做门阀

第四十五章 教育(3)

“孙儿是听那张子重说起的这些事情……”刘进轻声答道:“据其所言,国朝在祖父即位以前,匈奴无年不寇,士民死伤者,以百万计……” “汝不信?”天子奇了:“即使谷梁的君子们不与...

我要做门阀

第四十六章 珠算(1)

坐在窗前,张越托着腮帮子,思考着自己的未来。 窗台上,一副竹木雕刻的挂历,赫然显示着今天的日期:夏四月癸卯(二十六),忌出行,嫁娶。 这挂历是张越让田家兄弟做的,然后自己再...

我要做门阀

第三十七章 有人搞鬼?

“吕兄,王兄,请……”张越微笑着,将吕、王两人请进自己家。 七八个佩剑随从立刻跟了进来。 张越明显的发现,这些人似乎都是围绕着王进,做着种种保护措施。 他们虽然做的隐蔽,但,...

我要做门阀

第四十七章 珠算(2)

张越起身,推开房门,院子里田李两家的年轻人,正在树荫下挥汗如雨的劈砍着竹子,准备将这些竹子制作成竹简。 现在,甲亭最畅销的商品,就是竹简了。 一个士子平均每天要抄两三卷书简...

我要做门阀

第三十八章 战争论(1)

秀才之事,张越只是点到即止。 甚至都懒得再去多关心和探究了。 原因很简单——吕温告诉自己,举荐自己的人是驸马都尉金日磾。 换句话说,某些人在给他添堵和搞鬼的同时,也在举荐人金...

我要做门阀

第四十八章 氪金(1)

当天晚上,张越等到嫂嫂与柔娘都入睡了,方才进入空间。 如今的空间,已是今非昔比。 一块足足有着一亩地大小的小麦田,欣欣向荣的生长着。 这都是上次麦子收获后,张越用收获的麦种播...

我要做门阀

第三十九章 战争论(2)

“张兄,您难道不觉得,您所写的这些文字,太过残忍冷血了吗?”王进几乎是费劲了力气,才压抑住内心的杀意,即便如此,他的不满也是溢于言表的。 在他看来,张越在这竹简上所描述的...

我要做门阀

第四十九章 氪金(2)

想要找到长久供应之路,当然是得自产。 也就是开书院。 走孔子、鬼谷子、荀子、董仲舒的路。 只是,这条路不好走啊! 充满荆棘,前路坎坷。 张越也不知,要不要走这样的道路?能不能走...

我要做门阀

第四十章 曾经的屈辱

“额……”王进一下子就被张越噎住了。 面对张越举出来的例子,他发现,自己好像没有什么有效的反驳法子。 去质疑《诗经》和《易经》? 不可能! 方叔与南仲更是连孔子也赞不绝口,视...

我要做门阀

第五十章 收小弟

朝阳初升,红日万丈。 迎着晨曦,张越漫步在甲亭村外的山脚下,沿着长水河的河岸前行。 他很喜欢,并且享受这样的晨间漫步。 一则是锻炼身体,历史证明了一个真理——无论在什么时候,...

我要做门阀

第五十一章 首富之子

一个消息在甲亭之中不胫而走。 “张生今天要开讲数术计取之道了!?”许多士子闻言,都是既惊且疑。 在汉室倘若经义是理论的王座,那么数学就一定是实用的王座! 自北平文侯张苍开创汉...

我要做门阀

第六十一章 呼之欲出

刘进还要道歉,张越却摆摆手,道:“区区小事,王兄就不要再自愧于心了……” 名人名言什么的,张越很清楚,对于现在的自己,其实没有什么帮助。 你要以为,在这个时代,可以靠抄诗就...

我要做门阀

第七十一章 秉公执法?

随着冯珂入场,黄冉立刻就兴奋起来。 他马上跑上前去,就像见到亲人一样高喊:“冯游徼!冯游徼!吾乃骊山黄冉,甲亭人张毅盗我父之书,又偷吾父之智,曲世以阿名,请冯游徼立刻缉捕...

我要做门阀

第五十二章 土豪

拿着一个算盘,张越走出房门,门前已是熙熙攘攘。 只是粗略扫了一眼,张越就发现,今天聚集在此的人,比以前任何时候都要多。 最起码有两百余人! 再一看路口,还停了七八辆马车。 张...

我要做门阀

第六十二章 灾难

若是其他朝代,张越是不敢这么去猜的。 但是西汉,却不一样。 老刘家的历代天子,都是些活泼好动的人。 当今天子,更是其中的佼佼者。 自建元元年登基以来,凡四十六年,他游遍几乎大...

我要做门阀

第七十二章 风云(1)

兰台,未央宫最重要的建筑群之一。 这里,封存着天下郡国历年的上计档案和天下户籍名册。 延绵的阁楼之间,数百名文官往来穿梭。 御史们鱼贯而入,尚书们亦步亦趋。 一个个命令,从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