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圆周率?这么巧!

    深深洗了一口气,许恢便问道:“长水乡方三十里,吾与君各自乡中邑出,君自向东,吾自向南,出门不知步数,皆邪向东北转邑,君与吾会,假令君以行五,吾以行三,君行几何?吾行几何?”

    这已是当代极为高深的计算题了。

    不仅仅涉及数学,更涉及几何!

    艰涩难知,非大家所不能算。

    张越听了,手中的算盘拨动两三次,然后抬起头答道:“吾南行两千四百步,东北转邑万四千六百六十二步半与君会,君行万两千九百三十二步半……”

    这个题目对张越来说太没有挑战难度了。

    只需要知道,汉室一里合三百步。

    这个题目就是一道送分题。

    换个初中生,大约都可以做出来。

    许恢听完脸色骤变,这是他父亲的《许商算术》之中一道颇为艰涩的算术题。

    他曾仗此横行北地。

    即使有人能解,那也至少需要数日之功!

    但,眼前这个年轻人,却不过须臾之间便已破题!

    这怎么可能?

    许恢猛的一咬牙齿,咬着舌头,狠声道:“有山居于树西,不知其高,山去树五十三里,树高九丈五尺,人立树东三里,望树与山峰平,人目高七尺,山高几何?”

    又是一道几何题!

    在汉室,几何数学,是属于数学王冠的巅峰。

    大凡数学大家,无不以几何计算为其孜孜不倦的研究方向。

    几何数学,还被广泛应用土地统计、田亩计算、要塞建设以及渠道修建,水利工程等等诸多方面。

    自北平文侯以来,天下士人,皆以钻研几何学为要。

    而许恢所出的这个题目,确实是生涩的。

    周围贵族,闻言都陷入了沉思。

    假如方才那题,他们还能找到解题思路,那么这一题,他们甚至不知道该如何着手。

    许恢更是得意不已。

    此题,是他父亲研究九章算术时遇到的障碍之一。

    经过三载苦思,方有所得。

    他就不信了!

    这南陵县长水乡的区区寒门士子,还能算的出来!!!

    “山高一百六十四丈九尺六寸,余半寸……”张越将算盘一横,看着许恢道:“吾早已经说过了,不要浪费我的时间!一起上吧!”

    “就算吾一人群殴君等数人……”

    “你!”许恢气的头发都要竖起来了!

    但偏偏,他还发作不得。

    许恢现在终于明白了,为何当年孟子在齐国与许行先生论战,最后竟然会大失风度的脱口而出:“南蛮饶舌之人,也述先王之道?”

    没办法,辩不过,只能骂人了!

    其他人更是怒火中烧。

    你牛行了吧?

    但也没有必要这么羞辱人吧?

    大家以后怎么混?

    却浑然忘记了,就在不久前,他们还想着拿张越做垫脚石的事情。

    …………………………………………

    围观众人,此刻已经是目瞪口呆了。

    “这张生,果有鬼神之能乎?”有列侯子弟咬了一下舌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和耳朵的见闻。

    以一弱冠之年,而敌数位当世英才?

    上一次汉家出现这样的人物,还要向前追溯到六十余年前,贾谊贾长沙横空出世,纵横天下。

    十八岁就单挑整个河南郡的士人,二十四岁就让天下俯首。

    “难道又是一个贾长沙?”有人喃喃自语着。

    贾谊贾长沙,虽然英年早逝。

    但他给汉家文坛和士林,却留下了不朽印记。

    其影响至今依然不曾散去。

    天下士子的文章和策论,谁没有借鉴过贾长沙的文体和叙事手段?

    而此子就更夸张了!

    他是在数学领域,力压了当世英才!

    而且看样子,还没有用全力!

    这太夸张了!

    贾谊贾长沙只是文章写得好,学识渊博。

    终究只是一介文士,充其量不过是一个幕僚。

    而数学好的人……

    北平文侯以无双的数学功底和超人的政治手腕,为相十五年,辅佐太宗孝文皇帝,将汉家从衰败、混乱、贫穷的深渊之中拉了出来!

    他拜相之时,匈奴纵横于河南之间。

    万民陷于水火之中。

    朝廷的三公九卿,甚至连上朝都要承牛车。

    国家的军队,在边塞饿肚子,有士兵饿的受不了了,就以树皮充饥,甚至以黏土果腹。

    当他离开相位时。

    朝廷府库之中,粮食与铜钱堆积如山。

    甚至有串钱用的绳子腐烂在府库之中。

    边塞军队,衣食充足,汉军甚至开始在局部形成对匈奴骑兵的遏制之势。

    百姓安居乐业,天下商贾豪富,层出不穷。

    有富商甚至富至奴仆以千人计,出行比拟王侯!

    国家甚至开始有力量,准备兴建牧场,在北方广蓄马匹了!

    便是当世之中,数学好的大臣,也无一不是国家的重臣。

    最明显的例子,就是主爵都尉桑弘羊。

    别看有无数儒生天天嚷嚷着:请烹弘羊!

    仿佛桑弘羊不死,社稷难安!

    但……只要有脑子的人都知道,汉家能够在连年对外用兵,耗费无算的漫长战争之中坚持至今还没有崩溃。

    全靠了桑弘羊和他的盐铁衙门。

    没有盐铁收入,国家财政早崩溃了!

    “听说这张生尚未有婚配?”有人眼珠子一转,心里面顿时就有了主意:“吾有细君,当配此子!”

    这么一个潜龙在渊的人才,若不想办法拉到自己家里面,那这些贵族也算是白混这么多年了。

    就连袁常,也都惊呆了。

    “此子说的是真的……”他张大了嘴巴,一脸不可思议。

    然后,他一拍手掌。

    “这张生好酷啊……”

    “这样的装逼姿势太美了……”

    “我也要学……”

    是啊……

    比起这个张子重,自己以前靠着财富和随从装逼,实在太low。

    看看人家!

    这一出手,全场震撼,人人眼中都是崇敬之色。

    若自己也能如此……

    那岂非比现在爽多了?

    不,最起码要爽一万倍!

    ……………………………………

    许恢望着周围的士子,再看着自己身后的那个袁家贵公子。

    心里面,近乎陷入了绝望之境。

    他很清楚,今日之事,一定会被传扬出去。

    从此以后,他许恢的名字,就直接与这张子重挂钩了。

    别人提起他,就会说:许恢啊我知道,不就是当初被张子重轻松吊打的太原士子吗?

    这个名声可一点都不好听,更将严重影响他许恢将来的仕途!

    彻底破坏他早就计划好的将相之路!

    怎么办?

    如何挽回这劣势之局?

    许恢思来想去,他觉得,自己若再出那些所谓的艰涩之题,恐怕也不过徒自让人取笑而已。

    万一再被这张子重随手而破,自己的脸面往哪里搁?

    忽然,一道闪电,划破许恢的脑海。

    “就是它了!”许恢握紧了拳头。

    这个问题,许恢相信,这张子重一定答不出来!

    哪怕他是神仙,也答不出来!

    因为,这个题目,已经困扰了汉家数学家几十年,无数大能巨头钻研一生,终究都是抱憾而终!

    他蹲下身子,在地上画了一个圆,然后抬起头,问道:“此题君可能解乎?”

    “其周圆之比,愿张生赐之!”

    圆周率!

    几何学的不朽王冠!

    至少在现在是这样的!

    自周髀算经提出径一而周三的结论后,数百年来,无数仁人志士,天才大能,竞相投注于心血于此。

    人人都知道,周髀算经的结论有误。

    但是……

    没有人能计算出比周髀算经更精确的数值。

    甚至,没有人能找到比周髀算经更好的计算方法。

    于是,圆周率成为了数百年来天下数学家的永恒之痛。

    大家都知道,周髀算经错了。

    但没有人能给出准确答案。

    甚至连近似答案也没有!

    许恢就不相信了!

    这个南陵的寒门士子,能够给出答案!

    若能……

    那么……

    败在一位解出圆周率的不世出的天才之手,那也心服口服。

    以后出门,也不用担心被人指指点点了。

    毕竟,输给路人,是耻辱。

    但败给董子、胡子,乃是无上荣誉!

    更何况……

    许恢绝不相信,眼前的这个年轻人能够解出,可以解出圆周率!

    张越看了那个圆,再看了看许恢,忽然哈哈大笑起来:“圆周率啊……这么巧,鄙人正好知道……”

    “三点一四……”

    “若要更详细一点的答案……那便是三点一四一五九二六……”

    在后世,这恐怕是小学生也可以倒背如流的答案。

    “不可能!”许恢猛地摇头,他感觉整个天地都在崩塌。

    “你撒谎!”伍垣大叫起来。

    圆周率,这可是圆周率,困扰天下数术家数百年的难题!

    数术领域的王冠!

    无可置疑的宝座!

    “这又何不可能的?”张越笑着道:“鄙人十二岁的时候,就已经将圆周率精确到三点一四了……”

    嗯,那年,历史课本上确实告诉了他答案。

    “吾十八岁时,就已经将此答案精确至三点一四一六……”

    “前些时日更进一步得到了三点一四一五九二六……”

    “后面还可以更精确,只是懒得去求了……”

    “尔等不信?”张越站起身来,走到许恢面前,蹲下身子,说道:“那吾便告诉尔等,这个答案怎么来的吧?”

    “割圆术……”

    “将圆不断割之,割之又割,终至不能再割,得一百九十二份,以勾股定理而求,则得三点一四……”

    “若有空闲,继续割之,及割至一千五百三十六边,得圆周率三点一四一六……”

    众人听得神乎其神。

    许恢更是肝胆剧裂。

    因为他发现,对方的办法是对的,是可行的!

    只是……

    谁会这么无聊,在一个圆之中不断割边、等分?

    而这样的工作必定是无比枯燥和消磨人的耐心的。

    “其后,我觉得这样太枯燥了,太没有意思,于是求了两个数值……”

    “便以这两个数值相除,得出三点一四一五九六二……”

    “这两个数字便是三百五十五与一百一十三……”

    “吾以密率称之……”

    站起身,张越看着许恢,问道:“吾这割圆术与密率,以君观之,如何?”

    许恢已是目瞪口呆,甚至是五体投地了。

    这样的解法,这样的算法。

    他虽然没有去计算过,但他知道,这样的方法一定可行!也必须可行!

    这就说明,眼前这个年轻人所说的是对的。

    他没有撒谎!

    他解出了圆周率,回答了数百年来无数先贤的疑问。

    许恢深深的吸了口气,缓缓后退三步,然而长身而拜,再拜而谒,拜道:“张君大义,为天下解惑,恢为天下拜之!”

    不服不行!

    在当今之世,任何人能解出圆周率,那么他就一定会名扬天下!

    因为,圆周率就是数学的王冠!

    在这样的伟业面前,哪怕许恢再自傲,也只能俯首称臣!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bbs.baby169.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