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七章 证伪(1)

    董越身穿着博士衣冠,腰间系着当今天子御赐的宝剑,手里提着绶带,在二三十名太学生的簇拥下,气势汹汹的走入殿中,来到刘据面前,恭身下拜:“臣奉命太学博士、太学祭酒、领左大夫事董越,率太学诸生敬拜家上!”

    他的眼睛,则像猛虎一般的扫视着全场!

    在看到江升时,嘴角溢出了一丝讥笑。

    刘据看着这个架势,也有些懵了,连忙走下殿中,扶起董越,说道:“董子今日怎么有空来博望苑拜见孤?”

    心里面则是有些忐忑不安,头疼无比。

    显然易见的一个事实是——在过去数十年中,每次公羊学派的博士与谷梁学派的名宿相遇,其激烈程度都堪比火星撞地球。

    尤其是当年狄山案后,公羊与谷梁的立场分野和矛盾就激化到了一个不可调和的地步。

    公羊学派主张的大复仇,对四夷的激进态度,与法家组成的联盟关系,都与谷梁学派格格不入。

    董仲舒生前,曾三与江升辩论,每一次都大获全胜。

    这就更加刺激了谷梁学派。

    也就是董仲舒去世后这几年,公羊学派失去了精神领袖,才稍稍消停了一些。

    今天,董越带着太学生们,气势汹汹的登门,想都不用想,他们是来干嘛的……

    刘据的性格,让他根本无法处置这事情。

    只能是想办法去祢和、缓和两者的冲突。

    董越笑着起身,然后笑眯眯的看向江升,拜道:“董越见过江公,一别多年,别来无恙……”

    江升的眼睛,猛然一瞪,每次见到董越,他都能想起那些被董仲舒镇压和吊打的岁月。

    作为谷梁名宿,江升的人生是悲剧的。

    他一直活在董仲舒的阴影下。

    董仲舒的学问比他高,名声比他大,就连弟子也比他强太多太多。

    先有吾丘寿王,后有褚大等人。

    皆才学兼备,名动天下的鸿儒。

    尤其是吾丘寿王,迄今都为天下人怀念。

    他苦苦煎熬了三十年,终于熬死了董仲舒和他门下的精英。

    但……

    董越又冒了出来。

    这个董仲舒生前并不起眼的儿子,自任太学博士以来,就将太学上下拧成了一条绳子。

    怕是要不了十年,又是一个董江都!

    反观他门下……

    一个能打的也没有。

    要不是还有着太子信任,能借助储君的财权,扩张和招收门徒。

    谷梁学派势必会被公羊学派狠狠的镇压!

    “董博士不在太学纳福,来博望苑有何贵干?”江升拄着拐杖,轻笑着道:“难道……”

    他看着左侧的张越和皇长孙,心里面跟针扎了一样难受。

    “臣最近得侍中领新丰令张子重之助,略做些了春秋大义,特地来献给家上,请家上一观……”董越浅笑吟吟,拜道。

    立刻就有几个太学生捧着几卷竹简,敬献刘据面前。

    董越笑着介绍着:“此乃臣与太学诸子初步整理和汇编而出的三条大义,分别是:尊王第一,大复仇第二,攘夷第三,请家上与谷梁诸子品鉴一二……”

    话语之中得意不已,太学生们更是纷纷挺直了腰杆,骄傲无比!

    公羊学派短于经义的短板,在那日之后,就一去不复还了。

    得张越所留的二十八义后,公羊学者们甚至欣喜若狂的发现,若将那二十八义扩充和充实之后,公羊学派说不定从此就‘长于经义’了。

    刘据让人收下那三卷竹简,然后说道:“董博士之献,孤一定仔细阅读……”

    “来人,为博士及诸太学生赐座……”刘据在心里叹着气,无奈的吩咐下去。

    他知道今天的事情,恐怕难以善了了。

    董越和太学生们气势汹汹的带着经义而来,谷梁诸生必有所回应!

    他回头看了看在自己儿子身边的那个侍中,摇了摇头,哀叹道:“这就是一个现成的矛盾所在……”

    他已经预见到了一场激烈的辩论,就将发生了。

    但他有什么办法来阻止吗?并没有!

    只能是听之任之,希望不要搞的太大!

    “臣谢家上赐……”董越带着太学生们再拜,然后就大摇大摆的起身,在殿中下人的引领下,坐到了张越身旁的位置。

    二三十个太学生与董越这个太学博士,哗啦啦的一下子就将张越这边的位置坐满了。

    这简直就是公开宣告:我们就是来给张侍中撑场子的!

    泥塑的神像也有三分火气,更何况博望苑的学者们?

    江升立刻就是火冒三丈,对着董越问道:“董博士率太学诸生来此,难道要为这个胡言乱语,污蔑《左传》君子们的小人撑腰?”

    现在,在江升眼中,毫无疑问,这个张子重就是公羊学派的人。

    而长孙与他接近,就是公羊学派要挖墙脚!

    只要想着自己带着学生门徒们,辛辛苦苦二十几年,好不容易在东宫立足,让储君倾向自己等人的经义和立场。

    公羊学派挥挥锄头,就撬走了长孙。现在,还来博望苑耀武扬威!

    是可忍,孰不可忍!

    “江公有何凭据,说我污蔑左传?又有何证据证明吾乃小人?”张越闻言立刻起身,针锋相对:“晚辈以为江公长者,当谨言慎行,否则,恐怕徒为天下耻笑!”

    “那你又有何证据证明吾辈所治《左传》编造伍子胥鞭尸?”下面的王宣马上就跳起来,他很清楚,现在,公羊学派的人来了,若不能正面回击这个来自南陵的小人的言论,那么很快全天下都将知道——左传学派编造历史,扭曲事实,指鹿为马。

    那左传一系就要成为过街老鼠了。

    不会再有年轻人来学习左传,天下的《左传》也都将被束之高楼!

    而董越和太学生们听了,都是心花怒放。

    《左传》一系,公羊学派最讨厌的人,没有之一!

    因为这个学派,任何事情都要跟公羊学派反着来。

    公羊说东,左传必西,公羊言战,左传必和。

    公羊学派主张大义,左传就说大义灭亲。

    简直就跟个胡搅蛮缠的小丫头一样。

    现在,张子重居然公开指责左传编造历史?而且还是伍子胥一事?

    董越的脸都笑成一朵花了。

    “看来张侍中果然是我公羊学派的支持者啊……”董越抚摸着髯须,得意洋洋。

    他最怕的事情就是,这个天子的宠臣,被其他学派撬走,特别是被那几个黄老名宿牵走。

    那就亏死了!

    如今看来,这个年轻人还是很喜欢公羊学的嘛。

    不然,他何必在伍子胥问题上与左传、谷梁唱对台戏?

    嗯嗯,看样子可以找个时间,开门见山的与他谈谈代父收徒的问题了。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bbs.baby169.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