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六章 部署(1)

    等出了乡校,刘进等人都感觉汗流浃背,颇有种当初贾谊贾长沙与宋忠之拜于司马季主之日的感触。

    忽而自失,芒乎无色,怅然间口不能言。

    只能低头自行,自惭于心。

    张越见了众人的神态,知道是时候灌一点心灵鸡汤了。

    不然,士气大跌,还没有上任,就已经失去了自信了。

    “诸君可是失落了?”张越问道。

    “孤……”刘进叹着气,茫然无知。

    他曾憧憬过谷梁学派为他描绘的理想世界,那个世界破碎了,他也曾相信,只要持身立正,天下就能安宁,但那个幻想也破灭了。

    现在,阳里乡校一行,更戳破了他最后一个念想——文教可以兴国安邦。

    看看着阳里吧。

    全村上下差不多两百户人家,家家不事生产,驱使奴婢耕作,人人练习武艺,期待着上阵杀敌。

    而偏偏,在这里,连穷人家的孩子,也能享受最基本的保障和最基础的教育。

    贡禹等太学生,更是心气低落,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此刻的心情。

    阳里的模式,是一个他们闻所未闻,见所未见,但却实实在在存在的模式。

    这里的百姓安居乐业,老有所养,幼有所教。

    这里的人民不受饥寒的侵袭,能吃饱穿好。

    但偏偏,这个模式是武人创造的。

    是靠武力维系的。

    阳里的百姓,甚至可以不需要土地,就可以独立生活于世界上,并且还能过的很好。

    这对于笃信了儒家思想的贡禹等人的打击,不可谓不深。

    所有人都清楚,阳里的这个模式,是扎根于商君的耕战之策上的极致。

    用武力夺取财富和土地以及奴婢,再用武力来守护这些。

    “依我之见,君等无须如此!”张越笑着鼓舞道:“阳里的长者,虽然贤能,但他却也只能守护阳里一亭之地,让这两百户百姓过上安康的生活!”

    “而吾等,则将要守护这全新丰一万余户百姓!让他们也能过上如阳里般的好日子!”

    “家家有牛羊,户户有蒙童!”

    “只要吾等努力,认真,何愁不能做到这些呢?”

    “太宗时,北平文侯张苍初履任,见其文牍,全国只有二十万万钱的赋税收入,敖仓不过一百万石粟米积蓄,当时是北有匈奴之患,南有三越之饶,文候辅佐太宗用政行德,重订律法,立上计之政,十五年之间,就使得天下转危为安!”

    听着张越的话,众人的意志方才又鼓舞了些。

    只是……

    光嘴炮是没有用的。

    现在,众人心里面都没有底。

    他们在来之前,就已经大略的了解过了新丰的情况。

    除枌榆社外,其他四乡每年的田税和赋税征缴,都是大问题。

    百姓逃亡和脱籍的情况,时有发生。

    更可怕的是,县衙的帐上,只有几万钱的结余。

    说不定,等到大家上任,连一个铜子都不会剩下。

    没有钱,就别想干事!

    旁的不说,你修个水利,没有钱发给民夫的话,谁还会帮你干活啊?

    “那,以张侍中之见,孤与诸卿应该如何?”刘进问道。

    “首先当然要摸清楚整个新丰的底!”张越拉着众人,一边走,一边低声说道:“这是吾与君现在要做的事情……”

    “这个摸底,不是随便走,随便看,而是要深入亭里,去询问百姓的生活、家訾和税赋负担情况……”

    “当然,吾等一人之力,不可能全部摸清楚,但每一个亭随机抽取五户,作为参考对象,大概就能保证可以将该亭情况摸得差不多了……”

    这是后世烂大街的抽样调查。

    但在此时,却是一个了不得的创新,让众人听了,士气立刻大振。

    他们现在需要的就是一个可行的计划。

    而张越能拿出来,这自然无比鼓舞士气。

    “然后,吾等还需要去各乡勘测水文,绘制河流水经之图……”

    “新丰现在虽然穷,但也并非一无所有……”

    众人听了,却都是一楞。

    “公田?”刘进微微一楞问道:“新丰县公田去岁租税不过两千石粟米而已……侍中怎么将之变钱?”

    “两千石?”张越呵呵一笑,汉家公田实行的佃租的模式,将土地租给无地贫民耕种,然后再由国家收取佃租。

    这个税率是恒定的三取一,也就是三成租税。

    相比地主豪强们的五成,当然是很轻了。

    但……

    这些公田真的租给了真正需要的人吗?

    当然不可能啦!

    事实上,从张越回溯的资料显示,自西汉中叶开始,国家历次假民公田,最后都落到了豪族手里。

    第一个这么干的人叫宁成,这个先帝时期的酷吏头子,在当今即位后就跑回老家,用尽手段将南阳的一千多顷公田扒拉到自己碗里。

    靠着这个,宁成在五年内赚到了五千金!

    然后,在第六年的时候,他被刚刚上任的新扎酷吏义纵砍了脑袋。

    宁成跌倒,义纵吃饱。

    正是从宁家抄出来的这五千金,让义纵从此大刀阔斧的干他想干的事情。

    新丰的公田虽然只有七千亩,但仔细查查,还是能弄出不少钱的。

    “殿下,臣打算上任后,就重新核算所有租佃公田的百姓的訾产,清退那些訾产超标,依然租佃公田的农户,让真正有需要的人租种上!”

    “嗯!”刘进点点头,这个办法倒是可以。

    只是,总共才七千亩公田而已,按照每户一百亩的标准,也只能租给七十户人家。

    哪怕降低到五十亩每户,也只有一百四十户,相对于如今的新丰困局只是杯水车薪,恐怕并不能改变什么事实。

    “臣打算将这七千亩公田抵押给商贾,贷来三千万资金,用于新丰的水利建设!”张越却是图穷匕见,说出了自己的真实目的。

    七千亩地贷三千万?

    以现在的关中地价,倒也不是不行。

    但问题是——谁敢接这个买卖?

    现在不比以前了,以前的汉家商人,连国家的高利贷也敢放。但经过告缗的打击后,再敢跳的商贾,几乎都死了。

    更麻烦的是——这传出去,朝堂还不炸锅了?

    那些闲着没事干的御史,岂非找到了宣**力的地方了?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bbs.baby169.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