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九节 献宝

    白色的纸张,轻薄如蝉翼,摸在手里,极为顺滑,宛如玉璧。

    天子摸着它,拿着它,端量数息,深深吸了一口气,哪怕还不知道此物的用途,他就已经明白,这是价值连城的宝贝!

    旁的不说,看这卖相就知道了!

    而值钱的宝贝,在汉季,无论是皇帝还是公卿或者士大夫庶民,人人喜欢。

    而手中的此物,该值多少钱呢?

    “怕是价比黄金……”天子在心里暗自揣测着。

    张越却是俯首拜道:“回禀陛下,此物曰:纸,乃是用于书写、记录文字之器……”

    “纸?”天子微微皱眉。

    纸这种事物,他也不陌生。

    因为,当年太子据就曾经用纸遮住鼻子来见他,结果被他骂了个狗血淋头。

    但……

    太子据所用的纸,只是一种粗糙的丝絮造物,哪里能如眼前的‘纸’这样洁白无瑕,薄如蝉翼,光滑透亮?

    张越解释道:“启奏陛下,此种纸,乃臣采长水乡之竹,浸于水中两月,然后以大火烹煮三日,加以石灰、草灰,经捣浆而来……”

    “用料简单,做工简易,唯其用工颇费时,然其价廉也!”

    “臣作之,除人工外,纸一石所费之钱,不过数百而已……”

    “纵然算上人工,也不过千余钱……”

    天子听着目瞪口呆,难以自抑。

    一石纸总造价才千来钱?

    换句话说……

    此刻,天子眼中仿佛出现了一座金山银山,一个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财源!

    “果真?”他有些不敢相信的问道。

    若此事是真的……

    那少府要是接受这个产业,得赚多少钱啊?

    “臣安敢欺瞒陛下!”张越俯首而拜。

    天子深深吸了一口气,手里面拿着的那张白纸,已然变得犹如千钧重。

    自元鼎以后,汉室的财政就遇到了很大的问题。

    当然,主要原因是因为他挥霍无度,大兴土木所致。

    旁的不说,就是这座建章宫耗费的人力物力,就足以支撑三次漠北决战那样的国战了。

    至于其他什么明光宫啊、甘泉宫啊所耗钱粮,那就更不用说了。

    而行幸天下、封禅泰山所耗,也不下于宫室之费——他可是出了名的散财童子,想当年,天下人只要听到‘天子出巡’这四个字,就人人欢喜鼓舞,某些地方甚至提前半年就做好了迎接他的准备。

    就这样浪了十几年,等到天汉、太始年间,他才愕然发现,特么钱花光了!

    这是无比痛苦的现实!

    要知道,常被后人用来称颂文景之治的盛世的那一段文字:京师之钱累巨万,贯朽而不可校。太仓之粟陈陈相因,充溢露积於外,至腐败不可食。

    其实形容的不是文景之治,而是二十余年前,这位陛下治下的汉家——建元、元光、元狩年时帝国的极盛时期。

    这也是他敢于去封禅泰山的缘故——哥文治武功都这么牛逼了,不去封禅,难道在长安当宅男咩?

    等到钱花光了,他才懂得珍惜。

    可这钱花起来容易,赚起来难。

    特别是,当霍去病病逝后,再也没有一个可以帮他从外面找钱的大将。

    汉家对外作战开始亏本。

    财政赤字,越来越高。

    哪怕杨可帮着搞了告缗,也是杯水车薪,入不敷出。

    纵然桑弘羊天天加班,到处找钱。

    这钱终究难得。

    以至于现在他为了替李广利凑齐用兵西域的军费,就将主意打到了丞相公孙贺身上——本来这头肥猪,他是留给太子的。

    他原先的计划是——等他将要驾崩时,就随便找个罪名,抄了丞相家族。

    这样太子一登基,就有一个良好的财政局面,无论是对外用兵还是对内修养,都有资本。

    但现实却逼迫他只能提前准备宰了那头养了二十来年的肥猪。

    想想都有些心疼!

    如今,张越献上白纸,这白纸质量上佳,卖相十足。

    一旦面世,毋庸置疑,天下必将风靡。

    而这样好的东西,稍微卖得贵一些不过分吧?

    几乎就是为天下士大夫公卿贵族的钱包量身定做之物。

    只是……

    唯一的问题在于,此物是张越发明的。

    制造之法和工艺,也掌握在这个臣子手里面。

    作为天子,他没有那个脸皮,能对对方说:“朕现在缺钱用,你快点把此物的技法献给朝堂!”

    他也丢不起这个人!

    高帝当年与关中父老约法三章:杀人者死,伤人及盗抵罪。

    至今依然是汉室刘家的铁律。

    谁碰谁死!

    作为君王,他更需要以身作则,表率天下。

    特别是他前些时日还听了张越描述的圣王之道,就更不可能拉下脸皮来做这种事情了。

    而很显然——这个东西很赚钱!

    而汉人爱财是天性是本能。

    反正这么多年了,他也就见过一个卜式,可以为了国家,捐出自己的财产。

    其他人嘛,进了自己嘴里的东西,是死都不肯吐出来的。

    这个张子重会愿意将此物主动献上来嘛?

    只是想想,天子都深深觉得不可能!

    谁会将自己家下金蛋的母鸡主动交给国家,为君王来分忧?

    他也能理解这种事情——换了他,也不会做这样的傻事啊!

    想到这里,他的心就忍不住的疼了起来。

    忽然,一个之音在他耳畔响起。网首发

    “臣愿以白纸技法以献陛下,以助陛下教化天下,以尽身为臣子的微薄之力!”

    他瞪着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张越。

    甚至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卿可知此物之贵?”天子好心提醒张越:“卿若独占此物,以为家传之法,子子孙孙皆可富贵无穷矣!”

    “启奏陛下,臣固知,然臣受陛下隆恩,欲报而不可得,独献此物,以助陛下,以报万一而已……”

    “且夫,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臣以为,此物在陛下之手,必能利天下!”

    天子听着张越的话,又看着他那‘充满了真诚’的双眼。

    感慨了一声,道:“卿真忠臣也!”

    有了这白纸的制造之法,国家起码能岁赚数千万甚至上万万!

    是故,他也不矫情,直接收了下来,然后看着张越问道:“卿说吧,想要什么赏赐?”

    小留候都这么听话懂事了,他也不能吝啬,对不对?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bbs.baby169.nethttp://bbs.baby169.net/baby169xiaoshuo/woyaozuomenfa/202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