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节 长乐宫宴(1)

    当天晚上,刚刚入夜,长乐宫方面就派来了使者来迎接张越。

    来人地位还很高,乃是长乐宫谒者令淳于养。

    出人意料的,这位谒者令是一位女性。

    准确的说,是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妇人,看上去慈眉善目,就像邻家老奶奶一般。

    但张越却根本不敢小瞧对方。

    淳于家族,是汉室的御医世家。

    从太宗时代起,淳于家族就是汉室雷打不动的宫廷御医。

    这个家族世代都得到刘氏的信任,特别是刘家皇后和后妃们的信任。

    因为,她们最早研究和钻研妇科病的医生。

    一直要到宣帝时期,这个家族才会被从宫廷之中除名——许皇后就是被一个叫淳于衍的女医师毒死的。

    不过在现在,淳于家族的权势,依然不可动摇。

    特别是这位淳于养!

    以女性的身份,担任长乐宫谒者令,位居两千石,深得卫皇后信任,三十年来随侍左右,不离不弃。

    这三十多年来,长乐宫的人换了一批又一批,独她的位置雷打不动。

    据说在很多事情上,卫皇后都会听取这位谒者令的意见。

    是故,张越一听对方的名字,立刻就带上了几分恭敬之色,倒也不全是因为对方在卫皇后面前的影响力。

    张越自己其实也有求于这位老妇人——她手里面极有可能掌握着在后世已经失传的《扁鹊内经》和《扁鹊外经》还有名医淳于意的一生心血结晶《脉经》。

    在目前来说,这三部医书,可能是当代中医的最高经典。

    更别提,淳于家族百年来浸**科领域,对妇科病有着深刻认知和了解。

    只是……

    淳于家族的医术,从来传女不传男。

    而且,这个家族一直只接受赘婿,而不愿嫁女出外,牢牢把持住了家传医术的秘密。

    这种做法,稳固了他们家自身的利益,但却使得中国中医发展走上了一条曲折的道路。

    以张越所知,在数十年前的淳于意,就已经对月经不调和难产等问题有了深刻认知和解决方案。

    也正是因此,汉室皇族的子嗣的成活率非常高!

    很少有夭折的情况。

    “得想个办法,将这些东西搞出来……”张越在心里暗想。

    带着这样的念头,张越来到了长乐宫。

    此刻,长乐宫华灯初上,巍峨的宫阙,被一盏盏宫灯,照耀的恍如白昼。

    比起未央宫,长乐宫的宫阙的气势更加蓬勃,昂扬。

    回廊和殿堂,也都更加大气。

    在事实上,最初,长乐宫才是汉天子的居所,而未央宫才是后妃的寝居。

    只不过,高帝驾崩后,吕后女主临朝,垂帘听政,就霸占了长乐宫。

    惠帝无奈只能搬去未央宫住。

    等到太宗皇帝从代国入继大统,可能是因为长乐宫流了太多血,有太多亡魂的缘故,当然也可能是因为习惯了,所以,就因循了惠帝故事,从此天子居于未央宫,而皇后、太后居于长乐宫。

    也就是从那以后,汉家成为了一个两元制帝国。

    太后的权力,凌驾在君王之上。

    淳于养带着张越,穿行在宫阙之中,最终在一个殿堂前停了下来。

    “张侍中,这里就是永宁殿了…………”淳于养带着张越在一个陛阶前停下来,道:“请侍中在此稍候片刻,待老身前去通传皇后……”

    “有劳夫人!”张越微微恭身,以示敬意。

    等淳于养走入永宁殿中,张越便开始观察起这个曾经一度是帝国大脑中枢的殿堂。

    在汉室,长乐宫的称谓,是会随着太后、皇后的轮替而变化的。

    当有太后在朝,它就叫长乐宫。

    而当没有太后,只有皇后时,它的正式官方称谓就是长信宫。

    各主要建筑群的名称也是如此。

    譬如眼前这永宁殿,当有太后临朝时,它就是永寿殿,是太后所居之地。

    那时皇后就要避居临华殿。

    还得每日来永寿殿给太后请安,天子更需三日一朝,以表孝道。

    那时的长乐宫便有力量插手国政,甚至废立天子!

    不过现在嘛……

    卫皇后还不是卫太后,所以这长乐宫在汉室的地位就有些尴尬了……

    但,再怎么尴尬,最起码在这长乐宫内,卫皇后是地位最高的女主人。

    于是这长乐宫内外,就有了浓郁的河东气息。

    特别是在这永宁殿的雕饰与外观,随处可见平阳地区的民俗雕刻,就像张越现在眼前的这个栏杆上,就雕篆着几个牧童放羊的场景。

    由此可以想见,当年王太后在的时候,这些栏杆与台阶和走廊上必然雕刻的是关中民俗,而在窦太后时期则肯定是清河地方的景物……

    莫名的张越忽然想起了后世在他和他的同事间广为流传的一句话调侃:“永远拥护党……哦不!圣天子,谁是天子拥护谁!”

    看来中国人民的政治价值观,自古以来就是如此呀。

    这样想着,张越嘴角就浮现了丝丝笑意。

    张越没有等太久,大约只过了不过两三分钟的时间,淳于养就带着几个侍女走了出来,对张越道:“侍中,皇后有请!”

    “有劳夫人!”张越自是连忙拱手一谢,就跟着淳于养走入了永宁殿内。

    一进永宁殿,张越顿时大开眼界。

    果然不愧是长乐宫的核心!

    整个殿堂极为宽敞,恐怕就算有数百名大臣,也能坐得下。

    可以想象在它的全盛时期,不知道有多少王公大臣,在此唯唯诺诺,等候着来自太后的懿旨和命令。

    但在如今,它却已经沉寂了将近三十年——自从王太后薨于长乐宫,汉家就已经三十多年没有太后了。

    不过,这个殿堂的内饰和布局,却依然充满了威严与权势。

    一位位持戟武士,肃立在殿堂两侧。

    张越目测了一下,起码有百余名持戟卫士在警备。

    往来穿梭的宦官侍女,更是络绎不绝。

    鼓簧钟罄之声,回响在这个殿堂的内部,余音绕梁,久久不绝。

    淳于养带着张越,穿过这宽敞的宫殿,推开殿中的一条帷幕,然后对张越道:“侍中请!”

    张越走入其中,立刻眼前一亮,明亮的长信宫灯,照亮着前方的殿堂。

    那是一个大约只有永宁殿大殿三分之一大小的小殿。

    一排排高大的连枝宫灯被全部点燃,数百盏大大小小的油灯,将这宫阙变成白昼。

    一位头戴凤冠的老妇人端坐在殿堂上首,脸带笑意,看上去非常慈祥。

    太子刘据和长孙刘进,则分别坐在她的两侧下首。

    左右两侧是一位位头戴冠琉的公卿,当张越走进来,无数人扭头看着他。

    张越甚至还能听到有人在轻轻的惊呼:“这就是张蚩尤?”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bbs.baby169.nethttp://bbs.baby169.net/baby169xiaoshuo/woyaozuomenfa/202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