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节 粉碎巫蛊(2)

    张越当然有异议了!

    虽然,他自身有着穿越这种超自然的现象,甚至还有空间这种诡异的神话显现。

    让他不再是一个纯粹的唯物主义者。

    对于冥冥中的存在,有了敬畏。

    但是……

    这又不是死亡笔记的位面,扎小人,诅咒他人这种事情,怎么看都像是一个骗局。

    况且,倘若冥冥之中果有大能。

    那么这位大能也必定是站在诸夏民族阵营的。

    不然何以,他会出现于此?

    是故,张越无所顾忌,上前拜道:“回禀陛下,臣闻之孔子曰:务民之义,敬鬼神而远之,可谓知矣!故君子士大夫不言鬼神之事,如今有臣子,以巫蛊害人,臣以为其心可诛,但其行愚昧……”

    “哦……”天子听着,眼皮微微一动,看着张越想起了他的另一层身份——神君指引之人,于是问道:“卿以为,巫蛊之法没有任何效果?”

    这位陛下,在鬼神之事上是一个彻彻底底的矛盾体。

    在一方面,他深信鬼神、长生之说,大半辈子都在孜孜不倦以求长生不死药。

    甚至掉进了无数陷阱,被无数人诓骗,依然坚持己见。

    就像现在,在建章宫里依然有好几个方士活跃,负责为他寻仙求药。

    只是,自张越得幸,这些人就渐渐不受重视了——有神君指引之人,还需要那些满嘴跑火车的家伙吗?

    但在另一方面,身为君王的他,极为忌惮和提防任何可能的假借宗教、仙人、鬼神之说,意图凌驾于君权之上的行为。

    董仲舒假天人感应,用灾异说想要插手国政,对国家大政指手画脚,就被他多次敲打,最后借吕步舒之手亲自警告,使得董仲舒从此‘不复言灾异’。

    而其他所有企图在假借灾异之说,插手国政的人,则全部被打入另册。

    董仲舒生前,有弟子数百,门徒数千。

    但在现在,活跃在政坛上的,只有一个董越。

    其他人统统因为‘妄言灾异’而被罢官或者禁止入仕。

    是故这位陛下的鬼神观,大约与后世的国人没有太多区别。

    对我有利、有用的,那就接受。

    对我有害、不利的,那就去死!

    属于标准的临时抱佛脚……

    至于信仰程度嘛……

    大约相当于dnd之中的所谓泛信徒,基本上这位陛下啥神明都信,但也啥神明都不信。

    想要他虔信某个神明,那是不可能的。

    诸夏民族,也没有虔信某个神明的传统。

    而这给了张越机会。

    他微微一拜,道:“回禀陛下,确实如此!”

    “所谓巫蛊者,越人所信奉之旁门左道,其以巫术、蛊术,号能以诅咒害人,实则不过是妄言诳语而已!”

    “且陛下圣天子临元元也,何谓天子?受命之君天命之所予也!昔者董子曰:德侔天地者,皇天右而子之,是谓天子也!故海内之心,天下之事,悬于天子!”

    “古者仓颉造字,三画而连其中,谓之王也,三画者,天地人,而连其中,贯其通者,王也!”

    “故自古圣王在,鬼神辟易,破山伐庙,口含天宪,言出法随,何也?”

    “盖其受命于天,天命之下,一切仙神鬼妖,皆为灰灰!”

    “古有圣王颛顼氏,身有大伟力,命羲、和掌天地、四时之官,使人神相离,谓之绝地天通也!”

    “汉亦有高皇帝,受命于天,斩白蛇起事,口含天宪,抚慰天下,言出法随,于雍县五帝庙中立之于黑帝法统,更敕令大将纪信为城隍神,守护上林苑,百年以降,城隍护佑上林苑,风调雨顺,人杰地灵,可谓善矣!”

    “今陛下顺天应命,受命于天,自即位之后,巡游天下,封禅三山五岳,祭拜山神河伯,阴陛下故,不知多少山神应运而生!”

    “陛下既受命于天,为天子,垂三统、列三正,休说区区巫蛊之术,便是仙人之法,神明之术,遇陛下之身,也是崩解消散,无有神通之法,甚至遭遇天地反噬,陨落消散!”

    论起忽悠这种仙神之说,当世谁能比的上看过无数网络仙侠的穿越者?

    况且,张越说的是事实!

    在诸夏,在这片土地上,鬼神什么的,从来都是服从于人道的。

    两千年封建史,诸夏人民不止换了N个王朝,连老天爷也都换了好几个。

    天子却是听得心旷神怡,难以自抑。

    甚至感觉浑身上下,都通透万分,酸爽无比。

    作为一个善于脑补的帝王,现在听张越这么一说,他自己就不可避免的在心里面脑补了起来。

    “原来如此啊……”他想着他这辈子寻仙问道,怎么就没有任何效果?

    明明有无数方士报告,他们遇到了神仙,甚至还有公孙卿等人,拿出了遇仙的证据——当初他巡幸齐鲁海滨,有人在东莱发现了一个巨人,身高数丈,行走在道路上,几个须臾之间就消失于迷雾之中,只在道路上留下了一长串巨大的脚印,类似巨兽的脚掌一样。

    更有人遇到一个牵着巨犬的老人,口称:吾欲见巨公,然后就忽然消失。

    以前他曾绞尽脑汁,却怎么都想不到,这到底是为什么?

    但现在张越一解释,他自己一脑补,瞬间就想通了。

    原来,不是他们不想见朕。

    而是因为朕实在太牛逼了!

    口含天宪,受命于天,是天王,是在世天帝!

    御驾之所在,就是天帝之法域。

    一切牛鬼蛇神,统统都要被这强大的天地伟力,碾成碎片!

    哪个仙人不要命了?敢见他?

    而栾大乐成等人的事情,也有了结果。

    不是他们在骗朕,实在是朕太牛逼,所以他们的法术神通,统统在朕面前无效了。

    “原来朕竟有如斯伟力?”他喃喃自语着,目光灼灼,神采奕奕。

    对于张越的话,他连一丝怀疑也没有。

    不仅仅是因为他信任张越。

    更因为,张越说的事情,在史书上都明明白白的记载着。

    三王五帝,即使人皇也是天帝,有伟力加于身。

    特别是大禹治水的时候,斩掉的各路神魔没有一万也有九千九百。

    而他的祖宗,高帝刘邦,在雍县立黑帝,在上林苑敕封城隍神的事情,更是发生在近代,现在还有着实物与证据。

    祖宗这么牛逼,他岂能不牛逼?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bbs.baby169.nethttp://bbs.baby169.net/baby169xiaoshuo/woyaozuomenfa/202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