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节 天子的野望

    张越和天子,站在兰台的阁楼上,看着下面的博士们,跟个孩子一样,哭哭啼啼,又像个护食的熊孩子一样,捧着一册册简书,生怕别人抢走。

    天子看着,有些忍俊不禁。

    心中更是得意万分!

    “卿这次为朕立下大功了!”天子赞赏道:“说说看,卿想要什么赏赐?”

    张越立刻拜道:“臣岂敢居功?”

    “微臣只是做了点微不足道的拾遗补缺之功,真正的功劳,乃是陛下所有……”

    “哦?”天子笑了:“此话何解?”

    “错非陛下圣主临朝,嘉以大德,上苍感知,以臣之手,令先王经书得以重现人间,不然以臣之微末之能,浅薄之才,如何可以如此顺利的整理出这些先王经典?”

    张越顿首拜道:“臣自知卑鄙,故不敢居功!”

    天子看着,满意的点点头。

    这才是真正的好臣子!

    这也才是他喜欢的大臣!

    他生平最讨厌的就是那种有了一点功劳,尾巴就要翘上天的家伙。

    尚书说的好!

    臣不得作威,臣不得作福!

    作威作福,自取灭亡!

    当然了,自己的宠臣,既然如此听话,那就得赏。

    更不提,他还献了白纸之法。

    天子是很清楚的,白纸加上这些整理出来的先王典籍,其效果将是爆炸性的!

    它们加在一起,效果堪比凤凰来翔,河洛出图。

    是最最顶级的祥瑞!

    除了元鼎元年他在汾水之中得到的宝鼎可以与之相比外,其他在他统治期间,得到的祥瑞与宝物加起来,也不如这两个事情的一成威力!

    它们将告诉天下人,特别是古文学派和今文学派里的缓则——渣渣们,睁大尔等的狗眼,仔细看看,这是什么?

    朕受命于天,天授朕以如此伟业!

    还不赶紧纳头就拜,收起你们那点小心思?

    不然,就是获罪于天,无可祷也!

    只是,在心里面仔细想了想,天子发现,好像也没有别的什么东西可以奖赏了。

    实在是小留候现在太年轻!

    以他这样的年纪,就担任侍中领新丰事。

    若再加官,恐怕以后可能要面临升无可升的困境。

    更重要的是,他担心,小留候若是太显眼,可能会和冠军侯一样早夭。

    所以,在心中想了想,他就道:“卿太谦虚了,若无卿,即使朕有此功德,恐怕亦无法如此轻易得到这些宝书……功必赏,过必罚,此先王所以治太平也!”

    “尚书令……”他扭头对张安世道:“制诏吧……侍中张子重,忠于王事,勤勉有功,朕甚嘉之,其封侍中张子重为建文君,食邑两百户,升爵为左庶长,赐宅邸一栋,奴仆十五人……”

    升官,是不可以的。

    但赏爵、给房子、奴婢,却是可以的。

    毕竟,小留候在长安一直没有可靠的落脚点,一直住在宫里。

    他现在年轻,倒也无妨。

    但将来,总要成家立业的嘛。

    再说,堂堂国家侍中,自己的宠臣,爵位却连大夫都没有,这传出去像什么话?

    建文君?

    张越一听,却是一楞,想起了明朝的那个悲剧的建文帝。

    但,他还是立刻乖乖跪下来,欢天喜地的叩首拜道:“臣谢陛下隆恩!”

    天子却是哈哈大笑,道:“卿起来罢,此卿应得的赏赐!”

    他顿了顿接着道:“此外,尚书令张安世、御史中丞暴胜之,相助侍中张子重,整理先王之书,重立国家大典……赐尚书令张安世御剑一柄,黄金一百金,御史中丞暴胜之如尚书令,其余参与之人,各自有赐……”

    张安世和暴胜之闻言,马上拜道:“陛下厚恩,臣等感激不尽,唯效死而已!”

    其实,这次的事情,他们就是打了个酱油,压根没有出什么力。

    不过是行了个方便,派了点人帮忙而已。

    却没有想到,居然还能捞到这么大的便宜!

    他们心里面清楚的很,别看现在,天子的赏赐很轻,但实际上的好处,却远在这些赏赐之外。

    旁的不说,就是这次立功之事,肯定在天子心里面有所印象。

    就这一个,就抵得上黄金千金了!

    更不提,此事带来的其他好处了!

    特别是暴胜之,他心里面明白,就这个事情,就已经足以为他在未来铺平通向御史大夫的道路!

    那可是御史大夫!

    三公之一,丞相的副手!

    强行压抑住内心的狂喜,勉力让自己维持平静。

    张安世和暴胜之抬起头来,向张越投以感激的眼神。

    两人都觉得,这个小兄弟,果然给力!

    “都起来……都起来……”天子却是笑着拉起三人,道:“往后,卿等当通力合作,团结一致,辅佐朕,治平天下!”

    现在,这位陛下心里面,可是燃起了如同年轻时候一样的雄心壮志!

    经过借小留候的手,打压了古文学派,又利用了这些整理的先王典籍,拉拢今文学派的博士们。

    然后放出白纸,争取天下士大夫的心。

    如此,他的统治,将迎来一次自元封元年后的新高峰!

    若再顺利的平安度过这次因为夏季旱灾歉收带来的危机。

    那么……

    他的声望与民望,将臻于元狩以来的顶峰。

    届时,民心拥护,士大夫忠心,手里面又有钱有粮。

    这么好的形势,他当然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

    打tmd匈奴贱婢!

    贰师将军李广利,带着他的军队与楼兰王质子返回居延,并已经派大军将质子与公主送到了楼兰即位。

    西域的局势,必将因此产生巨大的变化。

    迟则一两年,短则七八月,匈奴人必将有所动作!

    而到那时候,他打算和匈奴人玩一把大的。

    北军六校尉,已经很久没有出征了,他们的刀与剑,都有些生锈了。

    是得让这些新生代见见血了!

    张越等人,却不知这位陛下,已经重新燃起了斗志,想要与匈奴人再打一次决战。

    但三人也不傻,闻言立刻俯首拜道:“唯陛下能洞察阴阳,履则乾坤,臣等战战兢兢,唯命是从而已!”

    “善!”天子点头赞道,他挥了挥袖子,豪情万丈的道:“现在,朕与卿等去见一见诸位博士吧……”

    那些先王典册,现在就是最好的胡萝卜!

    有了它们,这些鸿儒博士们,就只能对自己俯首称臣,唯命是从!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bbs.baby169.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