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五节 快刀斩乱麻

    站在熊熊燃烧的县衙前,张越铁青着脸。

    火势在他赶到的时候,就已经彻底不受控制了!

    升腾起的火焰,根本没有救灾的必要性。

    哪怕张越现在手里有一支现代化的消防队,面对已经全面燃烧起来的县衙,也是无能为力,只能象征性的喷一点水,聊以**。

    更何况,这西元前的时代,灭火全靠人力。

    好在,他来的及时,抢在大火蔓延前,建立了隔火带,将火灾控制在县衙区域内。

    不然,这座古城恐怕……

    即使如此,诸夏民族也遭受惨重损失!

    商君变法的地方!

    萧何办公之处!

    若能留存到后世,不知道有多么重大的意义。

    但自己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它化为灰烬。

    项羽都没有烧掉的古建筑,却被汉季的几个不成器的废物,为了遮盖他们的那点私欲而焚毁!

    “不可饶恕!不可饶恕!!”张越握着拳头,满脸狰狞。

    他从未向现在这样暴怒过。

    “烧掉县衙,我就追究不了吗?”

    “天真!”

    张越握着剑,冷哼着。

    博大精深的中文里有无数词汇。

    其中,有几个经典名词,经久不衰。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指鹿为马!

    还有赵构杀岳飞的莫须有!

    在权贵眼中,想要杀人,还缺借口和理由?

    笑话!

    暴怒的张越,现在已经彻底的丢掉他曾经坚守的一些底线和原则。

    此刻,他的心里,只有杀意!

    “京兆尹!”张越叫来于己衍,问道:“参与万年之事的贵戚,都有那些人?烦请京兆伊为我列出名单来!”

    现在县衙已经烧掉了,所有证据全部湮灭。

    张越也不可能花费大量时间去一一排查,倒是谁纵火的?

    那他干脆,就将所有嫌疑犯统统干掉!

    反正,纵火犯,肯定在其中!

    有本事这些家伙就交出犯人,不然就全部去死吧!

    没有证据,就直接定罪这种事情,又不是没有人干过。

    张汤都可以以腹诽的理由杀了颜异。

    区区一群过气的贵族而已,不过丧家之犬,张越要收拾他们,连编织罪名都不需要!

    于己衍看着张越的脸色,知道这个张蚩尤真的动怒了。

    连忙将他所知道的涉及家族,全部说出来。

    一口气就点了七八个贵戚。

    张越听着这些家族的名字,冷哼起来。

    全是些战五渣!

    “金兄……”张越扭头,对金赏招手,后者立刻跑上前来拜道:“天使有何吩咐?”

    “栎阳县衙大火,蹊跷无比,本使现在严重怀疑兴安君、宁武候等人涉及其中……”张越轻声吩咐:“未免陛下天颜受辱,本使命尔,立刻率领一队羽林骑兵,即刻缉捕在栎阳城内的以上所有贵戚家人,同时,派人回京禀报陛下,请求执金吾缉捕所有涉案人等!”

    敢在栎阳放火?

    真特么以为汉家是大萌满清?

    能糊弄的过去?!

    还火龙烧仓,阴兵借道!

    呸!

    “诺!”金赏当然知道事态很严重。

    栎阳县衙起火,此事可非同一般啊!

    栎阳是什么地方?

    汉家旧都,汉王之都,高帝之都,还是太上皇神灵供奉之地,衣冠垂拱之所。

    此地起火,若不能找到凶手,天下人恐怕会以为,这是天火!

    天火烧栎阳,这是要烧掉刘家的根基吗?

    这会给很多野心家释放一个刺激他们铤而走险的信号。

    将严重威胁汉家统治稳定!

    故而,不管有没有凶手,也必须制造一个凶手出来,给天下人交差!

    “田司马!”金赏翻身上马,朝着田广招呼:“分一个队的骑兵,与我来!”

    “诺!”田广也知道事态严重,连忙下令:“丙队,随金侍从去,听从将令!”

    “诺!”

    一队羽林卫立刻跟上金赏,朝着栎阳城中各处贵戚区而去。

    瞬间,整个栎阳鸡飞狗跳。

    十余处豪宅之中,立刻响起了哭天抢地的嘶吼。

    甚至有贵族,举起自己的祖先的神主牌,企图与羽林卫对抗。

    但在羽林卫的刀剑面前,一切抵抗都是徒劳的。

    金赏更是直接打破了所有人的幻想。

    他冷然的看着那几个举着神主牌,想要靠着祖上余荫求生的人,冷然说了一句:“即使令祖在此,事涉如此大案,可族矣!”

    一句话,就让这些贵族,放弃了抵抗。

    然后,金赏就像串烧一样,将数十名贵戚家族成员,押解到了张越面前。

    此时,县衙的大火,渐渐熄灭下来。

    但高温和浓烟,依然使得那里成为了一个人间炼狱。

    张越让金赏将这些人押到了官衙的废墟前,全部勒令跪下来。

    “谁放的火?”张越提着嫖姚剑,走在他们面前,冷声质问:“坦白可得宽宥,顽抗死路一条!”

    一边说,张越一边盯着这些人。

    很显然,这些贵戚也被吓坏了。

    他们根本想不到,张越的反应是如此迅疾和果断。

    几乎是在看到大火的瞬间,就做出了决断。

    可事情都做下来了,招认等于自寻死路!

    故而,他们下意识的用起了装傻充愣神功,纷纷拜道:“天使您说什么?吾等不知道啊?!”

    “呵呵……”张越抽出腰间的佩剑,笑了起来:“不知道?!”

    他摩挲着剑身,怒极而笑:“那就全杀了吧!”

    “田司马……”张越轻声下令:“执行将令!”

    “诺!”田广恭身一拜,然后一挥手,上百羽林卫将士提刀上前,将所有贵戚,不分男女,全部踢倒在地。

    死亡的恐惧,瞬间弥漫所有人心间。

    特别是那些女人和年轻人。

    冰冷的屠刀,已经举起来。

    在极大的恐惧中,终于有人精神崩溃。

    “我说!我说!”

    几乎是瞬间,就有十几人崩溃的大叫。

    张越挥挥手,羽林卫将士们立刻后退。

    “说吧,是谁放的火?”张越轻声问道。

    “是兴成军宣生!”有人大声说着,生怕说的慢了,脑袋就会被砍掉:“就是他带人放的火!”

    “兴成君宣生?”张越听到这个名字,迟疑了片刻,才想起了这位主。

    人称列侯之耻的宣生!

    此君最有名的事情是年轻的时候,勾引某位公卿的妻子,结果被那位公卿捉奸在床,然后丢掉了列侯侯国,还赔了对方许多钱。

    可怜乃祖宣义,曾是高帝麾下勇不可当的猛将,在平城和随后的一系列战役中,面对匈奴骑兵和匈奴骑兵支持的陈豨叛军,勇敢前进,不退半步,将匈奴人逼出长城,更在随后的战役中彻底消灭陈豨叛军做出了非常大的贡献。

    因此封为土军候,后长期担任燕相,为汉家边境稳固做出了卓绝贡献。

    别人家是坑爹,这位是坑祖宗啊!

    现在,搞出这么个事情出来,宣义恐怕要在九泉之下打滚哭泣了。

    “兴成君何在?”张越扫了一眼人群问道。

    “跑了……”那人哭着拜道:“放火之后,就潜逃出去了……”

    “很好!”张越冷笑两声,这确实符合逻辑。

    “全部械送长安,交由执金吾审理!”张越挥挥手,像赶苍蝇一样下令。

    这个命令立刻引发恐慌,这些贵戚,立刻就哭成一片。

    交给执金吾?

    历代以来,有进了廷尉大牢,还能活蹦乱跳的出来的人。

    譬如死灰复燃韩安国。

    但,从来没有人能被送进执金吾大牢后,还能出来活蹦乱跳的。

    汉家执金吾,号称有进无出。

    有史以来,仅有周勃一人,能活着见到执金吾大牢外面的太阳。

    纵然如此,周勃在出狱后很快就病逝了。

    更紧要的是,当初周勃下狱后,给他求情和讲好话的人,遍布宫廷内外,朝野上下。

    连薄太后和窦皇后,都给他向太宗皇帝免冠求情。

    自己等人,进了执金吾,那不是等于死刑吗?

    可惜,张越对他们没有半分怜悯,直接挥手道:“都带走吧!”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bbs.baby169.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