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01章 悲情结局?

    “的确有些让人惊奇,想不到叶老竟然是活了几百年的老前辈,可悲我和老赵还把他当做同辈,实在是……”摇了摇头,北堂昊天插话。

    倘若不是先前那叫做叶琅琊的説出了实情,谁会想到叶家的老家主竟然是活了几百年的存在。

    “或许他也是有自己的苦衷吧,若是让人知道自己的真实年龄,在燕京估计要被当怪物研究了。”

    旁边,赵丹青心中虽然也是无比震撼,不过总归是对于这些事情有了一些承受能力,并未表现的太过夸张。

    “事实上,对于父亲的年龄,我们这些做儿女的也不是很清楚,从很小的时候我就知道他老人家是一个让人看不透的人,我很小的时候被送入昆仑山接受训练,这才得知世上竟有古武一途,而妹妹和青龙则是被送去了湖北神农架,以前我还以为这些都是因为父亲同华夏国高层的缘故,如今看來,未必是私交。”

    在北堂昊天和赵丹青説话之后,这边的叶知秋也是开口,回忆起自己很小的时候就被送去修习古武,并且修习的是号称dǐng尖功法的赤帝诀,他心里便萦绕着一些困惑。

    只是由于叶家一直居于整个华夏家族的最dǐng峰领域,平时走动來往的都是高层,他一直以为这其中的种种是叶家同华夏高层合作的结果。

    将自己和妹妹送入华夏古武界修炼,然后用來保卫华夏首都的安全。

    现在细想自己父亲的年龄,恐怕这其中自己父亲同这其中一些人的私交倒是起了决定性的作用了。

    “叶家一向神秘,本來我还以为上层隐瞒了一些东西未向我龙焱説清楚事情,如今看來,恐怕他们知道的未必就比我龙焱多。”

    “先前我就觉得这叶老神秘无比,进入这海神宝藏沒有任何畏惧和忌惮的意思,本來还是有些疑惑他的自信心來自哪里,现在看來,恐怕是自己了。”

    “你们猜,叶老的实力是否达到了通玄。”

    “通玄之境,老赵,你不是开玩笑吧。”

    一听赵丹青这话,北堂昊天心中咯噔一下,嘴上带着疑惑的情绪,心中却是信了几分。

    “开玩笑,你觉得我像是开玩笑的样子吗。”

    赵丹青看了自己的老搭档一眼,“依着我们先前对于叶老的了解,他这些年可是很少做沒把握的事情,既然有恃无恐的进入这海神宝藏之内,想必是有万全的把握。”

    “而万全的把握來自哪里。”

    “实力。”

    “不错。”

    北堂雪下意识的説了一声,这边赵丹青满意的diǎn了diǎn头。

    “只有对自己实力有着绝对的信心,他才会如此,再加上我们这些人,这一次恐怕叶老沒准备空手而归,亦或者他所考虑的比国家布置给我们的任务还要大的多。”

    “高层希望我们在这次海神宝藏之中占据主动,,先从古武层面掣肘住西方势力,然后在从经济军事领域全面超越,如果真按你所言,那岂不是叶老想要一下子灭了他们。”

    北堂洪峰此刻神色也是随之大变。

    大国之间的博弈和较量从未有一竿子打死的,都是一diǎn一diǎn的逼迫对方,最终形成全面的优势压制。

    诚然这几年华夏发展迅猛,在各个领域都有所突破,可却也不是在世界之上有着卓然的地位,只能説半斤八两才是。

    想要一竿子打死对方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这种可能性不大,不过倘若叶老真的有这个打算,依着他的深谋远虑,未必就不能做到,只是他要考量这样是否值得。”

    赵丹青面露思虑之色的説道。

    “什么意思,难道一下子灭了对方不好吗。”

    北堂洪峰又问道。

    “未必就是好事,或许对于我们华夏某些高层,他们希望看到这种局面,可是对于叶家而言,未必就是好事情了……"

    北堂昊天结果话茬,看了一眼叶知秋和叶轻眉还有叶皇继续説道。

    “一个可以为华夏牵制其他各方势力的叶家,是国家所需要的,倘若外部势力全部剔除了,你们説叶家还有存在的必要吗。”

    “华夏国这几千年历史,这种例子可是屡见不鲜了。”

    説着话的北堂昊天,话音带着浓浓的担忧情绪在这其中。

    不论是从自己和叶皇的师徒关系,还是叶家其他人,北堂昊天从个人的情感上,都不愿意看到这种局面的出现。

    在他看來,任何一个对国家付出的个人和组织乃至家族都有被立时铭记和厚待的理由。

    狡兔死走狗烹这种事情,不应该发生在如今这种社会局面之下。

    在北堂昊天説这话的时候,旁边,包括叶皇在内的叶知秋、叶轻眉还有青龙都是面色带着几抹阴沉。

    很明显,对于这种形势,他们并不是不清楚,只是一些事情从未摆在台面之上來説,如今被北堂昊天一下子拿了出來,倒是不知道该怎么説了。

    “到那时候,难道就不能通过一些手段解决吗。”

    或许是对于喜欢人的家族未來的担心,或许是不忍自己喜欢的人面临叶家分解的局面,北堂雪声音之中也带上了几分凄凉之色。

    “手段,就怕到时候是一场浩劫,所有人都被波及进去……”

    赵丹青对于所谓的施展手段并沒有抱太大的希望,自古功臣战将都沒有什么太好的结局。

    “看得到胜利,却看不到未來,命运还真是会捉弄人……”

    这边,叶皇唇角微微上扬,露出一抹苦涩,倘若真的如赵老所言,若是自己爷爷选择一场彻底绝灭的战斗,回到华夏,或许一开始等待叶家的回事高层的无比热情的接待。

    可一旦时间久了,其中的弊端也会显露出來。

    外部古武世界凋落之后,华夏还需要一个强悍的有些过头的叶家吗。

    狡兔死走狗烹,这样比喻自己叶家有些不合适,可是结局却未必会有两样。

    叶皇的一番话,直接让现场的气氛瞬间又降低了几分。

    “难道上面几位首长真的就不讲一diǎn情面吗。”

    北堂雪还是不死心。

    “会,可是沒用,一旦大势形成,叶家走向衰落将是必须的。”

    摇了摇头,赵丹青轻叹了一句,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bbs.baby169.net